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章 炉前悟道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站在旁边,清清楚楚看到华风说道“星月”两字的时候,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欢喜,一丝追忆,一丝痛苦还有一丝不甘。知道“星月”两个字在师叔心里肯定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师叔,星月这个名字很有意境。我很喜欢。”张傲秋安慰道。

华风是**湖了,哪能听不出张傲秋语气中的安慰之意,望着他笑了一下,伸手拍了怕他的肩膀道:“喜欢就好。”

华风自己张罗了一桌的酒菜,叔侄两人尽情把酒言欢。

华风给张傲秋讲了很多以前自己闯荡江湖的轶事,张傲秋也讲了小时候把师父气得追着屁股打的趣事。两人不时哈哈大笑,这顿饭叔侄两人都吃得是畅快淋漓。

此时已是深秋,天气已经很是寒冷,吃完饭后,张傲秋麻利地收拾了碗筷,又泡了壶茶,生了个炉子,叔侄两人继续夜谈。

“我看你的修为,现在应该是人境初期吧?这可太慢了。你师叔我十二岁就是人境初期,你那变态的师父十岁就达到了这个境界。”华风调侃道。

张傲秋老脸一红道:“以前年少不懂事,总是懒得修行,为这事挨了师父不少打骂,后山的佛经都罚抄了一摞了,基本上师兄们手上看的佛经都是我抄的。师父这是变相使用童工,真是不道义。”

“哈哈哈。”华风听了大笑起来:“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笑的比这几年都还要多,你小子。本来还以为自己老了,现在看来心态还很年轻啊。”

“那是,师叔是正当壮年,哪里有老?”张傲秋顺着一记马屁拍过去。

华风笑骂了他一句,接着道:“你也不用着急,我刀宗修行心法是自然之道,首重心法,刀法反是其次,要的就是一个“悟”字。

你师祖跟我们讲道的时候,曾提起过,说我无极刀宗开派祖师悟通了这心法后,因为自己喜欢刀法,所以收集天下刀谱,将其精简,成为现在的刀宗九式。九是数之极限,多一分不祥,少一分又不够。”

“师叔这样说的话,要是开派祖师喜欢剑法……。”张傲秋疑惑道。

“不错,你说的不错。所以我说我刀宗首重心法。

心法就像人的身体,刀法只是人身上的外衣。如果是剑法,就是无极剑宗,是棍法,就是无极棍宗等等。

但身体跟衣服又相互依存,有身体没有衣服不行,有衣服没人穿也不行,两者缺其一都是不完整的。

这天下修行门派千千万,每个门派的修炼心法又不相同。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修炼心法,到了最高层次,目的都是相同的。

就好比登山,不管你从山的哪个方向出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最终的目的是登上山顶。但山还是那个山。这个意思你明白吗?”

张傲秋想了想,试着分析道:“师叔的意思是,修炼心法又是外衣,而人体经脉就是‘身体’,也就是刚刚说到的‘山’?”

华风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不错,难得你小子一听就明白。我们把你说的这个`身体`叫本法。

本法是一切修行的基本,就是自然之道。风吹树木是道,白云聚散是道,高山流水是道,飞鸟游鱼也是道。

这个自然之道真实存在,但又看不见摸不着,你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当你悟透这个道理后,你就发现这世间万物均可以为师。

所以我刀宗修行最是困难,但是到了境界后,可以横扫同境高手,就是这个道理。

我刀宗心法虽好,但有个先天缺陷。每个刀宗弟子到了人境初期后,双足涌泉穴都会变热,开始吸收天地元气中的阳气,随着修为越深,阳气越足,热毒也就越深。

世上万物都分阴阳,人体也一样,所谓孤阴不久,孤阳不长。

世间除了那些天地灵药外,一般药物对这种情况只能起到缓解作用,不能根治本源。

所以,第二代老祖费劲千辛万苦开采出万年寒玉,将其切分为若干层,从人境初期开始,地、天、灵、玄共五境,每境寒玉厚薄不同,当然到了化境就不用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通过万年寒玉的寒气,从人境初期就开始改造丹田,希望能借在外力在人体内达到阴阳调和。”

“难道整个刀宗都是双足涌泉穴变热?”张傲秋问道。

“也不是所有都这样。在我们刀宗曾有三位是涌泉穴变凉的。

其中两位在行走江湖时,机缘巧合寻到了玄炎果,这种果子吸收天地灵气,能从根本上改变人内丹田结构,达到阴阳调和。

但越是这样的天才地宝,越是难于找到,除非是有大机缘。

而第三位就没有这么好的机缘,一生停留在灵境中期,不能寸进。”

说完担忧的看了张傲秋一眼:“只是你现在有问题了,宗门被毁,万年寒玉床也没有了,你的修为……。”

“师叔,你等会,你看我这个算不算阴阳调和?”

