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9章 绝声谷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见楚离怎么也不肯跟它说一句话,显然它开始暴燥了,滚烫的烈炎分成数团向楚离轰来。

“嗨!”楚离大喝一声,他是魔尊身体内有太阴寒浆。一股太阴寒浆从楚离口中冲出迎着五团烈焰。

“哧! 哧!”太阴寒浆像条有眼睛的冰蛇随着楚离的意识并没有与五团烈焰迎头相撞而是穿过它们……蛇头向言焚兽头上那朵火烈花吻去。最后蛇尾一抽,五团烈焰被蛇尾狠狠的抽去一边。

“啊!小娃儿,你是谁?”言焚兽一声惨叫身体开始缩小,惊恐的眼睛射出求饶和怨恨的目光。

最后一条路居然在言焚兽腹下出现。

“滚!”楚离跃起身体飞起一脚踹在言焚兽的肚子上面。楚离只觉得一股无比炙热的气息向自己全身袭卷过来。楚离看见言焚兽那贪婪喜悦的眼神。

可是它错了,楚离是楚离。他飞起的那一脚已然比这股袭卷力先起了作用。言焚兽嗷的一声怪叫,身体倒翻着被踢起翻滚在旁边的火海中。而楚离也发现了自己正以快速缩小。

太阴寒浆包裹住楚离的全身。楚离趁机打出一掌,空中楚离身体一个小旋转又回到火海小径。在言焚兽那不可置信的眼光中冲出火海………

楚离一冲出来就感觉到了小寒的现状…………

……“啊!”小寒发出一声凄厉而绝望的叫声。从空中重重的摔落在地。

“臭女人,你就使劲的叫吧,你知道这个山谷是什么地方吗?你再不叫就叫不出来了………”

“杀死她……”

“慢慢凌虐她……”

“玩死她,还是告诉她这是什么地方,要不做了鬼还不知道自己死在什么地方就可笑了。”

黄衣女子,走上前去重重的一脚踏在小寒的头上:“臭女人你听好了,这儿是绝声谷,天然的防御山谷,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们。你贱,你妈比你更贱,我说了又怎么样!你还敢恶恨恨的瞅我,瞪我。”黄衣女子蓝沁琳一把抓住小寒的青丝,一把把的拨。寸寸缕缕的黑发纷纷乱乱的被风吹得满天飞舞在这青草山峦。

蓝沁琳的心慌乱着,从心里感到一股恐惧的力量在攥紧挤压着她的心脏。小寒的目光,愤怒,坦诚的愤怒。让她害怕……

“小仓,你去把她眼睛挖出来,看她还瞪不瞪我。”蓝沁琳对旁边站着的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吩咐,这是小寒最小的弟弟,一直在旁边站着,跟着起哄,也是唯独没有动手撕打她的亲人。

“我去?四姐?”小仓以为他听错了。他可不敢去,他亲眼看见父王宠溺小寒,而且小寒也对他很友善,可是大势所驱,如果他不跟着起哄,殴打三姐小寒。就等于小仓背叛了整个家族。这个罪他可背不起。所以他也一直跟着起哄并没有站出来殴打这个可怜的姐姐。可是现在四姐让居然让他挖小寒姐的眼睛,这事他可是不敢做的。别说父王宠溺小寒姐,就是不宠溺他也是不会干的。

“不,我不去,你们也千万别去,闹闹玩玩就可以了,太过份了父王一定会知道。我们就惨了。”

“知道又如何?难道父王知道后,还会为了一个尸骨无存的小寒,杀光我们所有的子女。”回过头看着所有参予者,沁颜嚣张的头一昂:“你们说是不是,小仓,四姐让你动手,你就动手怕什么?所有的人都打了,只有你没有动过手。怎么你是不是想留一手,然后去告密。”

看见四哥沁颜凶狠的眼光,小仓吓得头一低,但身子却往后退了几步。表明了态度。

“小寒,撑住,我马上就到了。”楚离的声音在小寒的脑海里突然响起。小寒本已绝望无神的心咚的一下重新复苏的跳起来。并且立即感觉到楚离正以万分快速的速度朝这边赶过来。

“主人……”

小寒欣喜而启希的大声喊起来。

“她喊什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对,我也听出来,她好像在喊什么人?”

“喊煮人。”

“不是煮人,是主人。”

“不好,有外人闯入凤檀林正向这里赶过来。”

“这个人是小寒一伙的。你们看小寒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拦住他,胆敢闯入凤檀林他找死。”

楚离几个瞬间闪移,人就到了绝音山谷,见到小寒比他想像的还要凄惨,一时间胸中烧起熊熊怒火。眼见这群不知好歹的居然还敢围攻上来。

“不识好歹,敢虐杀我的小寒。你们找死!”一掌打出太阴寒浆尤如千万条小蛇呲牙裂嘴的向他们吞食缠绕过去。还等不到他们做何反应。小蛇就从他们的鼻,眼,耳,嘴中钻进他们的身体之内……立时他们全部被冻住。楚离右臂轻轻的一挥,前面几个就被挫骨扬灰随风土葬在这绝声谷内。

后面十几个虽然被冰住却依然有意识,他们从来没有出过凤檀林,没有经历过什么,一个个在这林内自傲狂妄,哪时见过楚离这般厉害的角色。一时全吓得要哭都不知道眼泪从哪儿流了。

