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章 宝刀得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华叔的刀式并不快,反而相当缓慢,一招一式清清楚楚,就像表达人的心意,交代的明明白白,动作一丝不苟,标准到位。一套刀法打完,人又站到了原来的位置,仿佛一直没有动过一样。

华叔收功,依然是拖刀抱拳架势,望着张傲秋,一言不发,脸色庄重肃然。

看完华叔这套刀法,张傲秋哪能还不明白,眼前的华叔就是无极刀宗弟子,想起以前师父总是给自己讲的江湖故事,经常提到的小师弟也是姓华,颤声问道:“你可是华师叔?”

华叔不答他,上前一步,右膝跪地:“无极刀宗弟子华风参见刀宗掌门。”

张傲秋真是唬得一跳:“华师叔,你这是做什么?我又哪是什么掌门?你快起来,起来再说。”

华风不动,肃容道:“无极刀宗门规,若上代掌门突然离世或是生死不知,则在下代核心弟子中择优挑选一人接任掌门或代掌门。现在我刀宗下代弟子只有你一人了,你不是掌门谁是掌门?”

这条门规张傲秋当然知道,只是没有想到这条门规一下子用到自己身上,诺诺地说了几个可是,最终拗不过,只好以掌门身份受了华风一礼。

然后张傲秋持弟子礼参拜师叔,华风亦受之,礼毕。

“师叔,你是不是一早就把我认出来了?”张傲秋问道。

“那是当然,你在刀房挽得那几个刀花及比划几下的架势,我就已经知道你是我刀宗弟子。后来我又问了你名字,就已确认无疑了。不然,一个月一百两工钱,你当我傻啊?”华风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你……个老奸巨猾。”张傲秋咬牙道。

“小子,说错了。这是江湖老道。”华风毫不示弱。

“现在怎么不掌门了?”

“该讲礼的时候当然要讲,现在都讲完了,哪还那么多道道。”

“嘻嘻,这个对我胃口。”

“嗯?”

“啊,说反了。是我对您胃口。咱爷俩臭味相投。”

“个臭小子”

“对了,师叔。就算你知道我是刀宗弟子,又知道我的名字,那你也不能贸贸然就认了掌门啊?”张傲秋纳闷地问道。

“小子,你当我真傻啊。你小子三、四岁的时候,是常常跟在我屁股后面要糖吃,那时候你还没有懂事,所以不记得了。师兄当你像心肝宝贝,一生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弟子,我师兄的弟子当然是下代掌门了,况且还是你小子。”华风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是师叔,当年你为什么要离开宗门了?小时候,师父常跟我讲你们一起闯荡江湖的故事,时常感叹不已。

师叔,我师父对你是真的很有感情的,每次说到你的时候,总是伤感很长时间。搞的后来我都不敢让他给我讲故事,就是怕他伤心。师叔,这么多年你没有想着要回去么?”

“为什么离开?为什么不回去?”华风喃喃自语道,神色黯然,望着远方的天空怔怔出神。

张傲秋看他那样子,知道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不好再问,心想反正以后有的时间套这老小子的话,也就悄悄离开,让他一人静静沉思。

这以后两人心造不宣的都没有再提刀宗的事情。

由于张傲秋学会了打铁,倒是成了主力,华风在旁边仔细传授他一些打铁的要诀,怎样掌握炉火,什么时候要红火,什么时候要蓝火,怎么把握铁件烧红的火候,哪里重打,哪里轻打,何时淬火等等。

张傲秋对这些一听就明,后来试着打了两三个物件后,也就艺满出师了,搞的华风羡慕嫉妒不已,直说小子生的好,悟性高。

渐渐地,华风当起了甩手掌柜,也开始时常外出,有时候一出去就是个把月,有时带一些东西回来。

回来时的情绪也有不同,有时候高兴,拉着张傲秋要喝酒,有时候一个人闷闷发呆,关在房门里饭都不吃。

张傲秋渐渐地也习惯了,华风不在家的时候,就一个人过,也乐得一人清净,打坐冥想练刀法,打铁当掌柜,日子倒是过的充实。

一日傍晚,华风回来了。叔侄两人围坐在饭桌前喝酒。

“你打刀要用的材料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正式开始打刀。”华风突然说道。

“师叔,还是我来拉风箱。”听说要开始打刀了,张傲秋兴奋说道。

“错了,不是你拉风箱,是你师叔我拉风箱,你这把刀还是你自己打。”华叔说道。

“我自己打?”

