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二章 满载而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石本来就摇摇欲坠,全靠山藤拉住,现在山藤被一箭射断,而且箭矢巨大的撞击力,加剧了大石往下翻滚的速度,一时“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余耳。

大石往下飞快地滚动,一路飞沙走石,撞得根根林立的石柱往外直飞。

几条人影从山下破帐飞出,刚飞了一半,无数的石头携着巨大的冲击力直撞过来。

飞出人影纷纷双掌齐出,奈何这种撞击力,不要说灵境期的高手,就是玄境期的也是枉然。

过了好一会,轰隆声才慢慢停息下来,张傲秋跟紫陌两个大头冒了出来,咋舌不已,他们已经想到了场面会很壮观,没想到会这么波澜壮阔。

又呆了半个时辰,两人凝神细听了会,现场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来回走动奔波的声音。

紫陌咽了口口水道:“应该是结束了吧?”

“看看不就知道了。”张傲秋答道。

两人飞掠过去,原本空旷的一块空地,现在堆起了老高一堆像小山一样的石堆,石堆周边不时有**声音传了出来。

张傲秋还在原地转悠,紫陌早就奔了出去,突然一声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吓的张傲秋老大一跳,扭头望去,只见紫陌拿着刀一边砍一边骂着什么。

张傲秋连忙赶过去,一看之下,不由大惊失色,原来紫陌将那些重伤还没有死的青衣人个个手脚都斩成了两截。

张傲秋见了立即大吼一声道:“你在做什么?”

紫陌却是红着眼睛低吼道,声音像野兽一样咆哮道:“这些个王八蛋,我让他们用鞭子抽我阿漓,我让他们踢我阿漓,我要将他们全部手脚都斩掉。”

张傲秋一巴掌拍过去骂道:“你他妈的还有空在这里斩手脚,还不快去看看阿漓还在不在?”

这下提醒了紫陌,一时清醒了过来道:“也对啊,他妈的也不早说。”

说完头也不回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我……。”张傲秋被他一时憋的无语,待要大骂时,紫陌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低头看着那些疼得满地翻滚的青衣人,张傲秋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你们以前如此对人,没有想到现在报自己身上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青衣人绝望地望着张傲秋,眼神中带着一丝羞愧,一丝愤怒还有一丝祈求。

张傲秋见了叹息一声:“希望你们来生做个好人吧。”

手起刀落,将地上被紫陌斩断手脚的青衣人一一杀死,又在整个现场巡视了一遍,只要是没有断气的都补上一刀。

等这一切办妥以后,张傲秋快速返了回去,站在如小山似的石堆上,感叹地想:先前还生怕这砸下来的石头少了,现在却嫌这些个石头多了。

伸伸手,扭扭腰,做了下准备动作,开始搬石头。

搬了一会,紫陌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老远就扯着嗓子嚷道:“那些村民都跑光了,阿漓也不见了,我要去找她。你等我回来。”

张傲秋张嘴正要说要不要帮忙时,紫陌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张傲秋见了摇摇头说道:“真他妈的是个憨货。”

好大一会才终于掏出了一个缝隙,张傲秋从缝隙里钻了进去,一片红一片蓝的石头分成两堆码的整整齐齐。

“哇哈哈,银子啊,哈哈哈。”

张傲秋从地上左手抓起阳石,右手抓起阴石,正要凑到眼前仔细打量,突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体内红蓝旋转的气旋像闻到腥的猫一样,自己“唰”的窜了出来,红蓝交缠的真气,在后背处一分为二,分别向阴石跟阳石缠去,一阵猛吸,还没等张傲秋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时,手上的两块石头已经变成一堆粉末。

张傲秋看了一愣,不由喃喃自语道:“咦,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跟着从地上又一样抓起一块石头试了试,情况跟刚才一样。

