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章 南山紫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着灰衣少年在密林里一路飞奔,转了几个弯,直到到达密林对面边缘,来到一个隐蔽的空地。

此处面积不大,跟其他林间偶尔露出的一块空地差不多,唯一区别就是这块空地外面有三个出口。

灰衣少年趴在地上,熟练地扒开地上的草皮,露出一个圆盖,向张傲秋左手一伸,意思让他先进。

张傲秋也不客气,顺着通道跳了下去,灰衣少年紧跟其后,麻利地将草皮回复到原状,盖好盖子,跳了下来。

两人在洞里坐下来,喘着粗气。

灰衣少年撕着嗓子拱手说道:“兄弟,谢了。”

张傲秋艰难地盘膝做好,摆了摆右手,意思不用客气,接着就开始打坐调息起来。

灰衣少年消耗的更加厉害,坐在地上又多喘了半天,也学着张傲秋一样,盘膝打坐调息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从调息中醒过来,感觉到神满气足,伸了个懒腰,扭头一看,灰衣少年已不见踪影。

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地下洞府,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个过道,有一人多高,往后还有个大洞,正看着了,过道后面一个大头伸了出来:“肚子饿了么有?快过来吃点吧。”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张傲秋感到肚子一阵咕噜噜地叫唤。

张傲秋拍拍手,站起身来,欣然走了过去,入眼一锅的肉汤,不由奇道:“咦,怎么还有熟食?”

灰衣少年得意洋洋地笑道:“想不到吧?先坐下,边吃边说。”

张傲秋也不客气,也是饿的厉害了,坐下来呼呼地吃了起来。

灰衣少年对他一拱手:“在下南山紫陌,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张傲秋一摆手:“在下张傲秋,不用谢了,刚才都已经谢过了。对了,追杀你的青衣人都是些什么人?你怎么得罪了他们,这般往死里整?”

紫陌神色一黯:“就是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那些青衣人是天邪宗的人。”

“天邪宗?”张傲秋突然想起,夜无霜曾经跟他提起过,说七杀教、天邪宗及不净宗三派同进同退的事情,接着疑惑道:“你怎么跟天邪宗的人干起来了?”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一年多前,切确的时间应该是一年半前,我从南山游历来到一个村寨,在那个村寨里呆了一个月的时间,后来有事离开了约有两个月的时间,后来回到村寨,却发现整个村寨人畜全无……。”

“咦,这个情况我也碰到了。在救你前我就在一个村庄,那里也是人畜全无。”

紫陌一点都不惊奇,好像早就知道是这般一样,接着说道:“不错,这方圆百里的村子人都不见了。我当时很奇怪,因为我走的时候没有听他们说要举寨迁移,要是这样的话,阿漓会早早告诉我的。”

“阿漓?”

紫陌老脸一红:“阿漓是我在那个村寨认识的一个朋友。”

“是恋人吧?”张傲秋调侃道。

“你不要老打岔好不好?”紫陌羞怒道。

张傲秋撇撇嘴:“好,好,你接着说。”

“我觉得不对,就四处查看了一遍,发现很多处地上都有打斗的痕迹,还有好几处有血迹。

我当时感到事情严重了,于是随着踪迹追查过来,来到一个叫阴阳山的地方,也就是你救我的位置往北两三里的样子。

这阴阳山说是山,其实也就是个山丘,共有两座,左边是阳山,也就是靠我们现在位置这边,整个山丘赤红一片。右边是阴山,在阳山对面,整个山丘阴蓝一片。

两座山丘相隔约一里路的样子,阳山这边地底就像个大火炉,不时有地热冒出。”

说着指了指面前的一锅肉汤:“这就是用地热煮熟的。”

张傲秋闻言一窒,呛了一口道:“你等会,你是说我们屁股下有个大火炉?那……那岂不是说我们随时都有被煮熟的可能?”

“放心吧。这个地方存在有好多年了,也没看见那个地方有火苗子冒出来的。”紫陌不以为意地道。

“阴山那边却是刚刚相反,这样奇怪的地形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这阴阳山出产一种阴阳石,这方圆百里的村子的人都被抓去采矿,牲畜估计都让那些个王八蛋们给宰了吃掉了。”

“阴阳石?采矿?那这阴阳石又是什么东西?”张傲秋皱着眉头问道。

“阴阳石阳石赤红,阴石阴蓝,要是普通人去看,除了颜色有点异常外,其他的跟普通石头一样,但是这阴阳石蕴藏着能量,对修炼者来说却是好宝贝。市面上都有买卖的,你难道不知道么?”

