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7章 四眼苍蝶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学校。一路走进教室,所见的人都低着头分开两边,毕恭毕敬的躬着身体自觉让出道给楚离让路。

课堂里。

“楚离,把你额头上的那块洗掉。否则,站外面去。”王得语老师没看楚离,而是把眼光移到别处。心里想是不是这块图案的关系,怎么他看上去………我为什么会这么怕他。

每个人看见楚离,都不敢大声说话,仿佛他就是个王者,所有的人都必需在他面前俯首称臣。可是他是个学生呢!

看着王老师对着课本说着让自己去把额头的图案洗掉,楚离有些好笑,但是他知道他这一笑肯定会给老师一种,我侮辱了他的想法。

洗掉不可能,还是隐进去吧。想到这儿,楚离就把这块幻雾图腾隐进去,可是刚一隐进去,不得了啦。七个女孩全都出来了。原来这块幻雾图腾是代表着伤尊离。

全班一百多个学生齐瞪瞪的全都看着这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七个美女。

“林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

“姚清湛,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苏美玦,你复课了吗?”

姚清湛欢乐的转着圈儿,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边摸还还喊:“原来,我这么容易就变回我自己啦!楚离,你真的愿意让我们变回自己?”

王得语老师听着学生们的惊呼。抬起头看着这七个大美女。惊的目瞪口呆。后门锁上了。他自己就站在前门边。别说七个人就是一只小狗从门前溜进也瞒不过他的眼神。可是这七个美女不但出现在大家面前,而且还出现在后排。从后排走到教室前门?………

王得语老师听见自己的声音,柔若风拂,颤若音符:“你们是哪个班级的,怎么在这里?”七个女孩个个都是貌若天仙。个个都是风姿灵骨,个个身材都是棒得没得说。

“赶紧走。”楚离低低说了声,使了个眼色,七个女孩像一群蝴蝶被风卷出教室。只留下一群大眼瞪小眼,小眼变色眼的家伙。这个班级学生大多是男生。这会子个个脖子都被拉长到极限。

一堂课就这样被搅黄了。下课铃声响起,发了疯的一样追出来。哪儿还有半个女孩的身影,有的只是几个楼下跑步的恐龙。

“小师叔,听他们说你变了,你刚进教室的时候,我都要给你下跪了,你额前的图案是怎么回事?”葛宇琪是班上唯一清醒的男孩。此刻也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楚离这一天一地的变化。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变化会这样,不过这样更好,至少湛儿不会再怨我。”楚离掏出化妆镜左右看,其实他还是最满意自己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才适合这个社会。如果是伤尊离那个形象会使自己跟这个社会隔离开来。即使是自己那群熟络的不能再熟络的哥们。

“梵静庵死了?”

“没!以后不要再提她了。”楚离看着小宇琪。心里却是在考虑这报仇完毕之后自己应该怎么办。尘归尘,土归土。寻道人间。当然是要自己在这个人间社会好好的生存。在这个人间社会,这个看似远离仙魔的科学社会里。发展自己的事业……这也算是自己的事业吧。

“你在想什么呢?小师叔。以后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是不是可以让我参加了。以后你别再将这个图案显现出来。我看着,不止是我看着,就连老师和校长,所有的人看着都不敢直眼看你。而且这腿肚子还抽筋。还…………”

“好了,别还了,这后来我还想为表哥去一趟凤檀林,看看小寒怎么样了。你跟着我吧!不过,你要把自己保护好,我不负责你的安全。”楚离说完就不再理他了。

放学后,独自一人走进学校后面的榕树道里。现在正是冬季,叶子早就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粗桠细枝以及几片的挣扎着仍然不肯离去的枯树叶。被风吹着翻着圈的身体在枝头间发出呼呼的声音。青砖铺的路,走上去就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很舒服。几米远就会有一个能坐三个人的木椅,是由几段树木劈开磨光以钢铁支撑。坐着也很舒服显得很闲怡。通常都是学生们在这里背书和恋爱的好地方。

“楚离。”

“坐下吧!”

