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七章 被逼无奈(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连飘了几天的雪花今天终于停了下来,阴沉沉的天空也露出了难得的蓝天,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懒洋洋地挂在树梢。

现在已是冬至时节,古云: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

因此整个临花城家家户户开始腌制腊鱼腊肉,挂的每个院子满满当当,也显示临花城的繁荣昌盛。

临花城城西一个小院内,一个身材修长,风度儒雅的中年书生及一个身材矮胖,全身圆圆滚滚的黑衣男子并肩站在院内一株腊梅树下。

此二人正是七杀教“算死草”王须亦及天邪宗“胖煞”邢二。

王须亦背着双手,神情专注地看着盛开的腊梅花,幽幽地说道:“腊梅先花后叶,花叶不相见,总是在霜雪寒冬季节开放,花黄似腊,浓香扑鼻,怪不得有‘知访寒梅过野塘’之句了。”

邢二苦着脸说道:“王兄倒是好兴致。现在局势越来越不明朗,教主跟两位宗主又追得紧,可得尽早想个万全之策才好啊。”

王须亦嘴角一牵,洒然笑道:“邢兄,这世上哪有什么万全之策?任何事情都是事在人为。”

伸手摘了一朵腊梅花,深深嗅了一口问道:“暗、隐、忍三组进来多少人了?”

邢二道:“我最近刚刚跟他们联系过,暗组共进来十人,隐组十二人,忍组只有六人。幸好我们以前早有准备,这二十八人户籍、身份及工作早在临花城有备案,不然连这几个人也进不来。”

王须亦笑着说道:“自从上次临花城跟我们一教二宗火拼以后,临花城就是外松内紧,外人进不来也是在情理之中。他们这些天可有什么收获?”

邢二又是一阵苦笑,摇摇头说道:“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从上次以后,云历还有那四门镇守,周围都是戒备森严,进出都有大批高手护卫,连个下手的机会都没有。要是找些小喽啰来暗杀,一来怕打草惊蛇,二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还真是有点棘手。”

王须亦说道:“邢兄,要想暗杀成功,首先就是要有耐性。你让他们继续蛰伏,伺机而动,这世上本来就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现在离上次那件事情也没有多长时间,临花城要是还戒备不严,那云历也就不用做这个城主了。教主及两位宗主那边由我来知会,你那边该怎么做的还是怎么做。”

邢二明显松了口气,笑着说道:“那就辛苦王兄了。”

王须亦知道邢二说这话的意思,摆摆手说道:“邢兄,你我兄弟二人共事多年,客气话就不要再说了。对了,现在还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么?”

邢二皱了皱眉头说道:“有,我正要跟你说的。这件事还真有点蹊跷。”

王须亦“哦”了一声说道:“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江湖鼎鼎大名的邢二看不透的?”

邢二说道:“王兄你就不要取笑我了。上次罗家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怎么,那罗烈身体又有起色了?”

“没有。据传回来的消息,现在罗家一家三口终日满脸悲色,罗烈应该是命不久矣。

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城主府竟然高调插手此事,不但将罗家定为唯一药材供应商,而且还以城主府的名义将罗家欠的债款给还了。”

王须亦猛地回头,惊异地问道:“竟然还有这种事?”

邢二看着王须亦说道:“正是。王兄刚到临花城,所以这个消息你还不知道。现在这件事情在整个临花城都是传的沸沸扬扬的。

他罗家要是有本事能攀上城主府这高枝,早就攀上了,绝不会等到现在。而且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更是没有这种可能。”

王须亦望着眼前的腊梅树怔怔出神,过了好一会才轻声说道:“这背后应该是另有高人。”

邢二点点头说道:“不错,我也正是这个想法。我自得知这个消息后,就查探了罗家与城主府以前所有来往,根据消息,这两者以前根本没有什么来往,也没有什么共同认识的可以牵线搭桥的人。”

王须亦突然记起以前发生的那三件事情所推断出的那个神秘的玄境高手,心里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对邢二断然说道:“邢兄,你让暗隐忍三组的人密切监视罗家的一举一动,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将消息传给我。说不定这次能够钓到一条大鱼。”

“一条大鱼?”邢二看着王须亦疑惑地问道。

“不错,一条大鱼。”王须亦抿了抿嘴,一丝笑意出现在他脸上,慢慢笑意越来越浓,后来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自从上次给罗烈诊病以后,慕容轻狂这段时间一直沉默不语,张傲秋在旁边看得暗自摇头,又不好问他。

反正闲着也没什么事,于是将手头的事情盘了盘,城主府那边这几天是不用过去了,每天方伯将药汤送过去就可以了,罗家那边除了三天一针外,其他的基本上也没自己什么事。

张傲秋伸了伸懒腰,对着阿漓问道:“阿漓,我们现在手上现银还有多少?”

