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4章 前际因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更觉得奇怪的是平时叽叽喳喳的女友们此刻鸦雀无声,这可不像她们一贯看见新鲜事物的风格啊!回头一看,她们神情统一**,双手挽出指花放在胸前左肩。双眼凝视窗外,玉白的月亮带着流血的伤痕仿佛要挤进屋内……。

“怎么回事?瑾儿,若儿你们都怎么了?”

楚离顾不上看窗外奇异的美景,只觉得女友们太异常,异常得让他的心脏乱蹦跳。楚离感觉不到周围有其他能让他感到危险的气息存在。就因为感觉不到所以楚离才觉得心里发着慌。

辉煌的金色火焰从七个女友脚下燃烧缠绕至身体并开出朵朵金莲,向周围延伸的火舌一朵朵继而连三的开放。金色莲花的花蕊仔细一看全是骷髅,张着雪白的口笑的异常恐怖。

楚离想笑,却发觉这不是一般法术可以做到的,而且她们的表情也太过**。身上甚至溢流出古老的咒水与地上的月亮光华融合在一起……在眼前形成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湖泊……而女友们则是这湖泊中的莲花,神圣而诡异的金莲花。

“楚离,你还不醒悟吗?”

“什么声音是?”仿佛来自四面八方,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定位。楚离心中震惊四下张望。看不见人说话。而这时刻,幽暗绿龙他们也不见了踪迹。屋中只有楚离与七个神色异变的女友。

紫,蓝,青,绿,红,黑,白七种光芒在整个客厅来回游窜如同七条灵动的游蛇,上下翻腾,身姿灵动异常。空灵声此刻在冥冥夜空之中再次言说:“楚离,你还不醒悟吗?”

楚离这才发现声音来自七位女友,却不是她们当中任何一个发出的声音。

“你是谁?放过她们。”楚离的心油来第一次从未感受到的压力及慌恐感。他没有感觉到对方的任何气息甚至对方跟他说话时也没有半丝杀意。宛如一个好友在规劝他的声音……空间中甚至不存有任何压力,而压力却来自于楚离的心灵。

没有危险气息仿佛好友一般,却让事情变得这么诡莫如深无可分辨,这才让楚离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惊,就像在辉煌的宫殿里一个衣著华丽的无面人,心脏被捅的血流却在你面前笑谈人声,还跟你言手握好的感觉。

“楚离,看着我,看着你面前的七位女友。”声音空灵而晰透,宏亮却不惊忧他人。声音听不出是男还是女。语气温和猜不出是女还是男?

古老的咒水在客厅空间流溢缓慢,金色的莲花盛开着百般妖艳,迎风摇曳着白骨森然。半身血红的月亮已经完全挤进屋内………圣洁而妖冶。

屋外,漆黑如墓。

楚离看着光华四溢神秘而古老的星球:“你!到底是谁?”

“我是伤月,我就是你呀!”它的声音如同让楚离站在大气压内忍受着巨压的折磨。

“我们都是你呀,楚离。”七个女友发出七种声音,金莲从她们身体脱落落在湖泊继续开放。月华在她们的头顶照耀出巨大的光环……若隐若现的图腾慢慢浮现。

雪仪,苏美玦,林瑾,妙若儿,黄凌儿,姚清湛,紫电冲过来拉着楚离:“你仔细看看我们是不是你。”

白玉兔—苏美玦,宛丽蛇—姚清湛,

七翎焰孔雀—雪仪,冰冥寒莺—紫电。

青鵰—黄凌儿,雪象—林瑾。

万植之灵—妙若儿。

这是什么?楚离看着七位熟悉的女友,气质全然改变,变得更加熟悉只与灵魂相亲。

“楚离。”从楚离的心脉间血液沽动,如同纵横交错珊瑚般的血管神经间再次浮出源始魔尊的相貌口吐人言:“七女合,月魄归,伤尊离,魔道无障,寻道人间。楚离你是伤尊月魄。”

“我是伤尊月魄、”楚离喃喃自语。只待楚离这一句话完毕,守在一边的七个女友立时身影变幻……

苏美玦,雪仪,林瑾,姚清湛,妙若儿,黄凌儿,紫电化做一道璀璨光芒‘刷!’的与楚离合为一体。

月亮变成惨紫并放射出邪异的光芒再一次与楚离融合。雪亮而刺眼的光芒之后。楚离的眉心多出一颗半紫半白的云雾图案。整个人的气质也更加阴煞。不是娘娘腔的那种阴柔,而是阴魅中透出阳刚之气。

窗外,皓月当空。繁星似灯。

哗!

客厅的灯光重新亮起。七个女孩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要小雪为她们拍照。小雪却像块木头一样的坐在沙发上面看着她们发愣。

这几个女孩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了样子呢!雪仪还是雪仪,若儿也还是若儿,可就是无论怎么看就能看出不一样来。

还有刚才那一会儿,自己坐到哪儿去了,自己明明一直坐在这儿未动啊!这绝对不寻常。虽然小雪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可是却非常敏感的觉得这里一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

而且就在月亮临近窗口的那一刹那!

