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1章 琴锦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火凰花费了九天九夜的功力才和三位内阁元老合力将几个孩子的伤患修复,尤其是小仓。他无暇理会诸位夫人们的怨言,如果不是她们时常唆教孩子们。孩子们也不会去仇恨小寒,这可是她们的亲姐姐。她们之间从未有过什么间隙,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深仇大恨,非要置小寒于死地。如果不是楚离赶到,小寒铁似被琳儿她们杀死在绝声谷内。

可是,楚离的心也太黑了,小寒伤的是很重也有生命危险。可是你来了,揍他们个半死,我也不会跟你计较什么?可是你不能杀了我的孩子们。而且还要把琳儿。想到琳儿浑身上下无一寸完肤,鲜血怖流,人也被楚离折磨的呆呆傻傻。

火凰想到这儿心里恨不得剥了楚离的皮。可是自己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一个强大的‘天绝九魂’阵法,顶多能困住他一时。那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再者,时间才了,那幽暗绿龙不会找来吗?他找来了还有一些天魔地煞不就都跟着来了,到时候自己顶多受重伤。吃苦受死的不还是这群可怜的孩子们吗?

对于这个杀不死的楚离,火凰还真是伤透了脑子。难道真是自己错了?不应该带寒儿回家。不!我没错,寒儿更没错,这里本来就是她的家。她是我的孩子,更出身在这里,而且她的母亲更是此界的红鸾星君。寒儿比任何有都有资格住凤檀林。

我亏对她们母女太多了。其他的孩子们也没有什么错。最大的错就是这些后宫多事的夫人们!尤其是琳儿的母亲,仗着我多宠溺她一些,仗着我跟她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最长感情最深厚。她嘴无遮拦什么都告诉孩子。琳儿定是受了她的唆使才会去仇恨寒儿。

她对琴锦的成见就这么根深蒂固吗?什么口口声声都是为了我。为了我需要扯上小寒吗?根本就是为了她自己。想当年她和琴锦同时晋升为红鸾神女。可惜她的心胸不如琴锦宽厚,因此败给琴锦,所以这才迁怒小寒。

如果不是莫珂耶男这个王八蛋为了达到自己私人目的,跑来混说,我怎么可能误中他的奸计而相信琴锦与绿龙有染?怎么可能怀疑寒儿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以至于被秦虬这个混蛋封禁幻野大陆西南大地这么久。

这些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我…,终究恨别人没有用,只能恨自己。恨自己当时只为面子着想,根本就不曾想究。

而这时又娶了琳儿的母亲,她对我也是最关心最爱护,尤其那时我刚受情伤,对她的爱护深表感恩,于是深深的相信了她的谎言。

我也不会相信她口口声声的为了我,以‘为了我’三个字做掩护而背地里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末了啦,还把这些事情的结果屎盆子全扣在我头上。弄得我与琴锦再也没有机会和好。现在依此想来,她在琴锦那边还不知道如何搬弄了是非。

许多年,她一直住在红鸾星宫没有回来过。近来听说她病了,我也没去。如今去找她,她会原谅我吗?

火凰刚走出宫室门就碰见琳儿的母亲凤侍夫人。火凰怒恼她搬弄是非,将家里祸害成这样。眼见她为了琳儿哭得一塌糊涂,照往常火凰可是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疼爱,对她的话是言听必从。

可是今日不同往昔,所有的一切火凰都想明白了。尤其是今日之事,凤侍夫人要付一大半罪过。

眼见凤侍夫人啼怒交加的来找自己。火凰再见她时。也不想听她任何废话对她冷言喝斥:“所有的事情都是拜你所赐,不仅害了我其她的孩子,也害了你的琳儿,你还有脸哭,滚回去面壁思过。来人,将凤侍夫人送回她自己的房间。”

凤侍夫人自从嫁给火凰何时受过这种气,而且今日还是琳儿伤成这样。一时间震惊,猜忌,悲伤,怒恨所有的负面情绪如同打家劫舍的强盗,一下子将凤侍夫人的理智瓜分的一干二净。

假山后面,楚离看着凤侍夫人被婢女们扶着,还挨着凤侍夫人的怒骂,撕打,再看看她那张颇似蓝沁琳的脸蛋。楚离就明白了,眼前这个不顾形象,狂侮痛哭的女人就是今天那只光毛凤的亲妈。

从绝音谷出来,楚离就意识到自己落处于一个强大的阵法内,只是这个阵法只针对所有出口,通道才会发出强大的威力,而核心是没有伤害力度,或者是说所有的伤害力度没有被控制到这个区域。所以………楚离目前还是很安全的游荡在这焰天宫。

