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章 雪中老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等四人趴在四合院的瓦面上,看着远处离水河中熊熊燃烧的火光,均是兴奋不已,没想到只是略施小计,就能造成这样好的效果。

紫陌在旁边对张傲秋竖了竖大拇指说道:“还是你行……够阴。”

张傲秋一个白眼丢过去:“我就说你小子说不了人话,你这是夸人了,还是损人啊?”

夜无霜趴在张傲秋左边,正歪着头望着他,乌溜溜的眼睛透露出异样的光彩,一阵长风吹过,撩起她满头长发飞舞,几缕青丝飘到张傲秋脸上,让他觉得痒痒的,一股处子的幽香从旁边飘到鼻端,一时飘飘然只如就在云端一样。

张傲秋看她眼神知道她要问什么,再加上她也算半个参与者,心里更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怎么费力,就能造成这么大的后果。

心里不由打了个突,心想这事怎么好跟夜无霜说了,正在心里想着措辞,最右边的阿漓问道:“你们做了什么让城主府对这一教二宗如此盛怒?难道你们把城主的公子给……阉了?”

张傲秋一拍额头,叹了口气说道:“阿漓,你能不能不要跟紫陌一样不着调?”

紫陌在旁边怒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跟我一样不着调?”

夜无霜在旁边掩嘴笑道:“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这也没有什么看头了,我们下去吧。”

四人从屋顶下来,张傲秋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轻松地笑道:“现在这一教二宗的人应该是潋旗息鼓了,明天霜儿你可以大摇大摆地去找你的秘密住处了。”

第二天一早,夜无霜正要出门,却发现整个临花城已经全城戒严,街上不时有军士巡逻盘查。

此时一队军士敲开门,发现这四合院里就四个半大的孩子,也没有故意刁难,只是搜查一番就离开了。

夜无霜等军士走后,一脸疑惑地对张傲秋说道:“这临花城主应该不会如此短视才对,这一教二宗的人既然只是跟城主府达成协议,必然会留有后手,秘密行事,这般大张旗鼓地搜捕,只会打草惊蛇,收效甚微了。”

阿漓倒是无所谓,拉着夜无霜的手,高兴地说道:“霜儿妹妹,你现在是想走也走不了罗。”

夜无霜跟张傲秋对望一眼,均是摇头苦笑不语。

其后的日子倒也相安无事,加上阿漓手上也有大笔的银票,不愁生活,而且又是两对小情侣,虽然不能外出,但日子过得却是逍遥自在。

一日清早,天刚蒙蒙亮,阿漓像以往一样早出购买酒菜,推开院门,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张傲秋三人听到惊呼声,怕阿漓遇到什么伤害,急忙赶了过来。

紫陌赶到一旁连声问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阿漓站在门口,见他们三人过来,连忙指着门口,急声说道:“快,这里有个人快要冻死了。”

张傲秋凑过去一看,只见大门口平躺着一个老者,须发花白。

张傲秋让过阿漓,一把将人背在背上,转头吩咐道:“阿漓,你快去澡堂烧一大锅热水,霜儿,你去准备一碗热汤。”

两女答应一声,匆匆往里跑去。

张傲秋背着那老者,紫陌自去关好院门,这老人身材极为高大,即使张傲秋将他背在背上,那两只大脚还在地上拖着。

进的屋来,紫陌升起了炉火,烧的旺旺的。张傲秋将老人平放在地上,伸手一摸,老人全身上下一片冰凉,但胸口还有些微热,心里稍稍平定下来。

张傲秋除掉老人外面冻得僵硬的外衣,又将他身上怀揣的东西摆在一边,这时阿漓已经将热水倒到了澡盆里,张傲秋将老人衣服脱了只剩下内衣,然后就将他直接放在盛满热水的澡盆中。

受到热水的刺激,老人冻得僵硬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过了一会悠悠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四人,虚弱地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阿漓说道:“大叔,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要问太多。一切等你康复了再说。”

老人点点头,重又闭上眼睛,陷入沉睡中。

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退了出来,夜无霜望着张傲秋问道:“你有看出了什么?”

张傲秋露出思索的表情,半响过后说道:“我把过他的脉,脉象断断续续的,显然是受了重伤,但脉象中的生机却是极为旺盛。这几天的天气已经快到滴水成冰的程度了,这样一个老人,受了重伤,又能在如此寒冷的天气无遮无拦的度过一宿,而且脉象依然生机旺盛,我想这个人的修为应该比你都要高出好多吧。”

夜无霜来回走了几步,担心地说道:“原来你也看出来,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这样一个人,不知道我们救的是对还是错?”

