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三章 返转南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刚走几步,阿漓突然说道:“秋大哥、阿陌,你们先等我一下。”

紫陌耸了耸肩上的包裹,奇怪地问道:“阿漓,怎么了?”

阿漓也不说话,返身走到矿区边的一棵大树下,对着大树恭恭敬敬地跪下,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紫陌在旁边问道:“阿漓,你这是……?”

阿漓闻言答道:“阿陌,我爹就是让他们在这棵树上吊死的,我大哥跟二哥也是被他们折磨死的。”

声音就像冬寒后的池水,平静无波,但紫陌听在耳里,知道这是她内心的仇恨犹如火山一样,但是自己又柔弱无能,不能替亲人们报仇的那种心死如灰后的平静。

紫陌低着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一双手却紧紧捏成了拳头,顿时一阵“啪啪”得关节声响起。

张傲秋见状放下包裹,走到跟前柔声道:“阿漓,你不要难过了,这个仇我跟阿陌一定会替你报的。”

紫陌闻言狠狠地点点头,寒声道:“不错,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替你报,而且不光要报仇,老子还要十倍、百倍的收回利息。”

阿漓跪着身子转过身来,冲张傲秋一头磕下,泣声道:“阿漓替老父及两位兄长谢谢秋大哥。”

张傲秋见状慌忙将她一把扶起道:“阿漓,你不要这样。即使没有你的事,我也不会放过这些人,只是我们现在力量还很薄弱,只能从长计议,我们现在只能是化悲愤为动力,而不能悲伤得沉沦下去。”

阿漓望着张傲秋的眼睛,认真地点点头道:“秋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好了。”

回到地洞里,三人都是累的死去活来,张傲秋跟紫陌对望一眼,同时喘着气哈哈大笑起来。

特别是紫陌,心里更是爽翻了天,在他一个人的时候,本来只是一心想救出阿漓,可是阿漓还没有救出来,差点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后来虽然有张傲秋横空出世,主动帮忙,但心里对救出阿漓还是没有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毕竟双方实力相差太远了。

再后来张傲秋利用滚石,一箭制敌,六百多号天邪宗的人,包括好几个灵境高手,全部一网打尽,不仅为那些村民及阿漓报了大仇,现在还带回了这好几千块的阴阳石,这怎么不是一个“爽”字了得。

休息了一会,紫陌自带着阿漓到后洞去说话。

阿漓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借着做饭为由,摆脱紫陌纠缠。

紫陌只要阿漓在身边就心满意足了,也不以为意,喜滋滋地清理战利品去了。

张傲秋坐在原地,盘膝坐好,先内视一看,丹田里原来还是红蓝相间的气旋,现在已变成粘稠一片,咋一看,就像一块红蓝颜色的熔浆,融在一起了。

不过仔细观察,红蓝两种真气之间间隔还在,只是比以前要小的很多,已经是无限接近了,而且真气比以前变得更加凝实,凝实的似快要滴出水来。

紫陌在那山洞里说的没错,像张傲秋这样的境界,一次吸收两三块顶天了,但张傲秋天生是先天之体,冰火同源,这种体质千年难得一遇,丹田容量超出同境界的不是一个级数。

这还是张傲秋境界太低,丹田容量不大,要是修为到了玄境,估计真的可以将整个矿脉吸干。

现在体内的真气,就像水银一样在经脉里滚动,只要神识略微一动,真气自动流转,如臂使指,而且还有种连绵不绝,无穷无尽的感觉。

张傲秋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达到了地境初期往上,只是境界没到,没有破境而已,而一旦破境,就现在丹田里凝实的真气,一下子冲到地境中期也不足为奇。

过了一会,阿漓的饭菜已经做好,张傲秋也调息完毕,三个人坐在一起大吃起来。

张傲秋一边吃一边向紫陌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把阿漓先送回南山,然后再回来找你一起闯荡江湖。”紫陌毫不犹豫地说道,显然他心里早就有了这个想法。

阿漓在旁边犹豫了一下,轻声对紫陌说道:“阿陌,我们一起跟秋大哥闯荡江湖怎么样?”

紫陌听了却是大头连摇,断然地说道:“不行。行走江湖凶险丛丛,你一个女孩子,我怎么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风险了?”

阿漓听了紫陌的话,顿时感到一阵失望,整个人沉默下去。

张傲秋在旁边看了,哪还不明白,对紫陌骂道:“老子说你是个憨货,你还不乐意。人家阿漓是舍不得跟你分开,你还搞的像多伟大似的,真他妈是个不开窍的猪头。”

紫陌一听,惊喜地望向阿漓,只见阿漓羞红了脸,双手绞着衣角,低声问道:“阿漓,是这样的么?”

