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2章 凉爽的风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泥鳅瞅着大家都在嬉闹时,溜过来一把抛开楚离的衣服。赫然在目的是楚离胸前有一对晶莹剔透,精致美丽的小凤凰。当然,他们分不清鸾与凰的区别。所以在所有的同学眼里这就是一对小凤凰。

“哗!干么呀你,猥亵少男呀你!”楚离一下从床上翻个滚顺便一脚把泥鳅踹回他自己的床。

“美丽的东西谁不喜欢,这上面又没有写非得女孩才能佩戴。你们没看见吗?这对小凤凰比翼双飞正好适合我这种有女友的男孩,你们懂什么呀?羡慕可以,妒忌就不行啊!”

窗外一阵大风吹进来,桌上的臭袜子以及啤酒子摔了一地,呯咚响,融合于空气中的烟草味。

“哈秋!哈秋!”琳儿实在是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什么声音!”

“笨蛋,这是女孩打喷嚏的声音吗!”

“你才是笨蛋,我是问这儿哪里来的女孩,这是半夜。”

泥鳅重新从被窝里爬到楚离的床上,眼圈被揉的红红,眯着眼睛一副讨饭花子样,抱着楚离不依不饶的喊求着。

“楚离,看在咱们初中同校,大学同班又在同一个城市,求你了,送给我吧。让我拿回去哄我女朋友高兴,她要跟我吹了。”泥鳅可怜巴巴的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伸出爪子就上来抢夺。

楚离见势不对,双手一撑,身体就越过去半米。上身是越过去了,但是下身……泥鳅差点没把楚离的裤子给拽掉了。

死命着伸出细长的胳膊照着楚离胸口抓去。哈哈……拼命的抓在手上了,嘴角才露出笑来。就惨叫着怪瞪眼的把手缩回去,仿佛抓到红炭一般。

可是给大家看时,他的手真的跟抓到红炭一样,整个手掌赤红,掌心一个颇大的水泡。泥鳅震惊的看着楚离。又不可置信的看看自已的手。刚刚抓上去时感觉冰凉让人很舒服的感觉,可是…真的才秒钟不到的时间…自己的手……

“好痛啊!”泥鳅握着右手痛得怪叫。

“赶快去卫生所。”

泥鳅趿着一只拖鞋,连滚带爬的冲出宿舍门向楼下冲去。

室友们看着泥鳅慌不择路的跑出宿舍,都回头惊疑的看着他:“楚离,到底是你奇怪还是那东西奇怪,为什么你戴着没事,他摸一下就伤成那样?”

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楚离胸前这对十分讨喜的饰坠。

“唉!实话告诉你们吧!”楚离轻松的脸孔一下子变得愁云惨淡。

“我得了一种怪病,体内有非常巨多的毒素,不能排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痛万的死去活来,为此,我家人就远赴海外为我寻了这么一件坠子,可以排解我体内的毒素。”说到这儿,楚离双眼流出眼泪仿佛自己就要死了的模样。

简科上前一把抱住楚离:“哥们别怕,我奶奶是中医内科,明天去我家让她老人家给你看看,我奶奶这辈子治好可多人了。”

“是啊,就去他家吧。”吴越根本就不相信楚离说的话,在他看来楚离要么就是个异能者,这点他在刚大一报名那天就看出来了。

“你说的也太神奇了吧!实在叫人难以置信。小说上面会这么些,比如冰蟾啊之类。”

“我相信,要不,怎么楚离贴着肉,戴这久没事,泥鳅摸一下就伤成那样。”

“楚离你真的很可怜,不过我还是想仔细看看这对能解毒的坠子。”吴越趁机提出要求。他可不想错过好机会并且他的手开始了动作………

楚离也不好拒绝,而且心里也想着泥鳅的伤势,是不是卫生所能治好。

“好了好了,你们睡吧,我下去看看泥鳅怎么样啦!”说完楚离就趿着鞋推开门跑出去。外面,风很大,刮得树叶沙沙响,偶尔还听见一切放在窗台上的东西摔倒或吹落的声音。不远处的四楼最边上的门开着,从里面射出一道白光,在黑夜里显得很缥缈。

从里面传出来的惨嚎声很远都清晰闻见。果然,唉!小仓实在是太敏感了。

“楚哥哥,那我去吧,我会小心翼翼不会让他们发现我,我会治好那个小哥哥的手。”小仓很歉疚的看着楚离,黑暗中一点红光如火柴般划过夜的黑。卫生所的惨叫声终于停止。随之而来的是嗯嗯唔唔的声音……

周末,襄襄公寓。二十一楼。吴家。

“爸,你看,这是我远距离拍下来的那对小饰物,爸,你相信我,楚离那小子真的不寻常,这玩意更不寻常。我怀疑它们是活物。”吴越坐在沙发上面跟爸爸聊着天,讲着学校里楚离的一切。

