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2章 我真没吃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哎!不要泄气吗?我打通了你的穴道之后,你可以内观以此来知道修练的进度,加上在这驰梦塔里面,百年如月余。其实是一种沉淀,这宝塔将天地万物自成一处,这里面的灵气非比寻常之地,都是茫茫雾原如蛮荒之地没有开辟之所,在这里修练。这里不是缩短世间的时间。真正的是沉淀世间的精华。

一时间我也跟你说不明白,总之这座宝塔真是难得的宝贝。不是凡常人家能够想想的妙处。有很多地方我自己也没有参祥透彻。总之在这里修练对你我这种练功的人而言简直就是比得到天材地宝还要宝贝一百万分。

如果不是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体内帮你打开穴道,让你这个平凡人这么快就可以自观内省。”

高云赐耳听着楚离告诉自己一大堆话。点点头。空中传来一声空灵而轻柔的声音:“楚离,我们回来了。”

“表哥,你是跟我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那不废话吗?这里干草不长,你让我喝风啊!等你报完仇之后,你陪我进来修练,然后等小寒回来。”高云赐心里想,这世上就这么个两三个亲人了。还有那个寒绡妈妈,那天匆忙中见了一眼也不知道人怎么样。

一股风吹来,现实生活中的风都带着虎虎生气。

“哎呀!”斯冰手拿着驰梦塔正在利用神通观察效果。只见到两缕清烟从塔大门里出来。就看见高云赐和楚离两个活生生的人儿坐在自己身边。不由得惊得大叫一声。差点没把手里的宝塔给抛了出去。

“里面有什么?”几颗好奇的脑袋。凑过来。几双大眼睛看着高云赐和楚离。

“什么也没有,才到的那块地,还长着草,那草的韧性强,锯形齿,你们看把裤子都割破了。第二次到的地方,更没了,连草也没了。只有雾灰蒙蒙的一片,真是什么也没有。”高云赐稍微抬起腿让大家看他的裤子边,还真是破得不成样子。

“我们去了几天了?”倒是楚离偏着好奇的脑袋看着幽暗绿龙。

“不算多,就十一个月零七天而已。”蓝启走过来端着一杯柠檬蜂蜜讨巧的送给女友。楚离头也没抬看见他送过来的手,也没在意后面坐着斯冰。以为是给自己的,好一 个不客气,接着就喝:“胃疼不错,再倒几杯来,大家也尝尝不能总是我一个人享受。呵呵呵呵…………”

“别逗了,你以为还是以前呀,刚才人家蓝启是送给斯冰喝的,你还好意思说。”

“云赐,叔叔,我给你倒一杯,你尝尝我新调制的樱桃冰蜂蜜。”

高云赐接过来看着小宛福,笑了笑说:“这也能喝?”红红的樱桃沉在水底,上面漂了一层黑乎乎的蜜蜂。

“能啊!我就喜欢喝这个。以前小寒姐姐在的时候经常带我出去抓蜜蜂吃。现在只有靠我们自己抓。”小宛福很怀念的想着小寒。

婴福走过来,坐在小赐的腿上:“你有没有在里面看见小寒姐姐?”

“没看见,要不他舍得回来。”

“看见了,最后还是想通了分开了。”

“为什么?”大家觉得很好奇。

“你们忘记了小寒最大的神通是什么吗?”高云赐抬头看了大家一圈:“她能捕捉到别人心里的想法,如果她知道我伤心难过一蹶不振,这样肯定会扰乱她修行,到时候她要是当不成那个红鸾星君,事情不是更糟了吗?所以我放下了,只是在心里记得她,默默的想小寒,她知道我好,她就更好了。”高云赐勉强的对大家笑了一下。眼里噙着泪花。

大家看了也不再他面前尽量不提小寒这个名字。

“吃饭,吃饭,大家边吃饭,边谈谈最近的进展。来来来。”清湛和楚离招呼着大家坐到餐桌上面。好丰盛的酒席。免不了有各人都爱吃的菜。一时间,杯光酒影好不热闹。

“瑾儿,你在家里一直没有出去吗?”楚离想知道自己在塔内深情思念时的念想有没有把林瑾给招呼进去。

“没有,她一直在跟我下棋。”幽暗绿龙知道楚离的意思。

“她跟你下了一年的棋?”楚离心里想自己进去了十一个月零七天,不就是差不多快一年吗!

“下棋,上班,陪我们聊天,还有林辉过来串过几次门。这家伙自从住他老丈人家就很少过来了。以前不大情愿跟那个女的好,这下可是爱瑾儿的嫂子爱的要命,走哪儿都带着。生怕丢了,天生一副没出息的样子。”高云赐将手边的豆腐端到婴福面前。嘴里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听得楚离朝他只愣眼。

“你知道,你看见了。”楚离回问表哥,话多嘴又快。心想你不是一只跟我在一起吗?

