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0章 驰梦塔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赐,这,这就进去了?”清湛和小雪纷纷跑过来看着桌上的驰梦塔。好奇心让她们拿起来左看右看。议论纷纷。

楚离回头看见四个小福妹。

“你们要不要进去,进去一想就会见到妈妈。”楚离心疼的看着四个小姑娘,她们可比刚化成人那会好看多了。

“魔尊子大人好,我们听清湛姨说过,外面一百年里面才一个月,见到妈妈固然好,可是见到妈妈,我们就不想出来了。不出来就永远长不大了。所以我们不进去,我们要长大。”宛福拉着楚离的手真诚的说,眼神里的怨念比刚见楚离那会淡了许多,有的更多的只是坚强。

“谢谢您送我们的金锁片,我们永远和妈妈在一起。”婴福拉着小妹宛福给楚离跪下,其她两个也跪了。还没跪下去就让小雪和凌儿一人一个给抱起来。

楚离真心觉得对不起这四个孩子。怎么还可能接受她们的跪拜呢。也一手一个抱起来,心酸的眼神透过泪光模糊的看着她们两张小脸:“以后称我叔叔。楚叔叔。叔叔会爱你们到永远。”

…………一片荒蒙,雾濛濛看不见天。几乎分不清天地。除了自己站的地方荒草直向天际,周围没有任何景色可言,连颗树也没有没有任何生物。难道这次我是真的进来了…………高云赐这样想着……蹲下来摸摸脚下的荒草,枯黄,锯形的草叶能划破手指………高云赐不知道往哪边走才好……四野苍茫……

“小寒,小寒你在哪里……”云赐哽咽的声音大声呼唤。茫茫四野回荡着高云赐的声音显得更加洪亮。

洪亮的回声让高云赐有些不知道如何自处,苍茫荒源没有天与地的分界。这里没有山峦,什么都没有。回音让云赐感觉到自己身处在一只没有缝的蛋里。这些回声仿佛从天空,四周,甚至从陆地,从他所站的脚下冒处。他感觉到自己很渺小。渺小得如同这荒源中唯一的生命。他敬畏的原地转着看着一切看不见的一切。

“小赐哥……”声音缥缈如烟。

高云赐心头狂跳回头见时,小寒瘦成一缕寒烟………………

驰梦塔外。家里。

见到四个小福妹被小雪牵走,幼小的身影显出几分萧索。楚离的心一阵清冷。回头看着驰梦塔。

“龙叔叔,异人王,这段时间家里就劳烦二位多费心了。我进去了……”

楚离回头看看家人,看看家外的天空正值初冬,园子里几近萧凋。

………雾寒草枯荒原,前不远一个男人削瘦的背影萧索凄凉。楚离看着这人正是表哥,他在干吗?声音低沉似乎在哭泣。怀里一缕清蓝色烟影缥缈几乎要散去。

异人王这老家伙是在骗人?不是说可以随念想见所有能见到的人吗?不是说还能在一起生活吗?看看小寒这虚无缥缈的影子…这?也能在一起生活?

随着楚离心中对小寒的念想。小寒的影子慢慢凝固和小赐抱在一起的小寒有血有肉跟现实中的人几乎差不多了。看见此景楚离才恍然大悟,小赐哥的功力不够,所以显现出来的小寒的身影凝聚度就不真实。

……楚离不想打扰他们,就一个人慢慢向前走。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吗?异人王说星空很漂亮,现在是晚上吗?不是!

蛮源荒荒一片,没有生物,没有流水,没有人烟。没有山脉,没有房屋。这些全要靠自己念想。楚离没有想到要什么样的房子,景物。在心灵深处,旧时景色,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山峦,峡谷随着楚离眼底的湿润慢慢从荒地深处凸现出来。

山门外,一位老者,白须白发旁边站着和蔼可亲的师母。山门内,也有一片很宽阔的场地,平坦。师兄弟们正在嘿嘿哈嘿的操练功夫,旁边站着一个小男孩端着一碗山楂……

楚离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来。慢慢的从山脚下走上去。没有人认识他。甚至那个小楚离也不认识他。是的,他们原本就不应该认识他。。这只是一处风景。驰梦塔里固定永远的风景。

有了山,是不是应该有一条繁荣的街道呢?要不怎么让山上的人下来购物呢?

高楼林立,这是楚离重生后走的第一条街道,车水马龙,偏街一隅。美丽的女孩被一锅炸得香气扑鼻的臭豆腐熏着。楚离慢慢的走过去……如果我没有重生,她会不会是永远的云姜。

“买块臭豆腐。”楚离看着楚云姜的双眼。等待着她的认可。

“给你,要不了这么多钱,小同学。”楚云姜递给楚离一根竹签上面串着四块方方正正油黄泛亮的臭豆腐。

楚离好不甘心,只觉得呼吸困在喉管,一**气被憋在胸膈。云姜是今生的女孩不可能不认识他。楚离这样想着,哽咽的说:“姑姑,我是楚离。”