“你真好,我还以为你就此绝情寡义了呢?”清湛将头埋在楚离的臂弯内。

“我也没有想到,平日最贤良的你,没想到反应这么大,抗拒心理这么严重。清湛我也没想到你居然是七灵魄中间最具强韧意识。”楚离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发现清湛比以前好看多了。

“我以为你就此变成伤尊离,回不来了,没有想到你这么容易就回来了,仅仅是把图腾隐进去,我们就重回了,楚离,我还是来上课,林瑾也要来教书,若儿和美玦也要回来上课,其她的都要上班,我们要正式踏入这个社会。”

“行,你们说了算,不过,我还要请假。”

“我知道你要去哪儿。刚才瑾儿已经去校长室了,一会儿就会有你准假的通知。楚离,你娶了我们,你真幸运,呵呵………………”

楚离一把将清湛像翻风车一样抱在怀里,刮着她的小鼻头亲呢的说:“是,是很幸运,因为我是楚离,不是伤尊离。所以我很幸运的娶了你们七位美女。”说吧,狠狠的在清湛脸上亲了一下。

“我也要。”

“还有我,不能偏心。”林瑾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楚离,在他颈脖上甜甜的温热了一会儿。

美玦却从侧面搂住楚离的脖子,嗲声嗲气的对清湛说:“你不要独吞吗?分我一半。”

“我不够分了,怎么办?这可不是我的错哦!”楚离望着老远抱着几筒冰激淋跑来的妙若儿讨饶的表情。让若儿很大方的做出决定:“你们三个白天分了他。晚上他是我一个人,这就公平了。”

哈哈……………嘻嘻…………

夜晚,楚离走出校门。大街上面人来人往一片热闹非凡。楚离回头看看校内还有一些儿浪子迷蝶,不过,他才不担心。转身就向右方向走去。

前面不远七百米处的地方有个卖报的亭子,这里有个老头来自凤檀林。楚离早上来上课时,曾经到这儿买过一瓶酸奶,看清了这个老头的原身。

“最后一瓶奶刚被前面那个小学生买走。”他没有抬头,脸上布满皱纹,深褐色的老人斑让他看上去有点丑还有些可怕。

“四眼苍蝶!”

“什么?我这儿没有卖的。太晚了,年青人,老人要睡了。”他面目没有丝毫色变。

“凤檀林发生什么事了?”楚离上前一步堵住他收摊的动作。

他的手指仅仅只是颤抖了下,就恢复镇定:“青年人,凡事自有定数,切莫多管别人的事情,无论你是谁?”

老人面前蓝光闪现,冷冽的风在他沧桑的容颜布了一层霜。

楚离的手里多了一支天蓝色凤鸾翎,散发着氤氲的寒气。这是小寒以前送给楚离。

“你是?”老头的脸上布满了不可相信。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楚离有些急切问,早在他与梵静庵战斗时,就隐约感觉到小寒出事了。自从他与小寒定下主仆誓约后,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能够感受到小寒的气息,随着他功力的加深,现在的他可以直接感受出来小寒现在的状况。

“小公主的羽翎?楚离?”老头的脸开始在路灯下变化。原本的老人斑在变化中形成老人原有的眼睛下另外两只眼睛,如翅翼般以鼻为脊骨,整张脸看上去诡异而可怕。

“你是小公主的主人,有权利过问,但是我发过誓不能泄露出去,拿着,这是去凤檀林的路引。求楚先生现在就随我启程吧!”老头说完,楚离就发现他整个身体正在变化,尤其是胳膊腋下隐隐约约现在翅翼。

“能再带个人吗?”楚离想到宇琪,他答应过宇琪。于是,他以千里传音的方式告诉宇琪,让他站在学校教课楼顶上面。

“上来。”

楚离看见一只巨大的蝴蝶飞上天空。楚离以为它很薄弱,可是上去之后才知道,他已经将身躯修炼的比精钢更硬,整个后背有足可横着坐三四个人,而且周身的刺毛反长立起,倒成了保护背上人的一个特有的屏障。

“小师叔,我们这就是去凤檀林吗?那儿没有人只有凤凰是不是?那里的凤凰是不是像我们这儿的人这么多?”

楚离没有回答他。

“不是,哪有那么多的凤凰,夷兰凤檀林是火凤的国度,可是普通的凤凰只是翎鸟而已,只有浴火重生的凤凰才叫凤凰。而且像火凰那样经历九次浴火重生,始至今日只有三个,其中就是当今的火凰。凤檀林倒是有很多像我这样的蝶精灵。蝶灵是不允许出凤檀灵,因为她们自我保护能力很差。”

宇琪摸了下四眼苍蝶的背,从他刚才的话里面,宇琪听出蝶精灵。即然蝶灵不能出来,那么他就是蝶精了。于是宇琪顺口就问:“这么说你是蝶精。你的身体为什么是半透明黑褐色?”

“小伙子,别问了好吗?凤檀林出大事故了。我心里乱得很,一会儿到了,你们就拿着路引进去。凡是出了夷兰幻境,这一生就都不允许再进夷兰境。唉!”四眼苍蝶很伤心的看着下方,过了这片森林就是夷兰幻境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