张傲秋似乎都能感觉到体内真气欢快流动声,这时候哪还不明白,连忙盘膝坐在两个石堆中间,左手放在阳石上,右手放在阴石上。

刚刚放好,突然体内红蓝气旋“蓬”的一下,好像煮沸的汽水一样,争先恐后地望手臂上缠去,开始还是一缕,后来变成一股一股,像一片光网一样缠绕过去,瞬间笼罩了整个石堆,只不过是左边是红色光网,右边是蓝色光网。

张傲秋见好像完全没自己什么事,遂自个自的打坐冥想起来,同样还是紧守灵台一片清明,至于吸收阴阳石的能量的事情,则是不闻不问,干脆做起了甩手掌柜。

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听见外面有声音叫他,遂从冥想中醒了过来,应了一声,左右一打量,自个吓了一大跳,刚才还是满满的两堆石头,现在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只剩下两堆的石粉了。

紫陌听到声音也钻了进来,兴奋地叫道:“我找到阿漓了,我找到阿漓了!”

看到张傲秋呆呆的表情,这才四周一看:“咦,那些阴阳石了?”

张傲秋拍了拍肚皮,紫陌一看惊讶道:“你全吸收了?”

“嗯啊。”

“不对啊,按理说,以你现在的修行境界,最多两三块就足够了,怎么可能这么多都能吸收了?”

接着忽然清醒过来,冲张傲秋大叫道:“你他妈的都吸光了,也不想着跟我留点?”

张傲秋一个白眼翻过去:“瞧你那点出息,这点算什么,那不是还有两个矿山么?还不够你爽的?”

“对啊,也是哦。他妈的,快走快走,把那些矿全挖光,让那些王八蛋什么都得不到。”

张傲秋跟着钻了出来,远远看到前面站着一个衣衫褴褛,身材消瘦的少女。

走的近了,紫陌在一旁笑眯眯地柔声对那女子说道:“阿漓,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张傲秋。”

然后转头对张傲秋说:“那,这就是阿漓了。”

前后完全两种嘴脸。

张傲秋见了不满得说道:“什么态度,什么态度?真是的。”

然后转过头笑眯眯地望着阿漓道:“阿漓姑娘,我叫张傲秋。”

阿漓对着张傲秋福了一福,轻声道:“这一路来,我听阿陌提起过秋大哥。小妹谢谢秋大哥救命之恩。”

“没事没事,不用多礼。”张傲秋虚扶了一下,转头对紫陌说道:“看看,看看,人家阿漓姑娘多有礼貌,你就整个是一粗胚。”

“你还好意思说。”紫陌大叫道:“这么多的阴阳石,你就一个人独吞了,哼,哼哼。”

“我不是说了跟你采矿的么?”

紫陌却是一头怒火,气呼呼地说道:“哼,那矿要是这么好采,还用的着这么多人。你就是想打发我,你今天要是不给我采个百八十块的,我他妈的……,哼,我跟你没完我。”

张傲秋看了没好气地说道:“你看你那德行,整个一土包子。”

先前体内真气能自动吸收阴阳石,让他对采这个矿信心满满,不然也不会自己答应紫陌采矿的事。

也不多话,带头向矿山奔去,先去的是阳山矿脉,走的近了,才发现这里已经被挖了一个很大的矿坑,深达数十丈。

张傲秋怕紫陌再啰嗦,拔出星月刀,走到矿壁前,真气一转,红蓝交缠的真气顺着手臂往刀身涌去,刹那间内红外蓝的刀芒吐出,以前只有一尺的刀芒,现在变成了两尺长度。

张傲秋见状,知道是刚才吸收阴阳石后功力再有突破,不由心中大喜,将刀往矿壁上一搅,硕大块矿石就挖了出来,就像刀切豆腐一样,毫不费力。

紫陌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张傲秋望着紫陌:“怎样?”

