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四章 入住临花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十日后,三人一路南去,不日到达临花城。

在地洞里时,张傲秋就已经把无极刀宗心法传给了阿漓,这一路上阿漓也是专心修炼,有什么问题就问。

本来张傲秋修为也不高,只是代师收徒,两人互相讨论,相互借鉴,有时候阿漓提出的建议,连张傲秋这个师兄也觉得很有想法。

本来刀宗心法就是“悟”字第一,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各人,虽然心法相同,但结果却不一定相同。

临花城果然是座大城镇,城墙高达十丈,而且守卫森严。三人在城门前交了税钱,进的城来,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

晚饭过后,三人聚在一起,张傲秋说道:“我们既然要以临花城为据点,还是要找个隐秘的住处,客栈人多眼杂,既不方便,也不安全。”

阿漓听了在旁说道:“秋大哥,要不我明天到城里去转转,看有没有人卖房子的,要是有的话,我们将其买下来怎样?”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只是我跟紫陌两个已经露了脸,为了避免以后有人盘查,这件事情你去办最好不过。房子不要太好,普普通通的就行,最好是选在那种四通八达,临河靠街的地方。”

阿漓看自己终于能够出分力了,感到格外高兴,兴奋道:“嗯,秋大哥,你就放心吧,我家以前就是做生意的。谈买卖我最在行。”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明天你出去的时候最好能易容就好,可是我也不懂这个……。”

“咳咳。”紫陌在旁边一脸写意地咳嗽了两声。

张傲秋狐疑地看了看紫陌,紫陌得意洋洋的说道:“还有你不会的,哼哼,小秋秋,闪边去,今天哥哥让你看看什么是易容神手。”

张傲秋闻言诧异地问道:“你还会易容?”

紫陌仰着脑袋,下巴一点一点的,得意道:“当然,对我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

张傲秋一看他那样,咳嗽一声道:“看来某人这一路憋的不轻啊。是不是逮着机会损我两句心里棒爽啊?”

紫陌闻言面部震惊,夸张地问道,“我有么?那有啊?”

接着对张傲秋撇撇嘴:“我这人吧,诚实可靠,忠义信智仁勇,样样具备。阿漓,哦?”。

张傲秋不看他那假装的表情,转头对阿漓痛惜地说道:“阿漓啊,那天紫陌被四五十个青衣人围住,我为了救他,可是拼了老命啊,你看把他救出来后,他现在的态度。这孩子现在学坏了啊。”

阿漓是个重情重义,敢爱敢恨的女孩,听张傲秋一说,俏脸一板,严肃地对紫陌说道:“阿陌,秋大哥救了你,也救了我,对我们是再造之恩,你以后不准惹秋大哥生气,要是你以后还敢惹秋大哥生气,我……我就不理你了。”

紫陌一听,顿时不服道:“阿漓,这是哪跟哪啊?”

“总之,你不许惹秋大哥生气。”阿漓又交代了一句,转身撇了他一眼,回房休息去了。

张傲秋忍着笑,对紫陌说道:“对了,紫陌,我还没有问你是那个门派的了?”

紫陌一听身子一颤一颤地答道:“南山凌霄门。”

“哦,看你那嘚瑟样,南山凌霄门应该是很大的门派了?”

“那是当然的了。”

“我看你的修为跟我差不多啊,就算比我高,也高不了多少。

一般像这样修为的,通常都是三代弟子。在我们刀宗,三代弟子都是给师兄洗袜子的,你是不是经常洗啊?”张傲秋问道。

紫陌闻言不满叫道:“你才是洗袜子的。你比我好么?你还不是三代弟子。”

“我是三代弟子不错,不过我可以代师收徒,你可以么?”

“这……。”

“这什么这,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啊?”

“不可以,怎么样?”

