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6章 放生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带着一干魔众走进绿野莽莽的原始森林,直向妖女峰而去。走到半途就听见一声长啸,响彻云霄,激越而高亢。

“她到了。臭娘们就让她多等等。”楚离抬头透过茫茫绿原,层层山峦看见梵静庵一袭银袍绝世而独立的立在妖女峰高崖之沿。妖女峰顶妖媚的眼睫毛处的那块大岩石,正向这边张望。

“她看见我们了,主上。”慕雨龙若看着楚离。听他吩咐。

“我们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喜欢晚上打。那才是属于我的时刻。”楚离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

夜,浓郁如同未砚开的墨汁。

楚离伸展双臂飘至半空。口中向月亮吐出一团浓郁的雾气。雾气飘向天空遮住月光。

月隐风狂。绿野滔滔翻滚在脚下,数条身影急向妖女峰方向而去。

楚离等这时已有空浩期载。今天夜晚,不仅是前世今生楚离与梵静庵的绝战更是亿万年前泼月与伤尊的大战。

急跃飞奔之中楚离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飞起一脚向梵静庵当面踢去。怒。狂怒疯啸在胸前。

凌厉的杀气刹面而至。梵静庵,长袖一摆身影一晃闪去三米之外。这是场生死较战,至死,面前的这个楚离都不能让她如愿。而她也因他予给,而暴怒无常,在此之前,梵静庵感觉到一股从末有过的强大力量在她周围留恋而去。她觉得自己必需在这场战斗中活下来,否则,一切将毁于尘埃。这一夜是她的生死线,她毕定要拼尽全力,不能有半点手软。必需下毒手。

梵静庵双眼放光左右两掌分别拈花结印。冰焰无情!刺眼的光华从梵静庵身上射出来,继而一道火焰从梵静庵身上再次放射出来。

楚离看见一个玄奥的太极光轴出现在梵静庵身体胸前,一只手臂呈冰蓝透明色浮现出朵朵三,五,六菱雪花。一只手臂火红如同一条吐着蛇信子的火蛇盘距在她右手。两条手臂,一冰一焰带着狂怒向自己轰来。

楚离没有想过要躲开,这是场生死之战。只能上不能躲。

“啊!”楚离仰天一声狂啸。啸声冲破天宇,天空静如枯墓。遮蒙月光的墨雾如同一只伸展双翅遮蔽天日的巨鹏从天空冲下。楚离额前图腾惊醒放着铺天盖地的黑雾朝梵静庵的火焰臂袭去。黑幕里缠住梵静庵的火臂。搏缚住她的力量,另个只手臂得不到火焰的呼应尤如抓狂的耳聋眼瞎的疯子一般,挥臂之外冰菱雪花如怒海狂潮毫无方向的向空间全方位射出。

狂暴对狂怒。一时间绿涛犹然发悚,林野浪滔滚滚若万马奔腾,山下村闾墓地般的漆黑。一时间唯听见这山野之间恍是万鬼哭泣,狂泻之间全是咒冤悲嚎。

梵静庵如同疯妇一般,眼睛里面放射出悽厉的冷光。手臂破雾而出已是惨不忍睹,一片血肉模糊。纵然是白骨森森,梵静庵依然不觉得疼痛。运力一转玄奥的光心轴偏离心脏带着一束光芒向楚离的头颅轰然而至。

梵静庵则化成一条曲线向楚离当头压下。这一前一后两处一为攻心二为头颅。楚离下身一晃,整个人出离一尺开外,在梵静庵刚刚定身那一刻,楚离伸出拳头朝她胸前砸下。

“呯!”的一声,梵静庵被楚离当胸砸中。整个人飞出去,鲜血从口中喷出。

“梵静庵,你可曾还记得,数万亿年前你为月亮的主导意识星,吞食我母星,缚锢我身。与我多次相抗中,你寿命到了落入这个星球。千年前,你再次遇到我。屠杀我师。因贪念你害我死无全尸。害我在这宇宙阴世漂流千余年,受尽孤冷,欺凌,历经无数次的苦难差点魂散魄消。梵静庵你与我有绝世之仇。我今日岂能饶了你。今日就是你命数绝断之日。今日,我就将你魂魄分割不得相聚,也就你尝尝漂泊在这宇宙阴世的种种凄冷。

梵静庵,你拿命来!”

楚离怒叫一声,身体弹出数丈高。眉心之间的幻雾图腾飞至梵静庵的头顶。在这一刻,梵静庵才惊醒过来。悔恨不能。如果自杀可以让一切重来。不用楚离动手,梵静庵就会立时了断。

月亮主导意识星,只是一种类似于人类魂魄的虚形星体。要真正进入仙界是必需经过轮回,历经万世的积累福仙引。而就是最后一世梵静庵动了贪念起了杀机。而这一世依然没有放下贪念。一条路走到尽头悔已晚矣。可是谁想死,而且是死的悽零苦恻。

眼看着‘撕魂雾’就要当头罩下。梵静庵凄声叫道:“楚离,我曾经帮过你,求你放我魂魄轮回。”

“帮我?你以为我会上当吗?你想溜走。”楚离丝毫不理睬她的求饶。

“啊!”

