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3章 夜遇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阵凉爽的风过去后,热呼呼的气浪又让人往浓荫处躲蔽。楚离看着杨白雪依旧攥着手里的东东。还警惕而得意的看着自己。好像看着自己要出很大的丑一般。

“好了,小白雪,看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大家都可以为证,我可是没有动哦。”

楚离的话让杨白雪不相信的摊开手掌心一看,呆住了—-小白鹤,是自己的那只玉石小白鹤。

杨白雪彻底的懵了,她不明白明明自己捏在手里的小凤凰怎么眨眼变成小白鹤。难道楚离真的如同学们说的那样有神通?要学,不管啦,拜师。如果他不答应的话就死磨硬缠反正还有两年,哼!有的是时间。

杨白雪打定主意,那看楚离的眼神也变了,一会像狼看羊,一会像凤求凰。

对面那对谈恋爱的男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抱着怀里的女友,示意她朝这边看 “嗨!你看他们俩个在干吗?那不是杨白雪吗?怎么那样看楚离。”

“那个男的就是你们说的楚离,我看也不怎么样吗?”女生以中指推推鼻梁上面的眼睛仔细的审视着坐在对面木椅上面的楚离。

“让你别用这个动作推眼镜,看着像男孩。外表是不怎么样,还可以比我强。”男生很谦虚的回答女友的话。

“不,我看你比他强,至少你专心。他算么呀!传说他有神通还是会打架?把那个花花公子给制服了的就是他?哦哟!不对哈,你看杨白雪看他的眼神怎么那样。”

女孩特别好奇的看着对面的杨白雪,此女子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楚离,并一步步朝楚离走过去,那张小脸跟贼去皇宫偷了夜明珠一样的表情。

“我就是让你看这个,按说一般应该是男人看女孩子这样是不?再说杨白雪不是有男友吗?”

“有男友又怎么样,有男友……唉!就是没男友看男人也不能这么看,肯定有情况,她俩刚才说什么来着?”

“没注意!就是刚才会儿才被杨白雪这眼神给惊着了,才注意看他俩。”二人的眼光大刺刺的看见杨白雪这么一个看似可爱文静的女孩,居然大动作的扑向楚离,一张俏脸满着通红。真是只要是能用上的全部都用上了,手,胳膊肘,臂膀,大腿小腿脚全纽缠盘着楚离的下半身。

“楚离有种你就摔死我,没种你就答应我,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今天,明天,后天……后后后天……”杨白雪用力很猛,使得胸脯崩得很紧一起一伏的贴在楚离的脸上,暖暖的气息使得楚离觉得她像个小太阳一样热烘烘……他的头开始发晕了……

此时正是下午一点半,阳光独霸天空,几丝浮云亦散亦离。楚离落荒而逃……

夜晚。凤青楼歌舞厅内。

一个长发披肩清媚而未施浓妆的女人,穿着深蓝镶钻珠长裙袅袅娜娜的穿插于客人桌椅之间。走进三楼七号‘凤来依’门前,推门而入,里面可谓是乐声震耳,男欢女爱之声不绝于耳。她走进去之后看着这房里的情景。微微皱皱秀气的眉头。

房间内没有灯光,唯一的光线就是那面唱歌的大屏幕。黑暗的角落里几个半露酥胸的女人在同一个男人的怀里扭动着身体,嗲声嗲气的撒娇劝酒。

她站在屋中央一直没有哼声,看看这场景要几时才能落下帷幕。心里数里时间还差五个数,她就要转身而走。

“心儿来了吗?几时来也不哼个声,你们几个统统出去,快点。”黑暗中的男人坐起身来,从身上口袋里抽出几张钞票分别塞入这几个女人丰满滑腻的胸乳缝里。末了,在最后一个女孩的屁股上轻浮的摸了一大把,发出银秽的笑声。

这个名叫心儿的女孩子眼里露出深深的厌恶。走过去没有坐在沙发上,她嫌脏,而是从身后大包包里拿出一个扁扁的坐垫铺在独沙发上面,然后坐上去。

看着唯心纤细而凸凹尤加的身材,男人禁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晚饭时酒精的作用在他胃里还起着雄性荷尔蒙的作用。他的身体慢慢靠着坐近唯心。

“怎么不怕开灯,不怕黑吗?”男人试探着问唯心。

唯心怎么可能说出,因为开灯太亮会污了她一双眼睛的话来。她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而是:“你让我帮你打听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希望你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唯心见他离开长沙发,身体有向这独沙发扶手上面坐下来的意思。

唯心注意着他两只脚的走向。站起身来准备站去一边。谨防他的下一步动作。

果然,男人挺着肉胸故作步法不稳往她身上贴靠而来。唯心右脚尖用力原地一个半旋,左腿借力沙发整个身体滑过到门口。男人重心不稳连同沙发一起滚得歪倒一边……

“啪!”灯亮了,房间通明一切尽在眼中。

门口传来敲门声,这是唯心早就准备好以防万一。歌舞厅里的妈妈玫姐来的正是时候。

“哎呀!吴总,您怎么摔倒在地上。这不是让我心疼吗?”

