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5章 星杖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着表姐眼里的泪珠,楚离不跟她开玩笑了,弄得她都哭了。

“小赐,去看看你的房间。”楚离把表哥拉出来,让小雪一个人静静的享受母亲的温暖。

就在表姐的隔壁。

推门进去。高云赐一下就呆住了,这色调,这寝具,这用品所有的一切无不是高云赐心里想要却一直没有实现,不是因为这原因就是因为那原因,云赐一直就没有好好的将自己最喜欢的物品及爱好摆放在大卧室,这间卧室很大是个套房,内室只有一张床和两个床头柜。外面书房就大多了。

“哇!表哥,这全是你喜欢的?”楚离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高云赐,觉得自己认识的表哥实在是太表象化了。原来他内心一直装着一个童年梦。是啊!想想也知道表哥自从舅妈去世之后,跟着舅舅过着江湖生涯,好像就直接从幼年跳到少年期。

这些想必都是他最喜欢的,最令楚离惊涯的是:在房间最大的位置摆放着,高天虎和明珠与寒绡的三人合影,那时候他们都很年轻,背后的茶花开的好艳,如火如涂。三人的神情各不相同寒绡很幸福。天虎英气中带着浑然天成的煞气。明珠很温柔。

谁能想到,一个女人怀着孩子在跳涯的时刻还会揣着三个人的合影。楚离眼尖的看见高天虎与明珠之间有条极细的裂缝,想必是寒绡嫉恨之余撕掉,虽然经过巧妙的补合但还是未曾逃过楚离的双眼。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留恋童年的男孩是不是都有些娘气。反正楚离有时候就发觉表哥有点犯女儿气。楚离看整个房间的颜色和布局,用品都趋向于中性化。

相比表哥与表姐的房间,楚离的房间就是非常正规化的客房。没有过多的装饰性小物件,也没有过多个性化的色彩。有的只是真实能用得上的东西,比如椅子,大衣橱。打开大衣橱让楚离有些小感动的是这里面的衣服,包括内衣都是自己的尺码。

寒绡是个细心的女人。她能照顾到身边的每个人的需求。

三人都洗了个澡,换上家居服下楼吃饭。

“妈妈,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晚上我想和你睡。”小雪下楼的第一句话就是。她其实好想抱寒绡,可是寒绡身上那种寒冷的气质使小雪的心里产生了压迫感,不敢上去和妈妈亲热。

“好,妈妈也想和女儿睡。”寒绡看着雪儿精致的五官。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想着雪儿长这么大,自己也不过是陪着她过了一个月而已。以后的日子就是婆婆把她带大的。

雪儿很乖巧的将寒绡身边的两个位置让出来给楚离和云赐坐。

寒绡端起酒杯。餐厅的灯光调的比较暗也是融融的酒红色,楚离不是知道是不是寒绡故意调成这种色彩,以此来掩饰她自己激动的情绪。

“今天是个好日子,外面下着雪。很久的时候,同样在屋内没有干爹相陪的时候。我总觉得我人在屋子里,心却在屋子外面随着大雪飞舞,远远的看着屋内暖暖的灯光,像飞蛾一样想扑进来,可是总被一扇玻璃挡住。”

泪水盈满寒绡的双眼,漆黑的眼瞳在灯光里闪着莹莹的水光。手里举着腥红的酒,酒汁荡漾迷离了大家的眼神。

“今天和你们坐在一起,我才感觉到我的心终于冲破那层玻璃坐在这暖暖的房间里,窗外的大雪再也冻不着我的心。”

楚离不知道她是不是哭了,只看见腥红的酒汁荡出的涟渏卷着一毫亮白折射出朦朦的光线。

“妈妈,我回来陪你住。”

雪儿听着哭了。

“妈妈,我也回来陪你住。”云赐的心随着寒绡的话走回那段没太阳没有家的童年。

“好!楚离,我把小赐留在这儿,你也可以专心做你的事情。”寒绡偷偷擦去眼角的泪水。

“嗯好!来,小舅妈,我敬你一杯,这次战后,接您老人家去我家玩,参加我和表哥的婚礼。”

外面的雪大如蒲席,楚离吃完饭和他们玩了会儿。就不见了小舅妈的踪影,时间也晚了就各自回房睡觉。临睡前,楚离拉窗帘时发现山后的星光。楚离对星光非常敏感。而且在这里发生星光临地,也是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楚离想到饭后不久小舅妈就失去踪影,不由的心生疑虑。

