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章 江湖初见(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箱内少女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两道眉儿弯弯如柳叶,星目微闭,鼻子跟嘴小巧可人,娇嫩瓜子脸上肌肤吹弹可破,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梳在脑后。

张傲秋探手在少女鼻下,感到呼吸极为细微,是有若无。

“这下麻烦了。”张傲秋嘀咕着,这种情况对他来说还真是有点束手无策。

抬头看了看庙外的天色,现在已快二更天了,离三更天还有一个多时辰。

张傲秋先在常老大等人身上转了转,一会就在四人身上搜出了共计五百多两银票,心里一阵高兴,呵呵怪笑两声,这下赚大发了。

小心地将银票收好,回头正要抱着少女离开,突然想起常老大他们说要跟不净宗的仙姑在三更天交人,心里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留下来查探一番。

想了会,遂下定决心,帮人帮到底,看看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掳走一个这样的小姑娘。

前后瞄了瞄,又四周看了看,眼珠转了转,低声嘿嘿地阴笑两声,然后“嗖”地一下窜出庙门,忙了半个时辰后又退了回来,将箱内少女抱了起来,少女原来位置旁边露出两把短刃,估计是她的随身兵器,也顺手一把抄起,收到怀里。

破庙上方有几根横梁,横梁很宽,支撑着整个庙体结构,张傲秋看好位置,一个纵身跳到梁上。

将怀里的女子放下,找一块平整的位置,抹净梁上灰尘,然后再小心地把这睡美人安置好。

自己在旁边找一个隐秘而又能偷窥整个破庙的地方,运功收敛全身毛孔,防止气味外泄,慢慢地心跳缓慢下来,呼吸亦是若有如无。

无极刀宗的功法讲究自然之道,收敛生机,隐秘身形,正是这种功法的妙用。

张傲秋现在是人境初期,还达不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但控制心跳、血液流动速度及体味还是可以的。

而那位睡美人,张傲秋倒是不担心,他就卧在那少女旁边,若不是自己事先知道有人在那里,根本觉察不到。

刚伏好身子,运功完毕,破庙外传来破空声。

“咦,有血腥味。”

一个娇嫩的女子声音道。

“不好,快进去看看。”另一个女子说道,声音亦是悦耳好听。

顷刻间,四个身材苗条女子出现在破庙当中。

“是常老大他们。”先前的娇嫩声音急道。

一阵迅疾的脚步声传到张傲秋耳里,张傲秋眯着眼睛往下看去,只见四个妙龄女子正在破庙内四处游走,身法轻盈,不带丝毫声响,在这昏暗、闪烁的火把光线下,犹如四个幽灵一般,饶是张傲秋自己亲自杀人,身处这荒山野岭的破庙中,看到此情景,突然有种寒气直冒的感觉。

一盏茶功夫,四人在破庙中间聚合,显然是现场已经勘查完毕。

“按目前现场的情况,点子应该是朝庙门外去了。林师妹、向师妹,你们顺着脚印追查。”第二个声音道,显然是她们四人中的带头人。

“是。”又两个女声脆生生地答道。

“李师妹,这件事件你怎么看?”等林、向两人离开后,带头的女子问道。

“师姐,这件事很是蹊跷。我们坐船南来,一路极为小心,况且船上有姑姑坐镇,没有理由有人跟踪不被发现的。

我们找青龙帮负责这次转运,也是慎重考虑过的,青龙帮是当地有名地头蛇,在转运时,共在苗栏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抬相同的箱子出发,而且常老大他们虽然不是高手,但身手也不弱,是这四组当中最强的一组。

我实在是想不通会是谁能未卜先知,专找这组下手。”李师妹疑惑答道。

“嗯,我也是有点想不明白。常老大他们血液还是温热,显然动手是在片刻之前。有谁会在我们刚要接手的前一刻下**人,而且手法利落。这是不是有点警示的味道呢?”带头女子亦是疑惑说道。

两人正猜疑着,林、向两位女子掠了回来。

“师姐,我们顺着脚印追查过去,一直跟到离水岸边。这一路脚印极浅,有的还极为隐蔽。到了河岸边脚印才变得清晰起来,从河边的脚印看,点子应该是坐船离开了。”林师妹说道。

“李师妹,你马上通知七杀教的王师兄,让他以破庙为中心,在上下游十里位置进行封锁,彻底搜查来往船只。”带头师姐果断吩咐道。

“是,师姐。”李师妹应了一声,穿窗而出,瞬间远去。

“我们走,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我倒是要看看,看青龙帮老大怎么跟姑姑交代。”说着带头穿庙门掠出。

张傲秋等她们走远,又呆了一会,正要起身,忽然心生警兆,连忙又伏下身子藏好。

片刻之后,先前离开的三人回到庙里。

“师姐,庙前、庙后都没有人出入,点子应该是已经走了。”林师妹说道。

带头的师姐又在破庙里转了转,好半响才点头答道:“嗯,我们走吧。”三人飘出庙门,这次是真的远去了。

张傲秋伏在梁上可是半天不敢动弹,怕这些女人再来一次,又等了大半响,确认她们已经远走,才坐了起来。

“他奶奶的,真是狡猾。幸好少爷我机警!”张傲秋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道。

看了沉睡的少女一眼,心想还是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

抱起少女,跃下横梁,从破庙后门朝相反方向奔了出去。这处破庙本在城郊,地处荒凉,张傲秋抱着少女,又专找无人的地方走,所以也不惧别人看见,片刻来到山腰。

到了山腰,张傲秋找了处避风的位置,将怀中少女安置好。

在旁边又起了一堆篝火,坐在篝火边,想起刚刚那个女子说的什么七杀教王师兄在上下游十里位置封锁整个离水,这段水域船只来往如织,说封锁就封锁,看来这个七杀教的势力不是一般的大。

不对,等等,要想有这么大的动作,七杀教的本部应该就在左近,即使不是本部,至少也是一个很大的分舵。

张傲秋想到这里,心中一惊,跳起来迅速将篝火扑灭。

他猜的不错,七杀教本部正好也在这片连岭山脉之中,只是连岭山脉太过庞大,他现在所处山头与七杀教所处山谷还隔着好几座山罢了。

张傲秋看了看沉睡中的少女,叹了口气,此时已是深夜,寒气渐隆,山腰不知何时起了一层雾气,雾气流转,仿佛仙境一般。此处的雾气与莽山雾气一般无二,只是不知道师父他是否安好?

张傲秋站起身来,脱掉外衣,走到少女身边,将外衣轻轻披在少女身上,刚要转身离去,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回头借着月光再仔细一看,只见那少女正睁着眼定定地望着他。

那睁开的双眸,白如暖玉,黑若点漆,就像是两颗宝石镶嵌在眼眶里。即使只是借着月光,也能清清楚楚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