“你说的这些,我以前在一卷竹简《龙鳞残志》里见过,说是凤谓鸾凤,凰谓火凰。可以变形大小随意。上面的图形及解释跟你说的倒是很像。儿子,如果这个楚离真是得到了这些宝贝就可以…………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鸾凤与火凰为上古灵禽修仙之体,怎么可能被一个凡人小子控制。算了算了,儿子好好学习,不要东想西想。”吴父嘴里这么说,可心里却不是这么认为,他自有打算。

楚离,这个名字他不陌生,早有耳闻,甚至耳熟能响久仰大名已久。只是没有想到会与自己儿子同班而已。

新学期,一个小眼睛可爱的女孩,穿着一套雪白的娃娃领连衣裙坐在了楚离身边。

“你好,我叫杨白雪。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楚同学不吝赐教。”杨白雪的眼睛不大,而且还有点小,但是很弯。眼神很亮非常有神采双眼皮,尤其是笑起来很甜,眼睛会像一弯弦月一样。脸蛋也很小,尖尖的下颔,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嘴巴。

“杨 白 雪!好名字。”白雪,让楚离不由得想起了高中同学白雪。没有这个女孩可爱,但是非常温柔的一个女孩儿。

楚离一字一顿的念出了杨白雪的名字。伸出手跟她轻轻的握握手以示友谊。

很快过去了一个月,盛夏来临。操场上几不到半个人影。楚离拿着本书向学校梧桐树走廊慢慢走过去。小仓和琳儿喜欢这里,喜欢这儿的梧桐花香。

“楚离,我能摸一下它们吗?”

楚离抬头一看是杨白雪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身边。手指的正是自己胸口上的凤凰。

“可不可以吗~可以的哈!人家就是想摸摸而已就一下下。”杨白雪见楚离没有哼声也没有拒绝,噘着小嘴巴甜甜的说:“楚离哥哥,你要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的话,可以取下来让我摸一下,就摸一下下,你看我这儿也有一只小白鹤,也可以给你摸。”说完,杨白雪从吊在脖子底下,被裙子盖住的银链子拉出来,下面果然有一只玉白仙鹤,雕功也非常精致。

“你看,我都不小气,你就让我摸摸吗?”杨白雪睁着一对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楚离。

看见楚离点头了,高兴的两只眼睛弯起来,像两个小月亮。

楚离从脖子上取下来放在杨白雪的手心里。正如名字一样雪白的小手看不见骨头也不像别的女孩那样胖胖的都是肉。楚离心想这女孩生长的倒是不错,胖却不见肉。看似瘦却不见骨。

“哇!楚离好奇怪呀。”

“我很奇怪吗?没人这么说我。”楚离笑着看她,知道她说的不是自己,却故意开着玩笑。

“谁在说你呀,我说这俩只小凤凰,为什么一只这么冰凉,另外一只这么火热?我好喜欢啊!楚离,我决定了一件事情。”杨白雪将这对小凤凰攥进手心里,握成拳头,捏得紧紧滴,将手放在背后,一副求要耍赖的表情挂在脸上。

她不说,楚离就知道她想干吗?

“我们换,小白鹤归你,小凤凰算我的。”说的很坚决,小拳头捏得也很紧。

“你信不信,你走不到两步,我就会变小魔法让这小白鹤和小凤凰自动换回去。”楚离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看看她想干吗?是跑呢!还是……

杨白雪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奇疑的看着楚离,然后后退几步离,楚离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将小拳头张开,俩只手捏着小凤凰看着楚离。

“我听他们说了,你很有本事,不过,我可是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睛你欺骗不了我。不要过来啊!不许靠近我。就这样,我看看你怎么变小魔法。”杨白雪又退去好大一段距离,然后眼睛死盯着手上的小凤凰。眨也不眨。

“看仔细了啊!回来。”

听见楚离喊着回来,杨白雪以为他是在让自己过去。

“投降了吧,没招使了吧!哈哈,小凤凰是我的啦!”杨白雪高兴得笑得前覆后仰。想着别的同学跟她说的关于楚离的事。不过尔尔。这么快就投降了。

“哈哈哈哈…………”一阵响亮豪爽的声音惊得在这梧桐过道里的恋人,书圣们都莫名的抬起头看着楚离。

杨白雪更是被楚离笑糊涂了。慢慢的往回走抬着头仔细的看着楚离,他不会是想……对了,这是他的计谋,想到这儿,杨白雪赶紧的又向后退去。

“楚离,你想用大笑来诱使我的好奇心,使我走过去让你有机得逞,不可能,我告诉你,我,杨姑娘我,不仅眼睛明亮,连心也是玲珑剔透,不会上你的当了。”一阵凉爽的风吹过杨白雪的超短裙被吹得顶起来,露出里面的粉红熊小内内。窘的小脸通红得她赶紧用手将裙子拍下。

这阵风吹的真凉爽而且在这大太阳天里,忽然吹来这么一阵风,好奇怪的风。将所有人的毫毛眼都吹开,凉嗖嗖的让人浑身透着舒适清透,有全身放松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