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5章 憣醒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白雪看见楚离家里所有的人,大多是男俊女靓,只有一个老人名唐兴龙,看上去和蔼可亲。听楚离说是舅舅高天虎的朋友是位医生,妙身回春医好过很多人自已开的诊所。

吃饭的时候,杨白雪发现楚离胸前佩戴的小凤凰坠子不见了。心中不由一阵窃喜,原来他也有取下来的时候。又想到琳儿姐弟俩个在歌舞厅见过自己,想着如果在人家家里拿,肯定会怀疑到我头上。再者这一家人看上去个个都好厉害的样子。还是先把他们的底细和背景弄清楚了再说。我何必为了吴总担这个风险。

正当杨白雪计算着怎么样来处理事情才更划算的时候,殊不知道这屋里的人已经将她的心计看得了如指掌。

琳儿看看楚离,见他没有哼声,又看看小仓,小仓对她摇摇头。她坐着吃了几口饭就站起身来走到电话机旁,低声给葛宇琪打了个电话。一个小时后,葛宇琪来到楚离家,跟杨白雪打了个招呼就出后门走到庭园的亭子里去看新买的观赏鱼。

杨白雪吃完饭就洗了个澡,本想披散着头发,可是想想琳儿说在歌舞厅里见到自己的事情。又拿起梳子将发线一分,梳了两个高高的马尾辩,穿了一条乳白色蕾丝V字领蛋糕裙,清清爽爽的走下楼朝着葛宇琪所有的方向走去。

没注意琳儿在后面站着以睥睨的眼神看着她的一切动作。

庭园不算小也不算大,像个小花园,有亭,穿插别墅而过的人工小河,还有一座青石板的拱桥,两边种植着几棵梧桐,愧树,玉兰,石榴等及小片的竹子及两个回廊,还有几十盆名贵花草。宇琪的位置就是庭园边处一方安静的角落里,那儿有一个容纳三人的小亭子。

他坐在那儿看着亭子外面的小池塘里的来回游荡的小金鱼多达三十多个品种。池塘里种植着荷花,菖蒲,紫色的菱花星星点点缀满池塘边缘有河面,这是雪仪喜欢的植物开着紫色的小花,夏秋季的时候就结果实弯弯的菱角。夜晚坐在这儿静谧而舒适闻着清香赏着月色。

此时正值盛夏,夜色迟迟不归,倒是满天的彩霞在暴雨之后染得天空分外美丽倒影在这不足两百平米的小池塘内,一片金红。

“宇琪。”杨白雪走近葛宇琪身边从他的手里拿过鱼食洒进池塘。纤手轻扬手中的鱼食纷纷扬扬的洒进池塘引得一群鱼儿张着嘴巴群蜂争抢。

“嗯!”宇琪轻轻的答应了一声,摆了个很舒适的坐姿等着她的主题内容。

杨白雪低着头仔细的看着葛宇琪,这可是学校风传甚久的花花公子,以前她没有进琼都大学时就时常听人说琼都大学有那些俊男富仔,美女公主等等。因为这次机缘让她—杨白雪重新踏入曾经一度擦肩而过的琼都大学,见到了传闻中的学弟学妹们,不由的非常感叹事世造化弄人。明明是一个时代的人却偏偏如同进入两个互不相干的圈子。

“我听楚离说你是他师兄的弟子,你是学习什么?还拜师?学医还是学拳?”杨白雪想到吃饭时的那个老人就是个医生,楚离说是他舅舅高天虎的兄弟。而高天虎是黑道老大,楚离也练的一身好拳脚。那这个葛宇琪即然拜师,可能就是学武功或是学医?学医的可能性不大,杨白雪就是随口问问。

“说了你也不信,我学的是法术。”葛宇琪看着杨白雪的表情。表现的有些惊奇甚至是惊喜。

“真的?”原来楚离真的会法术,一直在内心觉得疑惑的杨白雪这下解开疑惑了,原来楚离真的会发术,学校里的小魔术和汽车里的所见……这要是回去告诉了吴总,吴总说不定就会让我如愿。

“你们学的是什么法术?点石成金吗?”杨白雪想从葛宇琪的嘴里套出楚离到底师从何派,学到了什么程度?还有楚离的一切背景。她都想知道。

“这种低级的法术我不修练,对了,杨白雪你相信在这个科学发达的社会里有法术这一种学术吗?”葛宇琪抬起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女孩。

“相信,我都看见了能不信吗?”杨白雪向葛宇琪说了在学校里的事情。

“是的,楚离的确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都不是普能人,杨白雪你就不要再纠缠楚离了,我知道你来这里读书不容易,你目前知道的这些事情足够你交差了。蒋唯心。”

听到最后三个字,杨白雪身体一抖,震惊的看着葛宇琪,半天才出声:“你.知道?你没告诉楚理吧!”她不打算再隐瞒下去,既然宇琪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想必自己的一切他也已经打听的很清楚了。

“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包括楚离。”

“你!……”杨白雪的脸涨的通红。如果事情仅葛宇琪知道,她还想和楚离交朋友,如果楚离知道了,那连普通朋友的资格她肯定就失去了。

“我说过,我们都不是普通人。晚上我让你看一些东西,再过两个小时就完全黑暗了。你多等一会儿,这样好回去交差,至于那个吴经理也就是吴越的爸爸……”

