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0章 吃饭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琳琅阁,内饰诸多小小艺术品琳琅满目,来自各国各地的艺术品五颜六色,千奇百怪,从楼梯扶手到门框墙壁一应饰有。或雕刻,或镶嵌,或镂空,或浮雕。一路走上去。仿佛置身于一个形色鲜明艺术园。跟酒楼根本就掺不上半点关系。

楚离经楼梯绕平台,走回廊过浮桥,终于走到这间套房,站在门口看见梵静庵坐在一张八花香腾软椅上面正在看着新闻。

楚离有些奇怪当她睡醒后看见世界大变了样子,她就一点也没有任何反应?像她这么有野心的女人,就没有想过要出来搞政治什么的?她的志向还是《天魔录》要得到这本书借以此来破开空间。她就没有想过如果好好修行的话,也许她有更多的机会得到更好的仙宗宝贝?

楚离并不知道慈航门是怎么样的门派?包括梵静庵也从来不曾知道过也没深究想过自己要好好修行。急燥的心境让她不止一天的想尽快拿到《天魔录》她并不知道仙魔二道并不相融,即使给她《天魔录》她没有修炼清灵源力也不可能破开空间。如果硬用天罡正气催动《天魔录》就等于她与一个超级高手敌对,而且是在自身内敌对,后果可想而知。

这些她都不知道也不曾去深想过。师祖尊们都告诉过她,只是……一时贪念起八方灾祸至。

“你来了?”梵静庵的姿式没有变动。还是双膝坐正,身子微微前倾,单手撑着下颔。面容显出一抹宁静的笑意。这是楚离第一次看见她笑。只可惜楚离没心思欣赏而已。

千年的仇恨从死亡而来,自重生而止。楚离并不想饶过她。只是当今这个社会已经远非当年可以相提并论。一但触犯法制,无论天涯海角都会被追踪。现代化科技高超的可以与仙法相比美,有的甚至可超越仙法之势。

“嗯!”楚离淡然的回答走进屋内,杀死这个老女人势在必行,可是如果杀死她,她又如我一样的重生了呢?楚离自从经历了自己及身边人的生生死死之后,也同样悟出来一个道理。

生命就像客栈,死亡如同岔口路。让梵静庵魂飞魄散,楚离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太过于狠辣,自己终究还是会死亡。他并不想把自己送到一条不好的岔口路边。他静静的走进屋内,看着眼前这具尤如死尸般的女人,暂时,脸上的活力还很盎然。她可能想到过自己会死在我手上。可是她还这么自信。

她活了这么久,难道不知道魔尊子拥有不灭之魂。那么她既然知道就明白自己是不可能从我手上夺得《天魔录》可是她还是这么泰然自处。难道她真的自以为真是天下无敌了吗?人过度的自信就是狂妄,过份狂妄就是愚蠢呢!

侍应生端进来茶壶和两只小巧的茶杯。

梵静庵淡淡的笑着说:“我俩是千年血海深仇的宿敌。认识你这么久,你还不曾喝过我沏的茶呢!”

淡淡的茶香被她调制的浓郁而有花香。楚离说不上来是什么花,只觉得不是一种花香,是好几种花香掺杂在一起。不仅味道好闻而且惹得人口腔玉液波动。

楚离一直看着梵静庵的脸,她的神情,她的眼神,她的动作被楚离尽收眼底:“你要死的人了,还有兴趣为杀你的人调配香花茶。”

梵静庵裙袖一挥露出玉白手臂端起其中一杯。抿嘴笑言。

“正因为我知道,你我二人中有一人又要死了所以才不能枉费了今生见面的缘份。来,楚离。尝尝。”

茶香甘甜醇厚而且略带一点点辛酸,如果不仔细品尝是尝不出来。这种味道好像是在那里喝过。感觉很久远。

“尝出来没有,这可是你教玉黎山特有的植物才黎子的果实。”梵静庵端起茶杯自己抿了一口:“才黎子是一种深山里生长的果实味道辛涩酸苦,不被人所喜,却不知道它能解人五毒。比起一般的中药要强多了,像苦丁虽能降肝火却久喝伤胃。能够解五脏之毒却又不伤其他腑脏唯有这才黎子。可惜现代人不珍惜早已拨烧损伤没有多少了。”梵静庵淡然的眼神看着楚离。说话的语气就像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让人听不出来他们之间有血海深仇。

