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5章 回宫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很愿意跟火凰达成协议,这是个三战两胜的协议。由火凰和琴锦对战楚离。如果楚离败了将要答应一辈子呆在凤檀林并且做苦工,受奴役。楚离鄙视的看着火凰觉得他是个心机暗沉小心疙瘩的男人。什么当苦工,当奴役目的就是要楚离生不如死,最后选择自杀,可是有这个可能吗?

楚离看着琴锦,他从来没有听小寒提起过……怎么她的母亲是神吗?悬在半空的琴锦全身放射出只有神才能放射出的吉祥之光辉。一只巨大的红鸾虐影出现在琴锦身后披着万丈霞光,壮观而大气。

楚离思索片刻后顿时悟出:“原来您是……红鸾神君。主宰宇宙万物的爱情。”

“正是!”琴锦微笑的答复楚离的问题。

“小寒她不知道?”楚离有些奇怪,小寒离家时已经近少年时期,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没告诉她。好了,楚离,开始吧!”说罢,琴锦从头发上面取下放在手掌心。倾刻一只遍体通红的琴出现在楚离面前。

“红鸾琴!”楚离自从复苏之后就已经很了解神族的各种事宜。知道红鸾琴是和谐宇宙之中凡是有爱情的物种所发出的意愿之念,虽是祥和之物,内弦更有悲怨之情。

火凰袍袖一挥,身体向下盘坐,双指放在红鸾琴弦上:铮鸣响,乐音起……

楚离看见点点星光从火凰十指之间弹出,介时满天星空皆暗然失色。一道道流星从火凰十指间流划而过向附近空间筑起一个个的星光点,瞬间,整个区域都被这种星光点隔离开来,上上下下。无一不密不透风………

忽然—清幽的琴声仿佛泉水叮咚,花香鸟语阳光灿烂,微雨清风,青色的光波从火凰十指扩散开去将楚离笼罩在一种初恋萌芽的境界里。

无数个少女的影子从楚离身边掠过,她们忽而是美玦,忽而是清湛,忽而是若儿总之每一个都只是数妙的停留,忽而如同彩蝶纷飞花丛间,忽而又尤如一轮明月倒影水中温柔而独立。

琴声而后上扬起来粉色的花朵姹紫嫣红的虚影从火凰十指飞散向空间。相爱的温暖蜜意让楚离在琴声中留连往返不愿意醒来。琴声忽而高亢火热的气焰让温度泼然高深。热中的楚离享受着爱的甜蜜丝毫不知道周围的景象正在缓慢而逐渐的改变。

爱有多热烈,分开时的痛苦就有多伤心。

血红浸着深灰波纹像煮沸的水从火凰的指尖扩散………

误解,离开,分裂种种情绪中,楚离眼中的爱人虚影渐飘散化成烟若有若无的缥缈在空间,楚离痛苦的眼睛中慢慢浸出鲜血……血清中浮现出一张婴儿的脸。

稚嫩的声音冥冥中呼唤:“爸爸,不要走一定要来找我和妈妈。”

我有孩子?楚离的心震痛,思想陷入茫然中……

“楚离,你还有我。”

楚离回头看去,大雪纷飞一片洁白的世界。林瑾柔弱的朝他走过去。

“瑾儿!”

楚离扑过去。

“不要碰我的女儿,你不是个好东西,瑾儿嫁人了你滚开。”

林瑾的身影一阵剧烈的震荡化成烟,空间里传来她凄哀绝裂的声音:“我走了,你让我等到头发花白,我走了,你给了我一世的爱。一世的苦念。来生,但愿我不再认识你。”

“爸爸,我在妈妈的肚子里,你不能不回来呀。”

美玦的声音在空间里透出质问:“楚离你在哪里?你竟舍得抛下我们母子,你怎舍得让我空余一世的情永远填不尽的思念,你怎忍心让我们的孩子的心灵永远写不完整的父爱………你怎么忍心。”

“我不忍心,美玦。噗”楚离心头巨痛,浑身真气因悲伤而倒流迴转,一口鲜血仰头喷出……

“不,我要回去,我在哪里?我这是在哪里?我不要我的爱人们等我等到头发花白,我不要辜负她们今生对我的深情。我也不要我的孩子见不到我。这是什么地方?”楚离抬起头来四处看,整个空间虚无缥缈仿佛一切皆无定数。而他如同一只小蚂蚁弱小的站立在苍穹之下,尽显孤独,缈小。

楚离尽可能的回忆出他与火凰夫妇在进行一场殊死较量。我要回去,我不能被困在这里。刚才虽然都是虚影可也表明了如果我不能尽努力回去,那刚才的一切……楚离不愿意回想。

缥缈的空间因为楚离的思想分析已经脱去雾气,一个由无数颗星星组成的空间出现在楚离面前。琴声,楚离听见琴声,忽而一阵洞箫呜咽之声伴着琴声如泣如怨,若有若无的琴箫声中…………。