阿漓轻轻点了下头,脸却变得更红了。

紫陌只觉得心里一阵的巨大的幸福,就像天上掉下个硕大的馅饼,将他砸的迷迷糊糊的,转念一想,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于是大力一拍桌子,豪气万丈地道:“好,我们三人一起闯荡江湖,生死与共。”

张傲气没好气地望着紫陌道:“用这么大力做什么?吓老子一跳。”

紫陌捎捎头,呵呵傻笑起来,估计真是幸福的迷糊了。

张傲秋脸色一正,接着说道:“我曾听我一个朋友说过,七杀教、天邪宗及不净宗三派在江湖上向来同进同退,现在我们跟天邪宗干上了,而且不净宗曾经掳过我朋友,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们。

现在唯一没有接触的就是七杀教,但江湖上都这么说,这两件事后面一定有七杀教的影子。此仇不报枉为人。我想过了,这次我们出去,首要事情就要查明这三个门派的底子,然后等机会报仇。”

紫陌道:“你说的这三派同进同退的事不是传言,而是事实。

我听我师父说过,当年他们三派还没有完全崛起的时候,有一次天邪宗被其他门派围剿,七杀教及不净宗是打明了旗号支援天邪宗。

七杀教的暗杀,不净宗的毒,而天邪宗则是在外围打码头,而且这三派内部极为团结,从来没有听说因为什么原因而发生矛盾的。

所以其他门派对这三派任何一派都是敬而远之,因为得罪任何其中一派,就是得罪这三派,这样的后果不是那个单独门派能够承担的。

在这以前,天下江湖也是纷争不已,后来出了个厉天涯,将整个江湖收为一统。

厉天涯统一江湖时,修为已经达到化境巅峰,离破碎虚空只差临门一步。

此人不但功力高深,而且为人十分仗义,处事公平,当时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对厉天涯发自内心的恭顺,有什么事情都是按规定的程序办,如果有谁不按规矩办,那就等于是全天下的敌人,你可以想象厉天涯在当时的威望。

在厉天涯统治时期,江湖出现了上百年的和平共处的时代。

厉天涯是在五十年前羽化飞升的,等厉天涯飞升后,江湖渐渐又重新回到纷争不已地原状,而这三派则是趁势崛起,一举霸占了整个东南,从阴阳山脉的矿山看,估计他们的势力已经伸到了西北地界了。”

张傲秋听紫陌说完,眉头一皱道:“这么说,我们要对付的是一个庞然大物?”

紫陌“嗯”了一声答道:“不错,不过要在你说的’庞然大物’之前加上’超级’二字。”

“是这样啊。”张傲秋沉默片刻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他们铁板一块,我们也不是找不到盟友,路都是人走出来的。

我们在这里休整十天,在这十天里,紫陌你要加紧练功,这阴阳石能吸收多少就是多少,剩下的就留在这里,等以后出去找到住的地方,再一次性的搬过去。”

说完转头望向阿漓:“阿漓,你一个弱女子跟我们行走江湖,的确是有很多风险,我们两个的修为就现在来说还不够看得,也不一定对你照顾的那么周全。你……可愿意修行?”

阿漓哪不知道以后自己可能就是个累赘,但一想到要跟紫陌长期分离,真要去了南山,那时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就觉得惶恐不安,而且内心深处还想有一天自己亲手给家人报仇,现在听张傲秋这么一说,哪还不明白,连忙点头道:“秋大哥,我愿意,我吃的苦的,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想成为累赘,我要是能修行,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不要你跟阿陌为我担心,我可以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个勇敢的好姑娘,不用说那么多保证了。”张傲秋笑着说道:“我看过紫陌刀法,他的练功心法应该是不适合女子修炼,是不是,紫陌?”

紫陌老实地点头答道:“不错。我的功法是专走阳刚的,确实不适合女子修炼。”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接着对阿漓说道“嗯,但我刀宗心法讲究的是自然之道,谁都可以修炼。阿漓,我可以代师父收你为徒,你可愿入我无极刀宗门下?”

紫陌听了却是一脸震惊得问道:“你是无极刀宗弟子?”

“不错,你也听说了。我无极刀宗被人一夜灭门,就我一人逃身在外,师父生死不明,到目前为止,我只找到了我师叔一人,这还是他多年前就离开了刀宗才幸免于难。现在我刀宗就只有三人了,阿漓,你还愿意入我刀宗门下么?”

阿漓本有个美好的家庭,但却被天邪宗一夜毁了家园,父亲跟两位兄长都被折磨死去,一听之下,顿时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一种同仇敌忾的情绪从心底募得生起,“噗咚”一声,毫不犹豫地在张傲秋面前跪了下来,一脸决然地道:“弟子阿漓,愿意入刀宗门下,愿与刀宗共存亡,如若他日得遇仇人,必为师门报仇雪恨,哪怕身死道消也在所不惜。”

张傲秋站立不动,代师父受了阿漓跪拜之礼,然后虚扶一把道:“好,既然你有此心,我就代师收徒。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妹,等以后找到师父、师叔,再正式进行入门之礼。”

“是,师兄。”阿漓站起来垂首答道:“不过我以后还是叫你秋大哥好么?”

张傲秋闻言不以为意道:“这个只是名号的事情,随你好了。”

安抚阿漓坐下后,张傲秋接着说道:“他们三大门派按紫陌说的,既然已经雄霸整个东南,我想他们的重点地方应该在东南各大城镇,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各个击破。

因为就算是他们大本营在深山老林,总不能只呆在哪里啃树皮,虽然大本营是他们立命根本,但各大城镇才是他们的发展壮大的来源。

而且就算我们找到他们的大本营,以我们三个的力量想要将他们除掉,那跟送死没什么分别。

我就不相信他们霸占东南,整个东南江湖都听他们的,虽然现在表面上是这样,但我相信总还有内心不满的。我们也要在那里发展我们的盟友,壮大我们自己。”

“那我们到那里去?”紫陌问道。

“东南那座城镇最大?”

“临花城。”

“好,我们就先到临花城。现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以十日为期,过了十日后,我们打道临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