张傲秋说完跑了出去,片刻后端了两盆水进来,将水盆放好后,挽起衣袖,将双手分别放在两个水盆里,默运玄功,一会功夫,左边盆里就起了一层薄冰,右边盆里水“咕咕”冒着热气。

华风看了,“霍”得站了起来,双眼瞪得滚圆,颤声道:“你、你……这是冰火同源,难道你是先天之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天之体。我有个朋友她曾经也这样说过,但是她不能确定是还是不是。”

华风一把抓住张傲秋的腕脉,查探了片刻,激动地道:“真是先天之体,真是先天之体啊。你师父以前没有跟你说过么?”

张傲秋摇摇头,一脸茫然道:“没有,只是提过说我的体质千年难遇。可能是我太懒了,师父估计是怕要是告诉我的体质是什么先天之体,会更加臭屁,更加不想修行了吧?”

华风有点无语地望着他,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喉头憋着话,但一时又真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华风问道:“你进行内视过么?丹田内的情况如何?”

“我看过了,丹田内有一蓝一红两道气旋,共同存在但是泾渭分明。”张傲秋答道。

华风听了沉默良久,担忧地说道:“你这种情况是一种大机缘,同时也是一种大祸害。如果不能提早进行冰火相融的话,修行越深,问题越大。

其他的单热单凉的情况还可以用外物进行调和,而你这种在体内自成阴阳,但又冰火不融,修行到最后就成了一边是万丈玄冰,一边是雄雄烈火,互不相让,以你的身体经脉作为战场,到那时候……。”

“师叔,像我这种情况,要怎样才能做到冰火相融,阴阳调和?”张傲秋听了满脸担忧地问道。

华风摇头再叹道:“这个师叔也不知道,可能连你师祖都不知道。因为你这种体质还真是千年一遇,冰火同源在我们刀宗只是传说,还没有先例。”

“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有存在就有解决的办法。修行本来就是荆棘丛丛。

我刚才说过了,万法均为法,但都依托于本法存在,所以,佛家有云:万法归宗。阴阳本就是自然之道,如果你能抓住本法,视世上所有修炼之法为无物,我想应该可以解决你这种情况吧。”

张傲秋听了,不由想起以前所抄写的佛经,一时陷入深深沉思当中,华风看他样子,知道他要思考这个问题,也再不打搅,叹息了一声,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心法为身体,刀法是外衣,万法皆为法,万法又不是法,视世上万法为无物。

人本自然,人体内经脉亦为自然,冰火为自然,阴阳亦为自然,既然都是自然存在,那么就当然可以相互自然并融。

张傲秋好像有种赫然开朗的感觉,赶紧盘膝坐下开始打坐,依照刀宗心法调动内息,神识紧守灵台,等内息调动起来后,则对其不管不顾,就当这个身体根本不存在,体内气旋任他去自己发展,想怎样就怎样。

而此时丹田内的一蓝一红两个气旋开始加速旋转,渐渐地由慢转快,左边蓝色气旋沿身体左侧经脉往上,右边的红色气旋则从相反的方向游走,在中间交叉的位置,两两相对,互不相让。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渐渐地,张傲秋左侧一片冰蓝,而右侧则是一片火红。

两股气息越积越多,都想往对方位置钻去,但又都互不相让,顿时把他全身经脉化作角力的战场,在经脉内相互挤压,相互拉扯,不断激荡挣持。

那种痛苦就算张傲秋听华风说过后,早有心里准备,也是痛得死去活来,只感觉体内就像有千万把冰雪造成的小刀,千万道烈焰化成的火鞭,在他经脉内不断切割,不断抽打。

不到一会,张傲秋全身汗出如浆,很快在左边变成一层薄薄的冰片,就像穿了身白色的铠甲,而右边则是被体温蒸地干干净净。

又过了一会,他所有的感官均失去了作用,犹如投入一无所有的虚无境界,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傲秋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全部的精气神集中在灵台一穴,对身体正在遭受的一切不管不问,只是默默忍受一波又一波剧烈的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傲秋神智陷入昏迷,这也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遇见太过剧烈的疼痛,就会自我昏迷,从而度过难关。

也幸好是这及时的昏迷,不然到最后忍受不住的时候,人的精神就会变得错乱,那时候就是走火入魔的开始了,也幸好他无极刀宗的心法讲究自然无为,若是其他心法,仅仅是经脉内的阴阳真气共存都无法办到,更不要说这种阴阳调和了。

(写书到现在,果然成绩不理想啊,基本上没有什么关注跟点击,书评里也是空空如也啊。

哎,不过傲霜陌漓会更加努力,也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更多的点击、鲜花跟收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