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8章 言焚兽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禁不住寂寞的宇琪看着这茂密的森林一望无边。葱翠欲滴,雾气袅绕,飞禽鸣唱。

“这就是凤檀林吗?你年纪比我老很多,我就称呼你为苍爷爷,好不好?”葛宇琪以商量的口吻跟四眼苍蝶说话。小师叔不说话,宇琪这几天可是闷死了。虽然有下方的美景可以看,这再多好看的东西也要有人分享,有得聊,这时间才好打发,这东西越嚼越香,这景色也要越谈越美吗!

像这样跟个闷蛋似的坐在这连做梦都觉得是异想天开的蝶背上飞行,怎么能不山南海北的大嚼大评一翻呢!葛宇琪突然觉得好沮丧,早知道这样就再拉个人来说不定热闹些。

楚离慢慢抬起头,心事重重的看着宇琪,心想这小家伙一点战斗经验都没有,这次来是不是不应该带他来:“好了,别闹了,这次不同寻常,对凤檀林我也是初次来。”

“小师叔的意思是……有危险?”

“嗯。”

“那就太好了,在家里总是打不爽,这儿是不是能够打死人不用陪呀。”

“你傻呀,别人站在那儿等你打呀。说不定还有阴谋一类,算了,我想过了你就跟苍叔留在夷兰境外。等差不多了再让你进去。”

“不行,这那儿成。你带我的目的就是为了煅炼我。这哪儿能临阵退缩。”宇琪一看小师叔的脸就知道他这样已经是打定主意了,顿时心里一千万个不愿意。原本就是逆性子的宇琪。这回子这毛又逆长了。

“小师叔,你要是不让我进去,我这就从这里跳下去。”

“你敢!”

“你真不带我?”

“小兄弟,别乱来,这里可是夷兰幻境,幻境!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不是像你们人类的房子街道,间间条条的就摆在哪儿,要去,要找,就能找到,这幻境可不是那样?走错了当心小命不保。”说着话三人就已经飞近夷兰幻境。

这是一片春季的草原。鲜花青草铺地,蓝天白云缥缈。

“这是草地吗?小师叔!”

“嗯,不是你看见的草地。”楚离知道他要干什么。可还是晚了一步,宇琪在楚离嗯的同时,就往下跳了。

“谢谢苍叔一路护送。楚离来日再谢。”说着人就随在宇琪身后跳下蝶身。

黄沙漫天,葛宇琪人还没有着地就明白完了,什么春季草原?这分明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澫,细沙如面,风一吹就往人耳朵,鼻子,嘴巴里钻。幻境,幻境呀!

“宇琪!”楚离跟着宇琪一起跳下来,这漫天黄沙早在眼里看得清白,只是傻小子宇琪只以为是青草碧原,人又不听话倒是一头冲下来,下了地才晓得厉害。无数的龙卷风像牢笼般冲着葛宇琪疯卷过来,四面八方无处可逃。

他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一时间人也蒙顿了所学的一切功夫在这时间都用不上。好歹他还不算太笨,眼疾身快眨眼功夫就看清了这几柱龙卷风的速度以及彼此之间的活动范围,于是身形疾快的从中间穿插而过,右肩被人抓住,随着力道腾空而上飞上云端。

再看脚下又变成一弯湖泊。

“就这样,你还是跟苍叔在境外等着我,这里面的险情不是你能想像得到。”楚离在焦急中将宇琪救出,并交给苍叔。这里地处森林边缘,空气非常湿润。林间的灵气很重,也适合修炼打坐。

“小师叔,我……”葛宇琪还是不死心。

“不许去就是不许去,苍叔,小家伙就交给你了,他要是到处乱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楚离横瞪着葛宇琪一眼,他就不敢再哼声了。最后听见楚离说要苍叔管制他。他又气又急眼巴巴的看着楚离离去。

苍山笼雨,翠竹摇曳,广阔的山凹腹地正在进行一场几近于生死的较量。

两名女子在场中央,都是衣衫不整,披头散发,一个青色女子面色苍白嘴角流血,一个黄衣女子胸前被抓得惨不忍睹鲜血淋漓。俩人身体都散发出无以估计的寒流量,整个山谷白霜铺地,空气里雪花飘散。

“我跟你无怨无仇,又是一父同胞,为何你要将我狠狠虐待,你以为我是当真怕了你吗?我只是不愿意让父王为难,不想伤了兄弟姐妹间的和气,你何苦苦苦相逼。”青衣女子擦掉嘴角的血迹,双目噙泪,神情中的委屈及眼神中的不解令她无法忍心再找撕打下去。对方已经被她伤得不轻了。胸前的爪印似乎可是窥见白骨森森……