张傲秋正色说道:“霜儿,是对还是错,这个以后再说,但要是看到一个快死的人,却顾及对错而不救,不是我辈所为。”

夜无霜拉着张傲秋的手点了点头,脸上却依然一副忧色地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只是这江湖险恶,人心叵测,要是……。”

“呵呵,霜儿,你不要想太多了,我相信好人终有好报的。”张傲秋揉了揉夜无霜的脑袋,反手将她搂在怀里。

直到傍晚,老人才又一次醒过来,这期间阿漓出去买了酒菜,还买了一套从内到外的新衣,给老人换了四次热水,喂了一碗热汤。

夜无霜看着阿漓忙里忙外,却是插不上手,有点内疚地说道:“阿漓姐姐将来一定是一个相当贤惠的好妻子,阿陌真是好福气。”

“霜儿,每个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有优点必有缺点,你不要介意。”张傲秋安慰道。

夜无霜那番话的潜在意思是怕自己以后跟张傲秋成亲后不能像阿漓那样伺候好自己的丈夫。这时听了张傲秋的话,感到身边的情郎真如知己,又懂得体谅,一时既是骄傲又是甜蜜,情不自禁地向张傲秋轻轻地偎了过去。

老人醒转过来后,自己换好了衣衫。穿上新衣后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不少,脸色比起先前要红润多了。

阿漓早就做好了晚饭,四个人坐在桌子边等着,老人看到桌边留有空位,也不客气,大刀金马地坐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新衣:“这是你们中哪一个买的,衣服大小合适,款式新颖,我很喜欢。”

阿漓红着脸说道:“大叔,这是我买的,你喜欢就好。”

“好孩子。”老人慈祥地望着阿漓,夸了一句。

桌边有碗稀粥,是阿漓特意为他准备的,因他可能一天没有进食,喝点稀粥可以调养下肠胃。

老人端起粥,喝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正要喝第二口时,看见桌边四人眼钩钩地望着自己,知道他们的意思,放下碗说道:“我是慕容轻狂。”

“慕容轻狂?”夜无霜跟紫陌惊呼一声,张傲秋跟阿漓则是面面相觑。

“怎么?你们知道我?”老人端起碗又喝了口稀粥,望着夜无霜跟紫陌诧异地问道。

夜无霜说道:“慕容轻狂,男,出身地不详,年龄不详,修为不详。四十年前跟现在不净宗宗主欧独舞是一对情侣,后因故反目,遭后者追杀,二十五年前隐退江湖,不知所踪。

一生杀人无数,也活人无数,杀人活人全凭一己喜好。医术毒术天下无双,江湖人称‘毒医圣手’。”

慕容轻狂一边听,一边喝着稀粥,夜无霜说完,慕容轻狂稀粥也刚好喝完,赞叹一声:“这粥熬得真是香。”转头望着阿漓说道:“这稀粥也是你熬得吧?”

阿漓点点头,慕容轻狂放下碗,对阿漓说道:“辛苦你了。”

转头看了看夜无霜,坐着的身体一挺,不见如何作态,一股威猛的气势透体而出。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立即全力戒备,瞬间将功力提至巅峰状态。

慕容轻狂看他们戒备的样子,洒然一笑:“不要紧张,你们救我一命,我慕容轻狂还不至于如此下作,恩将仇报。”

接着对夜无霜说道:“小姑娘,你对我了解的还蛮多的嘛。”

夜无霜垂首答道:“家师雪心玄。”

“雪心玄,雪心玄?”慕容轻狂低声念了两遍,接着说道:“原来你是那丫头的弟子,怪不得,怪不得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夜无霜。”

“夜无霜?秋夜无霜?”慕容轻狂眼神露出一丝追忆,自言自语道。

‘秋夜无霜’这四个字是夜无霜第二次听到,第一次是在曲栏城郊破庙的后山山腰,张傲秋无意说过一次,那一次后夜无霜心里就已情根深种,现在又听到一次,不由脸色微红,偷偷瞟了张傲秋一眼。

慕容轻狂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对着张傲秋问道:“小子,你名字里可有个‘秋’字?”

张傲秋抱拳答道:“正是,晚辈张傲秋,这是紫陌。”

同时心里暗暗钦佩慕容轻狂的观察力,仅仅只是夜无霜一个眼神就能推断出这些,果真是江湖老道。

慕容轻狂突然以掌击桌,长声吟道:“莫道夜无霜,醉眼看沧桑。若是天长久,灯下细话量。

小姑娘,你的名字应该是从这首诗里取出的,你师父是不是叫你霜儿的?”

夜无霜点头答道:“是的。师尊平时都叫晚辈霜儿。”

慕容轻狂叹息一声说道:“当年曾有另外一个小姑娘也叫霜儿,看来你师父还是放不下当年啊。”

“前辈,我师尊她……。”夜无霜问道。

“这些事情还是等你以后自己去问你师父吧。”慕容轻狂又是一声叹息。

夜无霜低下头,想到至自己懂事开始,师尊对自己一时如慈母,一时是严师,一时又亲如姐妹,感情复杂,可能真的是与慕容轻狂所说的这段当年的往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