阿漓一听,顿时小脸拉的老长,撅着嘴说道:“秋大哥,都只剩下以前的一半了。”

张傲秋看着阿漓的样子,哑然失笑道:“你呀,真是个小财迷。不过不要着急,本小先生刚刚将手头的事盘了盘,这几天也没什么其他的事,你明天就在医馆门口挂出牌子,就说本小先生明天下午得空,让那些个吸血虫排着队的给咱们送银子吧。”

阿漓听了顿时眼睛一亮,喜冲冲地说道:“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秋大哥,为什么要下午了?你明天早上早点起来,上午看一家,下午再看一家,说不定晚上还可以看一家,哎呀,这银子哦,啧啧……,嘿嘿。”

张傲秋有点无语地看着阿漓,暗自后悔,真不该跟这财迷主动提挣银子的事情,于是苦着脸说道:“阿漓啊,这件事情不要这么着急好不好?不是你说的么,我们要待价而沽,要是太积极了……。”

阿漓一把打断道:“秋大哥,你的价早就沽出去了,还待什么价?我们生意人还有句话叫做宜早不宜晚,搁的时间长了,说不定这价就又下来了。”

张傲秋一听急道:“我又不是牲口,那还有什么跌价涨价的。”

说完又腆着脸,尽量以商量的口气说道:“阿漓啊,你看现在是腊月天了,早上那可是滴水成冰啊,我倒是没什么,我是担心你,你看你这么操劳,紫陌要是知道了,也不会放过我不是?”

阿漓摇摇头说道:“秋大哥,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以前跟爹娘做生意的时候,半夜三更起来是常事。”

张傲秋顿时觉得嘴里一阵发苦,看着阿漓“呃”了一声,竟然久久说不出话来。

阿漓一看张傲秋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躲懒,上前一步,拉着张傲秋的手左右摇着,撒娇地喋声说道:“好不好嘛,秋大哥?”

张傲秋一看这架势,顿时头皮一麻,知道这苦力是跑不了了,磕碜着脸说道:“好了,好了,小姑奶奶,你就别摇了,算我怕你了,明早就明早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阿漓就跑到张傲秋床前一阵猛摇,张傲秋本来还想装会睡,但阿漓这顿猛摇,就是睡梦罗汉也给摇醒了,实在是架不住了,才假装着睁开双眼,一看外面天色,顿时吓了一跳,说道:“阿漓,你……你这是不是也太早了点了?”

阿漓急冲冲地说道:“早什么早,马上天就要亮了。呐,洗漱的给你搁桌上了,早餐放锅里用水热着了,你个大男人,可别再磨叽了,我到外面等你。”

张傲秋看着还在冒着热气的脸盆,知道阿漓肯定更早就起来准备了,不由又是心里一疼,猛地一掀被子,一拍床沿说道:“不就是起个早么?本小先生什么世面没见过,还怕起早么?”

开着的房门突然吹进一阵寒风,冻得张傲秋一个激灵:“他妈的,还要逼得老子动内功了。”

张傲秋怕阿漓在外面等的久了,三下两下就搞定出门。到了医馆门口,天已大亮了。

张傲秋一抬头,看见医馆门口立着硕大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本医馆先生上午得空坐诊。

又空了两行,继续写着:请第一位。

张傲秋看的目瞪口呆,呆呆地说道:“阿漓,用得着立这么大个牌子么?”

阿漓奇怪地说道:“当然了,不然别人怎么看的见?”

张傲秋无语地说道:“阿漓,你这一个字都赶上一个箩筐大小了,就算是瞎子也给你晃明了。”

阿漓笑道:“秋大哥,哪有这么夸张。”

正说着,对面走来一个身穿蓝色长棉袍的管家模样的人,阿漓眼尖,一眼就认了出来,笑着打招呼道:“林管家,您还是真够早的啊。”

林管家抱抱拳,笑呵呵地说道:“阿漓姑娘,你才是真早。小先生倒是难得这么早过来哟。”

张傲秋苦笑一下说道:“我是被逼无奈啊。”

林管家诧异地问道:“这临花城还有谁敢逼小先生您啊?”

张傲秋悄悄地向阿漓努了努嘴,然后伸手一引,笑着说道:“林管家请。”

进得门来,两人分宾主坐下,阿漓早乖巧地倒好茶水。

张傲秋奇怪地问道:“我这医馆牌子刚立出去,林管家就到了,难道你晚上就睡我这门口?”

林管家呵呵一笑,说道:“小先生真是说笑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东家交代的事情总得尽早办好不是?

我每天都安排了人,在对面日夜守候,一旦小先生得空,我就第一时间赶过来。

而且您这牌子也不是刚立出去的,昨晚五更的时候就已经立出去了。”

张傲秋吃了一惊:“五更就立出去了?”

林管家诧异地说道:“是啊,当然是五更了,不然我能这么早过来吗?小先生难道不知道么?”

张傲秋抱着头,**一声说道:“我知道,是我安排的,只是昨晚睡得晚了,把这茬给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