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8章 姐妹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还在楚离满世界寻找火凰人影的时候,关健时刻王后琴锦为火凰保住了尊严。此刻,琴锦将伤重的火凰放在自己的卧床之上,以手玄脉,发现火凰是怒极攻心。灵力耗用不当引起的内伤。

琴锦擦擦火凰嘴角的鲜血,血浆中透着炙热的炎力。可见他真是气得不行了。这还是自己嫁给火凰之后见过的他发最大的一次脾气,想必肯定是楚离用语言激怒他。楚离到底说什么会将火凰气得如此?琴锦想去问问楚离。但在这之前琴锦还是将自己的灵力修为输送了一半给火凰。等他安好睡了, 这才走出去………

然而在她的后面一双阴狠的眼睛盯着她转过走廊,这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宫门看见了在床上躺着养伤的火凰。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满眼的委屈,好像自己受够了天下最大的责难。怨恨,一种恨透了床上躺着的人,恨他不为自己着想,恨他不保留自己的面子,更恨他不听丛自己的话。幽怨,浓烈的爱意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阻力。

就这样凤侍夫人一直站在床边,当外面很多人还在寻找火凰之时,她是皇宫内第二个知道火凰在这里的人。

“我对您那么好,您却处处为他们着–想。”当最后一字用尽全力吐出来的时候,火凰被她惊醒了。奇怪琴锦不知去向,而凤侍却满脸幽怨的站在床边。眼神中说不出是恨多于爱,还是爱多于恨。但是火凰能感受到无论是哪一种,都非常的浓烈。

“您根本就没有尽全力,否则以您至高无上的王者怎么可能赢不了那个野小子。我恨您,您为什么要把琴锦带回来,所有的人都不理我,都是您的错!您忘记了您对我的承诺了吗?我对您这么好,我是这么 的爱您。您去背叛我!……”

火凰一直不哼声听着凤侍夫人一句句的责难,看着她这张曾经是多么爱怜的脸庞,可是现在却生不起半丝怜惜,如果说先前还对她有几分感情,可是现在全没有了。

她所有的责难已经告诉了火凰,到底在她心目中是什么位置!是的,她是爱火凰,可是她更爱她自己,因为恨,因为妒忌,所有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她报复琴锦的枪手,包括火凰和她自己的女儿还有那些无辜的王子公主。仿佛她这一生活着就是为了去仇恨琴锦。不仅她恨,包括她的爱人,儿女,甚至她身边所有的人都要去恨,去仇杀她所怨恨的人。

火凰抬起头淡淡的问一句:“是你告诉楚离的吗?”火凰心里还抱着一丝愿望,希望不是她,毕竟楚离同样也是她的仇人,琳儿所受到的伤害应该在这个母亲心里让她能够暂时放下自己的仇恨,为孩子着想。

“是,是我告诉楚离,我要您亲手杀了我们的仇人。火凰,不要躺在这张床上。”说到这句时,凤侍的眼中满是憎恶及伤情的醋意。

“去跟楚离打一架,杀死他,不仅为我们的琳儿,也为其他的王子和公主,更为了火凰家族的名誉,不能让小寒这个野种破坏了,楚离就是她在外在的姘夫。”

“你胡说什么?小寒是我的女儿。”火凰真的很伤心,到现在他开始怀疑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连姘夫这种不属于夷兰幻境凤檀林的话,她都说的出来,她……她平时跟谁接触?火凰突然觉得自己一丁点都不了解凤侍夫人。

“她不是你的女儿,她是幽暗绿龙的野种,火凰,我的王,我的丈夫。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离弃琴锦这个肮脏的女人,虽然您没有告诉我,可是我爱您,爱您的一切,我又怎么能不打听您的一切,关于您的一切呢?不要总说我妒忌她。我有您这么好的丈夫我犯得着妒忌她吗?我是为您着想,为您的声誉着想,为了整个凤檀林着想。”

火凰面无任何感情,眼神雾凝似一团永远化不开的墨汁,幽幽的开口说:“是的,你是为了我着想,在我刚认识你开始,你就为我着想,结果,我和琴锦的关系越来越僵。你为我着想,我的女儿被秦虬封禁在幻野大陆,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你是为了我着想,你让所有的夫人都以为琴锦是个弃妇被逐离进寒冰焰狱。你为我着想,你让所有的孩子们都认为小寒是个野种。结果他们在绝声谷要私自处决小寒。

你为我着想,眼睁睁的看着我重伤倒下,你却无动于衷。你为我着想?甚至让我们的女儿琳儿因为你的错误而受到几乎丧命的危险。你为我着想,你不觉得琳儿现在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她已经因为你的错误众叛亲离了吗?

如果你真是为了我着想,你现在应该去陪着孩子。不要忘记琴锦对你的恩惠,不是她。我们的琳儿不会伤愈,说不定现在众位内阁长老正在议会上让我将她和仓儿逐出凤檀林。凤侍,你是个母亲,你是个合格的母亲吗?”

