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九章 临花城主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出了客栈,张傲秋跟紫陌分头离开,张傲秋自去约定的地方汇合夜无霜。

回到四合院,张傲秋先将三人互相介绍给对方,紫陌跟阿漓没想到江湖盛传的魔教圣女居然是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孩子,均是惊讶不已,不过两个女孩子倒是很快打成一团,按年龄一排,夜无霜要略小一些,两人自以姐妹相称。

等几人安定下来后,张傲秋望着夜无霜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夜无霜答道:“师尊知晓上次在曲栏城的事情以后,大发雷霆,安插弟子四处打探这三派的消息。

我此次到临花城,也是因为收到情报,说是这三派的人跟临花城城主府有秘密协议,所以过来查探此事,哪知道还没到临花城,就已经行踪外泄。这次多亏了你们,要不然后果不堪想象。”说完眼珠转了转,如一泓清水般的眼神瞟向张傲秋,美目深注。

“那以后霜儿妹妹就跟我们一起常住吧。”阿漓喜滋滋地说道,本来她一个女孩子,虽然有紫陌平时陪着,但张傲秋跟紫陌出去以后也是倍感寂寞,现在有个同龄姐妹,自然是喜出望外。

夜无霜轻轻摇了摇头:“我们四人在一起目标太大,我想另外再找一个秘密住处,也方便行事。”

阿漓顿时一脸的失望,“啊”了一声就撅起了嘴巴。

紫陌在旁边劝道:“霜儿这样做也是对的……。”

还没说完,阿漓就是一个拳头砸了过来,嗔怒道:“就你话多。”

夜无霜拉着阿漓的手,轻轻摇了摇,说道:“等我找到住处以后,会经常过来看望姐姐的,现在我们目标相同,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姐姐照付。”

一句话将阿漓哄得转嗔为喜,望着夜无霜说道:“霜儿妹妹,我帮你找房子吧,做生意我可是老本行,保证不让你吃亏的。”

张傲秋揉了揉阿漓脑袋说道:“好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说完又正色道:“为了方便以后互通消息,我们就定于每十天碰面一次。但如果有特殊情况的话,又怕联络不及时而耽误大事,我们最好现在定下一套联络方式。”

除了阿漓,其他三人都出身名门大派,各派都有自己的一套联络暗号,三人将这基础上加以综合,另创了一套联络方法。

新月客栈天字号丙字房站着六个人,为首一位身穿长衫,星霜两鬓,使人一看就知道他年纪定已不少,但相貌还是中年模样,气度威严,背着双手站在那里,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此人正是临花城城主云历。

在云历身后站着四个身穿黑甲的军人,从左到右一字排开,站的山亭岳峙,不动如山,这四人是临花城最精锐部队——黑云卫的首领,分别镇守临花城东西南北四门。

云历在刚接手临花城时,城内只有不到三千人的常规队伍,于是他将整个城内的孤儿都集中起来,统一照顾管理,并且对他们进行训练,实行优胜劣汰,优胜者组成黑云卫,淘汰者则负责外事巡逻及后勤事务。

此举不但解决了孤儿的衣食住行问题,而且还培养了一批自己手上的班底,这四人正是第一批孤儿中的佼佼者,云历将他们收为义子,取名云一、云二、云三及云四。

所以整个临花城军队对云历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整个临花城经过云历二三十年的经营,可以说是铁板一块。

云历旁边弓着腰站着一个精瘦的中年人,正是那贵公子身边的师爷,此时他正战战兢兢的向云历说道:“禀城主,公子应该是被人喂了过量春-药,导致阳-精宣泄太多……。”

“说重点。”云历望着床上三具依然赤-裸未醒的男女冰冷地说道。

“是。”师爷颤声回答道,脸上的冷汗如黄豆般滚滚流下:“公子服用过量春-药,导致脑部受损,现在已成……已成痴呆。”

“痴呆?”云历旋风般地转过身来,双眼如电,阴深深地望着师爷说道:“我让你们保护公子,你们就是这样保护的么?”

师爷噗咚一下跪了下来,脸上一片死灰,颤声急道:“城主饶命啊,公子只说要招待贵客,但也没说是谁,只让我们在外围守着,不让我们进入后院,我们每次都偷偷过去查看过,由于公子每天晚上都要女子陪-夜,昨晚我们在下面听到上面有那个动静,以为也只是跟以前一样,没有想到……。”

云历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沉声道:“公子每晚都要女子陪夜,这也不是第一次,怎么可能这次一次性服用如此过量的春-药?这两个女子是谁?”

师爷爬前一步说道:“这两个女子是不净宗门下弟子。”

“不净宗?!你可确定?”云历停下脚步,望着师爷问道。

“确定,城主,上次七杀教、天邪宗及不净宗三教在城主府与城主您谈判的时候,不净宗有四五个女子跟随,这些人还是小的负责招待的,当时这四五个人当中就有这两个女子,小的记得清清楚楚。”师爷连声说道。

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在此房间墙角隐蔽处发现一个小孔,而公子在服用春-药之前,还中了断魂香的毒,这种毒只有不净宗才有,小的怀疑是这一教二宗想挟持城主府,于是先将公子迷昏,然后再喂服春-药,牺牲自己两个弟子,造成公子-强-奸她们的现场,然后再以此做文章好在什么地方让城主府有所退让。”

