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8章 唇战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寒听着父王说着小赐用自己的生命只为换回自己多几分钟的疗伤。心里早就感动的一塌糊涂。“父王,您说的这些除了生命不可挽留,其他的都不存在。我和小赐哥互相深爱着彼此。如果没有对方,漫长的日月里我们都只活在对彼此的回忆思念之中。”

楚离看着泣不成声的小寒,在心里小寒早已是自己的妹妹。“火凰,我想我可以说几句话。并不是以我是小寒救命恩人的角度来插手索管你们的家务事,而是小寒是我妹妹,云赐是我表哥。他们的感情我最清楚。”楚离严肃的看着眼前这位浑身散发着古老而**气息的王者。

“您所介意的问题不仅是表哥会老会死,而是我表哥不能给小寒足够的安全感,没有保护她的能力,是这样吗?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以后会在哪里生活。既然您不能将我表哥接去凤檀林,那小寒当然更喜欢在人间生活。以我表哥的能力在人间足够保护她。介于这次完全是个意外,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让小寒插足我的是非恩怨,与表哥无任何干系。至于我表哥本人,我敢发誓,我绝对不会让他老得像树桩,所以他不会生起嫉妒,猜疑,仇恨的变态心理。他们俩个彼此深爱对方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呢?即使是神仙也会有仙缘尽的时刻,谁又能保证小寒一生快乐。至少在这里他们这段爱情可由我们大家为证。”

楚离的一翻话说的火凰不再哼声,因为不仅仅是楚离的话更因为他从女儿眼睛里看到了爱不可失,失则无生的信号。他愧对这个女儿太多,能给她能成全的莫不是她的喜好。只要她不后悔做为父王又能说什么呢?

火凰低头无语,半晌抬起头来:“既然寒儿坚持,做为父王我也只能作罢,不过我要带寒儿回凤檀林养伤,并到她晋级红鸾。如果晋级成功的话她有可能为下一任的红鸾星君。到那时她的爱情无人能干涉。”

高云赐听见话里另有意思:“那要是晋级不成功呢?”

火凰扭头寒芒逼视小赐,一字一顿的说:“晋级不成功,则雷击而亡或伤残一生。”

“非晋级不可吗?”姚清湛在一旁听得胆颤心惊,眼泪花花滚动。

“我陪她。”高云赐以前听楚离说过,也听小寒自己说过凶险异常。

“你陪她,只能教她分心”火凰毫无表情的看着高云赐,语气很冷。

尔后,用更冷的语气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我要把她带走,去凤檀林接受晋级之前,她必需加紧修练,在这里她没办法好好修练。牵挂太多。楚离”火凰转过头看着楚离:“楚离,无论你怎么说,除非寒儿能继承下一任的红鸾星君,否则她的婚姻由我说了定,我实在是看不上这小子。”

“高云赐,我相信你对寒儿一片痴心无人可比,可是你……一句话我看不上你。除非你比楚离不相上下,否则,不谈。”

“火凰,你也太蛮横了你!”一直坐着没哼声的异人王莫珂耶男站起身来,刚刚接受爱情洗礼的异人王明白爱人不能相爱的滋味太痛苦,太让人忧伤,所以绝对是靠在小寒和高云赐这一边。

“轰!”屋里的温度一下提高,整个房间一团火红,金色的瞳仁泛出神圣而不可抗拒的神采。

“异人王,你知道我有多么讨厌你吗?我强忍着不想跟你发难,不是因为我斗不过你,而是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我不想再纠缠其中。寒儿有今天你要付百分之八十的责任,异人王识相的滚一边去,否则别怪我!!!”

楼上,楼下,过道一片乱哄哄,纷蹋杂乱的脚步声,叫喊声此长彼消的向这个房间卷袭而来。外面看见这个房间通明火照墙壁温度升高都以为这里失火了。

一道冰寒阴诡的气息从异人王体内缠绕而出。与室内的阳火彩焰相抗衡。

“你消停些吧,看门外那些凡夫俗子们被你闹的,弄不好救火车就要来了。”异人王并不想打架,何况这里也不是打架的地方。如他所说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打一场都划不来。

凌儿早将门打开,经理进来一看啥事也没有,只是桌上的饭菜似乎没怎么动。于是乎非常客套的问是不是饭菜点心不合胃口等等的话,没说完就被楚离给推出去了。

火凰还是不肯放过的看着毫不在乎的异人王,他心里非常不理解,像他这种家伙怎么可以在做错事情之后还得得意洋洋的出现在被害人面前丝毫不知悔改,毫无内疚。

是的,异人王就是这种家伙,虽然当年是他挑起事端,可也是因为你火凰自己的心态有问题,谁让你不信任自己的老婆,造成的家庭迸离也是你自己的错,与他异人王何干,他何需愧疚?

