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8章 琴音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姐,我回来了。美玦你终于到了,很久不见。”高云赐身着橙红色套装显得萧洒倜傥微笑着向苏美玦走去。

苏美玦真的呆住了,这肯定是在做梦,云赐哥明明是舅舅和明珠舅妈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寒绡执法长老的儿子,那一定是干儿子。那这个……身边的女孩明明是叫高云雪。怎么可能呢?

“妻!我的妻!”臃肿的身材,令人嫌恶的语言出现在苏美玦惊呆了的思绪中。活索索的将她给吓出来。这是真的?这不是在做梦?李天谊像累得快死的乌龟一样从台阶上跑上来,眼也没擦只看清了苏美玦上午穿的那套裙子的颜色就急急忙忙的千呼万唤起来。

“谁是你的妻?你可看好了,你面前站着两个女孩,你没头没脑的乱喊,即使你是我妈妈找来的朋友,也别怪我要把你扔出去。”高云赐上前一步面目冷然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的家伙。并且加重了‘女孩’两个字的发音。提醒他嘴巴谨慎些。

李天谊本来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色中狂徒因为好运气生在一个好家庭,因为还有点脑子经商有道故而有了名气。可是见到的女孩多是庸俗之辈,即使是家里的夫人也是个见财才愿意跟他的女人,只是因为没有娘家所以才在家里受着他的冷遇,不敢哼声,害怕跟她离婚。她就无家可归了。

四年前自从见到苏美玦就念念不忘,经常打听,好不容易让他知道苏美玦不仅未嫁,还因为那个男友而获困。这真是天助他也。所以他就天天的追。苏美玦跟小雪比起来又要弱上一个档次,这是气质上的弱。

人间鲜少看见如此气质的女孩,又生的如此天姿国色。雪儿身着雪色长裙从台阶上飘然而下,牵着美玦往返客厅之内。一头漆黑如墨的秀发则是随意用碧色丝带束缚了下,倾泻而下飘荡在腰间,而腰间一条碧色腰带勒得***细细的,酥胸也显得饱满些,她脸上显然带有一丝淡定的笑容。

看得李天谊早忘记了苏美玦的存在,看得李天谊如痴如呆更忘记了身处何处………

旁边的高云赐看着李天谊这副猪头相,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面熟了,这家伙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记不起来。不过看着他一副癞蛤蟆样盯着妹妹不放。高云赐就来气了,不过因为常年经商使他养得喜怒不形于色。走到李天谊面前挡住他的视线。

李天谊这才从痴愣中苏醒过来,再看高云赐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敌意,反而感觉到万分的亲戚,心里想着如果跟自然门执法长老攀上亲戚,可比跟那个苏家强多了吗?何况!这个死女人早就被那个叫楚离的不知道睡过多少遍了,哪儿能跟眼前的这个雪儿相提并论。这雪儿一看就是冰清玉洁。眼前的俊少年就是自己的准大舅子啦。等我回去就跟那个女人离婚,滚远点腾出位置来。

这边李天谊在这儿胡思乱想,以为天下的女人就等着他一声令下就可决定归宿在何方一样。这人呀!走到不要脸的这步,真是天下无敌了。可是不要脸也没折,这家子没一个好惹的鸟。注定他李天谊跌大铁板了。

“你看清楚了吗?这俩个女孩中谁是你的妻?”高云赐眼神镇定得抱着双臂等着李天谊厚颜无齿的回答。

“嘿嘿嘿……时至现在没有我的妻,不过……”

高天赐明白他的下一句一定是要赞美雪儿等等。不过既然他说没有就注定他没有资格在这屋里呆下去了。因为他之所以能进来,全凭了是苏美玦的妈妈说李天谊是女儿的男友,现在他自己就否认了,那就滚吧。

天外的夕阳很浓,浓得像糖汁**从云彩中滴出汁液来,铺满了这别墅的宽大的平台台阶。

高云赐以为会有点麻烦,甚至还有场无聊的闹剧,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不由分说拉着李天谊的胳膊就把他往外赶。

李天谊怎么可能令自己这么无脸的被轰出去,而且还是在美女面前这简直就是太令他失颜面了。以后还怎么在美女面前伸头挺胸。双脚死死的踩在这铺满橙红**的夕阳里。无论如何他都想粘在这里。

恨得李天谊拼命的去拉扯这只看似斯文秀气的手。却感觉这只手如同铁钳般令他越来越没有挣扎的力量,渐渐感觉臂酸手疼。突然,他也觉得高云赐很眼熟并且非常快速度的想起了他是谁?