“啊,那就是说你在你师门的地位没有我在我师门的地位高啊。还有,像三代弟子师门一般都是进行保护的,就算是要下山修行,也是有高手护卫的,当然了,这得是三代核心弟子,有极大的修行潜力的,是不是?“

“这个……,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情况特殊,你也知道,要是我师门没有被毁的话,我出来行走江湖,那绝对是前呼后拥,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

而你却一个护卫都没有,而且越是大的门派,规矩越严,一般不允许三代弟子私自下山,你是三代弟子,又没有护卫,说明不是奉命下山,既不是奉命下山,你还满世界的转悠,说明你可以不遵守凌霄门的规矩,既然你可以不遵守师门规矩,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你只是凌霄门的弃徒。”

紫陌闻言,顿时怒道:“我……,你才是弃徒了,我是……。哎呀,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傲秋见了阴阴一笑道:“哟,还有隐情啊。哎,这做师兄的,师妹的终身大事,总要把把关啊,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师妹嫁给一个不交心的人啊。”

跟着突然扯着嗓子喊道:“阿漓啊……。”

紫陌一见吓了一大跳,急的连忙用手堵住张傲秋的嘴巴道:“好了,秋哥,秋大爷,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张傲秋却是不理,拖长声音说道:“可是……。”

紫陌见了,顿时苦着脸说道:“秋哥,秋大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恩啦,这还差不多,那以后谁是老大?”

紫陌见了一捏拳头,半响后又放下道:“你是,你是老大。”

张傲秋一看他那样“哟”了一声道:“还不服气?嗯,小陌子,给老大倒杯水来,老大我渴了。”

“凭什么我倒水?”

“阿漓啊……。”

“好好好,我倒,我倒。”紫陌提着一壶热水:“叫你喝水,我烫死你。”

“嗯,小陌子,我这肩膀有点酸啊,给揉揉?”

“我……。”

“阿漓啊……。”

“啊,这日子没法过了。”紫陌惨叫一声,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哼,你个小样,还收拾不了你了。”

张傲秋看了得意洋洋站起身来,哼着小曲洗澡去了。

第二天一早,紫陌找来了原料,给阿漓易容,易容术本是小道,但用到高深处,完全可以将一个人改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隐秘跟踪及逃命都能起到大作用。

紫陌显然是精于此道,还真是个中高手,按三人商量,将阿漓打扮成一个富态的中年女子。

张傲秋明明是站在旁边看着紫陌一手一脚地给阿漓易容,但全部完工后,阿漓的脸就摆在面前,但却完全不认识了,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中年女子,心里也是暗自佩服,对紫陌翘了翘大拇指。

为了避免以后有人盘查说漏了嘴,三人商议了一下,关于阿漓现在的身份编了个故事:阿漓装扮的这个富态中年女子,原本是跟丈夫在西北做生意,但在途中遇见马贼,在慌乱中丈夫跟自己分散了,两人以前计划就是要把生意转到南方,早就选好了临花城这个地方,等这笔生意做完就到临花城来定居的,在跟丈夫失散后自己先过来在这里买了房子等丈夫。

一来阿漓以前是做生意的,对生意这一套很熟悉,遇到盘查也能说个一二出来;二来,西北本多马贼,夫妇两人被马贼冲散,其他人也无从可查,当然了,一些细节还要好好想想,将故事补充完整。

易容完后,阿漓又换了身衣服,然后一个人在市面上开始询问,张傲秋跟紫陌两人跟在后面暗中保护。

阿漓按张傲秋的吩咐,专找靠河临街的房子问,转悠了三天,也是跑细了腿,终于在离离水岸边不远的一处相对偏僻的地方找到一家。

这家原来主人因儿子在外地做买卖,想搬过去跟儿子一起住,所以房子急于脱手。

阿漓拿出了买卖人的本事,几经讨价还价,终于以八百两银子的价格交易成功。

这是间小四合院,虽然不大,但在临花城这样的大城镇能以这样的价格买到,若不是原来主人急于脱手,是根本不可能的。

交易完成后,三人就兴高采烈地搬到了新家,当然了,张傲秋跟紫陌是从后墙翻进去的。

三人在四合院里转了转,共四间房子,一人一间,多出一间正好作为堆放杂物的储藏间。

阿漓又到市场上买了火锅料子及菜蔬,当天晚上,三人热热闹闹的大吃了一顿,庆祝终于在临花城落脚,算是成功地走出了计划中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