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一章 一箭建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四天后的晚上,等到天色插黑,两人偷偷摸到紫陌说的后山山顶,山顶成斜坡状,坡式并不算陡峭,成一个外拱的弧形,就像人的手掌自然弯曲后的样子。

整个后山果然如紫陌所说,一个人都没有。

张傲秋附在隐蔽的位置伸头四周打量了一番,在这山顶斜坡上,林林立立的站立着有好多根石柱,每根石柱均有一人多高,大概有人腰般粗细。

张傲秋看了疑惑不已,指着这些石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紫陌闻言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是风吹雨淋的,被剥离出来的吧?”

顿了顿,紫陌指着山顶一个硕大的石头说道:“我那段时间就藏在哪里。”

张傲秋顺着紫陌的手望过去,这个石头跟这些石柱一样,也是孤零零一个立在山上。

张傲秋伸手到紫陌腰际,轻轻抽出大刀,掂了掂,紫陌见状低声问道:“你做什么?”

“试试这些石柱的硬度。”

“那……你怎么不用你的刀?”

“啊,我的刀金贵些。”

紫陌闻言一脸的鄙视跟不相信,撇撇嘴道:“你的刀金贵?你知道我这刀打出来花了多少银子么?切,说出来都要吓死你。”

张傲秋却是不以为意地说道:“花的银子多就金贵了?个土包子。你又知道我这刀怎么来的么?”

紫陌听了不服气地问道:“怎么来的,还不是炉子里打出来的,真是的。”

张傲秋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你说对了,确实是从炉子里打出来的,不过我这刀可是我自己亲手打造的。”

“这个……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有了,你这就是后妈带来的,我这可是亲生的。”

张傲秋说完不再理他,举起大刀一刀劈了下去,这刀使的是阴劲,悄无声息地将面前一块石头劈开。

张傲秋看了看地上分出两半的石头,嘀咕道:“不是很硬啊。”

说着又是一刀,感觉跟跟刚才差不多。

正要劈第三刀时,紫陌一把抓住他的手,哭丧着脸道:“大哥,大爷,不能再劈了。”

“怎么了?”张傲秋扭头问道。

“再劈的话,刀口会崩的。”

“这关我什么事?”

“可这关我的事啊,这可是我的刀。”

张傲秋看了一撇嘴,将手中刀一把丢了过去道:“小气鬼,劈两块石头都舍不得,还你还你。”

紫陌连忙接着,心疼的看着刀锋,肉疼不已。

张傲秋捡起刚刚劈开的石头,又到最顶上那块大石头四周看了看。

半响后,张傲秋突然一拍大腿道:“我有了。”

紫陌一听吓了一大跳,连声道:“你有了?我靠,你是个男人咧,这……这可不关我的事。”

张傲秋冲他翻了老大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老子是说我有办法了,你他妈的憨货,想什么了?”

紫陌“哎”了一声不满道:“这能怪我么?哪叫你话不说全的。”

张傲秋却是懒得理他,自顾自地爬到最顶上那块硕大的石头旁,上下左右比量了一番。

看了一会,张傲秋回头对紫陌吩咐道:“你去采些山藤来,尽量要粗壮些的,每三根拧成一股,越长越好。”

紫陌闻言不由疑惑地问道:“你要山藤做什么?”

张傲秋不耐烦地说道:“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搞快点,等一会就要天亮了。”

紫陌嘀嘀咕咕地去后,张傲秋趴下身子,在这块石头靠斜坡的地方开始挖了起来。

挖到一半的时候,紫陌回来了,背上背了一大捆山藤,堆得老高,亏得他长的粗壮,不然这么大捆山藤真要把人压趴下。

张傲秋见了低声问道:“怎么要这么长时间?”