“什么!吴总是吴越的爸爸。”杨白雪再次吃惊的看着宇琪,这也太出乎她的预料了。

“你准备给我看什么?”杨白雪退缩了一下。

“不要害怕,我只是让你飞高一点,尝尝腾云驾雾的感觉,这样你就能更好的回去禀报,禀报的更真实一些。”葛宇琪想一下子给杨白雪看个大大的厉害,也好唬住她,让她停止纠缠楚离,这样她也轻松,那个姓吴的知道楚离是什么人之后也不敢再动歪脑筋,否则等待他的下场。他自己也知道。

“腾云驾雾?那……那……呼风唤雨呢?”杨白雪想起那天中午在学校里的一阵奇怪的风。

整栋别墅显得有些静,好像那些人都出去了,可是每个窗户望进去给杨白雪的感觉直直的增添了无数的神秘。整个庭园只听见小鱼儿游水的声音,夜晚,终于侵入这所小庭园。除了几盏桥灯还有路面灯之外,整个庭园显得幽深静谧。虫鸣,蝉叫,蛙跳水………

葛宇琪站起来走进杨白雪轻轻的揽住她的腰。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到你。你如果没有恐高症我们可以飞的高一点。”

杨白雪好奇的点点头。用长长的指甲使劲的掐自己,以告诉自己是清醒的。不是受到什么迷幻。

………霓虹街灯如同星星一样在脚下闪耀。黑夜在头顶繁星几乎触手可摘。高空的风很大,吹拂着杨白雪的裙子抛起。这是晚上没有人注意,否则杨白雪一定受不了人们的注目礼。

“不能再高了,否则就会进入卫星雷达区。我们就会被监测到引来**烦。”葛宇琪紧紧的抱着怀中有些颤抖的杨白雪,二人贴的很近呼吸在二人裸露的地方有暖暖热热的感觉,可是,此时不在地上,二人的心思也不在彼此,或者可以说完全被乎略。

这一切对于杨白雪而言跟神仙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可以在空中漫步,可以飞的更高,可以瞬间改变自己的容貌,身高,气质。可以隔空取物……………这一切的一切让杨白雪很庆幸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贪欲没有做出有害于楚离的事情,否则的话自己怎么死的也许都不知道。想着刚刚吃饭的时候那个偷走小凤凰坠子的念头。现在想起来就心慌慌跳。

“宇琪,我能问你个事吗?楚离还有你是在那儿找这么好的师父,还有那个小凤凰的坠子是楚离是你们的师门宝贝吗?你可以不回答,但我真的很好奇。”

“至于师门你不必知道,至于小凤凰你已经见过了,那个冰鸾凤是琳儿的原身,另外火凤是小仓的原身。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你回去告诉那个人,让他不要再打什么主意,否则对他没有好处。一个凡人一个普通人就算有通天的智慧跟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斗。”

小庭园的小拱桥上面,葛宇琪将杨白雪轻轻的放下来。

“那个老人是你们的师祖吗?”杨白雪依旧好奇却透着自以为是的肯定问。

“不是,他是高天虎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道士,哦!对了,如果你有什么疑难问题或是要算命什么的,找他。他的本领可以比得过当年的袁天罡了。”葛宇琪看着杨白雪。看在同学一场更看在她的心不算坏以及她身为社会弱势群体的一分子,适时帮她指点迷津还是可以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可以告诉吴总吗?他有很大的势力。”

“他不敢,你可以告诉他,也可以同时跟他说唐兴龙与姚蛾子是楚离的干爹和老丈人,还有寒绡是………”葛宇琪突然想起来自从自然门圣师梵静庵缘法体灭之后,不知道自然门内有没有新的人事变动。

“我知道寒绡,她在自然门内站有很高的地位。她真的是楚离的舅妈吗?是高天虎的老婆?高天虎一个凡人一个黑道怎么可能娶寒绡当老婆。”杨白雪感觉太不可思议,忽而又想到清湛和楚离。清湛难道也会法术也不是普通人?

“你明白什么是爱情吗?爱情的伟大足以将两个并不相干毫无可能的人拉在一起,这就叫爱情。好了,杨白雪上楼去睡觉,明早回去吧!”

葛宇琪拉着她的手往回走。

杨白雪突然站住了,抬起头跟宇琪说:“我想算命,我不是你们的朋友而且你们也洞知我的用心,那个像袁天罡一样的人会给我算命吗”

葛宇琪看着杨白雪担心小样子真的很可爱。说真的这个女孩的模样真的可爱,弯弯的月牙眼闪烁着在夜晚如星晨般的光辉。

“谁说你不是我们的朋友,你是。蒋唯心。”

其实唯心也很高兴看见吴总这副沮丧的德性,他虽然帮了自己很多,可是他也一直想占有她。

不过,还好他是个有信用的人。杨白雪终于恢复蒋唯心的真名,真正回到梦想很久的琼都大学读音乐系一年级,当然所有的资助都是吴总。听到了杨白雪的信息,他完全的气绥了。楚离这群人远远不是他一个凡人可以……简直痴心妄想,不过今生有际缘可以看看上古残卷上写的神话,此生也算没白活。

吴总坐在车内看着跟随在楚离身边的一对灵气逼人的男女少年。

不久,寒绡被正示对外宣布成为新一任圣师。也就正式由普通人的功法转变成修行者。小雪与小仓的爱情终于使得火凰同意,为了让小仓不耽误修炼。高云雪随小仓回到凤檀林,火凰说只有雪儿修炼才可以继续和小仓在一起。并在不断的晋级中从而吸入灵气增添寿元,保持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