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0章 痛苦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焰天宫。

凤檀林主火凰的家也是这里唯一的王宫。虽然没有人间帝王所谓宫殿所谓的金碧辉煌却有着人间帝王没有的恢宏大气又不失韵致。尤其是这周围的灵彩,也就是灵气中的精华,在太阳或是月光,任何一种自然光中,灵彩就会变幻出光怪陆离,异彩粉呈的美丽,像仙女所披的轻纱缠绵萦绕在这焰天宫内外。

茂盛的梧桐树结满密密麻麻的梧桐籽。树下掉了一地紫蓝色的梧桐花清香溋溋。火凰站在树下思考,总觉得今天要出什么事情,可是总也算不出来。好像自己与这事之间隔着一道无形的网,阻止着自己继续探寻。究竟是什么阻隔了呢?又是什么事情要发生呢?

刚才坐在书房里,猛然只感觉到心脏快要突出来。人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书房,使劲的猛呼吸了空气。在这灵彩祥绕的地方,按道理是不会产生这种不宁的心绪。

这周围有什么隔断自己与那未知事物的联系呢?对方的法力太高强不让自己知道?或者是……绝声谷?难道是绝声谷内要发生什么事情?这里唯一只有绝声谷是座天然防御,如果不是走进去,凭你大罗金仙也难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犹如心破裂的感觉,火凰痛的弯下腰抚着心房,只看见绝声谷内一道极强的凤灵白光如一根擎天柱一般直插云霄……

火凰悲到痛处哑声惨呼:“小仓,我的仓儿!”随着话音火凰已在绝音谷附近,身形奇速,他识出这是小儿蓝沁仓的凤灵。能以凤灵求救必是临亡不远矣!

刚踏进绝声谷,所有的感觉如同狂涛浪潮齐齐向火凰的心觉识蒂扑来。所有的孩子都对小寒怒起杀意?小仓紧紧的抱住晕倒的小寒。他的身体已经缩至十岁孩子般模样。凤灵大量失去,若不急时补救,小仓的寿命可能不久矣!且终身只是凤翎鸟模样难回人形。以这种情况是要被驱逐出凤檀林。夷兰幻境凤檀林只有拥有凤灵的凤凰才有资格居住在此。

相继而至的心灵感识更让火凰痛不欲生,死去的两个孩子的魂识在绝声谷飘荡,一浪高过一浪痛苦不堪忍受的心灵感识让火凰根本措手不及。

绝声谷内,十几个凤公主,王子持剑围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火凰,而且手里提着蓝沁琳已经奄奄一息。鲜血染满青绿的草地。

虽然这人背对着火凰,可是火凰已经认出他是谁?

“住手!”火凰悲怆的怒吼。

楚离感觉到炙热的火焰就知道火凰来了。

猛听得一声因痛悲之极而变了声音的怒吼,诸公主,王子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他们的父王,以为又来了个强者,惊悚的立时回头,才发现救星到了。

“父王!”他们齐向火凰扑过来。火凰宽袖一挥将诸子女揽进袖内。火凰的衣裳非同凡衣,是由火凰千万年来彩灵之气积聚而成。袖内更是安全的不能再安全的养伤之地。

“还我翎儿!”火凰并没有怒斥楚离为什么来凤檀林杀自己的孩子们,也没有说一些痛苦至极的废话,而是直接要求楚离还他的琳公主。

“你说的是这只光毛鸡吗?还你可以,但必需是死的。”楚离身上的阴寒之气陡然暴增,太阴寒浆化成千万条小蛇漫窜谷内各个方向角落。妙时更枯死了谷中大片植物。

他的声音更冷,仿佛他手里的蓝沁寒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不用问,什么也不用说。火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寒,惨不忍睹的模样肯定是拜琳儿所赐。

灵气俱失的小仓,被火凰抱在怀中以身上的高深的凤灵神力辅助他恢复。

无形的热度在升高,空气中出现肉眼得见的丝丝竖直上升的波纹,氤氲散发着炙热的气浪。脚下的青草,周围的树木在惨遭楚离诡异的阴寒枯死之后,继而又迎来火凰的‘紫阳烈炎’。微风里吹来的尽是小植物抵挡不住而化成的粉末飘飞在空气里。

小仓要尽快救治,琳儿也危在旦夕。小寒,对,只有小寒恐怕才能劝说楚离。

想到这儿火凰原本想让小寒继续晕倒,不见眼前伤心的事情,可是,琳儿危在旦夕,自己若无楚离争斗,恐怕今天一天都难以分解。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结扣就是小寒。

“嗯……主人!”一声轻轻的呓语声,小寒苏醒过来。楚离一见小寒复醒,气急败坏的看着火凰,眼神里尽是不耻。以小寒的心性要是见到此情此景,她是不会怪楚离,但她绝对会自伤。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对得起父王。