“不错。兵器就是练武之人的第二生命。要想跟一件兵器产生血肉相连的感觉,最好是在它出生前就成为它的主人。只有是自己用的兵器,才能真正知道轻重火候。”华叔正容道。

“可是……。”

“不用可是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华风断然说道。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外,一方面给你准备打刀材料,一方面暗中查探那件事情,收到消息很多,却没有一个定论。”

“师叔,我没有问你,师门被灭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张傲秋问道。

“这件事情在江湖上传的风风雨雨,我如何不知。

我这里虽然是间打铁铺,但这可是金字招牌,来往的江湖人物都是熟客。得知消息后,我曾回山门查看过一次,看到了你立的墓碑,知道你还没死。离开的时候,我将你刻得`张傲秋立`四个字抹掉了。”

张傲秋心里一惊,心道还好是师叔江湖老道,不然的话,`张傲秋立`这四个字等于是告诉所有人自己还没有死。

也许追杀自己的人从山崖下的衣服跟石头碎屑知道自己没死,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终只是怀疑,若是看到墓碑上的字,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到此处,不由冷汗直冒。

华风看他表情,知道他心思,安慰道:“事已至此,担心也没有用,以后小心就是。

报仇是大事,但也得从长计议,以后你一个人行走江湖,可要记住万事小心,不可大意。现在刀宗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可再不能出什么乱子了。”

张傲秋点头受教:“师叔,以后我一定会加倍小心地。咦,你说我一个人行走江湖,你不让我跟你一起啊?”

华风白了一眼道:“跟我做什么,跟我你就是掌柜的,而不是掌门了。

江湖世道风险,还是要独自面对的好,这样才能够尽快成长,躲在巢穴里的老鹰是永远飞不高的。

况且你我二人在一起的话,虽然是相互有所照应,但也很可能被仇家给一锅端了,刀宗现在只你我二人了,可出不得乱子。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你明白吗?”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早早起来,特意调息了半天,觉得精神饱满,感觉就是老虎也能打死一两头。

走进铁铺,华风已经将炉火生好,准备工作就绪了。

在动手之前,华风又仔细交代了操作的前后顺序,又让张傲秋重复了一遍,这才放心。

张傲秋细心听着,时不时问上两句。把整个过程仔细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开始正式打刀了。

华风果然不插手打刀的任何事情,只是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拉着风箱,一边拉一边看,见他从配料到进炉煅烧,到锻打,再回炉,再锻打,时而重锤,时而轻锤,再到淬火,整个过程井井有条,即没有初次操刀的紧张,也没有因为工序繁复而错乱,一切有条不紊,就像是练习了无数次一样。

不由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叹,就算是以前刀宗被认为天才横溢的师兄,在他这样的年纪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心性及缜密的心思。

刀宗在此子手上,也许会真的比以前走的更远。

日头渐渐西落,两人均没有吃饭休息,一鼓作气。

到了傍晚,长刀在最后一道淬火工序完成后终于打成,不过刀锋虽然锋利,却感到整个有点呆滞,没有灵性。

华风看张傲秋还在看着刀发呆,忙大喊一声:“快点割破手指,将精血滴到刀上。”

张傲秋听了,连忙将手指放在刀锋上一划,一颗血珠冒出,张傲秋将指肚轻轻一挤,一大滴精血滴到刀身上。

鲜血与刀身刚一接触,竟然倏地消失不见。

突然,整把刀宝光流转,持续好长一段时间才渐渐隐去。

华风接过刀,曲指一弹,只听一阵如龙吟一般的清音响起,绕梁三分,半响不退。

“哈哈哈,好刀,好刀。竟然成功了,你小子还真是好运气。”

“师叔,这……是真成了?”张傲秋兴奋又忐忑的问道。

“不错,是真成了。”华风也很兴奋,熄了炉火就往外走:“今晚要好好庆祝一下。你累了,先好好休息会,晚饭我来张罗。”

“哦,对了,你这刀准备起个什么名字?”华风又转头问道。

“这刀是师叔教我打的,材料也是师叔准备的,相当于师叔所赐,刀名的话,也请师叔赐一个吧?”张傲秋嘻嘻笑道。

“臭小子,你到知道躲懒。”华风笑骂道。

背着双手,在院子里轻踱几步,眼神不知望着何处,半响不语,过了好一会,轻声说道:“就叫“星月”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