楚离的自控能力果然了得,琴锦以眼色向火凰递去心意,纤纤玉手朝虚空挽出一朵花遂即变成一管洞箫,轻启朱唇合着火凰的琴声………

空间再次转换。

在东海市的乡野,声声起落,清高且寂寞;那是一腔怨艾云姜站在千陌之中,在别墅的庭院,清冷伫立,幽深亦感伤;那是清湛的深情期待,在无尽岁月里淡淡洇漫,痴情而幽怨更是无奈………。

灵气从无时壶中渐渐袅出最后一缕白色的烟。火凰迅速拨动的十指嘎然而停。沧桑而无助犹如一缕喟叹的洞箫音符如秋日的高云飘尽天际悠然而去的时候。楚离回到现时。

他输了,输了第一局。

火凰看着楚离因情致伤,心中不免大悦。总算见到这魔君出了血。

琴锦上前送了一瓶药给楚离:“好了,您也累了,明天将是您和我王决战时。这是我自制的药可快速恢复您所受的情伤。告辞。”说完携同火凰飘然于白云间离去。

楚离看着离去的琴锦背影,揭开瓶盖,仰头灌下药水,顿时觉得一股清凉之气流溢于肌肉,血液,经脉并激励起内在防御更进一步。只是在瞬间的时间。楚离心中大喜,没想到这丁点不足拇指大的瓶药水居然有这么大的治疗恢复效果,不仅如此还能让自己的功力更进一步。心里对琴锦的好又记了几分。

“嗨!嗨!楚离,他们走了吗?”翼蜂环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又钻出来看着楚离面色红润毫无受伤的样子,不由得心里大奇,这场明明是他输了,即使是自我调息治疗也没见好这么快的?

“走了,好了,你别吵了我要先进去绝音谷修疗。你去给我弄点吃的过来。”

“好,吃的可以弄,不过呢你得要让我陪着你一起,我也想在绝音谷那种灵气充盈的地方好好修练。”

“去去,快去。”说完了楚离就转身进入绝音谷。目前看情形,自己比火凰的实力还略胜。如果他不找人帮忙的话,自己胜他是很稳定的。

………焰天宫内一片繁忙。火凰没有想到凤侍夫人真的受伤了,而且还是嘴巴,看见凤侍夫人那满含幽怨的眼神及受伤的嘴唇,火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首先他想到了报应。哪不伤?却伤到了嘴巴而且还是被缝上,这不是不让她说话吗?心里即是心疼又是解恨?虽然是恨凤侍夫人,可是毕竟这么长时间的夫妻情份还是远比对琴锦的感情要深厚许多。

对琴锦的感情,愧疚多胜于情感。对凤侍情感多胜于责难。

“别这样,是我请锦……琴锦来的,不是要为我们的琳儿报仇吗?你就忍耐下吧!再说你都恨她这么多年了,没完没了。好好修养吧!”

火凰给凤侍夫人盖好被子,坐在一边陪着她。

“不!”艰难的说话中,鲜血再次从迸裂的嘴唇流出来。怨艾的眼神告诉火凰她容不下琴锦,纤长的指甲用力撕破了衾被,掐进肉里流的血染红了睡衣。

“你怎么这么倔呢?不是跟你说了吗?”火凰看着凤侍又是一副吃醋不干心,好强不宽心的样子。她这副样子却让火凰更觉得凤侍虽然很烦,有时间也很坏,可是她更像妻子,她懂得撒娇,耍小性子

而琴锦的宽容大度,高贵优雅……这些反倒让火凰觉得自己和琴锦之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感。

“我不能让她回去,别忘记了琴锦才是火凰焰天宫的王后。”火凰虽然知道这样说,凤侍铁定是不能接受,可是这么年了,因为宠着她,惯着她,由着她的性子来,结果呢?将家里弄得一团糟。如果说是楚离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不如说是眼前这个宠妾错误的引导。不是她满心的嫉妒,满嘴的谎言孩子们也不会去仇杀他们的亲姐妹,这许多年未见该是多么的喜欢才对。

所以,她不能原谅,就算是原谅也不能,以后也不能由得她的性子乱来。从今天就应该告诉她,谁才是这焰天后宫真正的主人。而且还要在她最痛苦的时候说才能挫败她,让她知道,那两个被楚离打死的王子与公主有一半因素是拜她所赐,还有她受重伤的亲生女儿蓝沁琳。

“ 不要再闹了,如果你再闹下去就不要怪我将你所有的错误告诉其她的妃嫔,到那时候你将孤立一人。就算你把琴锦赶走,你也是四面楚歌.而琳而也会被欺负。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很多事情看在这么多年夫妻份上我就不与你计较,你要是再敢闹下去,就别怪我……”火凰眼中的温度骤然降下,寒冷得让凤侍夫人的心一震。昨天上午她还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可是……现在她却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受到抛弃。她好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况自己此时还有伤在身。

凤侍夫人气得头一扭,两行清泪划过冰肌玉颜滴在衾被上,再也不理火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