云历收回目光,环顾左右,嘴角飘出一丝笑意,以带点嘲弄的语气说道:“本城主敬他七杀教、天邪宗及不净宗也是一方霸主,所以在临花城对他们有所包容,没想到他们竟然以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我城主府,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在我手心里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传令下去,让黑云卫将他停在河中的船给我团团围住,我倒要看他黄昭如何跟我交代。”

“是。”四个黑甲将领轰声应道。

离水岸边码头的船只早被清理一空,乌黑大船上下游已被战船封死,以码头为中心左右一里范围内全部戒严,空空的长街透露出一股肃杀的气氛。

此时河面亦是一片平静,乌黑大船右舷中侧甲板上,一排人影肃然站立其上,当中一人正是名叫黄昭的黄长老。

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从另一边传了过来,随后一队人马从空旷的长街疾驰过来,为首一人正是临花城城主云历。到得近前,云历不待快马停定,长身而起,脚尖轻点马鞍,一个翻身,身形轻飘飘地落在码头边临时搭建的伸入河中的栈桥上。

“云城主,你这是何意?”黄昭一时尖锐一时低沉的声音响起。

“黄长老,我云历敬你一教二宗也是名门大派,一方霸主,在我城主府对你们也是于礼相待,没想到你们为了达到目的,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暗算我儿。”

“暗算公子?云城主,你这话从何说起?”黄昭心里一惊,同时一脸疑惑地问道。

云历怒极反笑道:“好,事到如今,你还给我装疯卖傻,我就让你死得瞑目。我且问你,你是否安排你不净宗的两个弟子入住新月客栈天字号丁字房间?”

黄昭心里更是一惊,这件事情只有当时在船上的几个人知道,而且这也是为了对付魔教圣女而为,跟城主府没有半点关系,怎么现在云历不但清清楚楚地知道此事,而且还如此咄咄逼人?

但脸上神色没有丝毫改变,沉默片刻点头说道:“不错。”

云历见黄昭沉默片刻后才答,还以为他在想办法好应付自己,心中一团怒火募得升起,声音转厉,寒声喝问道:“黄昭,你们这些个卑鄙小人,竟然安排你们弟子在墙角开孔,先用断魂香迷倒我儿,然后给他喂服过量**,想造成我儿强奸你不净宗弟子的现场,从而向我城主府施压么?”

黄昭越听越惊,好像前半段是对的,后半段却完全脱离了计划,急忙说道:“云城主,你先冷静一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冷静?误会?黄昭,你个卑鄙小人,我儿现在已经被你们害的变成了痴呆,你现在跟我说这是个误会?”

黄昭被他左一句卑鄙小人,右一句卑鄙小人的骂的心头火起,尖声说道:“云历,你休要血口喷人,嫁祸栽赃。我一教二宗也不是好惹的。”

云历不再跟他多言,双足一点栈桥,身子腾身而起,身形迅若鬼魅,转瞬越过三丈空间,临空一拳,拳未至,一股凝若实质的拳风破空而来。

黄昭脸色阴沉,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越来越近的云历,一直垂直身侧的右手忽然抬起,变掌为爪,一爪拍出,一股阴深深的爪风透爪而出,拳风爪风在空中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玄境巅峰?”黄昭脸色大变道。

“怎么,还惹得起你们么?”云历面目狰狞地反问道。

转身一个倒翻,身形稳稳地落在栈桥上,右手一挥,历喝一声:“给我杀。”

围在周围的黑云卫闻声立即搭箭拉弓,顿时四周一片火光点点,竟然全是火箭,随着云一一声令下,一时万箭齐发,犹如烟火,四面八方的向乌黑大船涌去。

船上的人仓促应战,一时惨叫声不绝于耳,黄昭一看大势已去,低喝一声:“我们走。”说完腾身而起,往右边河对岸掠去。

“想走?”云历及身后的云一等四人也是腾身而起,云历恨绝了黄昭他们的卑鄙手段,一出手就是全力施为,身形如流星赶月般往黄昭追去。

黄昭知道今天很难善罢甘休,感觉到身后迫的越来越近的拳风,把心一横,转身杀了回去。

两条人影在空中迅速接近,一时劲气交击之声响个不绝,两道人影此进彼退,鏖战不休,均是全力出手,以快打快。

而黄昭先前在船头出手硬拼一击,已是受了暗伤,再加上本身修为就比云历低上不止一筹,渐渐地开始捉襟见肘。

“轰”

两人拳爪再次相击,各自退后。黄昭一口鲜血喷出,右手臂不自然的向后弯曲,臂骨竟然全部脆断。

“云历,你最好想清楚,你今天杀我,会跟我一教二宗结下不死不休的死仇。”黄昭头发散乱,状若疯厉地尖声叫道。

云历扬天一阵长笑,恨恨地说道:“结下死仇?你们将我孩儿害的痴痴呆呆,难道你认为我还会善罢甘休不成?”

说罢身形一晃,一掌直接拍向黄昭胸膛,黄昭拼命想挡,可惜此时他已深受重伤,加上右臂寸断,反应不及,被云历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胸口上。

黄昭应掌后飞,一阵血雾从嘴里喷出,随后重重摔在地上,身子不自然的扭曲在一起,抽搐了两下,就一动不动了。

云历退回己阵,冷眼看着这惨如地狱的战场,寒声道:“传我命令,封锁全城,彻查一切与这一教二宗有关的人等,顺藤摸瓜,将抓到的人统统给我……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