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六章 夜探乌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到夜色渐隆,张傲秋跟紫陌两人从后院翻出,找到一块水流平静的地方,两人脱了衣服,拿出根两丈长的绳索,将绳索两头分别绑扎各自腰间,因为两个人都不会水,万一有一个人出现情况,另一个人还可以及时施救。

下水之前,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做了做下水前的运动,张傲秋一边做运动一边跟紫陌说道:“虽然我们都不会水,但是以我们的修为,闭气半个时辰应该是没有问题。下水之前闭上呼吸,任身子往下沉,不要慌,等感到水的浮力以后,再体会如何泅水。”

紫陌闻言疑惑地嘀咕道:“你这个靠不靠的住啊?搞的你像泅水高手一样。”

张傲秋也不理他,带头往水里走去,开始进入水中后,一股刺骨的寒冷透体逼来,连忙运转体内真气,如水银一般的真气在体内迅速游走,两个呼吸间就游走了一个周天,而且体内真气仿佛能感受外部环境一样,红色气旋自动抽出一股,而蓝色气旋则蛰伏不动,顿时全身感到一阵燥热,先前刺骨寒冷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

张傲秋心中一喜,看来自己体内的真气还有很多的好处没有发掘出来。

走到齐腰深的水域后,张傲秋深吸一口气,双脚在水里用力一蹬,身子往前猛地一窜,整个身子跃入水中,突然间感到双脚没有着力点,身子感觉空荡荡的,不由心中一慌,连忙全身球成一团,不管不顾,任自己往下沉去。

随着下沉深度变深,身下一股浮力产生,托着身子开始向上升起,心中不由大定,这才舒展身体,试着用手脚开始往下打水,一边打水一边感受身边水流的变化,渐渐地有了心得,过了小半个时辰,整个身体浮出水面,连忙换了口气,环顾四望,只见紫陌正好从旁边的水里浮出来。

张傲秋一看紫陌,开口问道:“怎么样?你感觉如何?”

紫陌闻言兴奋道:“好像有点感觉了,现在已经可以不沉下去了。”

“我也是,我们再多试几次看看。”

“好,多试试,想不到第一次下水就学会了泅水,也不是那么难么,哈哈。”紫陌答应了一声,率先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就这样来回四五次后,两人均体会到如何利用水中浮力,如何手脚分开打水,如何在水中平衡自己身体,到最后一次露出水面时,两人基本上已经不用怎么动就能保持身体在水面上漂浮。

张傲秋吐着水,用手指着前面一艘小船说道:“我们从水里泅水到那艘船底,练习一下如何在水里游动。”

“好。我们比比看谁先到。”紫陌怪叫一声,现在他玩起了兴,抢先一步往水里扎去。

等两人冒出头后,发现偏离了原先定的目标有一丈多远,两人均不服气,又游了回去,再从水底潜游过去,一次次将距离缩小,到最后两人能从水里摸到船底,才感到自己这是真的成功了。

回到家里后,阿漓还没有睡,生了老大一堆火,正等着他们,见两人均是一脸兴奋地样子,知道他们一定有所收获,心里也是高兴,拉着他们到火炉边坐下,又做了顿丰盛的夜宵。

第二天两人扮成游客,又到现场打探了一番,选了处隐蔽的位置做为下水点,又定下了泅水过去的地方。

整艘大船如紫陌所说,乌黑一片,船身高达三丈,船身上又起三层楼宇,看上去显得格外庞大。

当天晚上,两人来到选好的下水点,悄无声息地往水里滑了下去,到了预定位置,两人冒出头来。

这处地方选在船体中间位置,除非船上的人刻意探头下来查看,不然很难发觉。整艘船灯火通明,船上不时有人走来走去,显然是在警戒。

张傲秋想起以前在破庙的时候,自己还是人境初期,就能隐藏在横梁上不被敌人发现,遂打定注意,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船体上面的楼宇,意思是由他一人上去查探,然后指了指紫陌,再指了指船体中部甲板,意思让紫陌到那里把风。

紫陌点点头,悄悄沉入水里,选择从另外一处位置上船。

张傲秋掏出贴身短刀,运起阴劲,短刀无声无息地插入船体,借着短刀做支点,张傲秋迅速攀到船舷,悄悄探头一看,正好有一队人从身边走过,吓了一大跳,连忙缩回脑袋,静静等待。

过了半响,上面的脚步声渐远,张傲秋双手一扳船舷,整个人借力腾起,在空中一个空翻,将身体球成一团,迅速往船体中间滚去,快到房舍时,双脚在甲板上用力一蹬,同时长身而起,双手抓住房檐,借势一荡,然后身子一缩,在房檐的死角处藏了起来。

藏好身子后,张傲秋运功收敛身体气息,减慢心跳及血液的流动速度,整个人像空气一样融入夜色之中。

回顾一望,正好看见紫陌从船首处潜了过来,遂伸手悄悄的跟他打声招呼。

紫陌正往里潜去,看到张傲秋手势,百忙之中挥手示意一下,然后“嗖”的滚往黑暗处藏了起来。

张傲秋静静地调息了片刻,然后伸展身子往上攀去,爬到二楼刚刚藏好身子,突然一个女子声音传了过来:“怎么黄长老还没有过来?”

