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9章 小寒离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放屁,楚离。”高云赐真没想到,小离会临阵反水。还有脸提到我爸,高云赐恨毒了楚离。

“你胡说,小赐哥不会的。”虽然知道这是假话,可是小寒依然接受不了小赐哥会娶其她女人当老婆。

楚离没有理会他们,还是自顾说自已的。

“一个女儿换件宝贝很划算,不要想了,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不容易,这宝贝对神仙也没用处,不如给我,我还有好几个老婆没修为可以一起住进去长长久久。”楚离话没落音,一个盘子朝他头上扣过去。

“你的反差太大了,叫我如何相信。”火凰看着眼前的魔尊子这一前一后恍如两个人,前者拼了命不要也要成全小寒和表哥。后者,小寒不如一件宝,对表哥的感觉荡然无存。其中一定有诈!

楚离清澈的大眼睛一愣:“你怀疑我?嗯,你要证据!”没人会想到楚离会出手。一个人摔倒没了知觉。众人低头一看 是高云赐!

小寒真的心疼了即使这是演戏。哇的一声猛的扑到在高云赐身上哭得稀里哗啦,透过模糊的泪水看见楚离正对着父王说:“这就是证据,看没!我也是人,是人就自私,我真仍几个没有修为的老婆,我好喜欢她们,好舍不得她们真想和她们长长久久。这塔对我真是太有用了,用一个小寒去换太划算了。”

汹涌的心疼真挚的感情,恨死了楚离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不管是否演戏。小寒都觉得此时的楚离非常可恶。蓝光闪现小寒出手。楚离没动。因为他知道火凰会拦住小寒。

“好,我答应你。”真没想到这宝贝居然是火凰带在身上。交出来递到楚离手里,请你马上与寒儿解除契约。

“我不走,,我不走小赐哥,楚离你混蛋,出这么重的手,小赐哥,我不走,父王你替我打他,把他也打晕了,等小赐哥醒来没事我就走。父王求求你了。”小寒在火凰的怀中被制约住不能动弹,唯独双目情真泪流,凄凄恍恍的表情让另外三个女同胞背过脸不忍看下去。虽然他们不明白楚离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们了解楚离的为人,其中必有道理。

楚离不耐烦的看着小寒,回头对火凰说:“你要是舍不得下手,我来,看她吵吵闹闹的烦人。”楚离没有等火凰做出任何反应,身形一闪打晕了小寒。

“你!………”火凰恨恨的看了一眼楚离。掌心运出玄天神功将小寒化成一只小鸾凤放在胸口。也没再说一声。在身形迅速飞天的那一妙。屋里,屋外桌椅,树木燃烧了。火凰这口窝囊气总得找地方发作。

大家吃完早餐回家,一路上听完楚离话。高云赐虽然不恨楚离了,可是心里依然对小寒念念不忘。手里拿着这副九层宝塔细细观看。觉得并没有什么稀罕之处,只是外表精致了一些而已。

“我要在这里面独自一人呆一两百年吗?”小赐拿着这尊雪白色的小塔发呆。

“哎!时间很短,一两个月而已。又不是让你现在进去。你今年才多大,二十三吗!到时候进去个几天再出来看看,不过是物事人非,放心吧,生意有蓝启打理不会败的!我也知道那是舅舅一生的心血。”

小赐略显焦虑的问楚离:“真的那么神吗?里面一两个月,外面就几百年?”楚离安慰着表哥:“等蓝启他们回来了,我的仇报完了,我陪你进去看看,好的话,我们陪你进去住。不好的话,我一个人陪你进去住。”

“肯定不好了,如果好的话,异人王何必送人情,他不是整天担忧着他的族人没地方安住吗?要是好的话都进去住何必到处跑哟!”小赐将塔放在桌上,两手爬在桌子上面撑着下巴继续发呆。

自从小寒走了,他的生命里没有了活力,只剩下发呆。

“谁说里面不好,我父王在世时那是几亿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的异人族可不像现在这么凋零。非常繁荣人极鼎盛之期。这个雪塔,父王是非常舍不得给火凰,当然那时候火凰刚结婚,又逢父王找他商量事情所以就将这宝贝送给了他。要是不好的话,火凰会随身带着?”

异人王刚刚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黑发走下楼梯刚好听见小赐说的话。

“这个雪塔我小时候随父王进去过,里面什么也没有茫荒荒一片大陆。就像你们人类的梦境,所以它还有个名字叫‘驰梦塔’。你可以随着你意念将你在现实生活中的人幻化出来,房子也可以,甚至街道,星空也很漂亮,四季,还有高山流水都可以,只要你愿意……当然还有随机出现的一切不幸,痛苦。就像人类在梦中偶尔跌进深渊等等……”

楚离和高云赐同时两眼发亮,异口同声说:“你说这里面可以见到我心中最想见到的人,甚至和她在一起生活。”

“对,所谓人间有句话叫黄粱一梦。在这里面完全可以实现你现实中想要却不得不到的一切,但是有一点,进去之后你的心性脾气都会发生变化,不像现实生活中的你………”异人王的话让楚离大惑不解,而高云赐直说:“是扭曲我们的性格吗?”

