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四章 预约定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剩下的人见林管家带了头,倒也自觉,一番争论后,按出钱的多少在纸上排好了顺序,就连排名最后的第二十位也是出了五十两银子。

林管家也不走,等一群人都写完了,对阿漓说道:“阿漓姑娘,虽然我们自愿交了预约金,但诊病的时间由贵医馆安排,要是哪天小先生得空了,你就在门口立个牌子,嗯,就写第一位或是第一名,然后下面写上出诊地时间,我们自会派人过来准点接小先生。第一个诊完了,再排第二个,以此类推,你看怎么样?”

阿漓看着一桌地银票跟银子,脸上表情有点迟疑,呐呐地说道:“可是……。”

林管家看着阿漓的样子,笑了笑说道:“阿漓姑娘不用担心,小先生那边自有我们来说,你只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小先生就可以了,我想小先生仁心为怀,也不会拒绝为天下苍生治病的。

而且贵医馆的规矩我们大伙都打听清楚了,这个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自会按贵医馆的规矩办,总之,一切都不会让阿漓姑娘你为难就是。”

说完转向众人,右手一挥说道:“好了,事情也办完了,大伙都散了吧。随时派人过来等候消息就是了。”

说完又笑着冲阿漓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阿漓将桌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银票及银子一清理,就这预约金竟然达到了将近两千两,阿漓兴冲冲地将这些都收好,然后调皮地看了看方伯,意思是: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方伯在旁边也是看得咂舌,冲阿漓竖了竖大拇指说道:“还是小姐你厉害。”

阿漓笑容满面地说道:“那是。”

正高兴着,辛七也是兴冲冲地从大门走了进来,还没进门,就扯着嗓子喊道:“妹子,你上次让我帮你找房子的事情,现在终于有点眉目了。”

方伯一看辛七过来,慌忙到后面去倒茶,辛七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看见桌上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白纸,“咦”了一声,拿起来看了看问道:“妹子,这是做什么啊?”

这时方伯端来了茶水,阿漓亲自给辛七倒了一杯说道:“七哥,这些人是来请我家先生去诊病的,一早上就过来吵嚷嚷的,我看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先接哪一家,就让他们自己排了个名次。”

阿漓话只说了一半,关于预约金的事情略了过去,怕辛七又起什么歪心思。

辛七看着白纸上的名单,冷笑一声:“这些个王八蛋,都是些为富不仁的吸血虫,哼,怕是他们听到了风声,知道了我那兄弟的本事,巴巴地赶过来,这前面的赵府,还有李府、钱府也没听说他们家有什么人得病,还真想指望兄弟给他们施针好延长他们的狗命。”

阿漓说道:“可不是么,我不让他们进来,他们却自个在这里排了名次,这事我还没有跟我家先生说了。”

辛七坏笑道:“妹子,不要紧。你尽管给我那兄弟说,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让我那兄弟诊病的时候……,嘿嘿。”

辛七一边说一边右手做了一个斜砍的手势,阿漓看辛七手势就知道他的意思,皱着眉头说道:“七哥,这样不好吧。”

辛七不以为然地说道:“有什么不好的。你呀,就是死脑筋,你想啊,你将这些个吸血虫狠狠地宰几刀,然后将得来的钱再支助一下别的穷人家,不也是一桩美事么?”

阿漓听辛七这么一说,装着思考的样子,点点头说道:“还是七哥有见识,这样的确也是一个好方法。”

辛七呵呵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忽然一拍脑袋说道:“你看这一闹,我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

说完放下茶杯,对阿漓说道:“妹子,上次你让我帮你找房子的事情,现在有眉目了。“

阿漓刚才也听到了辛七喊叫声,这会也是记了起来,喜滋滋地问道:“真的么?七哥,这房子在哪里?房子可是够大么?”

辛七也是笑道:“当然是真的,七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房子就在临花城东面城郊,偏是偏了点,但胜在清净。这房子我去看过,背靠离水,有十几亩地那么大的面积,里面布置也很不错,有山有水的,你什么时候有空,七哥带你过去看看。”

阿漓满口答应下来,说是晚上等张傲秋他们回来后,跟他们商量商量,然后一起去看看。

辛七点点头说道:“这也要得,不过……。”

阿漓奇怪地问道:“七哥,怎么了?”