迅速的将衣服换上,直接从二楼窗口飞出直向山后。

狂风如同挟着蒲席的狂龙,矫健灵动的纵横在这片区域。楚离为了怕惊动对方,归敛了自己的气息。站在一颗粗大的松树顶端看着下方。

果然是星光,一个圆直径大约有一米,核心仿似杵锤,周边以放射形散开了许多咒文,楚离看不太清楚。这些咒文吸引着天幕内的星源聚集在这未画完的圆图中。旁边的女人正是寒绡,此刻她正在完成未画完的工作。随着她手中拿着一根星杖。楚离看清楚了是星杖。

源始魔尊手里也有一柄,不过比这柄要粗更长一些,周身为黑蓝色。而这柄为黄金色,直径不出两尺长,仅有婴儿的手腕粗。

此时,寒绡正在完成的图形外围是各种体型为走兽。楚离数数共有十二只,除了虎,龙,狮,狐,之外其余的几种野兽,楚离一样也没见过。最后的工作完成后,寒绡念念有词的用星杖朝圆形阵一指。

整个阵势泛出金色光华。十二种兽类在金光中生龙活活仿佛要从圆形阵中扑出一般。金色的咒语以圆形图核心杵锤为中心。状如同龙卷风上粗下细直冲天空而去。

今晚,天降大雪,风似狂龙吟,雪如蒲席盖,夜幕如同死气沉沉的墓地,黑云铺铺满天空。没有半颗星晨。

而这看上去泛着金光拥有古老而**。不知名的圆形阵法却能让星晨从满天的黑云中透出星光焦聚在这圆形阵图中。

寒绡想干什么?

龙卷风还自从核心阵图的杵锤中兀自向黑压压的云层深处而去。漫天强或弱的星光透过黑云向这图形聚焦而来。估计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一切静止之后,楚离这才发现。这个圆形阵比刚才坚实了很多倍也厚多了,最少加厚了半尺。

寒绡将星杖收进体内。轻轻移步上阵并坐在圆形阵核心位置。

楚离看见她犹若坐在,西方魔法毯上面的感觉。金色圆形阵带着她以玄奥的轨道飞速向天空飞去。转眼没入那深沉的黑云之内。

楚离周身运行清灵源力跟着她后面也一同进入那满天的黑云之内。

原来,她放心不下舅舅。还有这个阵法可以进入太宇虚空。为什么梵静庵不用这个阵法,为什么她告诉我,她要我的《天魔录》以求破除虚空。如果梵静庵知道这个阵势,就不需要逼我要《天魔录》可以自己来这玄奥无比的星宇之中。

难道这金色圆阵图不是慈航门的秘功?为什么寒绡会?她的一切不都是付离珂给予她的吗?付离珂不是梵静庵的师叔。对!那龙家几个老怪物是梵静庵的师叔,那这四个绛衣长老是谁?

寒绡再次拿出星杖将金色图阵加固到一米多厚。

“楚离,借源力给我。快!”

楚离一愣,原来她知道我跟着她,想也没想直接从掌心中往寒绡背后输送源力。

万太星晨以玄奥的轨迹,带着磅礴的气势向天势君而去。

“天虎哥,缺少一个法座,就当是我送给他唯一有用的礼物吧,”

“有这个必要吗?他又不认识你。甚至都感觉不到我们。”楚离觉得这些女人们也太多情了,舅妈如此,云姜如此,她也如此。

“明珠姐,云姜妹子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寒绡的脸微微泛红:“今世再无缘,轮回也无期。能与我相陪的只有这满天星空。”

楚离看见寒绡这身功力就已经知道她所说的轮回已无期是什么意思?一个不会老死的女人,在以后看惯生死离别之后,能陪她的是什么?她心里的安慰是什么?只有这满天星空。

“楚离,你不要以为我是长生不死,只是我比别人要活的更加长久而已,长久的到我不再记得自己是谁?所以,我才不跟雪儿太亲热,我害怕我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我而去。”

“没关系,小舅妈别忘记我们这个家非比寻常,能活太久的不止你一个人,你儿媳妇可以陪你到死。她能够跟你生好多孙子的孙子的孙子。”楚离安慰着小舅妈,也对!以后小寒能活很长,不是有驰梦塔吗?说不定小雪也能活很长。

楚离的话,只得了寒绡一个最为苦涩的笑容。

她心里想的是;能够跟丈夫以及明珠姐,云姜在一起过日子。这样的家才是家。如今,自己深爱的,狂嫉的都走了。尤其是明珠姐与云姜妹子离去的方式,都让她感到嫉妒。愧疚,压抑。此时,世间只留下她一个人。她直直的感觉到寒冷,一个从心里升起来的寒冷。这种寒冷甚至比当年高天虎对她绝情。还要寒,还要冷。一种难言的孤寂………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a3YyWf'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