一阵细弱而低沉的哭泣声从门外传入进来。蓝沁琳推门而入。孱弱的身体面色惨白。两只眼睛在大伤之后的憔悴清瘦的面容上尤其显得大的有些骇人!

“妈妈,这么说弟妹们说的是真话,他们没欺骗我,那个为我治伤让我得以复元的红鸾神君是小寒的亲妈妈。小寒是我的亲姐姐,她没有骗我。妈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您错的离谱知道吗?如果,红鸾神君真做了这种事情,她就不可能有正神的地位。她 ………”蓝沁琳听着弟妹们告诉她实情后,根本就不能相信更不愿意接受,就想偷偷的来看看红鸾神君并且问她到底是谁?可是没想到走到门口却听见父母讲话。

她要告诉妈妈,不要去用妒忌歪曲想像人事。够不能将想像出来的结果到处说,否则会害了别人。

她是恨楚离,可是她更爱自己的父王,如果父王和楚离对打,哪怕父王会受一丁点伤,这都是她不愿意看见更不愿意接受的,所以她看见琴锦带回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以她们的灵体来增强保护弟妹的灵魂,这样,以后弟妹们就可以复活。而楚离本身也会因此而得到报应。不流血却有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

而现在外面整个凤檀林一片火海,琴锦在外面与众位大臣忙着救助凤檀林的国民。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却逼着父王再次出去与楚离硬拼。

虽然没有人看出火凰受伤,可是琳儿却感觉到父王的伤很重。尤其是这对眼神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神彩。

“啪!啪!啪!”数个耳光像闪电一样抽打在琳儿的脸上。琳儿的脸瞬时胖了两个周圈,原本大的骇人的眼睛现在小多了,原来惨白无血色的脸庞现在红的充血。此刻不能相信而震惊的看着母亲。耳畔的轰鸣声更让她怀疑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妈妈,是哪个妖怪变的………

“什么正神的地位?她也配,那是骗来的。你是我的女儿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母亲说话,我生你下来,你就是我的,自然由我全权处理。你要承担我所有的仇恨,这是我生你下来的目地。也是你于生俱有的责任。”

火凰从床上挣扎着起身拉过琳儿,看着不可理喻的凤侍夫人。内心卷起一股悲悯和无奈:“来人,将凤侍夫人送回她的宫室,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更不许旁人去看望她。全城搜捕楚离,一旦发现即刻让他出城,否则将启动阵法核心将他永远困在阵中。”

郊外。

………………五个女孩和楚离看着整个凤檀林的精灵们被突如其来的大火烧得四处逃窜,大人小孩子死伤无数,而如同凤翎状的天火还在无以数计的从天空掉下来。其场面非常催人泪下惨不忍睹。

街道,小巷子,房屋,花园,田园。湖泊,森林,到处烧得火光漫天将夜晚的天空印得分外美丽。

精灵们奔跑,嘶喊,咒骂,狂叫……….

这偏偏不是普通的火,雨水是浇不灭。而且越浇越旺…………

“你看看,都是你干的好事,这多少无辜的人啊!”清湛她们一路走来听着整个凤檀林但凡是活着的精灵无一不骂着楚离是个混蛋,是个害人精。

楚离是她们的爱人,她们好想帮楚离说句话,可是找不到理由,哪怕是替楚离分辨的理由,她们也找不到。这里凡是所到之处皆烧得令人心之颤抖……她们的心好疼,尤其是美玦一路走来看着小精灵们被烧惨死的模样,仿佛烧的不是精灵而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早就哭得一塌糊涂泣不成声。

“楚离,你也是经历过家破人亡,你怎么忍心啊!”

“如果小寒知道,她还不得恨死你。这可是她的家呀!”

“哎呀!小寒呢,这么大事怎么不见她露面?”

楚离掏出驰梦塔对她们说:“她在这里面。”

“坏了,楚离你完蛋了,我以前听斯冰说过,象小寒这种通晓万物心识的灵禽,是可能随便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你有没有念咒呀!”

楚离的眼睛瞪得尤如桔子大,嘴巴也能塞个鸡蛋进去。天!他何尝不知道,可是老早就忘记了。现在小寒肯定在里面咒骂自己不知道多少遍了。

凌儿看见楚离发愣,傻站在那儿,不由急的说:“放小寒出来吧!小寒修炼的是幽寒功法,说不定可以救助这些无辜的精灵呢!”

“好!好!小寒出来。”一个念头,大家面前又多了个面容清瘦的女孩。横眉冷对千佛指的看着楚离,其眼光如万把剜刀向楚离风卷过去。

“不许走,借我太阴寒气及清灵源力。”小寒睛眸噙泪不愿意再多话搭理楚离,她要全身心的投入救助全国面积灾难中来。只是她现在身体太过虚弱。

从小寒头顶放出一束强大的青蓝色光芒直向空中,所触及的地方全部化开,阻隔住万千欲往坠落的‘焰天火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