辛七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房子是真的不错,原来的主人也是需要大笔的银子急于转手,所以开价五十万两白银,不还价的。”

阿漓听了,心里一惊,嘴巴张的老大说道:“五十万两?”

辛七看着她点点头,说道:“要不你先跟他们商量下,若是嫌贵了,我再到别处帮你问问。”

阿漓点点头说道:“也只好这样了。”

两人正说这话,外面走进来一位穿着普通的年轻人,此人年纪在二十岁上下,长得眉清目秀,脸上却是一脸的忧色。

辛七老远就看见了此人,站起身子拱手道:“这不是罗公子么?”

那罗公子见到辛七,也拱了拱手,说道:“原来七爷也在。”

辛七摆摆手说道:“什么七爷八爷的,我也就是一个跑腿的,罗公子不要乱说,免得我家妹子听了笑话。”

罗公子陪他笑了笑,转身对阿漓又拱了拱手问道:“这位可是阿漓姑娘?”

阿漓微微一福,还了一礼说道:“小女子正是。”

转头对方伯说道:“方伯,快上茶。”说完伸手一引,三人分宾主坐下说话。

罗公子满脸忧色地自我介绍道:“小生罗兢田,家父罗烈,我家祖上是做药材生意的,到我父亲手上已经是第三代了。上个月西北有个老板向我家定了二十万两银子的药材,说好了分期付款,我们按双方约定,交足了药材,开始时候,他们还按时付款,但到后来却是一直不见动静,家父派人去查时,才发现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家父得知消息,急怒攻心,大病了一场,本来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已是大见好转,可是在几天前,家父突然昏迷不醒,请了无数大夫,但都诊不出是得了什么病。

我家经过上次事情后,家底早已空空,每天追债的人是络绎不绝。本来前面林管家他们来的时候,小生也在场,但是我家现在确实是拿不出额外的银子,后来才掉头离开,但小生心里实在是心忧老父,犹豫半天,只好厚颜上门,还请阿漓姑娘跟七爷多多帮忙,这诊病的诊金能不能现行赊上,等我家缓过这口气后,一定加倍奉还。”

阿漓有点为难地说道:“罗公子,阿漓也只是一个小药童,这件事情等我家先生回来后,我帮你问问怎样?”

罗兢田听了阿漓的话,只当阿漓是在用此话打发他,脸上一片惨然,长叹一声,也不说话,招呼都不打,步履蹒跚地离开了。

等那罗兢田离开后,阿漓问道:“七哥,这罗公子你认识?他们家是什么人?”

辛七也是微微一叹,说道:“好人。”

“好人?”阿漓奇怪地问道。心想连辛七这样的恶棍都说是好人,那岂不是天下少有的大善人?

只听辛七接着说道:“这罗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家底却并不厚实。他们在药材生意上赚的钱,一大部分都支援了武月城。”转头看着阿漓问道:“武月城你知道么?”

阿漓摇了摇头说道:“我最远也就是到了这临花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辛七说道:“这武月城离东海约一百里地,最近几年不知从海上什么地方窜出一些人,这些人长得又矮又搓,善使长刀,心性残忍嗜杀,我们称这些人为死域人。

本来武月城跟东海之间的这一百里地原来属于武月城管辖,但第一任武月城城主胆小怕死,只顾自己安危,不管城外百姓死活,后来死域人越来越多,渐渐地将这一百里范围内的地方占为己有。

现任武月城城主是位女子,名叫花倩笑,却是个巾帼英雄,有胆有识,年龄据说只有二十多岁,她号召城内的有识之士,杀了第一任城主,后来被众人拥戴坐了城主位置。”

阿漓问道:“七哥,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辛七叹了口气说道:“武月城城主曾派人来找过我们城主大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城主只答应支援钱粮,却是拒绝派兵。而现在的江湖门派,都忙于勾心斗角,哪里会顾及到那边同胞的死活。

但在民间,倒是有不少热血之士,他们都是全力支援武月城,刚才说的罗烈就是其中的领导者,不光无偿的向武月城提供药材,还额外将赚的钱划过去大半。

妹子,我那兄弟回来后,若是方便,还请他帮忙多费费心,这个就当七哥欠他一个人情。”

阿漓听辛七这么说,急道:“七哥,你这是说什么话?难道我家先生还真的会见死不救不成?只要他一回来,我就立马将他拉过去,到时候还请七哥带路。”

辛七一拍胸脯,大声说道:“好,决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