“不是你说要三根拧成一股的么?这可是技术活,亏得我是山里出来的高手猎户,不然天亮都搞不完。”

张傲秋也不答话,将成捆的山藤摆顺,麻利在前面打了个接头。

紫陌看他打结的手法意外说道:“咦,同行啊。”

“还不快来帮忙,就你废话多。”

两人将打好结的山藤套在石头上,张傲秋把另一头拉直,一直顺到远处的一颗大树上,然后将山藤紧紧绑在树身上。

然后返回来继续掏,掏了一段时间,石头下大半基本上掏空,山藤开始吃力,越绷越紧。

紫陌在旁边看的手心直冒汗,连声说道:“可以了,不要再挖了,再挖就要断了。”

张傲秋爬了出来,用刀背敲敲山藤,试了试山藤的松紧,然后又趴下继续掏,过了一会,山藤开始发出“吱吱”的轻微的响声。

紫陌见了,在外面焦急地低声叫道:“不能再挖了,真的可以了。”

张傲秋爬了出来,又用刀背敲了敲山藤,好以整暇地说道:“应该可以了。”

然后鄙视地看了下紫陌:“就你这小胆,不知道是怎么闯江湖的。”

紫陌一听,顿时气得大骂了起来:“我靠,你他妈这说的是人话么你?我这不是担心你吗?真是不识好人心,整个就是个倒毛的驴。”

张傲秋望着上蹿下跳的紫陌,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有完没完,像个娘们。还不快点帮忙。”

紫陌闻言顿时气鼓鼓地大怒道:“你丫的,我、我……,算了,要不是现在正事要紧,我跟你没完我,我以后再跟你算账。”

两人用一些虚土将掏空的洞掩盖起来,又在四周做好了各种伪装。

“将剩下的山藤盖在石头上,做得像自然生长缠上去的样子,高手猎户。”

紫陌一个白眼,懒得理他,自顾自地干了起来。

紫陌边干边问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你怎么斩断山藤了?不会是站在这里用刀砍吧?”

张傲秋闻言拍了拍插在背上的铁胎弓,紫陌一见顿时眼睛都亮了。

在阳山矿区外,一群老人跟女人围坐在一起,将开采出来的阳石矿剥离出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跟一个蓬头垢面,满脸是灰的少女紧挨着坐在一起。

老者一边小心的挥动着手中的铁锤,一边低声对身边的少女问道:“阿漓,我让你打听你大哥跟你二哥的消息,现在有下落了么?”

少女闻言不自觉地一震,手里的锤子停了下来,低着头不敢回话。

老者等了一会见少女没有回话,催促道:“阿漓,爹问你话了,你到底打听到他们的消息没有?”

阿漓低着头依旧不说话,只是两个瘦弱的肩膀开始无声的耸动。

老者一看她那样子,心里一惊,一把抓住阿漓的肩膀,急切地问道:“阿漓,他们……,他们怎么了?”

阿漓抽泣着小声答道:“爹,大哥跟二哥,他们……,他们已经死了。”

老者闻言嘶声道:“什么?你说什么?”

右手无意识地从上往下挥去,带着手中的铁锤“砰”地一声砸在了刚剥离了大半的阳石上,顿时将那颗阳山一锤砸成了两半。

老者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突然感到背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接着后腰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扑了出去。

一个青衣人大踏步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大骂道:“个老东西,你妈的会不会做事,居然将这么好的一颗石头砸成两半,你他妈的,老子抽死你。”

老者脸朝下匍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翻身,后背又着了好几鞭。

阿漓一看大急,刚要爬起来往老者那里冲,旁边两个女子一把将她拉住,其中一个用自己身子将阿漓紧紧地压在身下,另一个则死死地捂住她嘴。

身上的那个女子低声急道:“阿漓,你不能去,你爹是完了,你要是去了,你一个女孩子,会死得更惨的。”

阿漓眼睛望着躺在地上老者,脑袋用力的摇动着,全身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后面的女子道:“阿漓,你不要动了,你要是再动,他们会连我们也不放过的。”