当年他为了一已之私,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而搅祸,从中得利。这些受害的人与其说是被异人王这个阴奸的家伙所害,不如说是自己的心态没放正。火凰就是意识到自己的不是之处,所以才没有找异人王莫珂耶男算帐。

然而,今天这个家伙又要在自己女儿小寒的婚姻上多嘴多舌,火凰岂能容忍,看着他这付嚣张嘴脸简直恨不得一脚把他踢飞了。

楚离见二人剑拔弩张,多一句口舌就要打起来。赶紧的过来扯劝,虽说自己对当年的事情一无所知,可是听着他们说话的语气就猜出个七八分来。楚离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异人王莫珂耶男,这家伙只一心为自己的族内,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关心。对他而言,能打赢就直接靠打。打不过或是打了也没结果的事情,他就会想些阴险的勾当,当然这配合计谋的人往往就是当事人自己,看他们自己的心态如何取舍……当然他有一条舌灿莲花的舌头。

“火凰,您说您看不上我表哥,让我表哥到达如我一般的程度,这对我表哥来说太不公平,就像我要求小寒是否能到达如你一般。但是我一定要帮助表哥,无论您给小寒找谁做她老公。来一个我打跑一个,来一双我打跑一对。打到天界无人,神界男子闻见小寒之名吓得望风而逃。好了!这就只剩下我表哥一人了。”楚离也采用了异人王的办事方法,一步步按道理来办事太啰嗦也太麻烦,不如打来的利索。

眼前一个魔一个邪,真是一对活相宝。

火凰知道楚离说的不是假话,以他当前的能力,仙神两界没有年轻男子是他的对手,即使是自己跟他打,还要费一翻纠缠。边上这个混蛋异人王这副表情一看就知道,还有幽暗绿龙原本就是魔教,这阵局面,如果自己要强行带走寒儿,可能性不是很大。

小寒看见父王在踌躇不决之中,知道是考虑到当前的形势,于是走到火凰面前:“父王,小寒愿意跟您回家。”

“小寒。”云赐急的大呼一声,不明白小寒是什么意思。这一走也许就是天人永隔,云赐怎么舍得小寒离去。

柔弱的小寒轻轻走过来握住云赐的手,柔声细语的说:“小赐哥,我也好久没有回家了,况且我一直在想母后。你放说吧,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更加勤修练,不会让自己出事,我会时刻告诉自己,还有小赐哥等我回家,凤檀林是我娘家,这里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小赐哥,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所以,我会逼着自己更好的修练,不仅如此,我更要坐到红鸾星君的位置,这样我才有资格和你在一起。”继而小寒走向异人王莫珂耶男:“莫珂叔叔,以前我特别的恨你,可是现在不了,我知道你的心事,如果我不回去,就算我有幸掌握天下爱情,位坐红鸾星君,恐怕也因为你的原故,嗯,……不肯与我睛瞳束合,不能达成所愿。嗯……”小寒以明了一切的眼神看着莫珂耶男,说话间,两度嗯嗯,眼神向火凰示意而去。

莫珂耶男稍一愣神马上就明白过来,不由从心底深处真正觉得愧疚小寒,她吃了这么多苦居然不记恨自己,还愿意帮助自己让明珠脱离苦海。虽说明珠是小赐的亲妈。可是……阴阳两殊途。现在明珠已经是自己的夫人。

看见异人王对着女儿显出一副愧疚的表情。火凰也不是傻子,只感觉到女儿小寒似乎跟这家伙有什么关照,应该是让这家伙占了很大的便宜,对他有莫大的好处。要不然这家伙会对女儿怀有愧疚之心吗?

异人王莫珂耶男觉得自己应该有点什么表示才能显出自己对小寒愧疚的诚意,只可惜他一生不重世间宝。一时间也拿不出象样的东西送给小寒。眼神无意间看见小赐。心里想这小家伙可有福了。“咳咳!”

异人王干咳两下小声说:“小赐如果要等到小寒胜任红鸾星君位,那时必然已经须发全白。”说完,就看见小寒腥目全红。异人王心里一笑,附在小寒耳朵上说:“多年前,我父王曾经送给火凰一件奇珍。世间百年,塔内月余,送给小赐正好合适。”

“这话当真?”小寒抬起头看着异人王。有了这件宝贝,小赐进去住段日子正好可以挽住青春等到小寒归来。说不定二人以后可以住进塔里不出来,不也照样长长久久吗!

“我是小寒的主人,小寒想回家没我的同意绝对不行。”凭空一声 雷乍响。楚离的声音大的让人耳膜震荡。

“除非,嘿呵………”楚离看着火凰冷峻严厉的脸色。没来由的又是一阵呵呵呵……。

“你想怎么样?真的想打吗?信不信我把这整座城市都烧了。”火凰看着这一魔一邪两家伙,对他们可是一忍再忍,甚至是对楚离礼遇有加。可这小子就跟没看见一样,照旧我行我素跟异人王是一唱一合。

“别别别,我也就是想问你要件宝贝,换你的女儿,我想过了………”

“主人,你?”刷的一下眼泪从小寒的眼睛里如同瀑布一样的流泄出来。楚离反常奇怪的表现让众人愕然。三个女同胞更是万分不解的瞪着他。至于表哥那脸上的表情恨不得要撕了他。

楚离朝小寒眨眨眼。小寒立即捕获到楚离的心思可是眼泪仍然不可止泄的倾流而下。

楚离是想着小寒如果开口问他父王要,万一他父王不给呢!难道小寒去要挟火凰说不给就不回家吗?当然不行。这样一来关系都要搞僵的。好不容易小寒心心念念的家可以回去了,不能被这件事给糟了。于是黑脸就由楚离来当了。

“就是那件能让人住进去活个千年万载的宝贝,小寒走了万一真不回来了,我舅舅不能绝后了,所以我一定要给我表哥讨七八十个老婆生一百多个儿子……一半姓楚一半姓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