楚离听着梵静庵说着话,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到丁点杀气。才黎子,楚离想起来,师母肾脏不好,经常是自己和师兄上山采药,每采一种草药,师兄都耐心的告诉自己这草药的药性及与它匹配相克的其他草药。

“梵静庵,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今生我必定要杀了你,就算不为我,为我师兄,为了养育我的师父,师母。我也要杀了你。”楚离眼目腥红染泪,挺直的胸膛告诉梵静庵,她今生必然要死在他楚离的手中。

“对,死亡,在你我之间会挑一人陪他。虽然不我惧怕死亡,但是我还是害怕死亡之后的路何去何从。毕竟如你一样重生是千年难遇的机会。所以,我会选择活下去。魔尊子,拥有不灭的灵魂!这是寒绡刚才打电话告诉我。”梵静庵秀眉微蹙看着楚离,寻思着,这拥有不灭的灵魂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永远可以重生,还是杀不死,或者是………

楚离同样看着梵静庵,想到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绛衣长老不属于慈航门吗?跟你的关系?”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的师尊仙循了之后,八个师叔被你杀了一个,另外四个被火凰烧死。至于四个绛衣长老,我今生苏醒之后才见到他们。以前被冰塑时,师尊曾经告诉过我,说我………”梵静庵看了一眼听得兴致盎然的楚离。将嘴边的话没说又咽进去,直接说后面:“说待我苏醒后,自会有绛衣者来指导我。等等。”

楚离是何等的聪慧而且心思比梵静庵更加清明没有浊贪之念。听见梵静庵这么说,心里就八九分明白了。

“听你的口气,你没有苏醒前是有感觉和气息,是吧!甚至还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只是不能表态不能说话而已。那以你的实力不是可以借此机会更加深你的修练吗?我明白了。”楚离看着梵静庵。

“你明白什么?付离珂长老已经被你杀死,他的弟子寒绡真奇怪居然是你舅妈。而且她的功夫很深厚,连我都不能感受到她的境界。楚离,如果两边各派高手对打,生死自由天命。你觉得你那边可有人是绛衣长老的对手?”话罢,梵静庵深深的叹了口气,以非常无奈的声音说。

“楚离呀,楚离你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将《天魔录》给我呢?”

楚离听着梵静庵的话即感到好笑又为她感到可悲。其实这四名绛衣长老就是等梵静庵苏醒后,如果能够感悟到师尊的用心,这四名绛衣长老就会教给她正宗仙术及可以破除空间的法宝。对于,魔教,如果梵静庵可以用客观心态看问题。必然………楚离想到这儿又想不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机缘是不是会随心而转。她的机缘可以随心而转,并不代表我的机缘会随她的心而转。

我还是要报仇的呢?

“我就是给了你,你想,你杀了我教满门,我会不找你报仇吗?或是说,我现在给你,好,我给你。但是前提是我必须杀了你。你愿意吗?”

房间内一片宁静。静的可以听见针掉地上的声音。

茶几上的茶垆盘里依然冒着红光,花香各着茶香四溢弥漫满屋。茶壶里传来细微的破裂声,沸水突突的沽泡泡的声音……茶香更加浓郁。

梵静庵发出一阵低微的轻笑中隐约而是微叹:“是啊!是不能两全,我承认是我当年太凶悍霸道了些,种的恶果自然得由自己收。好吧,楚离,下个月二十四日,你我两派决战妖女峰。那里丛林茂密,山势险恶,没有人烟,不会再次伤及无辜。我再次声明,此战了后,无论你我之间,谁杀了谁都不许在后世追恨,再次仇裂。”

楚离站起身来看着梵静庵,本来好好的大好前途,硬硬生生的被她那突起而至的贪念给毁了。至于今生………她还会有来世吗?

人生的路就是如此,你羡慕别人,贪念别人属物,却要活活断送了自己的未来。却不知道那才是属于自己最好的。寒绡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女子,因情绝望而跳崖获救,心性清明而不生贪杀之恋,反而走上了一条梵静庵做梦都想要走的路。却不知道这条路本是为她准备。若梵静庵知道了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若她能够放弃贪念,这四大绛衣长老必是她的领路人。楚离没有留下来陪她吃饭,并不是因为仇恨,而是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一个可怜人吃饭。想你即不久会死在我手中,我又何必跟你多那一份的情感牵挂。

吃一顿饭就有了感情吗?不是。对各人而言。楚离就是属于那种只跟朋友和亲人吃饭才会舒服的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