阿漓听了一怔,身子一下安静下来,只是眼角的泪水无声地往下流出。

老者想起自己两个儿子,可能也是这样让这些人给打死的,心里不由一阵悲凉,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突然一骨碌得爬了起来,撕喊着,不管不顾地往那青衣人冲去。

那青衣人没想到这半死的老头还能反抗,一时没回过神来,被老者一把拦腰抱住,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旁边两个青衣人看见了,立马赶过来,抓着老者的左右肩头,用力一拉,老者感到一股大力从两个肩膀传来,将自己往后一扯,拦腰抱着的手臂不由自主地松开,接着就是腾云驾雾般飞到高空,“砰”得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两个青衣人将老者从地上架了起来,先前那个青衣人犹自不解气,挥着鞭子对着老者又是一顿猛抽。

抽完了以后,转过身来,对着坐在地上的老人跟女人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这些懒猪,都跟老子听好了,今天已经是五号了,要是你们到月中交不出足额的矿石,你们每个人都会跟这个老不死的一样。”

说完回头对另两个青衣人吩咐道:“他妈的,把这个老不死的给老子吊起来,居然还敢反抗,老子就让他好好的给这些矿工做个榜样,他妈的。”

以后的时间,张傲秋跟紫陌一边交流,一边修炼,时不时的出来转转,远远地查探形势。

张傲秋还抽空到以前救紫陌的地方收了几支还算完后的箭矢。

一晃半月过去了,这天晚上,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站在另一处山头,紫陌指着远处的灯火:“你看。”

张傲秋早就看到了在他们布陷阱的山下灯火比前两天多了不少,显然是后批接收的人来了,但依然静悄悄的,显得纪律严明。

张傲秋见了扭头问道:“今天几号了?”

紫陌一边往外观望一边答道:“十八了。”

“我们十五的时候过来看过一次,他们还没有到。我们有三天没有过来,就按他们是十六那天到的算起,按你以前观察的,全部将原石剥离出来要到什么时候?”

紫陌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然后答道:“应该在二十八、九就可以了。”

“原石一剥离完,这些接收的人是不是马上就会离开?”

“不会,通常他们会休息一天,到第二天一大早走。”

“是这样啊。”张傲秋沉默起来,过了一会说道:“为了保险起见,二十八、九这两天我们就在这里蹲守。”

紫陌点点头,赞同道:“嗯,这个法子好。”

到了二十九的晚上,一直“叮叮”直响的工地终于静了下来。

紫陌凑过来小声说道:“应该是今天全部将原石剥离完的。”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么他们明天一大早就会离开了,下手就在今天晚上。”

“什么时候动手?”

“当然是等他们睡着了。现在还不到一更天,四更天的时候再下手。你守夜,我先去睡会。”

紫陌一听立即叫道:“怎么不是你守夜啊?”

张傲秋摇头晃脑道:“啊,也可以。不过等下射出的那箭就麻烦你这个高手猎户了。”

紫陌张大嘴巴,一句话给噎在喉头里,憋了半天,不满地嘀咕道:“不就是有个破铁弓么?神气个毛。”

四更天一到,紫陌很尽职的将张傲秋唤了起来。

张傲秋伸了伸懒腰,又揉了揉脖子,懒洋洋地走了过来。

紫陌见了,心里一阵恶寒,心里鄙视不已道:“德行。”

张傲秋看紫陌的表情,心里是一个爽啊,呵呵一笑道:“小陌子,闪一边去,今天晚上哥哥让你看看什么是高手猎户。”

说完凝神静气的调息了片刻,又仔细听了听远处的动静,见没有什么异动,张傲秋这才爬到预先选好的地点,缓缓地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来。

搭箭,拉弓,体内真气高速流转起来,功聚双目,远处的目标越来越清晰。

半响过后,拉弓的手一松,箭矢高速飞出,瞬间射在捆绑大石的山藤上,将山藤一箭射为两段,同时发出“叮”的一声撞击声。

“什么人?”顿时周围有大喝声响起。

山顶果然有暗桩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