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章 巧遇故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口中玄境修为的高高手,而这个现实中的人境初期低低手还在盘算着该往哪里去。

盘算来,盘算去,心想,自己好歹也是刀宗弟子,手上连把长刀都没有,好像不大对,不如先去打把刀再说。

打定注意后下得山来,在山下磨蹭段时间,故意呆到黄昏时分。

这次他学乖了,先到一户农家买了套衣服跟斗笠,斜背着黄杨木弓,手里提着几只打来的野鸡,野兔,假扮成进城卖野货的山民。

进的城后,张傲秋专找人多的地方走,一边走一边四周观察。

随着人流慢慢走动,不知不觉来到了城西一条小街上,左右闲看时,突然发现小街的右边小弄里有块招牌,上书“华记铁铺”。

张傲秋挤出人群,向这“华记铁铺”走去。

进了铺门,发现这是一个四合院,前进改为铁铺,专做打铁生意,后进住人。

此时整个铁铺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傲秋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吆喝一声:“有人吗?”

“在了,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过会走过一个高大中年男子,头发灰白,赤着胸膛,可能是因为常年打铁的原因,两个手臂强壮有力,上臂肌肉高高坟起,仿佛里面藏着无尽的力量一样。

“小哥,需要些什么物件?”中年男子问道。

看到人来,张傲秋先是抱拳一礼,然后说道:“大叔,我想打把刀。”

“打刀?呵呵。小哥,这样吧,我这里各式各样的刀都有几把,虽然不是什么宝刀,但品质都还不错,你先挑挑看,如果还是没有适合的,我们再谈打刀的事,怎么样?”中年男子说道,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傲气。

“好吧。”张傲秋到是从善如流,跟着中年男子到了后院。

后院一间房子专门用来放刀,各种长短不一的刀倒挂着,风一吹,相互撞击,“叮叮”作响,很是悦耳好听。

这间房子很大,共挂了四排刀,每排刀之间留有一条过道,供人走动。

张傲秋走进房门,中年男子则站在房门处,任他挑选。

张傲秋在过道里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看,却不试刀,转了一会,挑中其中一把最重的刀,手里挽了两个刀花,比划了两下。

站在门口的中年男子看张傲秋挽的两个刀花及比划了两下的架势,“咦”了一声。

不过这声音很小,张傲秋没有听到。

“大叔,你这里的刀虽然都是好刀,但是好像太轻了点。”张傲气将手中的刀挂回原来的位置,回头对中年男子说道。

“行,大叔给你打刀。”中年男子一口应道,显得格外爽快,不像刚才那样有点傲气。

出的门来,来到前进店铺,中年男子对张傲秋说:“小哥,你想打把什么样的刀?”

张傲气想了想,走到柜台前,就着柜台上的碳笔在纸上画了刀样,然后递给中年男子。

“大叔,我想要把这样的刀,你看可以打么?”

中年男子接过纸样,细细看了看,然后说道:“小哥,你这把刀刀背极厚,但刀宽却只有普通刀的三分之二,长度嘛倒是跟普通刀没有多大区别。

刀打成厚背,利于劈砍,但刀宽减小,使得刀容易断裂,这把刀要想打成,可得些特殊材料。”

“大叔,你看这把刀用你说的特殊材料,要多少银子?”张傲秋打了突,要是太贵的话,自己还真是打不起。

“打这样的刀,需要用到铁精,保证其钢度,还要用到豹纹钢,保证其柔度,刚柔结合,而且大部分刀身要用顽铁层层锻打,耗费比一般的刀要多好几倍。这样吧,这把刀连材料及人工就收你八百两银子吧。”中年男子说道。

张傲秋私下合计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把刀打出来。“大叔,我这里只有五百两银票,先放在你这里,作为押金。你什么时候把刀打出来,我什么时候带另外三百两来交钱,怎么样?”

中年男子闻言大头连摆道:“不用,我做生意向来讲究童叟无欺,不用交押金。你也不用着急,这铁精及豹纹钢我还要准备一段时间,而且豹纹钢极难熔化,我也要休整一段时间才能开始打炼。这前后估计得要三个月左右。”

顿了顿,中年男子笑呵呵地接着道:“我有个提议,小哥你看如何,你看我这里就我一人,你在这里给我帮三个月的工,你差的三百两银子我就不要了,怎样?”

