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7章 追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氏别墅内。

“你就不能回绝吗?只要把美玦嫁出去了,家里就不再有任何麻烦。”

听着丈夫说出这样的话来,伽兰浸月心里即反感又伤心。

“女儿是我们生的,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美玦真心不喜欢那个人,你这样不是害了女儿吗?再说师姐的话我能拒绝吗?何况寒绡师姐现在自然门内,位坐执法长老,她的话我敢不听吗?”

“你,早知道你们伽兰家族是自然门的人,我就不会娶你,你说我害了女儿,到底是谁害了女儿,不是因为你的原故,美玦可能和楚离早就结婚了,我外孙孙都抱到怀里了。你真讨厌,什么都是错,还说的什么都对。”

丈夫苏豪的一席话说的伽兰浸月内心翻江倒海的伤痛。

“苏豪,我恨你,这么多年来我为这个家付出多少?你没良心,反正我已经答应师姐了,有能耐你自己去拒绝。”伽兰浸月说完哭着跑回房间。

“老婆,老婆不是呀,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苏豪话没说完,楼上传来“砰!”的一声摔门响。

留下苏先生一个人在楼下客厅气得要死:“他妈的,都是那个楚离瘟神,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自然门,害我女儿,害我一家人。”

苏美玦从房间里出来,她听见爸妈为她吵架的声音。

“爸,你不要骂小离,是我爱他。至于这个男人,我死也不嫁。我另可去那个寒绡家陪她女儿。至于这个男人坚决不许他跟着我,否则,我就从山上跳下去,让你们哭一场也就省了心。”

………下午,寒绡的车就守候在苏家别墅外等着苏美玦,一个看着年近四十的男人,臃肿的身材中等个,鱼泡眼在苏美玦面前躬着身体,厥着屁股跑前跑后,一脸的深情谄媚。

想着女儿上午说的话,苏先生走上前拉着李天谊说:“天谊,你就不要跟着去了,美玦过两天就回家,你也陪陪我们两个老人吧。”

“爸。”

一声爸喊得苏先生鸡疙瘩掉了一层。美玦的脚步走得更快了,仿佛后面就是一只可恶的蟑螂死打不走的纠缠着。

“爸,我爱美玦,她即将是我的妻,我的枕边人。我……”

“李天谊,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你,就算我的尸体你也娶不到。恶心的男人见的多,没见过你这种恶心还死撵不走的男人。无论你的声名在全国有多么的高尚对于我而言,你就是一坨屎,只配苍蝇和蚊虫。”

“哐”的一声,说完美玦就关了汽车门。留下李天谊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张胖脸尴尬的如同电灯泡般,一阵红一阵白闪烁不停。

“公子,你这真要跟着苏小姐去那位寒绡执法长老家里,这位执法长老可不比苏家先生啊!”司机从反光镜中看到自家大公子那张气得变形的脸,小声提醒着这位执法长老很威严不好说话呢。

“没事,我已经跟上面说好了。这个苏美玦无论跑去天涯海角她都注定是我的女人,是我李天谊睡的女人。妈的,等老子把她搞到手,就让她尝尝老子的厉害在。玩够了再把她好好的折磨一顿,让她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男人。呸!出出老子的这口恶气。”

李天谊看着前面不远处不断的加速的汽车,嘴里恶毒的说着。好像苏美玦就必定是他的人了。

司机咽了口吐口水,想了想又说:“要是她跟寒绡家那个姑娘关系好上了,赶你出门呢?”

“呸!我说的你担的不是心,我李天谊要是连两个丫头都修理不了,我李天谊还是李天谊吗?啊!”李天谊陡然从后座上坐直身体,狠倔的眼光从眼底直射出来。在他个人看来,好像苏美玦和小雪就已经被他玩弄于鼓掌一样。

“这丫头好像还有个哥哥,大公子,你别怪我多嘴,寒绡可能不方便把你哄出来,要是她这一对小儿女把你赶出来。说不定寒绡也不会搭理你,必定她是妈妈会以儿女们的意见为主。咳咳。”司机干咳两声。

“她儿女很小吗?不是听说很大吗?”李天谊脑门里出现一对七八岁刁蛮捣蛋的小朋友的样子。

“就是很大,听说,只是听说啊!她女儿是国家五大首席战略将军中的雪将军。”

“胡说,听谁说的?若真是这样……不可能。开车,开快点。”

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眼焦燥不安的大公子,心里想,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由你,看你成天嚣张,这回说不定吃个大苦头也好。那么好的夫人扔在家里,成天大外面装未婚男!……