凄惨的叫声包含着绝望与悲哀。

“楚离,你放过我,我真的救过你。我放过你大师兄了。如果不是我放过他,他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我知道他在哪里?”神通迅速的从梵静庵身上离去。她居然连楚离已经和大师兄见面。她都不能看出来。

楚离捏住她的脖子,手指深深挖进她的脖子肉里面。五个洞里流着紫黑色的鲜血。浸满衣裳。

“楚离,你不能杀我。我真的救过你。”梵静庵的嘴里大口的吐出鲜血。两只眼神无神的看着楚离,即使楚离现在不杀她,她也是生无可恋。

“你都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欲念为什么还要求饶?”楚离凌厉的看着她的眼神。

“我真的救过你,而且不只一次,咳咳!我们每次互伤之中,如果我要杀你也可以的。你是伤性殒石。”梵静庵说到这儿,嘴角划出一丝苦笑:“我是金性殒石,只是我比你早有意识而已,你抬头看看………”楚离看着梵静庵艰难的说出每一个字。只是这会儿他自己的额头发出不同寻常的炙热。

炙光里他看见她不停的努力修补自己一次又一次,每次修补自己的时候总是喋喋不休的说,我不是让你远离我吗?我的属性是金,你的属性是伤。为什么你总记不住呢?你看,这就是我们俩个聚在一起的结果。

伤尊离的意识在一次又一次的受伤恢复中得到新的进展,而每次只记得泼月是如何伤害自己,却忘记中间发生的过程。

终于有一天泼月散成雾状,最终离开了月球。伤尊以为她是命终死了。没有泼月的光阴里,伤尊离终究炼成灵魄七缕并将她们放出,替他游历宇宙他方。最后就是他在一个偶然的期间与源世魔尊相遇,被他救出,并且发下誓约………也就有了以后诸多事因。

而泼月化成雾状,飘散到灵气生命气息很浓的地球凝成人形,从而借这副身躯进入因果轮回积累福报后以肉身直升仙界,这原本就是她应该去的地方。可是就在最后一世,她碰上了对她心怀怨恨的伤尊离。虽然此时,二人都已经忘记前程往世。但因其身必属之性,以及宇宙因果轮回之真理。使得梵静庵眼红贪嫉魔界圣书《天魔录》。而伤尊离冥冥之中对她也有着至深至怨的恨念。在梵静庵几欲掠夺之际,曾经无数次挑衅梵静庵的贪图之念使她越陷越深。终究造下这弥天大祸,失去以肉身升天的机会。念她数世功德才给予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宇宙真理这一因果轮回,双方都因心中对于对方的心念不曾放下,以致于有了今天。

楚离的手慢慢离开梵静庵的脖子。此刻她的脖子也经不像是个脖子,惨目的五个血洞似乎要流干身体内所有的鲜血。

梵静庵再次咳出一大口鲜血。披头散发面容青白,摇摇晃晃从地上站起来双眼无神。体内的烟云轮回盘,迅速浮出胸前,急速的转动,梵静庵的身体巨烈荡动,从四亿五千万毛孔里喷出白色的烟雾………“楚离,你我都在此放下对彼此的执念吧!轮回漂泊,缥缥渺渺,宇宙浩广,尘粒分解……”

楚离看着梵静庵在空气里化成一团雾气被浩渺的空间所吸纳再也没有了踪影………。心里不免生出惆怅来。

夜月比任何一天,任何一处都清丽,明亮。

这场约,没有如例让俩边的人先上,依次渐入**,而是楚离扑上来就与梵静庵单打独斗。双方没有拖泥带水,皆是打出看家本领。至到最近梵静庵离去。

“没想到会是这样哈!我还以为今晚我会受伤呢。”斯冰看见前方从绿林里走出来的寒绡数人。

“没想到事情仅是这样的结果,这也算双方未损人马。楚离,你们打算怎么办?我们要先下山了。”寒绡看着楚离的神情有些发愣,就伸手摸摸楚离的额头。

“舅妈,事情就这样了啦吗?我看见了我和梵静庵的过往。原来我与她早有宿怨,还是场………唉!假宿怨变成真宿怨。真相恶又变成……唉!最终我还是放了她。舅妈!她是走了还是怎么了?”

“万千宇宙,尘归尘,土归土,勿需去执念她的方向。”寒绡说完深深望了一眼楚离,转身离去。

高崖,冷月,苍山,绿莽。劲风。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