美丽女孩陌生的摇摇头,表示不认识并且非常友善的再添加一块递给楚离。

楚离的心好痛,美丽女孩云姜,她活着只有一个目的,等待仓云海的醒转,等待魔吻复醒。她的生命在前世就因一个诺言而交给仓云海。而仓云海却没有守住自己的诺言,高天虎的死亡注定仓云海亏欠云姜永生永世。

轮回可因人的差异而产生岔道。楚离在云姜担忧的眼光里越走越远。走出这条街道,楚离想起万物不能缺少水源。

一条河流从山顶流下绕过城市经过乡下流向大海。

楚离站在海边享受着海风。随着山峦,城市,乡村,河流,大海慢慢的显出。这大雾也慢慢离去散开,露出晴朗的天空,湛蓝的天空,千变万化的白云。平静的海面,飞上天空的鸥鸟唱着高亢的葬歌。歌声里一条条鱼从它们嘴里直接由今生走入来世。

难得一片宁静,难得谁也不认识,难得无人打扰,难得经历今生来世的风情。难得眼见这生与死的瞬间。今生猖狂时谁能料到死亡就在一旁窥觑,今生得意时谁能看见死亡竟在一旁偷笑。

生命与死亡原本就是形影不离的孪生姐妹,在你痛苦想要寻死时,他轻轻的推开你。看着你在痛苦的苦海中扑腾,疯狂。她冷漠的如同海中心唯一的冰岛,你想爬上去很费力的爬到一半。因为寒冷使你的四肢僵硬重新滑落苦海。

死亡就像个无法生育的女人,她永远的嫉妒着生命的欢乐,仇恨着生命在人群中的光彩,妒恨着生命一切的欢乐。于是,她开始走近生命,掇撺生命中那些黄斑,那些人们心性里沉著的贪婪,猖狂,心虐,嫉妒,让它们渗透出生命。这样生命就扭曲了,锋利了,冷漠了,寒薄了。兵不血刃的捅向另外的生命。没有罪恶感尽是猖狂得意……

死亡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取而代之。

眼见了太多的生死,楚离心里满满的是痛。两世年龄合起来他今年不足五十岁,却是经历千年。站在海边他默默的想着。此刻他心里没有爱情。此时他眼里没有爱人。

可是,缘份就是这么奇妙。你没有想她,她却来了。

远处,一片喧哗!一群学生在一个成熟美丽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海边。看惯了生死的的楚离,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今生的两个爱人。清高骄傲的苏美玦。成熟文雅的林瑾。

异人王不是说要自己念想,人和物景才能出现吗?我想到的尽是生死。他们怎么会出现,云姜不认识我。她们会认识我吗?楚离,慢慢走过去迎向他们。

“楚离,你是……请问你是楚离吗?”林瑾激动的不知所措两眼期待的看着楚离。那眼神很温柔。

“嗯!”楚离轻轻的回应了一句,心里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她的学生,为什么她会这么问?

丰满的脸蛋在听见楚离轻轻的答应时,两朵火烧云从天边飞上林瑾的两腮。

“您好,我是林瑾很高兴认识您,谢谢您救了我的命,是您让我重生让我的生命从此多姿炫烂。”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燃烧着熊熊两簇火焰大胆而羞涩的看着楚离,这是水与火的洗礼,是温柔和炙热的表现。

对了,异人王说过,进入驰梦塔,很多时候我们会还原自己的本性。楚离想到这儿。

“卟哧”一声笑出来也伸出手来与林瑾的小手紧紧有力的握在一起。

“你笑什么?”林瑾显得有些腼腆得不知所措。丰满的胸也因此而显得呼吸加快。玫红色的纱裙里隐约而显的雪峰起伏不断。

“不笑什么!”楚离心里想,,我当然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笑。可是为什么是海边呢?原来瑾儿心里一直都是喜欢我的。原来在躲避我的背后她居然如此喜欢我。幸好我死缠烂打,一路纠缠否则的话岂不是要枉费她对我的一翻心思。

重生!哈!重生真是太美丽了。我因她而重生生命重新恢复肌体。她也说她因为我而重生。重生生命因我而盛开华彩。

“同学们快过来,过来老师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学,他叫楚离。”林瑾稍稍往后站了站。拥上来的脸都是无比的熟悉。后面,最后面个子高高而清瘦的女孩慢慢的从人群中走出来。

“听老师说起过你,你很勇敢,我也跟你说…”苏美玦停顿了一下,眼神里有迟疑最后开口说:“无论你以后做什么,我想请你珍惜自己的生命。”

楚离听得一怔。那日初一残月,他在师侄葛宇琪,候强的陪同下去看望苏美玦。临别时,美玦也说着同样的话。楚离心里一阵暖热。

“美玦同学,我们初次见面,为什么这么跟我说话?”楚离睁着一双温和明亮的眼睛看着美玦的双眼。

“生命很珍贵,你看这海面上欢乐漫游的小鱼,我想它们在被海鸥叼起的前一秒它们还很欢乐,我想说的是生命无常,我们只有彼此珍惜生命才能更好的相处下去。”苏美玦的眼神很清澈,清澈的如同这碧蓝的浅海。

楚离想起初见苏美玦时,她一口一个咒自己死,那轻慢的眼神,甚至吝啬多给自己一个眼角余光。原来内心竟是如此珍惜自己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