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7章 花火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既然楚离无法获得自由,而另外两个母亲也并没有真正的得到最佳补偿,这对双方而言只能……怎么说呢?不是一个好结果,但是如果您们能够权衡利弊而愿意奉献隐灵宿身,那不仅楚离可以出去,另外俩个母亲也可以得有所偿,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不会留这两个隐灵宿身在这里很久,因为这只是权宜之计。

众位女孩听完琴锦说的话,都默不哼声。半响,姚清湛突然发话:“请问您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中有两个暂时牺牲自己而接受您那位女儿的魂魄,那楚离一辈子就只是楚离,再也变化不回去伤尊离了是这样吗?”

琴锦的眼神划出一点星光透着喜悦:“对,凸显出幻雾图腾,必须有七魂女凝结其强大的灵魄之力,如果缺少一个的话。楚离永远都是楚离,永远都是魔尊子。”

姚清湛低头微想了一个:“好,我同意。”

“啊!清湛!”

“湛儿!你…”

“我明白湛儿的意思,她想成全我们大家,好,我也同意。”仓云海也走出来。

“可是我不明白,隐灵宿身有男女之别,死亡的是一儿一女,我们一个就好,那一个隐灵宿身呢?”黄凌儿带着怀疑问出大家心里的话。

“其实我这样跟您们说吧!隐灵宿身最大的功用就是使其灵魂强大,那时候,我将会寻找凤檀林外的翎鸟,将儿女们的灵魂吸出来。这样您们就可以回到楚离身边,这样一来,您们也不损伤什么?也算是我报答了小寒的恩情。二来,我妹妹们的儿女也可以回到他们母亲身边。只是换了副皮囊而已。这样大家岂不是都安好!”

琴锦的话让大家觉得这个主意都还不错,要不然楚离不回去,等于她们统统没老公了。

“那要多长时间?几千年?”

“用不了,到时个我会带他们回到天界,那里灵彩精气充沛,再加上您们隐灵之体的作用,我想会很快。”琴锦安慰着七个女孩。

“那我们岂不是不能一起结婚了吗?”雪仪一下变得很沮丧。

“都是楚离这个害人精啊,想小寒以前骂他,我还不乐意现在想想他可真是个闯祸精,凭什么他杀人让我们这些当老婆的给他顶着。看他还有闲情游山逛水。更可恶的是我们还不能让他知道。”

妙若儿想着心里不舒服,一下子扯开了一向都不太温柔的嗓门,看着楚离的后背就是一阵牢骚满腹。

“当然不能让他知道了。他是男人吗?肯定不会让我们当老婆的替他受委屈,到时候又是一场流血乱打,还不如这个好。毕竟杀了人家的孩子,是要做出赔偿的……”美玦摸着自己微微凸起来的小肚子,满脸的愧疚,将来不久就要当妈妈的她,更能比别个女孩知道当母亲的失去孩子的痛苦,既然有这种方法为什么要拒绝呢?

“当然不能让你做出赔偿了,你有孩子了吗?这样吧!小寒妈妈,您又不愿意说出您的正神身份,那我们只要称呼您小寒妈妈了。

我和云海的功力修为最高还是我们俩个吧!这样也能节约很多时间呢!”妙若儿回头看看清湛,走过去亲呢的搂着她说:“湛儿,你就不必了,你是数千年的凡人体,不及我和云海是千万年以上的修炼体。你还是在家里帮我们好好看着这个祸害精丈夫。让他少惹事多干活。

“干什么活?”黄凌儿羞涩的问。

“你说干什么活?反正我和云海回来了你们就不许和我们争了,我们可是大大的功臣。知道吖!”

………………凌晨时分,山野一片萧寒。

楚离从山上回来,虽然不明原因但看着妙若儿和仓云海执意要留在凤檀林,怎么问都不说什么理由。心里很奇怪。

焰天宫内。

几位夫人和火凰看见 冰雪聪明天姿国色的两位美女愿意给自己的孩儿当宿身,当然也很满意。又听琴锦说要带她们俩个上天界尽快让孩儿的灵魂变得强大,这样就可以脱离隐灵之体,重回翎凤的身体。这样一来依然是凤之子。而且修为比以前更高。这怎么说呢?是因祸得福吗?

大家都以为好端端的事就这么了啦。可是祸起萧墙。凤侍病伤睡在宫中,居然没有一个夫人去看望她,倒不是夫人们约定了,而是大家所关心的事情比她的伤情更重要而已。再者当谎言被揭穿时,造谣者往往会被大家所唾弃……

……五个女孩齐齐看着楚离心痛而内疚的眼神时,心里就明白了是哪儿多嘴的走漏了消息。

“不要打架了,你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这种方法解决是最好的。小离,我们回家吧!”美玦拉着楚离的手,要他和大家一块儿回去。楚离却爱怜的推开美玦。

“我要找她们回来。”

看着楚离离去的背影,五个女孩都在后面跟着。

焰天宫内。金饰雕镂,宝石镶嵌。

可是当楚离的眼睛与若儿和云海相对时。已经找不到昔时的柔情,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虽然是换了副皮囊,可是灵魂依然是那对王子和公主的灵魂意识。然而,若儿及云海的本体魂魄已经被红鸾神君所封禁在体内。面见楚离再一次来到他们的面前,他们吓得要死,刚刚还在为复活而感到高兴,可是……他们可不想再死第二次。

“为什么要这样?”楚离怒瞪琴锦。

“我们只想活着,我们没想要她们,等我们的灵魂壮大之后,若儿姐姐就会回去。求你别杀我们,我们再错也已经死过一次了。”五公主蓝沁薇慌忙的躲在火凰背后,泪水从她那对美丽如宝石一样的眼睛中流下。她说的话正是刚才听了琴锦跟父王母后们说的话。

