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5章 底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云赐听出个一二分,至于雪儿只听出个七八分,只是一句话:楚离又一次重生了,不是记起了以往回忆。而是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无论是性格还是长相?

“你以前就长成这样?她们七个是你的灵魄?你们是一体?只是现在分开成八个人。具有伤性的殒石,那是什么?”雪儿非常正经而严肃的看着楚离,心里想,这事情怎么这么蹊跷,这么难以置信。

雪儿环视他们八个人。无论怎么样,雪儿觉得他们不会对小赐不好。于是不再过份紧张。

“楚,楚离,楚离啊!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送礼来了,我坐会儿就走啊!”看姐姐都紧张成这样,还有这小家伙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这小子好多次都变成变去,就这次变得最严重。还是下次再来吧。说不定下次就变回来了。

“表哥,等我这这件事完了之后,就去凤檀林看看小寒。我不会丢下你跟小寒。你始终都是我表哥。”楚离很想离他近些,可是小雪站在中间像尊煞神一样。

高云赐四处看了这下这个客厅,那几个男人,高云赐没兴趣看,匆匆一眼扫毕。倒是楚离那七个女友?高云赐看见幼时伙伴,就提出一句:“我跟清湛出去走走吧,你不介意吗?”

“好!”清湛从人群中挤出来。和高云赐一块儿走去后面花园里散步。

冬夜的月光清丽如水,月华明亮万物分毫毕见。

清湛携同云赐走在竹林间。月光从外面射进来,二人踩着落满月华斑驳的草地。

“我们俩可是从小长大的,清湛,到底你们是怎么了,你可不要骗我。楚离是练有法术的人变来变去不足为怪,可是清湛你今天也不一样了呢?”月光下,高云赐看着姚清湛,眉目清秀但身上却溢出与月亮遥呼相应的华彩。

“小赐!”清湛有种想哭的感觉。她不是她自己。她能够告诉高云赐。现在的姚清湛只是楚离的一部分而且是七分之一吗?他听得懂能接受吗?

“小赐,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讲。只能跟你说。清湛对你的心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不过是从兄弟变成兄妹而已。你听我说,天变万变始终不变的是我们是一家人。在今生今世,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清湛说完双臂柔软的环抱在高云赐腰上。将他紧紧的圈在自己怀里。

“湛儿,你的身体好柔软。好了,我信你。”高云赐其实也蛮高兴,这样子姚清湛看着可是漂亮多了。虽然浑身透出一股让他觉得神秘难解的气息。

“可是,楚离那家伙现在变得跟天王一样,我在他面前几乎都不敢用正眼看他。他看我的眼神虽然也还温和,可是我却感觉到一股强力的威摄感。我都不敢在他面前开玩笑了。”湛儿的身体真的好柔软,即使是小寒也不如她的十分之一。感觉她就像没有骨头,就像这月光凝固的人儿一样。

清湛和云赐回到客厅,见气氛比刚才稍微强了些。不过还是有些僵持。

“表姐和表哥留在这儿过夜吧!”楚离是真心想留两位。

“嗯………”

次日,晴的真好。早上,小雪就和云赐吃完早餐回家了。

“主上,何时上妖女峰……”

楚离眼神凝重没有哼声,只是招招手七个女友融进他的内体………整幢别墅就被设下封印。

月余之后。楚离和蓝启众人就踏上去往妖女峰的路程,没有开车去,坐了飞机和火车。下了车之后,再也没有别的车。自那次楚离跟那个妖女一场大战,让妖女峰方圆数十里的人都不敢没事往妖女峰跑。

偏远小村,黄沙漫天小路的尽头走过来数人。

一路不紧不慢的赶过来,风尘仆仆的来到这个小山村,这可是第二次来了,第一次还是为了从莫珂耶男手里夺回《茫海修亦》呢!结果书没抢回来,反倒是给蓝启收了个老婆回来。

楚离回头看看身边的斯冰。一头漂亮的波浪发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绝色的容颜,易容成一个普通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这一路上不知道报怨了多少遍。

“呸!”林翔吐掉嘴里的黄沙朝饭店走去,这里还是村子中唯一的一个饭店,不过老板娘再也不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她体态臃肿面目和善,看上去就是个常年在家带孩子的家庭妇女。

“大姐,你这店里还有几间空房,我们几个全包了。钱不是问题。”

正在低头算帐的老板娘抬头一看,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浓眉大眼的正看着自己,穿着一件灰呢大衣,上面满是黄色沙粒,一看就知道是风尘仆仆奔过几十里路的人。再一听他说几个全包了。立即高兴的脸色都盛开花了。

