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7章 火凰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云赐的身形几乎与龙墨同时到达星疗阵。夜明幻意珠所有的能量转换及作用启动,楚离可是一丝不落的全告诉表哥了。为了保护小寒,高云赐独自想了几千百个状况场景,应该怎么运用夜明幻意珠到极限功用。

“小王八蛋还真是要找死,老子暂时放你一马都不知道逃命,好,就让老子先解决你吧!”手中的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声就是为了刺激高云赐的防御系统。这套防御系统从头到脚将高云赐保护的非常完好。手中的神兵利器干将随着他的意念朝龙墨刺过去。

“就这小小伎俩也敢跟老子耍。”龙墨浑身真气裹身,云赐的真气太弱根本就刺不进去。云赐飞起身体身龙墨飞射过去,他拳头里藏着一柄短剑是小寒用她的尾翎为云赐煅冶出来送他作防身,不时之需可用。

对付这等没有修为的年轻人,根本不需要什么功力,龙墨耳目环视周围自己一方已经占绝对优势,而眼前这个小家伙明明找死,就让他去死吧。不费吹灰之力龙墨收伏干将,看着冲过来的高云赐,他更是傲气的连真气罩也没用。

妙钟内。眼看高云赐就要近身。突然发生变化,高云赐褪去一身防御,手上多了一颗洁白光亮的夜明幻意珠。千百分吸引着龙墨的眼球以至于不防高云赐有诈。一道青蓝光从高云赐手中扔出,这一招他练过很多遍。

“啊!”痛苦的哀呼,高云赐从空中跌出喉头一甜喷出鲜血,眼睛一黑栽下半空。小雪悲伤的看见云赐的胸前深深的陷下一个深窝………

“哇!啊!”愤怒而不可置信的痛叫声从空中狂呼传来,龙墨两眼流血,怨恨的表情扭曲了他的容颜,一时间半空中“啪!”“啪!”“呯!”“呯!”“轰”权杖疯狂的在虚空中抡扫,空气被搅得尤如龙卷风撕裂了空间发出尖利骇人的哨声。

高云赐从高空中跌落的身体撞在“凤傲九天”阵图的防御上面。被反弹滚落在地,鲜血不停的从嘴角流出。

“云赐!”小雪眼泪迸出疼爱的心念让泪水如涌潮般向高云赐飞去。

失去双目的龙墨耳朵变得更加清晰的听出高云赐的方向位置。痛恨到极致的龙墨披着浑身的杀气拄着权杖向高云赐走过来………

东南方向遥远的天际出现一团火红驱赶黑暗的夜空,带着滚滚热浪无比迅速飞来。

此时,龙家另外两个兄弟赶到冲入阵中与仓云海,福照及凌儿战在一块,这俩个人分别是龙家的老六和老七。一掌毙杀福照现出原形……原来敌盛我弱的情形在他们加入之后更是陷入死绝境地…………

夜晚的天空落下数团火焰,分别为清蓝色及五色火焰。数声惊恐绝望的尖叫声中五色熊熊火焰包裹住龙氏兄弟及他们的弟子哼都没哼一声全部化为灰烬,至死也不知道火焰从何而来。

清蓝色冰焰将仓云海,姚清湛,小雪,高云赐等人包在里面尤如琥珀一般,意识仍在只感觉到一 股冰凉的气流循行七经八脉………

夜色,星空,美丽,从遥远的天际迅速漫延红云,比彩霞更壮观更美丽……

天空火云壮丽恢宏,将黑夜的天空映照得无比美丽中透着**而魅力。源源不断的传出上古雄厚**而神圣的气息。这是楚离第一次见到凤凰,美,已经无法来形容,神圣而**的气质,金红色的羽毛放射出覆盖天地的热能,三条柔软而灿烂尾翎横扫半壁天空,一双金色瞳仁非常复杂的看着楚离,喷射出似友似敌的气焰神光。

楚离见其来势直冲朱雀方位,速度快而猛烈的疾奔玄武星位。感觉一种不似人间天上的火焱性能直逼背后。

“老友来了,可一向安好。”夜空里传来一声洪亮**并能穿透人心的声音。楚离听得出来这是幽暗绿龙的声音。

“嗯,好。”陌生的声音显得生涩而尴尬却不失友好,总之这两个字说的让人感觉他的心情很矛盾。很纠结。就像是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后还能理直气状,事隔多年醒悟过来再见面,而显得有些愧疚。