紫陌喜滋滋地冲张傲秋竖了下大拇指道:“秋哥,秋大爷,还是您厉害。”

“变脸还真快,还不快搬出去。”

“哎,马上搬,马上搬。哈哈,这下可赚大发了。”

张傲秋运刀如飞,两三个时辰后就挖了好几千块矿石,然后又跑到阴山矿里,呼呼地又是好几千块,把紫陌累的趴在石头上狂喘。

“怎么样,够了么?”

紫陌看着满地的阴阳石,喘着气幸福道:“不够,不够。但是老子实在是搬不动了。”

“先把这些原石剥出来再说。现在已经是上午了,再呆下去,时间长了,天邪宗收到消息就麻烦了。”

紫陌听了,打了个激灵:“也对。”

不过马上苦着脸说道:“这么多,怎么剥的完啊。”

张傲秋一听,沉吟一下,阴阴一笑道:“这样啊。这样吧,我们各剥各的,谁剥的归谁,怎样?”

“不行。”紫陌张开手臂抱着石堆:“你他妈那么变态,要是那样,估计你都剥完了,老子才剥十几块。”

“那……。”

紫陌一个白眼,懒得再理他,抽出长刀苦干起来。

张傲秋笑了笑,心里骂道:“个憨货。”

然后抽刀又往矿区跑去,刚才挖矿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体内真气对这矿脉的饥渴,还是死死压制,才先采了矿石,现在矿石采完了,再也按耐不住了。

到了矿区,张傲秋真气一转,刀芒吐出,往矿壁上一插,整个刀身都插了进去,只留下刀柄。

“轰”的一声。

体内真气疯狂地往外涌去,只见一股肉眼可见的红色光流往张傲秋手臂上涌去,连绵不绝。

过了好一会,张傲秋渐渐地感到体内红蓝气旋平衡快到临界状态,眼看就要打破极限了,连忙抽出刀往阴山矿脉赶去。

紫陌在石堆上剥得正欢,看着张傲秋一会像蒸熟了的螃蟹,一会又像阴蓝蓝打摆子的病人,心里感到奇怪,担心了一会,见他每次都能没事出来,也就不再管他。

这样几个来回,张傲秋感到矿脉里好像再也吸收不到什么东西,才放了手,走了出来,果然紫陌才剥了十几块,这还是阿漓在旁边帮忙后的结果,走到旁边:“怎么这么慢?”

紫陌闻言没好气地说道,嘴里喘着粗气道:“你问个毛啊,还不快点帮忙?”

“闪边去。就你那熊样。”张傲秋往地上一坐:“紫陌你负责把原石搬过来,阿漓,你负责把我剥好的石头分堆码好。”

说完掏出贴身短刀,抓起身边一块原石,真气一转,下刀如飞,像削萝卜似的一会就剥出一颗。

紫陌看得目瞪口呆,摇了摇头,苦笑一下,也是见怪不怪了,一声不吭,老老实实搬石头去了。

只是张傲秋剥石头的速度太快了,有时候甚至紫陌还没搬过来,张傲秋已经在哪里等着了。

“你快点行不行?还没动两下就像死狗一样。”

紫陌大怒道:“那你来搬试试。”

“也行,那你来剥石头。”

“你……我……”紫陌憋红了脸,还真像蒸熟了的螃蟹。

阿漓在旁边看着像斗鸡的两人,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不跟他一般见识。”紫陌嘟囔道,愤愤地转身又去搬石头,但在心里早将张傲秋骂的个狗血淋头。

好不容易干完了,张傲秋到那边收了两个帐篷过来,“哗”的一下撕开,做成了两个包裹,麻利地将阴阳石装在了包裹内。

“这个归你。”张傲秋指着一小包石头道。

“这还差不多。”紫陌笑道。

张傲秋懒得理他,一脚踢过去:“还不快走?”

说完跟阿漓打声招呼,带着阿漓先一步离开。

紫陌见了一咕噜爬了起来,扛起包裹跟在后面往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