黄衣女子眼睛眉稍处尽是鄙视:“呸!你少假惺做态,你以为你回来的目的,我们不知道吗?你就是回来与我争抢红鸾星君之位。只有父皇亲点的鸾鸟才有资格进行红鸾之争。这些年你在外面谁知道干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才让父王把你带回来,你成天在父王面前装温柔卖孝顺。告诉你,只有我才能有资格当红鸾星君,只有我的天赋才配当星君,你只是个野种,一个跟你母亲一样贱的野种……”

“你找死。”青衣女子正是小寒,听见眼前这名黄衣女子骂她母亲。一时间胸中积郁的伤痛如同火山爆发。

从回到家中,所有的兄弟姐妹没有如她想像般的亲蜜,个个看见她犹如看见讨债鬼,祸害精似的,不是躲着她就是恨着她巴不得她早点死去才好。

小寒不明白为什么?也不敢去问父王,怕给父王增添麻烦。只是忍着,独自感受着亲情的折磨。她可以忍,因为这个家必竟不会长久的住下去。她还是要回人间,那里有她爱着的小赐和主人楚离。人间才是她真正的家。

今天三姐约战她,并代表所有的同辈中人说明,如果小寒胜利了,她们以后再也不与她为难。如果小寒输了就滚出凤檀林。如果不战就不要怪所有的同辈一同痛揍她,每天照三餐的打。

嚣张的态度,蛮横的语气。仿佛小寒不是她妹妹而是她的下人,奴仆。她随时就可以要了小寒的性命一般。在她看来小寒就是一只蛆,一只不配活着的蛆,一只让凤檀林羞耻于世的蛆。就算小寒死一千次也洗不清白小寒活在凤檀林一分钟的时间。

看着兄弟姐妹们的眼神仿佛如同狂风中的冰刀一寸寸的将她凌迟至死,小寒答应了,不为别的,只为了凤檀林的……哪怕是外表的和平……让父王看着可以高兴。至少不为她担忧。小寒明白置身人类社会久了,小寒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某人跟一圈都不和。那怕是某人千对万委屈。久而久之。心疼他的人也会为他感到烦恼。

小寒不让父王为她感到烦恼哪怕是一秒钟也不要。所以小寒答应了三姐的挑战………

你可以骂我,可以恨我,可是你不能侮辱我受冤屈一生而且不久于世的母亲。小寒胸中的怒火一旦燃烧就没有止尽。越烧越旺,眼前再也没有三姐。而是那些侮辱她母亲的仇人。

小寒好恨。恨的眼睛发出红色可怕的亮光。亮光宏炬同时也让这些围观的人害怕更让他们愤怒。

“她发狠了,大家一起上啊,杀死她………”

……………火海,一望无边,炙热难耐,熊熊大火滚滚浓烟。金红色的火苗攀延直上半天空。路,有路。不仅曲折而且更加隐约难见。火,火旺,不仅势热而且更加让你无法预防。

……………天空,一望无垠,雷电交加,无以量计的各色火焰。从高空落下。有的可以让你死,有的可以让你活,有的甚至可以让你功力倍增。有的可以让你功力俱废。

楚离独身一人走在这曲折蜿蜒的狭窄小路之间。从这里穿过去要一个时程左右,运气好就能走过去,运气不好死了没有骨灰骸骨。这里不是功夫高的人就可以过。也不是没功夫的人就必需死在这里面。这儿,靠的是运气以及胆识……

被炙热的火焰烘烤着,眼球几乎都快要爆炸了,口干咽渴。浑身上下的皮肤组织都出现裂痕,身上的水份快要被蒸发完了。楚离全神贯注的凝视着脚下仅有的小路。心里算计着这条小路何时消失,在消失以前另一条小路会浮现在左还是右边的火海之畔。要在这一现一失之间找准时间,否则就会掉入这火海之中烧提尸骨无存。

楚离身边的火陡然间更旺了并发出异样的怪叫声。

言焚兽!

这是嚣融火海中唯一的野兽。也是世上仅只存在于次的灵兽。这种灵兽与火麒麟一样都在焰火中出生。只是它们的智慧没有火麒麟那么高。

楚离的天魔眼看见一只浑身披着焰火,形状犹如传说中的绫仙鹿,就是跟梅花鹿差不多个子,在眉音处有一朵雪花状的绒毛。遍身皮毛为天蓝色。

只是它的眼睛比绫仙鹿更大,浑身披着火红的焰火背上犹如鳞背的盔甲,恰似狮眼碧色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楚离。并口吐人言:“你为什么这么愚蠢,来这里送死,不知道我会吃了你吗?小娃儿。”

楚离没有回答它的话,知道不能回答,一旦嘴巴张口顶多一个字就会自动落入言焚兽的口中。

“小娃儿,没听见老夫说话吗?再不回答小心老夫就吃了你。”言焚兽跨前一步却不曾跨上小径。楚离知道它不敢,因为它的身体不能离开火,否则就焰尽身亡。虽然它站在楚离身边,并且跟着楚离不停的走动,却是怎么也不敢跨上小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