“表姐,你发什么愣?”楚离笑吟吟的走到雪儿面前。伸出手掌在她脸前晃悠。

小雪的目光从发愣中悠悠然然的转到楚离脸上。一怔之下,从沙发上面跳起来:“楚你,你…楚离,你们果然有状况。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说!但凡是星降异常必有奇事发生,刚才月亮临窗口,刹那间,你们八个都有变化。楚离,你快说。”

楚离看着雪儿表姐一副严肃而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弯出笑意:“表姐,你认为是我在捣鬼吗?”

“你没那能耐,快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雪儿,连你坐那么近都没看见发生什么?那就证明刚才的确没有什么什么。是吧!楚离。你的妆画的真好。”慕雨龙若和林翔走过来笑嬉嬉的看着楚离,彼此眼目之间传递着心思。还是一样的随意,可是细心的雪儿发现了他们看楚离的眼光显得如同臣子看主子一样,是那么的仰慕,崇拜,发自内心深处的恭顺。

一向温柔如兔的雪儿,冲着他们这大群人,禁不住吼起来:“你们是瞎子,没看见楚离身上的气质变了吗?还有那额头上的图案是妆画的吗?那明明就是传说中的星蕴雾腾。”小雪怔怔的看着楚离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气质,身上流露的高贵王者的气势不是普通人化化妆怎么的就能模仿的像。

再环视这周围的一群人,那眼神,表情虽然还是亲切的让你看不出什么,可是小雪却分明感受到不一样的存在,她回过头准备朝门口去:“我要找妈妈,我要让妈妈来看看你。”

“你多大了,还要找妈?”周阳的声音透着挖苦嘲讽,可是并没有招来小雪的任何反应。

“不用找了,我们来了。”高云赐推开门就进来了,手里拎了一大包礼物:“人到的挺多的啊,臭小子过生日排场不小哈。”

“小赐,离他远点。”雪儿没有弄清楚之前,不愿意弟弟再像以前那样接触楚离。她明显的感觉到楚离的变化,还有他那额头让自己心惊色惧的幻雾图腾。脚尖一划,雪儿像箭一样冲到云赐面前,护住弟弟,就像老母鸡护着雏鸡一样。

“干什么?干么啊姐?楚离小子,今天………”后面的话,高云赐再也说不出口,不仅如此,当他接触到楚离目光时,居然有下跪的感觉。如果不是雪儿撑住他。他还就真跪下去了呢。

“他是谁?他不是楚离吧!怎么这么像!”云赐低头跟雪儿说。

云赐的声音丝毫不落的进入楚离的耳中。让他有些难过,他可不想表哥对自己这样。知道早晚也是让他们知道的。说就说吧!尤其是表哥,他可不想让表哥看见自己就露出仆人一样的神色。这样他会觉得不舒服。说不定用不了几天,这个表哥就没了,跑了。

“好吧,我告诉你们,嗯!不过说了之后,你们还要将我认做楚离。尤其是表哥。”

“说什么?”高云赐还真不敢再看楚离,这气质变得也天壤之别了。根本就是天人与平民的差距。自己跟他比起来,仿佛就是一粒尘埃。

“说”

“姐,你怎么这么凶啊!”

楚离看着仰头的雪儿和低着头的云赐。

“不能这么说吧,过来坐吧。”楚离想过去拉雪儿,可是雪儿一副视他为大敌的样子。让楚离伸出的手又落下。

紫电走过来拉着雪儿:“五妹,我们可是认识很久了,不相他难道也不信我吗?过来坐吧!”

“既然三姐还认识雪儿,雪儿这就坐过去。”说完,一手拉着云赐的胳膊走到纱发边坐下。从云赐手中接过礼物放到一边。

“世间有很多人都认为鸿蒙之初,开天劈地,才有了这日月星辰,其实不然,这不过是地球上的人所看见的片面而已。宇宙早于地球形成之前,就存在而且是不能用数字来说明的久远就已经存在。地球只是众多有灵气的星系中的一颗不起眼的星球而已。但却是后现代人类中最有智慧和潜力的星球。

我要说的是我,伤尊。在那非常久远之前,我是一颗灵幻星球中的一粒具有伤性的殒石,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却知道我被当今天空被称为月亮的星球噬没。自那以后,我就一直在它的体内。人类进月球早就发现,那里是一毛不长的废地。嘿嘿嘿!人类错了,你们进去的只是月球的伪装。月球之内另有月心,那才是真正的月球。

有生命就有魂魄,这是宇宙间的定律。七个女友她们就是我的一部分,月魄。化为七名女子。我被禁锢在月球体内,终有一日逃脱而出。月魄原不似人类的魂魄有知觉。是我给了她们自我意识……出来后,我进入轮回因果中……在这一世我终于找到我自己。你们肯定没有听明白,既然我被月亮吞噬,到底她们是月亮之魄还是我的灵魄。我说过,我是一颗具有伤性的殒石,

不能以数字来说明的时间里,我不但的与月亮抗争,在互伤互补之中我早就与月亮融体,可是我不愿意被他禁锢,月亮是一颗非常复杂的星球,他有生命但是却不能跟别的有生命的星球一样用那岁月磨炼出来的凝聚力去招唤其他小行星为自己所用,他只能不停的吞噬别的星球,每隔数亿年当他的轨道擦出星系时及每次宇宙大洗牌时都会有很多具有不同性质的小行星会被他吞噬。换句话来说月亮是由不同具有不很多性质的小行星组炼而成。不过,看谁能成为主导意识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