“你想活?你知道不知道我用了多长的时间,我失去了多少才能和她们走到一起。你们出来,我随便去捉两个人过来给你们当宿身,你们不是一样能活吗?滚出来。”

楚离激动而愤怒咆哮的声音让整个宫殿都为之颤抖。

一股骄炙的火焰朝楚离迎面袭去:“楚离,出来不要伤了无辜。”

快如闪电般楚离追了出去,半天空中,紫红的火焰如同天降暴雨般向楚离淋漓落下。

“进来,不要出去危险!”琴锦一把拉住就要往外冲的林瑾等五个女生,她们和火凰诸位夫人们全都站在宽大的走廊下仰头望着天空。不见俩人,只见俩团花影时而搅在一起,时而分离开来。周围的空气呈一片透明的火色,就像是霞光满天的美景,但这景色虽美却无一不透着危险。杀气越越升高。

“楚离,话已经跟你说清楚,没有想到你还是这么蛮横,你当真以为我火凰怕了你不成吗?今天就让你好好的见识见识什么是厉害。”

“呸!你特玛的要是真厉害就不会请一个女人回来。你什么东西抛妻弃女,好老婆被你踹,坏老婆怀里抱,你简直就是无耻。老子可不像你这么无情无义无脸无皮又无相。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就是你的那的坏老婆,那只被我拨光毛的宝贝女儿的亲妈亲自来找我,告诉我。说你没本事,没能耐,说你……”

火凰听着楚离有一句没一句的乱扯乱编,加上内心的愧疚及男人的自尊,被楚离几乎气的是头冒青烟,脚底打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气得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疯狂的将所有的能杀死楚离的招式统统使出来。………

一时间天空之中一片熣灿花火五颜六色,看着异常漂亮的每一朵花火其实都蕴藏着无限杀机,如果落在凡人的城市足以烧没一条街,这些花火都不是普通的火焰,全部都凝聚了火凰千万年的修为。

妈的,他这是发疯了呀!完全不把老子当恩人看,老子可是教了他女儿的恩人呀,杀了他两个不成器的儿女有个屁关系,十个比不上小寒半根头发。

楚离清凛的长啸一声,从胸口传出几股阴寒至极的气浪朝那些盛开的焰火卷袭过去。

“哧!………”

“卟!………”

极阴的寒流与骄炙的焰火无数次的碰撞整个天空都完全变了颜色嫩青,烟冷的紫,明亮的红,暗沉的灰,温暖的黄数十种不同的色彩让这一区域的天空美到无法用语言来描绘,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世话常说怒到极点易自损。

楚离明白这一点,所以准备继续激怒他,这样胜他就容易多了,否则这样打下去不知道要打到何年何月,想想上次与莫珂耶男打都难分胜负,而莫珂耶男还尊称他为兄长,那他的修为必在莫珂耶男之上,而且又是纯阳真火,如果真与自己硬拼很有可能两败俱伤,虽然自己有内外防御可是他的灵力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楚离一边细想一边小心谨慎的与火凰拼招。

楚离嬉皮笑脸的继续跟火凰扯淡:“其实你也用不着这么生气,女人吗?都小家子气,反正你已经爱她几万年了,现在瞅着人多,在抽琴锦几个大嘴巴子不就是把你的凤侍夫人哄好了吗?男人吗!在老婆面前打别的女人也是一种对老婆的尊重,尤其是打其她的夫人,再说你又不是没打过。”其实火凰还真没打过女人,即使当初对琴锦的误会深到极致时,也是冷战。可是今天却听见楚离这么诬陷自己。当真是气上加气,快要爆炸了。打老婆的男人是火凰最鄙视的。

但是楚离依然还在滔滔不绝中乱说一通。殊不知道怀中的驰梦塔里,小寒听见了所有,此时也是又气又恨又急,恨不得出来撕了楚离的一张臭嘴。谁叫他这么侮辱自己的父王。只可惜不知道出来的方法而在塔内干着急。

“凤侍的确跟我说了你的很多坏话,比如说,你不爱琴锦只爱她,她只一句话,琴锦就不敢回家,你一瞪眼琴锦就要滚蛋,她说你在她面前就是个懦夫,根本就不能和我相提并论,当然我也这知道凤侍是不会爱上我的。呵呵………”

“楚离,你去死吧!”黑,蓝,绿,黄,红五种颜色形状犹如同一朵巨大的凤翎熊熊燃烧着紫焰,火凰一气之下不要命的使出‘骄天焚罡’将胸中所有的怒气以及巨大的灵力修为统统融合进这朵‘骄天焚罡’之中,血红的眼神怒瞪楚离。巨大的火球像一座小山朝楚离当头压下。

楚离见他喊出这句话时就深觉不妙,猛吸一口星灵之气,唤醒内心的碧蓝色噬火灵对着那团奔射自己而来的‘骄天焚罡’吐出去。

噬火灵乃是天地间最阴寒最幽冷,最居有无数水分子融性的灵珠。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焰天宫整个灵气氛围被震散,皇宫大面积地板炸裂,花园及假山部分坍塌……焰天宫门前的湖水如同抛物般泼向皇宫宫顶。

大面积的天空顿时被铺上一层火红镶紫霞的毯子。大片的星雨花火从天空中坠落烧着了地上的房屋及田园,凤檀林内外一团糟乱。楚离打开周身内外两层防御。去看不见火凰的踪迹,刚才那一震天灭地的巨响中,楚离只看见一抹极其清灵绿透的光波直冲云霄向火凰缠绕而去。……火凰……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