玫姐正巧听并看见吴总连沙发带人滚到一边,并碰到了旁边的玻璃小桌子,啤酒,饮料,小零食摔了一地。她用力推开唯心,忙着奔跑过去连抱带搂的将摔倒在地上半边脸上全粘上瓜子皮,在灯光下看着特别的滑稽。

“玫姐,您来的了,我才进屋打开灯。”唯心解释着说。

“你别过来,去倒杯茶来。”说着玫姐的两只小胖手就在吴总身上摸来捏去站够便宜。玫姐是个五十岁左右的风**人,即使保养的还像三十多岁,可是腰上的赘肉就出卖了她的年龄。她恨死了这歌舞厅的漂亮姑娘们,尤其是唯心。

“你出去,唯心留下我跟她有话说。出去。”年界近六十的吴总将玫姐的手拨开。

玫姐心不甘情不愿的出门,回头还恨恨的看了唯心一眼即妒忌又痛恨。她是这个歌舞厅的红牌歌女,即不能得罪还要时不时哄着唯心。

吴总看着唯心,心里也是几分气恼,口气上也不是特别好听:“我记得我对你说的话,但是要看你给我的情报值不值。”

“那对小凤凰一只冰蓝色,通体晶莹剔透而且触手冰凉,非常冰凉即使在今天中午室外温度高达四十五度时。依然冰若冰块。

另一只通体火红,触体热而不烫,非常奇怪明明感觉温度很高,就像炉中融化的铁,可是却不烫伤自己。而且更奇怪的是,我离开楚离有将近七八米远的距离,可是他就一句‘回来吧’我手里的东西就变成了这只玉鹤。”

“这其中没有什么变故?好好想想。”

“应该没有,如果真算有的话,就是那阵风,非常凉爽的一阵风。”

“风?凉爽的风?”吴总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唯心那双晶晶亮亮的眼睛。

“是的,一阵风,凉爽的程度让人觉得浑身上下的毛眼孔都被风吹开,舒服的没法说。”

“放屁。”门外伸进一颗美人头。

“老娘下午在外面跑了一下午。哪来的什么风,是你吹的妖风。”玫姐根本就没有走一直在门外听着呢。

“吴总,你要相信我,还是我替你去直接问那个小子吧。叫什么来着。什么楚?”玫姐一扭一扭的走进来坐在吴总身边强力自荐。

“你去干什么?给人家当妈吗?你不是人家妈,人家为什么要告诉你?出去,再吵以后我不来了。出去。”吴总的天黑了。玫姐吃了一鼻子灰走了,尤其是那句给人家当妈,让她不得不承认却又气又恨的必需得承认,时光逝去青春不在。而且她也很伤心,认识吴总三十多年了,从年轻到现在,他就真的对自己没什么感情吗?

“唯心,你放心我可是拿我儿子的命跟你发过誓,只要你帮我弄到楚离真实的底细及家庭背景我一定做到。”

看着唯心离去的背影,吴啸天深想,以前是忌讳高天虎,现在高天虎也死了,可是高天虎的儿子却认了自然门的高管寒绡当妈,居说还是亲妈,这一家子他妈的也太玄乎了。即使东西拿不到,但要是把这惊天大消息内幕捅出去也会赚他妈的一大笔。

……夜空,深蓝像海洋一样美丽。街灯繁华似星。

“五姐,那个不是杨白雪吗?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

“谈恋爱吧!上去打个招呼吧。”

“不行,你糊涂了呀,姐。她不认识我们。”

“哦哦,对对对。”

楚离看着星空繁星灿烂。

对面街上一家歌舞厅里走出来一个女孩,神色自信漠然,一头漂亮的披肩发随着几阵微风吹起丝丝发缕。整体形象飘逸而温柔。

她从楚离身边不远处走过,没有发现楚离在看着她。一辆红色小车在离歌厅不足两百米的地方停着等她上去后呼啸而过。

“楚哥哥,我们要不要跟上。”小仓此时是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这段日子贴着楚离借助他身体内的清灵源力,小仓的灵气已经恢复七八成了。而琳儿此时已经跟楚离初见她时差不多了。难怪小寒姐姐让我们跟着楚离寸步不离,原来楚哥哥身上的两股能量可以分别帮助我们复元。琳儿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粘楚离了。

楚离望着呼啸而过的汽车,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玩味的笑。在初见杨白雪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她不似表面这么简单。而且不是单纯来读书。

每个人对这个社会都有不同的需求,因为需求的不同会接触不同的人。无论你喜欢或是不喜欢,都要去面对着应付着,直到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为止。可是事情往往没有那么如意,因此会交叉纵横出许多故事来。这就是人间,不同于宇宙中任何位面………

“楚离哥哥,她刚才却见过一个男人,很老的男人。”

“闭嘴!人间的事情最好用人间的方法,不要动不动就用到法力,这样对人类不公平,而且对自己也太低估了自己的智慧。”楚离搂着琳儿的纤肩,微低着头用手指指自己的头,笑着对这对姐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