张傲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心里暗叫侥幸,先前整艘船虽然灯火通明,但除了巡哨的人声外,没有丝毫其他的声音,还以为整个房间都是空荡荡的,原来这群人正在房间沉默等人,如果先前稍有疏忽大意,现在已经是被捉个现行了。

过了一会,一个男声响起:“还有一刻钟,不要心慌。”此人声音低沉,但声音中透露出一股威严。

房间里再次陷入沉寂,过了一会,忽然张傲秋听到房间里的人整体站起,恭声道:“恭迎黄长老。”

张傲秋又是一惊,差点心神失守,这黄长老在自己全神戒备下,依然能避开自己的感知,无声无息地上的船来,显然此人修为比自己高不止一个档次。连忙静下心来,进入打坐冥想状态,整个人像冬眠的动物一样蛰伏起来,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房间里传来有人走动声音,接着是众人落座。

“现在情况怎样?”一个奇特的声音响起,声音时而尖锐,时而低沉,仿佛是由两个不同的人在说话一样。

“禀黄长老。”先前的女子声音道:“我们昨天到十号点得到情报,情报有两个。”

顿了顿,接着说道:“其中之一,就是在约个月前,由天邪宗师兄们开采的阴阳矿区发生山石滑落,共有六百多人丧身,其中包括四个灵境段的师兄。

现场查探的消息是这次山石滑落是有人故意为之,在后山顶发现一根山藤,打有活结,是那种越拉越紧的活结,这种活结一般多是猎户套野兽时用到,而山藤活结旁边有一断开处,断开位置光滑平整,应该是利器所为。

按情报分析,应该是有人用山藤绑住山顶大石,等山下师兄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才斩断山藤,造成这场山石滑落。

现场有几位师兄手脚被斩断,然后又被断喉杀死,由这看出行凶之人跟我们应该是有深仇大恨,不然不会做出这样泄愤的事来。

而且原来堆放阴阳石的山洞里,出现了两堆整齐的石粉,这里本应该是堆放阴阳石的,根据现场的情况,这些石粉应该是有人吸收了阴阳石的能量后留下的,按石粉堆的大小来看,应该是有阴阳石各上千块的样子。

最为奇怪的是,这些阴阳石仿佛是一个人吸收的,因为如是多人分别吸收,现场应该是石粉到处散乱的样子,而一个人吸收这么多的阴阳石,其修为至少应在玄境以上。

结合上次在曲栏城破庙的情报,我们怀疑这是同一人所为。”

过了半响,那个奇特的声音响起:“这件事情,教主及两位宗主可知道?”

“这种事情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天邪宗的师兄也是在前去接收阴阳石的四队人马迟迟不归后才派人前去查探的,查探到消息后立即将消息传出,由于阴阳山地处西北边界,这一去一来,时间花了约一个月的时间。

我们得到消息后,昨天晚上已经将消息向宗门传递过去了,按时间推算,现在应该已经收到消息。”刚才汇报的女子接着恭声回答道。

“这件事情另外让人感到疑惑的事,曲栏城破庙的事情,时机巧合的让人难以相信,而这次又是在接收阴阳石的当天晚上,时机同样巧合之极,这个玄境段的敌人,对我们的事情好像是了如指掌,这就很值得推敲了。”低沉的男子声音说道。

黄长老指尖轻轻敲着椅背,发出“笃笃”的响声,显然正在沉思,过了一会才尖声问道:“你们说这个神秘人会不会刻下正在临花城了?”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低沉的男子声音回答道。

黄长老不置可否,对先前的女子说道:“练师侄,你接着说第二个情报。”

“是。”先前的女子回答道,原来这个女子正是当天在破庙中的师姐练虹霞。

“这第二个情报是魔教圣女将于三天后,在临花城新月客栈天字号乙房入住。”

黄长老“嗯”了一声问道:“情报可靠么?”

练虹霞闻言回答道:“这是十三号传出来的,情报绝对可靠。”

“嗯,通知十三号,让她暂时不要有任何行动。魔教向来谨慎,好不容易埋进去的钉子,不能因为其他的小情报给暴露了。”

练虹霞跟着回答道:“是,我立即安排。”

黄长老右手敲了敲椅背,半响后说道:“按我们跟临花城的协议,我们这艘船还可以在这片水域停留五天。那个魔教女子三天后到达,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安排。练师侄,你立即安排两个人境期的弟子入住新月客栈天字号丁字房。”

练虹霞闻言迟疑片刻,然后问道“人境期?这……。”

黄长老却是尖笑道:“魔教向来谨慎,况且是魔教圣女。要是安排境界高的的弟子过去,反而会引起她的警惕,而人境期的弟子,则因为修为太低,反而能更加隐蔽。”

练虹霞却是不放心,接着问道:“可是人境期的弟子,怎么可能对付魔教圣女了?根据情报,她现在可是天境阶段了。”

“哼,这个还要我教你么?”黄长老尖声怒道,丝毫不因练虹霞是欧独舞的关门弟子而假以颜色,可见此人在一教二宗里身份地位之高。

那黄长老顿了顿,接着道:“不净宗最擅长的是什么?我之所以让她们入住丁字房,就是想让她们撇开嫌疑,至于怎么对付魔教那个女子,你们先在丙字房开两个小孔,将断魂香吹到丙字房,然后断魂香从另外一个洞口飘到乙字房,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可以让她沉睡不起。这断魂香连灵境段的高手都会着道,何况她还只是区区天境。”

“黄长老果然是老前辈,我们小辈望尘莫及。我马上安排。”练虹霞不声不响的一记马屁拍了过去。

先前那个声音低沉的男子问道:“此处我们是否要加强警戒?”

黄长老闻言眼中寒芒一闪,阴阴地说道:“不用。将人手完全散开,只留平常人等照付即可。越是这样,临花城的戒备就会越小。哼哼,临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