他在高云赐的手中可谓是没有半点反抗的力量,唯独可以反抗的就是他这张舌头:“小雪姑娘,你和你妈妈都上当受骗了,这个小子是黑社会的儿子,他爸爸是黑社会的流氓,他是小流氓。”

“啪!啪!”数耳光。抽在李天谊的脸上,完全没有人看清雪儿是如何出手,前一秒她正拉着美玦的手往楼上走。

李天谊只觉得周身寒气顿起,脸被抽得金花之冒。脸帮子肿到快要遮住视线。舌头麻木唯一的感觉就是口腔内有黏液好咸。不由自主的嘴一张。红中带黑的血液顺着口腔流出来污了他干净的衣领。

看着眼前的雪儿,凤翎眉倒竖,一双眼似寒星射出森冷的寒光只教他从心底冷到脚底板,全身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在惊,怒,恐,慌几种情绪内蔫软了。

“哇!热闹啊!正好赶上了。”别墅外大门口出现几个年轻人正是宇琪,慕雨龙若,候强及林翔他们。

速度都很快,当然也有慢到差点摔跤的。

“没来得及拉你哈!哥们!”龙若闪电的身手一把拽起候强。

“候强,你们怎么来了,我家里出事了吗?”美玦急匆匆的跑出来正好迎上林翔将她堵在别墅内。

“看热闹啊,不看热闹谁跑这儿来?这天寒地冻的。你家啥事也没出,大家都是来玩的。”

林翔伸手稍微用力捏着李天谊那被雪儿抽肿的脸蛋痛的李天谊歪着脸嚎叫起来,若是拉他到外面林子里必然会惊起一群觅食的鸟儿来。

“混帐东西,你敢骂我爸爸是流氓,你给我滚出去。”

听见雪儿的话,门口一下让得很干净。

“啊!”惨叫随着一个肥硕的身体飞出别墅大门,远处的草从中腾起一团雪雾。雪儿的手力很适度,没有将这个家伙摔得伤内脏,断筋断骨。不过站起来是不可能了。司机从门房内匆匆的跑过去………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也跟着来了?”雪儿见到林翔有些愕然。她对林翔的印象并不好。主要是那次他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还是他的堂妹。让雪儿觉得这个人太过绝情寒薄。说的不好听就是没人性。

“怎么,不欢迎吗?老大让来的,我也不能拒绝。”林翔侧身绕过雪儿径直进入客厅。

“云赐,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你真是我表哥高云赐?”苏美玦的眼泪再一次涌出。当她听见高云雪那一声:“混帐,你敢骂我爸爸是流氓时。”整个人醒的不能再醒。又看见宇琪和候强,想起,雪儿刚来时就告诉过自己,她们姐弟会帮助自己。

委屈,憋苦,出牢笼的自由,见到亲人的幸福让苏美玦一头扑进高云赐怀里痛哭不止。三年了终于见到亲人啦。

听完所有的事情发展经过。苏美玦抽泣的说了句:“雪儿姐姐,我可以在这里长久的住下去吗?”

“当然,你是我表弟妹吗!我们是一家人。有我保护你,你不用担心。”

苏美玦想起刚才雪儿的动作快如闪电。从楼梯到大门口少说也有十几米远,她只看见一道雪影。而且从这里将一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扔出去。苏美玦虽然很讨厌李天谊,可是并不希望他死,再说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到雪儿。

“放心吧,雪儿对付他那种货色还是有轻重的。”楚离从门外走进来。山上发生的事情,他在山上就看见了。真是干净利落而且也扔得非常有道理。跑人家里来骂人家爹,哪有不被扔的道理?

“真没有想到这个李天谊居然会追美玦到这里。”

高云赐接上楚离的话:“追个屁,这老小子又看上我姐姐。”于是高云赐将整个在屋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好了,美玦安全的在这里我就放心了,好了,我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就先离开了。美玦在这里安心的住下来,等我回来接你回家。”楚离温柔的抱抱美玦,和众人道别后就径自一人下山了。

夕阳隐进暮后,一道深灰色从西天向整个天空弥漫而来。楚离想着心事从人行道中看似缓慢,其实很快的速度向前方而去。

他手里拿着一张请柬,请柬上面有意想不到的名字。梵静庵

“难道这个婆娘怕死了吗?约我吃什么饭!求我饶了她。切!切!她也不是那种人,有阴谋,可是老子还真难想出她有什么阴谋。这个臭女人总是出奇不意。”单独付约,这是她的要求。

‘碧林幽香’这是植物园旁边的一家酒楼。

楚离走到酒楼门前,抬头看看这坐只有四层楼高的小楼。名字雅至,内里装潢也同样雅至。

“四楼。”侍应小姐看着请柬上的房间名,眼睛里露出巴结的光彩,顶楼是上流社会聚餐的地方。看着楚离气质不俗相貌也英俊。侍应小姐多事而含羞的问了句:“和你女朋友聚餐吗?”

“你的话真多,告诉我具体位置你就可以走了。”楚离从侍应小姐的手中抽回请柬心里想,妈的,谁跟那个女魔头是情人关系?真是触老子霉头。

浓妆艳抹的侍应小姐讨了个没趣,但又不敢得罪楚离。只好告诉了楚离具体位置。心里却已经开始在咒骂楚离没教养,没修养之类的无数遍。

“这臭女人还真他妈的会挑地方?这幽雅韵致的地方是他妈的挑来跟老子谈恋爱的吗?”楚离看着这一对对上流社会的情人相拥搂抱的进入房间。不由的心里咒骂着梵静庵。

刚走到门口,门是虚掩着的。从里面传来一阵琴音。

楚离推门而入。还没等他动作,梵静庵已经先一步从琴音内布置了一道禁制,无论室内二人如何,外边什么也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