此时,他如果一个玻璃人,没有现出形体更掩住气息,所以比他功力弱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从这个女人的嘶骂中,楚离听清楚她是在骂自己,更多的是骂小寒和她妈妈。尤其是骂到小寒的母亲时,这女人眼中透露出狠辣的凶光。其中还不乏怨恨自己的丈夫寡情薄义,不顾她们娘儿俩的死活等等。

楚离听得很烦也很生气,从身边的竹子上摘下一片细长青绿的叶子。眼神冷酷的看着这个穿著华贵。一件紫蓝色包肩裙裳拖曳在地。波浪卷的火红长发修剪得很漂亮呈弧形披在细致嫩白的后背。即使哭得毫无形象这也是对她个人而言,可是就这形象跟别的女人相比,她这副哭泣的模样依然媚骨横生,如雨雾中的莲花。美得紧。

看着她字字句句的辱骂,楚离听得怒火中烧,本来捏在手指尖的竹叶凝了一层积厚的霜,眸中寒光一闪。竹叶“嗖!”的一声。哭骂声停止。仆人婢女们个个被她骂的头也不敢抬,气也不敢大声出,只是手中小心的服侍着。这会子只听她没骂了,却依然没有谁敢抬头去看她。只当她骂累了。

却都不见她的樱桃小口被一枚青绿色的竹叶横穿其中,当真是缝住了她的嘴巴,那层冷霜融着热乎乎的鲜血延着嘴巴顺着美丽项长的脖颈滴滴往下流动。只见她脸上惊惧,愤恨,怨毒各种女人中最险恶的表情都聚集在她这张美丽生动的脸上,却把这张脸的肌肤组织牵扯的五官无人敢去目睹。

楚离冰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看来琳儿之所以仇恨小寒的原因,全部来自于这个恶毒的妈妈。真不知道她与小寒的妈妈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用自己的女儿去做杀伐武器。好在,小寒有我。要不岂不是被她们母女欺负死了吗?

银河从寒练山绕过自幽冥而来往灵台而去。这儿是银河最美丽的一段区域,波纹星灿,凡是仙人寿命将近之时必是从这里走下凡尘往诸星球而去。若是从这里的沙滩走过能看见河里有倒影的皆是凡人或是修练之人会从这里走上来报到。

寒练山是神界最大的山脉,这里共有三座星宫,依次是红鸾星宫,青禹道人及太行老祖。火凰此时站在山脚下看着云绕缥缈有红鸾星殿尤如一只巨大的鸾鸟停栖在山腰。很多年来都很想很想步上这台阶上去看看琴锦,可是还走不到这里就被凤侍夫人以各种理由喊回去。

琴锦真的这么怨我?这么多年都不曾想下山来我焰天宫一趟?无论火凰如果感受怎么也感受不到琴锦的心里有怨恨,只是感受到她的内心如同绵绵细水悠悠白云从来不曾变过。如果不是为了楚离,我会上去找她吗?火凰举步上了第一道台阶。我好想让小寒,她又特别有资质,资质高于琳儿。小寒是最适合继任红鸾星君。我想等小寒封册大典之时带她来见琴锦。如果她……肯定她会很高兴,会念在小寒的份上原谅我。可是……现在……火凰又将抬上去的步伐退出来……

“王,凤王。”背后又再次传来凤侍夫人宫人的急切的呼唤声。心事重重的火凰不由的从内心深处反出一阵难以言述的恶感。还没有等宫人走近。火凰眉头冷皱,袍袖用力一挥。一道卷风从袍袖内挥出直卷凤侍宫人,而火凰本人却急促的走上寒练山,那脚步快的犹如鬼怪在后面撵他一般。

有道是谎话说多了,即使现在说的是真话,也再唤不起别人的信任。此时的凤侍夫人也算是栽倒自己的手里,能怨谁?

此时,正值夜晚,从星波粼粼的银河之畔的杨柳林中传出低宛的洞箫呜呜声,其音色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楚离心想,这火凰超直飞上天去,一定是求助去了。以他的半仙身份会向谁求助呢?楚离化成隐形人向来时的通道走去,可是刚刚走到附近,就引来一阵急促的铃声,这铃声仿佛如同被数个不同的人吹出,不消妙钟,楚离就发现自己的隐形体被这奇怪的铃音吹出真身来。

悬在半空的楚离没想到这阵势会有如此大的法力。

从正南方向及至四面八方皆传出这样的铃声,楚离以为会杀出很多人来,可是没有想到的半个人影都没有。从这看不见的铃铛中传出如丝如缕的细线往楚离身上缠绕,而地下冒出团团青气。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