“主人,主人救救小寒。”小寒此时已经维持不了人形。灵力也消耗殆尽。

“小寒,对不起,我来晚了。”楚离热泪盈眶,眼角之处看见小仓站在一边瑟瑟发抖,在大家一哄朝楚离而上时,小仓反倒向后跑。因为他感觉到楚离身上那摄人心魂的魄力。

这会儿看见楚离看着自己,非常识趣的朝前走了两步:“四姐受的伤非要凤檀林独门功夫才能治愈。我这儿有…”小仓从身后刚刚掏出来,就被楚离抢过去。

楚离将小寒轻轻的放在自己腿上面。将清灵源力输入她的体内,因为小寒本质是以寒为底蕴,而清灵源力也是寒,所以清灵源力可以帮助小寒恢复。而小仓也被楚离一个眼神就非常识相的跑过来,用尽全力将凤檀林内功心法输入小寒姐的身上,不足片刻,小寒就恢复人形,这可是伤后未愈又逢重伤。

“是三姐不愿意四姐回来跟她抢红鸾星君的位置才打成这样。”小仓很识时务的告诉楚离这场事故发生的原因始末。

楚离目光寒冷如星,看着小仓这个十八九岁的男生,看似十八九岁。楚离知道龙凤家族都是以千为计,一千年为一岁。

小寒只是因为体弱而看上去与小仓差不多大而已。

楚离厉声问,问得一字一句:“你没有打小寒吗?”

“没有!没!”

“没有,主人,小仓真没有打过我,他是我最好的弟弟啦!”小寒泣不成声的向楚离哭诉,先前看见楚离一出手就杀掉了自己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子。心里早就慌乱了,虽然他们打她。小寒也痛恨他们。可是小寒真没想过要他们死。现在又听楚离这么问,小寒害怕小仓被楚离干掉,因为她已经看见楚离的杀意很浓,很浓。

“那他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不护着你?他也该死!”

“不要!呜呜……”小仓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跑的意思力气都没有,因为他看见了楚离出手。快似闪电。所以他放弃了跑,只剩下哭了。

“不!不!小离,你不要,不要这样,放了他们放了他们。”小寒一把搂住楚离紧紧的抱住他,不让他有机会腾出手去杀掉那些此刻没有被杀死的兄弟姐妹们。小寒已经强烈的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恐惧。

泪水不可遏制的流下湿了楚离大片的衣裳。

风拂起小寒的头发,露出块块斑驳大小不等的头皮。楚离早就与小寒血液相融又是自己的表嫂,与楚离更是同甘共苦,生死相辅,这等情份谁能替代。楚离紧紧的抱住小寒,泪水倾眶,心里只有报仇二字。

但,偏偏小寒又拦着不让自己杀人,这就无异于像一个过了极限又不让你休息的人一样,胸中的怨念,恨意得不到舒展只在胸口越积量越多。

“你们,是谁伤了小寒,拨光了她的头发,自己滚出来。”

听着楚离一声暴虐的厉吼,大部分的眼光都看向蓝沁琳,而她本人只听了这一声就腿一软摔倒在地。在她看见楚离轻轻弄晕小寒的那一时刻,她就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了。早知道小寒有这么个凶狠的主人,打死她也不敢未发迹前惹小寒半根头发,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你不能杀三姐,她是要竟选红鸾星君,她……啊!”小仓伴着一声惨叫飞出一百多米远。

“就你?也配。”楚离一步步的向蓝沁琳走近。

蓝沁琳听着楚离说她不配,想想自己也是要死了,凭什么还受他的作贱,不由的怒上心头:“我比那个小寒要配一千辈。她和她妈都是贱女人。”

“啪!”蓝沁琳再也发不出一个音阶。因为她的脸颊及半边咽喉已经破裂,鲜血随着高高凸出眼眶的眼珠,从七窍之处流成几条小河。

楚离就站在她身边……

焰天宫内,火凰正自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

……“你拨多少小寒的头发,老子今天要你加倍的赔回来,不但要拨光你的头发,还要把你打回原形,拨光你身上所有的毛,把你拨成光毛鸡,这里真好……绝声谷……哈哈哈………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老子再把你一顿火煮了喝汤吃鸡,用你的身体给我的小寒补营养。”

“呜!”一声低闷的惨哼。

血连着皮肉从蓝沁琳身上一块块被撕下。扔向半空就变成了羽翎。

一阵阵低沉的哭泣,相比小寒,这帮小兄弟们对蓝沁琳的感情要好很多,这会儿都顾不得死活,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你们想死,老子成全你们。”楚离狰狞的脸色里透出危险的笑意。

原来是诱小寒来这个绝音谷就地铲除她,玩死她到神不知鬼不觉。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儿反倒成了埋葬自己的绝地。这不是给别人铇坟坑,结果是自己跳下去吗?

旁边站着的小仓看见一场惨剧即将开演,不由的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看了身边熟睡的小寒。流着眼泪从小寒头上拨下一根寒凤翎,没有人知道,这是小寒母亲传给她的救命翎。可是一旦刺下,小仓知道自己一旦刺下,就永远不能晋级,只能是一只普通的小凤。可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

小仓拿起凤翎朝自己的眉心以十字形刺下,一道刺眼白色的灵光从小仓眉心暴射而出直射苍宇,同时也惊到这边杀得鲜血怖流的楚离……不用说,他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小仓神色疲惫的瘫倒在小寒身边……灵力大失的他,身体慢慢往童年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