“三个月的工钱就三百两,那不是一个月就是一百两?大叔,你是不是搞错了,哪有这么贵的工钱的。”张傲秋不解地提醒道。

中年男子笑而不语,只是看着他。

“干了,这样的好事要是不干,那我就真的是个傻缺了。不过先说好啊,对打铁我是一窍不通,你要是认为我这帮工不值这个价钱,你可不要怪我。”张傲秋说道。

“进来吧,那这么多废话。今天天色晚了,你把铺门关上,正好你背的这么多山货,来个红烧就点酒,今咱爷俩好好喝喝。”中年男子笑骂道。

“好咧。”张傲秋爽快答应道,麻利地关了铺门,收拾山货去了。

到了晚上,热腾腾的山货摆上了桌,中年男子好像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总之是心情大好,张傲秋也觉得好像是有家的感觉,同样也感到很高兴。

吃着喝着,中年男子试探着问道:“倒是忘了问你的名字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傲秋答道:“是我不该,应该提早告诉大叔的。小子叫张傲秋。”

“张傲秋?!你真叫张傲秋?”中年男子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语气还是略有些紧张。

“不错,小子确实叫张傲秋。”

“好好,他妈的,这名字好,叫的好,响亮、大气。哈哈哈。”中年男子一阵大笑,笑声极其开怀,好像是心里一个大石头终于落地一样。

“大叔,你是姓华么?”张傲秋问道。

“不错,以后你就叫我华叔吧。”

这天晚上,中年男子毫不节制的喝着酒,显得特别兴奋,而且对张傲秋好像有点过于亲近,跟他讲些江湖上的趣事,不时哈哈大笑,后来终于不支,喝的大醉不醒。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打坐冥想完毕,将铺门打开,麻利地生了炉子,就昨晚的菜做了早餐,还烧了一大壶热水。

过了一会,华叔走了过来,张傲秋给他打好热水,先让他洗了后,再一起吃早餐。

“你小子蛮勤快的嘛。”华叔对这样的伺候感到非常满意,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住,那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一个月一百两银子啊,不做点别的好像对不住似的。”张傲秋一边吃一边答道。

“哈哈哈,咳咳……臭小子,你想呛死我啊。”

“等会我还有几个小物件要打,你先帮我拉风箱吧,怎样?”华叔问道。

“没问题。”

吃过早餐,休息了会,开始干活。华叔先教张傲秋如何拉风箱,如何看火候,又让他试了试,觉得可以了也就自己忙活自己的去了。

张傲秋一边拉风箱掌握火候,一边看华叔打铁,到了晚上他就出去买好第二天的酒菜。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张傲秋跟华叔商量着道:“华叔,能不能让我也试试?”

“让你试试?你是说……你想打铁?”华叔诧异问道。

“是啊,我试试。要是不行那华叔你再来。”

华叔想了想道:“也行。这样吧,你先试着把这块铁打到只有现在的一半大小,你初次打铁,达到这个程度,估计要一个时辰。我先去喝点水,休息休息,大概半个时辰吧,要是不行就跟我说。”

华叔将手里的大铁锤递给张傲秋问道:“轮的动么?”

张傲秋接过大锤,试了试道:“应该可以吧。”

说完将大锤竖放在脚边,右手轻轻握着锤把,没有急着去打,而是闭上眼睛调息了一下,将华叔打铁的样子在脑海里过了几遍。

然后突然一手抄起大铁锤,脚掌发力,脚尖一掂,力道通过小腿到大腿,再到腰部,然后带动胳膊,“呼”地将大锤抡起,重重砸了下去。

这样来回几次,动作越来越熟练,只听一阵密集的“叮叮”声响起。

半个时辰后,华叔踱了回来,看着正在打铁的张傲秋那架势,看着轮的“呼呼”直响的大铁锤,不由惊得瞪圆了双眼,疾步走到旁边一看,原本巴掌大的铁块,只剩下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了。

“这、这……,这是谁教你打铁的?”华叔诧异地问道。

“华叔,你来了。你看这样打得行不行?”张傲秋用铁钳夹着铁块递了过来。

“可以了,可以了。我说谁教你打铁的?”华叔根本不看那铁块,接着问道。

“你啊,还能有谁?”张傲秋自然地答道。“华叔,这个还要打么?”

“我?我什么时候教你打铁了?啊,那个先放下吧。”华叔觉得这会自己好像有点脑袋浆糊了。

“是啊,华叔,确实是你教的。我这些天一直在看你打铁,打铁虽然看是简单,但是用力却是极有技巧。

我看你是先用脚掌发力,顺着腿部,将力道传到腰部,用腰部带动胳膊,这样既有力道,又有节奏韵味。我说的对不对啊,华叔?”

“不错,你说的不错。看来你小子还真有悟性,这下看来是真的有望了。”华叔喃喃自语道。

心头一阵莫名的喜悦涌上心头,激动地身子轻微颤抖起来。

“你先把这个放下,跟我过来。”华叔接着说道。

“是。”张傲秋放下大铁锤,跟着华叔走了出去。

“先把铺门关了。”华叔回头又交代了一句,然后走到刀房取了一把刀出来。

张傲秋关好铺门,正好看见华叔拿着刀走了出来,奇怪地问道:“华叔,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华叔也略懂些刀法,耍趟刀让你指点指点。”

“哪能指点。华叔的刀法肯定是好的。”

华叔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拖刀抱拳做个起手式,然后刀式展开,一时整个院子刀光霍霍。

张傲秋只看他是第一招,顿时大惊道:“这、这……这是我刀宗的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