“不是,应该说是还原你们的本性吧,记住这个塔的名字叫‘驰梦塔’在里面你们完全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但是我们却听不见你的声音。现在你们也没什么事情就进去转转,等斯冰回来,你们就去复仇,这段时间由我和绿龙帮你们看房子和公司。云赐,我和你去公司一趟,这样交接一下工作,你就进‘驰梦塔’吧。

三人正说的上劲,大门被推开。

黄凌儿和小雪从外面回来,一人手里牵了两个小姑娘是福照的四个女儿,皆是一身孝服。看楚离的眼神很复杂即怨恨也非常依赖。

楚离也很歉疚,真没想到这一场战疫,福照竟然去世留下四个孩子。孤苦无依。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以后你们就跟我们过,叔叔会教你们法术功夫……”

“行了,你们还记得小果子姐姐吧。如果愿意的话跟爷爷回去,当爷爷的女儿,喊小果子姐姐好不好。”异人莫珂耶男从中插话,他心想自己可能不会再有孩子,小果子也很孤独,不如带这四个丫头回家陪小果子。

楚离不解的回头看着异人王,心想他从中插什么嘴呀。

“好啊,你真是小果子的爸爸吗?那我们商量一下谁跟你走,再留两个下来。”婴福年纪最大站出来说话。说着她们四个就走到阳台上商量去了。

“我是想带回家给小果子做伴。我听小果子总是叨念着她们四个,福照也不在了,我带回去不是给你省事吗?”异人王放下手中的茶杯。

“刚才听婴福说,她们四个要分开,照这种情况而言她们应该是舍不得分开才对呀,刚刚失去母亲,怎么可能再分开呢?”楚离纳闷的看着异人王和云赐。这俩人心里也有疑惑。三人同时看向外面阳台。果然,看见阳台外面四颗小脑袋瓜抱在一起哭得泣不成声。

吃饭的时候,清湛才把原因告诉楚离,原来婴福想多学些法术,所以想将姐妹们分开,分别学习异人王和楚离的功夫,这样一来可以姐妹见面可以相互传授。

“她们没有安全感。”清湛忧伤的说出来:“她们想以后长大了变得强大,这样就不会寄人篱下也不会受欺负。福照也是因为救我才从后面中了一掌,正巧碰上云赐受伤,小雪姐一时没有顾全到她。”清湛说到最后低声涰泣。

“她们愿意谁留下来?”楚离听清湛这么说,心里越发的感觉到愧疚。

清湛擦擦眼泪:“刚刚她们跟我说了,婴福和最小的宛福留下来。二囝源福和三囝清福跟异人王走,十年回来一次。”

“嗯!”楚离低沉着声音嗯了一声。将饭碗饭下,走出去。

楚离出门去给四个小丫头每人打造了一条金琐片里面嵌了张福照的照片,外面覆盖着一尊佛。

回来后正看见异人王教表哥怎么进塔。高云赐思念小寒成疾,是片刻也呆不住了,两只耳朵支愣着仔细倾听,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莫珂耶男的嘴巴。

“记住这个念诀,进去出来都靠它了,还有手法一定要对。”异人王刚刚说完,高云赐就从眼前消失。

“他进去了?”楚离拿起‘驰梦塔’仔细看着里面,没动静。突然想到什么,赶紧的又将塔稳稳当当四平八稳的放好位置。并嘱咐着谁也不能动。

异人王拍拍楚离的肩膀:“不要大惊小怪,里面不会因为我们的摇晃而产生不稳动荡的状况,而且这‘驰梦塔’还有自我调节保护功能。比如说,如果这房间失火烧得乱七八糟一片焦黑,而这个塔可定会完好如初,不仅如此,它还能因为主人的能量,外表发生各种变幻,别说你就是拿在手中,就是从天上扔下,你那个宝贝表哥也不会在里面发生任何不测。唯独就是他的心念不对应随机出现的事情各种事物,会有不测发生。不过每逢这时,‘驰梦塔’都会发出声音向主人示警。你只要是心念动处,你表哥就出来了,不信,试试。这宝贝有很多你不可预料的好外,慢慢的你就会逐渐参透。”

楚离听了异人王的话,重新将‘驰梦塔’拿起来,问异人王:“我想想,表哥就能出来?”说到这儿。楚离心里想了想:表哥出来。

一股清烟从雪塔里出来。大家眼前就看见高云赐了。

“怎么回事?我没进去吗?”高云赐看着异人王。

“我明明是照着你说的方法捏的指诀,怎么可能没进去呢?”高云赐有些分不清楚刚才是不是在恍神……

“表哥,你刚才捏了指诀之后看见什么了吗,感觉?”楚离睁着眼睛看着表哥,希望他能回答出个奇迹。

“对,可能就是一秒钟吧,我捏了指诀之后,明显的发现身体轻了,轻的我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然后,我就看见一片雾蒙蒙,站在一片荒草地里。我以为我进去了。原来还没有进去,可能是太想了的原故。做了会儿白日梦吧!”云赐很沮丧的看着异人王,那神情就是说不出来的失败感。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学不会这奇妙的指诀。而不知道是楚离把自己念想出来了。

楚离这边听着,心里又想既然我能将他念出来,肯定也能将他再次念进去。念头往这一动。一缕清烟注入宝塔。高云赐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