窗外的景色飞快后移。

“小离,美玦妹妹的车已经到了,你就宇琪他们过来吧!人多,热闹。”小雪关了手机,听见楼上有客人进门的声音。

“好气派的别墅。”美玦心里想,当她见到寒绡第一眼时就惊呆了,天下竟有这样的女人,这是谁之幸!竟娶了她做妻。

“楼下的美玦妹妹到了吗!美玦妹妹,姐姐好想你呢!”楼上的声音清甜中透出热情。苏美玦从寒绡那美艳芳华冠绝世间气质的美丽中惊醒。

这是谁?我何时认识了这美丽女人的女儿。苏美玦回头看见从楼上奔下来一位雪衣女儿,清冽的气质犹如寒夜那缕清冽的梅香。陌生的容颜竟同样的美丽却显得稚嫩许多。

寒绡看着苏美玦印象很好,女孩淡雅高贵亦识大体。楚离的眼光怎么这么好,找的女孩个个都是女儿中的精品尤物。“哦!雪儿别吓着美玦,看美玦还不认识你呢?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高云雪”

寒绡一手牵着苏美玦,走到女儿身边,一手一个牵着:“看,还真是一对好姐妹,日后必然可以和睦相处。好了,妈妈也要上班去了,晚上,弟弟就回来了,家里还有来不少客人。年轻人好好玩吧!”

看着寒绡高贵典雅的背影离开家门驱车而去。

苏美玦的内心尤如群兔儿乱撞。寒绡的那句,这真是一对女姐妹,日后必然可以和睦相处。让苏美玦的内心揣测难安。

“姐姐,我们以前见过面吗?”美玦敢发一百个毒誓,以前绝没有见过她。若见过便是今生难忘。

“没见过,不过,我弟弟见过你,他说……算了,等你见到他,你就知道这是场意外的惊喜。我保证你彻夜难眠。”小雪故作神秘的一段话,只说的苏美玦眸星泪闪。

看着高云雪,心想看这人间难得的女儿,肯定是通情达理之辈。我将心思讲给她听,她必然了解,会放过我了吗………想到这儿,苏美玦没说话,泪水先决堤而流。

…………山下,盘山道上两辆车先后上了山。

“老张,这山上除了我家,我好像没见过其他房子?”高云赐看着前面的那辆名车。开车的人显然有些横。这车开的也没有讲究,偌宽大平坦的路,自己占了中间一大半。还开的左摇右摆。

“这山上本来就只有我们一家。包括这几座山头的林子都是我们家的。少爷哪天没事,我陪你到处转转。”司机忌顾前面的车,开的謓是小心。

“那这辆车是干什么的?这天色也晚了。这车跑上来干什么?看风景吗?”高云赐最讨厌这种开车的人。弄得这条跟跟他自家是的。

“不知道,从来也没别的车上来过。噢!对了,上午不是说要接什么苏小姐过来吗?说不定这车是她的也未可定。”老张司机解释着说。

“你让开,我来开车看看这里面坐的什么人。”高云赐和老张换了个位置。

车到了高云赐手里就完全换了一副心性。看准前面车的节奏,高云赐方向盘一拨,车从右侧直超过去。回头一看,后车座沙发里横坐着一个面相庸俗不堪的男人。真是看得大败味口。还一身的名牌。这么晚跑上山干什么?

高云赐没再瞥他第二眼,直接加大油门往山上跑。后面的那辆车突然跟发疯了一样追着云赐的车屁股后面追。一直追到家门口。未停,看样子要跟着进来。

“老张下去问问,就说我妈不在。”高云赐从车房里下来正好对上这辆车驶进来,原来老张没拦住他。

“你是寒执老的公子?”车里下来一个年近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臃肿的身材显得他原本不算老的脸显得多了几岁。一身西装包的严严实实。

下来,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高云赐是生意人,笑脸已经在他的皮肤组织里形成了天然屏障。“先生贵姓,是来找我妈妈的吗?请进。”上前亲热的挽住李天谊的胳膊。

李天谊看见如此萧洒英俊的男人,顿时觉得敌意滔天。下意识的离开了高云赐的范围内。

“我跟寒绡执法长老说过,我是来陪我的未婚妻苏美玦。”李天谊眼中的敌意直射高云赐。

高云赐脸上的笑容如同被砚开的朱砂:“哦!未婚妻!好啊,那就更要进来坐坐啦。”

妈的,上午小雪就打电话告诉我,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看样子美玦一定要屋内,是你不要脸硬跟来。行,来就来吧,这么多人还怕整不死你。

但是这是妈妈家,面子肯定是要跟妈妈留的。只限于自己和小雪而已。想必一会儿宇琪他们就过来了。不用我们动手,老小子你就等着吧,有你好受的,到时候还不爬着滚回去。

“走啊!我妹妹的好朋友的男友,走啊!”高云赐抬起头朝屋内大声喊:“小雪,你的客人到了没有。”

………看着苏美玦哭得似雨打海棠般的令人可怜,又对楚离是一翻痴情。高云雪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可听着苏美玦竟然以为是弟弟看上了她,才叫她来相陪。

凄凄哀哀的求自己放了她。这楚楚可怜中显出对爱情的执著坚强,早就令小雪感动得不得了。这刚要说话。弟弟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

“我弟弟回来了,放心吧一切都能如你如愿,你和楚离一定会长厢斯守。我们姐弟会帮你的。我忘记告诉你,我弟弟叫高云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