“是我告诉他的,不过没有跟他说,林叔叔没出息的话。”宛福走下椅子挤到林瑾身边坐下来,离楚离远点好。妈妈曾经说过他喜怒无常。

“对,她是没说,后面是我自己说的。反正林瑾没进驰梦塔就好了。是吧,瑾儿。”

林瑾奇怪的看着高云赐,停下手中的筷子:“我当然没进过驰梦塔。为什么小赐会这么说。”

应该把他扔在驰梦塔里面,不让他出来,话怎么这么多,看不出来我是想和瑾儿说话吗?嘴巴吃饱满还挡不住舌头。讨厌。坐在我和瑾儿中间算个屁。楚离看着表哥一脸的兴奋。

“你踢我干什么呀?想和瑾儿坐吗?你身边不是有若儿和凌儿了吗?瑾儿也是我的老师,虽说只教了我两天,可也是我的老师,你那双狗腿子能安份点吗?别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欺负我。”说着,小赐还靠林瑾更近了些。

楚离正待报仇使劲给表哥一个二踢脚时,腿子被制住了,抬头一看:“小雪,你干什么?”

“这个家你做大,了不起了吗?仗着周围都是你的人,欺负我们姐弟二人,你不是东西!”小雪清冷的神情分不清是真怒还是佯怒。

“我们不是他的人,你们的事儿,我们不掺合。”

“大家一个桌子吃饭,可是要一辈子吃下去,别太僵了。”

“小离,你干吗?我真没进驰梦塔,不信你问莫珂耶男叔叔。”林瑾心疼的敲了楚离一筷头。“就你坏,改不了小孩子脾气尽耍坏。好好的一顿饭给搅糊了。”

“我这不是因为在里面想你了,你就出现了,所以就问问你,还不是想添加点恩爱气氛,这家伙……”楚离开始指着高云赐说他不对。是他搅糊了饭局。

“楚离,不是我说你,你和蓝启以后要秀恩爱,找没人的地方,我和莫珂耶男都看着受不了你们那股子酸劲。小赐今天是为我们出头。你到底有没有眼色,看不出来我们不爽了吗?”

“就是,看你脖子都快要伸进这菜里面了,难怪有人说你,聪明的时候像精猴,笨的时候像呆猪。”

“谁说的!”楚离心想,不就是要跟我的瑾儿亲蜜亲蜜吗!碍着你们什么事了!想着就憋屈了不由的大声叫嚷起来,这话是谁说的。

“我说的。”

楚离回头一看,原来是唐伯伯下班回来了。

“好了,好了,我没有顾忌到别人的情绪和想法,我错了好不好,可是我不就是问了一句,瑾儿是不是一直在家里没出去吗?不至于吧!你们都攻击我。”楚离万分委屈的看着全桌上的人。

“谁攻击你了,我怎么没有听出来,大家不都是在聊天吗?就是小雪姐姐把你的腿夹住而已。小雪姐姐,你为什么夹住小离的腿呀。”妙若儿开心的吃着嘴里的东西,牙根就没注意别人说什么。就听了楚离最后一句话。

“吃吃吃,吃完我们出去玩,在山谷里的那些日子可是憋死我了。”

“就是,你们都不在家里的这些日子,可憋死我了。”林瑾夹了块骨头放进楚离的碗里:“你最喜欢的红烧骨头。小赐来,我们还真是有缘份,亏你还一直记得我,”瑾儿又往云赐碗里夹了块鱼。

“老师是美女吗?当然记得了。”云赐礼来我往,给瑾儿倒了杯红酒。

真是不要脸,这小寒才走了几天,还…这么跟我的瑾儿说这样的话。稀罕你倒什么酒呀……

“楚离,你太过份了,我隔这么远这么久才回来,你一句好听的话都不跟我说。我坐在你跟前,你都没有想我。不是我吃醋。瑾儿姐姐可是有段日子天天和你在一起,现在又跟你坐的位置隔这么远,你却在心里想她,还骂小赐哥,不是我吃醋,你说你凭什么想她不想我。”

“擦,战火味闻着了。”

“我没吃醋。”

妙若儿连着说了三句:我没吃醋,可是这醋味浓得鼻子都快熏得堵住了。

楚离听着妙若儿的话,赶紧的扭转身搂住若儿纤细的身体:“没人说你吃醋,我那有想瑾儿,我一直都在想你。你不是一直坐我身边吗?吃得很愉快,所以没敢打扰你,所以就跟瑾儿说几句话,哪有骂表哥嘞,没有的事。”

楚离的话让大家哑然失笑。

“你们笑什么?我真没有吃醋。”

“对,你没有吃醋,你一直在喝酱油。嘿嘿嘿……”

“好了,若儿你看我回来也很累了,要不,,我休息一下再陪你,好不好。”楚离这话还真不假,还真有些累了。

唉!楚离离开座位叹了口气,他怎么就忽视了妙若儿也有这种心灵捕捉神通,只是只能捕捉身边人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