老板娘脚尖用力撑着胖胖的身体,身体爬在柜台上面伸长脖颈努力看外看。果然还有男男女女几个生面孔。看来都是远道来的客人。刚一缩头就见到走进店里的林翔,这里的男人一个个土的掉渣,面相也憨啦巴叽的。一年到头看不见一个清爽干净的男人。更何况像林翔这么俊秀潇洒的男人。

老板娘摇动着肥胖的身体从柜台里面走出来,故意挤到林翔身边。肥大的臀部朝林翔的屁股撞上去:“你们还有几个人,来,来远道来的客……人?我这儿的房间还即干净又宽敞。”老板娘看见斯冰,禁不住愣了一下随即感觉到腰部一阵刺痛,痛得周圈神经炸着疼。

回头一看,浑身抖几个寒颤。林翔正用森冷而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大姐,认识我吗?”斯冰觉得有些奇怪首先跟老板娘打招呼。

“不认识,只是觉得这么漂亮的女孩跟着几个老爷们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遭罪呀。”老板娘的神色显得更加慌乱了些。简单的招呼了几句,就扶着腰部僵着肥大的臀部跑进去了。

两个看上去瘦得像豆芽菜一样的男青年被老板娘擞喽出来招呼他们。走过来,很远看着他们几个人,虽然面貌清秀,却露出非比寻常的摄人气质,简直就不敢过来说话。只敢老远的招呼和周阳说。楼上二楼还有五个房间。给了他们钥匙之后,腿一踮猫儿似的就也跑了。

“我们只管上去,这里一夜风平浪静。量他们不敢造次为难。”林翔鄙视的扫一一眼两个小青年慌乱奔跑的背影。

周阳从楼下柜台里拿了几袋花生及榨菜,又让后厨炒了一桌菜端到二楼大厅。这里风沙太大。即使是在二楼关上门窗还是有砂粒从窗缝里飘进来。

楚离吃完饭,并没有跟慕雨龙若他们在大厅聊天散谈,而是走回房间倒头躺下:“湛儿,你出来。”

楚离将她抱在腿上,拥在怀中:“湛儿,你怨我是吗?”

“哪有,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我们原本就是一体吗?”姚清湛将头埋在楚离宽大的睡衣里。看不见表情。

楚离的手指缠绕着清湛柔软的青丝,低声说:“别瞒我,我从你的眼神中看见了。”

姚清湛不再说话。良久。

伸出手拢了拢长发,柔声说话:“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居然变成你三魂七魄中的一缕。我很伤心,这是真的吗?我现在仍然不肯相信。是你给了我意识,让我们来这里等候你。我等了你很久,无数世,我已经形成属于我的一切,包括我的魂魄,我的轮回。可是………就在你的一句话里,我没了。一切都没有了,包括我自己,全没了。

离!在我的记忆深处,曾记得你跟我说过。浩瀚宇宙万物,无论是哪种物质,只要是脱离了母体。他就是他自己。不得有谁以任何借口干扰,阻止他做什么?离,我算是从你身上脱离而出的吗?离,我爱你。可是我终究还是极想自我拥有。”

“自我拥有?不可能。”楚离断然的拒绝,严厉的眼神毫无情感。至少现在不行,楚离心里想着。

“不许走。”楚离一把捉住清湛。

“我话没说完,湛儿。”楚离尔后又百般温柔的抚摸着姚清湛后背:“别怪我。我是为你们好,无魂魄我能活。而你们呢?一旦识主而不随主归。你们会散去。明白吗?”

“那,我们要跟你归去哪里?伤尊主上。”清湛的话冷然而距离感很强,令楚离一阵愕然。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清湛耍小性子。

“怎么?你要跟我耍小性子吗?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真为你好,你想,虽然你拥有凡人的身体,可是那夜,一个意念你们的身体全化为虚无。若,不是你们归来。我也记不起我是伤尊离。既然你们回来,就注定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难以再次离开。”

“难以离开?身体化为虚无?不,那天,小赐抱我的时候,他还说我的身体很柔软。如果我真是化为虚无,我的身体怎么可能被小赐触摸得到。难不成也是你给多的吗?我知道,以你现在的神通………”

“不要说了,绝对不可能,你们是我的魂魄也是我的妻子,你想离开我,就算我放了你,你在这世间也难以立足。”楚离不容清湛再次分辨,眼神厉光一闪,清湛就消失在楚离面前。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nR6bLM'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