“接着。”楚离看见小寒苏醒在她还没有来得及看见此情此景,更没有来得及用心识察看这一系列事件时。楚离将手中的光毛凤蓝沁琳扔还给火凰。

楚离已经是他的仇人,不能不报仇,可是眼下,伤残很重的孩子们需要他。在此之间。火凰不得不咬牙切齿的暂时咽下这口气离开绝声谷。

谷外,已经有大批的人马朝这边奔来,其中还有小仓及诸公主王子的亲生母亲们。

“啼央将军,立即布下‘天绝九魂’阻拦一切出入凤檀林的陌生人。抗拒者杀无赦!”火凰朝着一位身披火鳞战甲的战将吩咐。旁边一位高贵优雅的女人看着火凰怀里的小仓,禁不住大声啼哭:“王,我们的仓儿怎………”话没说完直接咽声晕倒在地。

“菁阳夫人!”

一众婢女丫环将她从地上扶起。火凰没有告诉他们进去捉拿楚离。因为火凰知道楚离的实力,自此他才明白源始魔尊为什么挑他做魔尊子?因为他—是月痕伤尊离。火凰明白凤檀林的人无一是楚离的对手,哪怕是自己也未必能全身胜任于他。所以要赢他,就需要一翻精确的算计。

“楚离,他们都走了吗?你没有为难他们吧?尤其是小仓,求你不要伤害……”小寒说到小仓,浑身猛的一震,心灵蒂识告诉她,小仓已经重伤。小寒这才想起来,不是自己晕倒而是主人他……。

心口一阵痛疼,小寒这回算是真正的晕倒了。小仓的重伤,她将责任全部归就于自己。她已经感觉到了父王内心滔天的恨意。

楚离看着小寒痛苦的晕过去,遂抱起她,走出绝声谷,楚离要离开这里回到人间。刚才小仓给他的凤檀林特有的功疗心法,他已经全记住了,揉合他体内的太阴和清灵两股内力,治疗小寒没有问题。

“不!我不跟你走。你放开我,独自逃吧,否则父王会烧死你。你快走,我要回去找父王,我要向他认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原因,如果我不回来就好了,一切都不会发生。”小寒低声饮泣。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灾星,这次回来本是想看看病中的母亲。可是父王一直不让她见。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为什么就感觉不到母亲的方位呢?难道母亲不在凤檀林。她曾经问过父王。父王说等她坐上了红鸾星君的位置,父王就亲自带着小寒去见她母亲。可是现在还有希望吗?父王肯定也恨透了她。小寒即想又不敢用心识探知父王的心思。她知道以她的功力,一定会被父王察觉。父王也看见自己有伤,为什么不带自己一起走,却把她留在绝声谷。一定是嫌弃她了。伤心自疚过度的小寒将事情往偏道上想了。其实是火凰知道楚离不会伤害她,更知道楚离有百分之百的能力为她治疗伤患,所以火凰才留下她。

再也如果一定要带小寒走,免不了又是跟楚离一番纠斗,耽误时间。此时火凰内心也煎熬着对留下小寒的内疚。

此时的火凰后宫更是闹得天翻地覆。众位夫人披上战甲纷纷要为孩子们报仇雪恨。

凤檀林已经布下‘天绝九魂’的阵势,此阵乃是上古凤皇与龙皇及其他神兽们共创的阵势,曾经作战于天国,无人能破。现在此阵又经以历代火凰精心改造,楚离要想离开,简直势如凡人登天。

楚离看着心力憔悴的小寒,也不敢硬将她带出去。思来想去还是………突然间楚离想到“驰梦塔”对,怎么没想到用它呢。本来考虑着要将小寒送还给火凰,可是想想那些夫人们知道后,岂不是要撕了小寒。即使火凰想要顾她,也终究会有失漏之处,如今将小寒放入‘驰梦塔’内。一来小寒可以安全得到无人能进去伤害她。二来,里面的奇异妙处足以够小寒在里面自我疗伤,不耽误时间而且效果更好。三来,她在里面是绝对感受不到外面的一切事情。

楚离虽然没曾想过要在凤檀林杀个血赤千里,可是万一有人要杀他,那就很难不激怒他。一切后果都难以预料。所以‘驰梦塔’是小寒最安全最好的去处。

“寒儿,我把你放进驰梦塔,你在里面好好的养伤,里面我已经都布置好了,跟家里一样?听没!”楚离不等小寒是否答应,一个念头小寒就消失在眼前。楚离将驰梦塔变成一颗扣子放在胸口。

美丽的绝声谷在楚离背后变得面目全非,草枯,树毁。惨风凄号!

一走出绝声谷,楚离就清晰的意识到四周杀机重重,都是冲着自己来的。各个路口及出口都已经不见踪迹。这里仿佛变成一个圆圆大大没有门的帐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