“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你说在市面上有买卖,这些石头都是什么价钱?”

“大概四五斤一块的阴阳石,可以卖到一千两白银。”

“一千两?我的个乖乖啊,那要是把整个矿都采出来卖掉的话,那岂不是要堆成金山银山了?”张傲秋双眼冒星星呢喃道。

“这阴阳山蕴含阴阳石矿产很是丰富,但开采很困难。

天邪宗将抓来的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青壮年,专门负责采矿,另一部分则是妇女、老弱、小孩等,他们负责运送。

那些个王八蛋们对那些村民的死活完全不顾,只要是生病了或是伤残不能干活的,一律不给吃也不给药,任你自生自灭,因此死亡的人很多,所以他们才需要不断抓捕新人过来填充人手。

开采出来的原石,他们堆放在一处空地上。平时有些人负责看守,人数约两百人的样子,集中在采矿区,防止旷工逃跑。

到月中的时候,会有四队人共约四百人的样子前来接收,每队由一个灵境界的首领率队,这些个天邪宗的人不光是不相信外人,连自己人也不相信,必须要等这四队人来了,在他们的监视下才能剥离原石。

剥离出来的阴阳石存放在后面一个人工挖的山洞,而这四队人就驻扎在山洞前方,防止外人偷盗。”

张傲秋捎稍脑袋道:“你慢点。你这样说的我有点晕了,这样吧,你画个大致的地图,看着图好理解些。”

紫陌顺手捡起地上一块小石子,画了个大致地图,指着地图说道:“这两个圆圈就是阴阳山,这个方块就是平时他们堆放原石的地方,剥离原石也是在这里,在往后就是那四队人马驻扎的地方,这个方块是背后的大山,其实山也不高,就二三十丈的样子。他们在这山里挖了个山洞,阴阳石就藏在这里。”

“你刚才说的平时有两百人的看守队伍……?”张傲秋问道。

“在这里。”紫陌指着两个圆圈道。

“不过在剥离原石的时候,他们也会加入那四队人当中,驻扎在藏阴阳石的山洞前。”

“那些村民都在什么地方?”

“当然是在矿洞了。难道还有什么好的地方?”

张傲秋看着地图细细想了会,指着第三个方块说道:“要是能趁这些人聚成堆后一锅端的话……。”

“凭我们两个?那怎么可能了?”紫陌不解地问道。

“对了,你怎么对这些情况这么熟悉的?”张傲秋不答反问道。

“我当然熟悉了,我在这个后山前后观察了两个月时间,最后一次不小心让他们给发现了。一般月前这后山没有人,大摇大摆的走都没有人管你,但到下半月这有人在这里守候,禁止任何人到这里的。”紫陌回答道。

“现在正是上半月时间,不过你刚刚这么一闹,他们会不会加强警戒?”

“这个……有可能吧。”紫陌捎捎脑地道。

“算了,在这里猜也没用,不如我们直接到现场去看看?”

“好啊。”紫陌兴奋地答应道。

他正想着怎么把张傲秋拉上贼船,没想到张傲秋自己提出来了。

接着又苦着脸道:“不过就我现在的情况,还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行。”

张傲秋摆摆手,不介意地说道:“这样正好,也可以有点时间缓冲。那你估计你的调养时间要几天?”

“大概三四天吧。”

“好,就定在四天后的晚上,我们过去看看。”

阴阳矿区内,“叮叮当当”地开凿声一直响个不停。

阴山跟阳山两座矿脉均已经向下开采了将近十来丈的样子,这阴阳矿脉虽然盛产阴阳石矿,但矿山石质坚硬,极难开采,往往开采一块石头下来,需要两个矿工轮流替换不停歇地凿一个时辰以上。

而且开采出来的矿石还要进行剥离,这就更需要技巧,用力大了会伤到里面的阴阳石,用力小了又不能将杂石清除,所以剥离原石的这些人,全部是老人跟女人,有耐心干这精细活,只有剥出里面的阴阳石,这一段工作才算完工。

整个矿区共有三百多个矿工,按人数被一分为二,一半分到阳山矿区,而另一半则分到阴山矿区。

这些矿工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而且面黄肌瘦,面容麻木,毫无表情,每个人只是机械地不断轮着锤子或搬运石头。

在这些矿工中,不时有些身着青衣的人在其间来回巡视,这些青衣人每人手上拿着一根皮鞭,对于矿工,在他们眼里就跟牲口一样,做事不麻利或是事没做好的,都是劈头盖脸地一顿狠抽,死不死得不管,反正死了一个还可以到外面再去抓几个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