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章 证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和吴杰两伙人打架事件后,彭鑫的名声被人毁了。

这件事虽不是武修哥几个传出去的,但彭鑫却恨上了他们。毕竟彭鑫认为,这事是因他们而起。

学校的生活基本还是比较规律的,很快,一周的学校生活就结束了。

又是一个周一,这天班会,刑宁宁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说道:“各位同学,都出来下,咱们排新座位。同桌,可以自己选。位置,由我给你们定。”

众人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两个人一组站队,男女生各站一边,由刑宁宁依次叫进教室。

很快,座位排完了。

武修和江天还是同桌,毕竟俩人一开始就坐在一起,而且性格各方面都很合得来。

冯飞和郝运来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坐了同桌。而令武修他们诧异的是,他们俩居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战斗”。

李托本身性格内向,他没选同桌,只是随便站了个位置。恰巧章智没人选,俩人便凑合坐在了一起。

班里其他人,大多数也都是一个宿舍,或者相互熟悉的人,两两坐了同桌。

新的座位,新的环境。

没等武修好好熟悉一下新环境,刑宁宁又开始讲了校纪校规。

没多久,只听她话锋一转,说道:“我曾三令五申让大家遵守校纪校规,不要打架,可有些同学就是不听。

看在大家都是初入高中校园,我本来想让那些同学写份检讨就算了,可某个同学,我不知道你这检讨是什么意思。来,你上来给我念念。”

刑宁宁从身后拿出一张纸,武修一看,那不正是江天的检讨吗?他和江天一起交的检讨,自然认识。

接触到刑宁宁很不友善的目光,江天有些疑惑。

他并不知道检讨的内容,郝运来写完给他后,他顺手就让武修一起交了。现在被刑宁宁盯着,他只能上前去看看。

“念。”刑宁宁摆着脸说道。

江天从刑宁宁手中接过检讨,照着念了起来:“对于前两天与彭三金同学发生矛盾,他威胁我不成,打我没打过,便恶人先告状一事,我感觉愧疚难耐。

老师,您每天那么忙,那么辛苦。上完课要批改作业,之后还要备案下节课。我却让我这点小事惊扰到您,这实在是岂有此理——”

江天读到这停下了,他恨恨地瞪了郝运来一眼。郝运来却一副不用谢的样子,还笑着冲江天点点头。

“怎么?读不下去了?”刑宁宁问道。

她冷笑着拿出另一张纸,上面是江天的保证书。

“要不试试读这个?”

江天看了眼纸上的内容,便沉默不语。

“怎么?不想读?那你写的时候怎么想的?”

刑宁宁瞥了眼江天,看着纸张,念道:“由于之前和彭三金的意外矛盾,我特写此保证书。在此,我向党和人民保证,以后一定汲取教训,努力做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学生——”

刑宁宁摇摇头,说道:“江天啊!这就是你的检讨和保证书?让你给受害人彭鑫检讨,你写的什么?彭三金?这是你给彭鑫同学起的外号?”

“老师,我觉得应该是鑫字太难写了,江天同学写的算是简笔。”

郝运来这时站起来说道:“其实我觉得三金也是鑫,意思对就行了,是吧老师?”

“怎么,给同学起外号,还有理了?”

刑宁宁看了眼郝运来,没好气道:“再说了,我说江天的检讨和保证书,有你什么事?难不成这检讨是你写的?还是说这外号是你给起的?”

“——”

刑宁宁一句无心之语,却瞬间说明了真相。郝运来怕说多错多,便立刻闭嘴了。

“老师,他们不光给我起外号,你也有。”

此时彭鑫对此刻的安静有些不满意,他在下面嘟囔了一句,想点燃教室的氛围。

“什么?”

刑宁宁愣了下,似乎没听清楚彭鑫的话。

“老师,彭鑫说他给您起外号了。”郝运来见情势不妙,赶紧补充道。

“你胡说!明明是你们……”

“起的什么?”刑宁宁摆着脸问道。

其实对于自己的外号,她早有耳闻。不过学生给老师私下起外号,这在任何学校都是很常见,她也见怪不怪。只是背后说是一回事,当着她的面说,她自然不能装作若无其事。

“来,说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刑宁宁一脸大气地说道。

看到此时全班一片沉默,她很满意。她本来也只是为了面子,象征性问问。不过想到自己那个外号,她还是很生气。虽然她不知道是谁起的,但觉得肯定跟郝运来和彭鑫有关,便又看了两人一眼。

郝运来是罪魁祸首,他现在只祈求不被刑宁宁抓到,自然低头不语。

彭鑫就不这么想了,他觉得是自己挑起的话题,而自己和刑宁宁都是是受害人,便试探性说道:“灭绝。”

啪——

刑宁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她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她怒道:“谁起的?”

“郝运来!”彭鑫一脸得意地说道,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郝运来的未来。

“老师,我冤枉。要不是彭三金同学刚说出来,我都不知道您还有这外号。”

郝运来一脸无辜的表情,然后指着彭鑫,喊道:“彭三金,你不但恶人先告状,还意图诬陷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看到此刻满脸委屈又情绪激昂的郝运来,武修对他偷偷竖起了大拇指。他从没见过身边会有一个人演技这么好,也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如此不要脸。

“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啊!”武修由衷地赞叹道。

此刻在另一边,彭鑫被郝运来倒打一耙,自然不能忍了。他站起来,指着郝运来,义愤填膺道:“郝运来,可以乱吃饭,但别乱说话。都是大老爷们,你敢起外号,就要敢承认。”

“对啊!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你敢不承认?”郝运来理所应当道。

“你……”

“我什么?”郝运来打断了彭鑫的话,接着说道:“我告诉你彭三金,你给老师起外号的事,不光我听说了,我还有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