火凰的加入令整个‘星疗图’阵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青,红,白,黑四道神光分出数十道光线分别连接三十六星宿及七十二变君,整个夜星空星轨无比清晰释放出的能量与地上‘凤傲九天’相衔接,仿佛一只金红凤凰驮着一只青鸾鸟飞跃夜空。星月灵光如焰花火般在小寒附近盛开。整个夜空美不胜收……

“父皇”小寒做梦也没有想到火凰会亲自来,她以为自己早就是被夷兰幻境凤檀林所丢弃……泪水延着脸庞滴落,一种难得的亲情从心里升华……

楚离的声音在小寒的脑内响起:“不要哭,好好过这最后一关。”

小寒回转身面对着楚离,尽最大的努力抑制内心亲情的狂风巨浪侵袭。全神贯注的接受治疗。四神君双指指向眉心吸出一道灵光齐向小寒射去。长空星光蜂涌而上包裹着小寒。

“轰”的一声炸开。一声嘹亮的鸾鸣声响破长空,一只青**滴的鸾凤拖着长长的尾翎从炸开的星灵中展翅飞出。星空铺满钻石就像银河倾泄而漏……流入自然下界。

“你就是楚离?是你救了我的女儿?”此时的火凰化为人身,周身的气焰炽焱而不伤人,身穿五彩长袍,头戴五色冠。面如满玉。黑色的瞳仁边缘一圈金色,王者气质毫不输于异人王,甚至比莫珂耶男有过之而无不及,因其气势的火阳性让他看上去更比异人王莫珂耶男更具有王者气势。

“那些是你的朋友?”火凰以一种睥睨众生的目光看见绿地上的蓝色“琥珀”

“湛儿,凌儿!小雪!”楚离顺着火凰的眼神就看见了这几个形色各异的人被包裹在蓝色冰块里。心里一急不明白怎么回事,飞快的朝她们奔过去。却感觉到他们仍然有呼吸而且气息顺畅。摸一摸这蓝色冰块,凉而不冰。

“小赐哥!”小寒回头看仅一眼。不免心头一热,她认出这是父皇的‘冰焰髓’是一种可以快速恢复伤势的一种带有防御系的疗伤系统。“父皇谢谢您救了他们。他们是女儿的亲人。”小寒话到此处,泪水不可止泄,亲人,爱人!父王会接纳吗?一种恍恐难安的情绪紧紧的攥住了小寒的心脏。

楚离看见小寒的表情,再看看这地上被风吹没留下的数道白色的骨灰,就知道这是火凰救了自己的家人。心头不由得对他增添了几分感激之情。

凌晨,下山。穿过东海中学后街吃早饭。上班,上学,买菜,早练的人渐渐多了。

略微修整了仪容走进一家饭馆,这家饭馆楚离经常来吃,各种餐点味道不错。刚走进包了间大屋门口。

“喂!云赐,你们家的男人怎么个个都长得这么帅气。”早时的一个邻居碰见高云赐,直直的拉着他,硬要跟他闹嗑几句。

高云赐显得很疲惫而且看着火凰之后,心里也恍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琢磨着他会拆散自己和小寒的爱情吗?正想着自己的事,胳膊被人拉着了,回头一看是原来的邻居。

“帅有什么用,人家都有老婆了,看看这几个女孩就是人家的老婆,你女儿能跟人家比吗?别想了。”高云赐看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正好小雪,凌儿也在场,听着云赐的话都不免盯了他一眼。这家伙为了不跟邻居纠缠就把我们给出卖了。谁是谁的老婆?亏他说的出口。

“我没那个意思。”邻居抬头看看眼前两位貌胜天仙的女孩子,心里痒痒滴。

“行了,我表哥累得很,不跟你扯了。”楚离走过来拉开那个邻居,顺手把表哥推进包房。

“我想问问,那三个男人是干什么滴?”邻居一副赖着不肯走的模样东打听西打听。

“他们都是神仙,啥也不用干,只会吃,好了,好了。我今天不打算请你吃饭,改日见啊!”楚离最后一个进房间听见外面那个邻居骂了一句:“妈的,小王八蛋谁让你请吃饭了,丢老子脸。”

“呵呵呵……哈哈哈…………楚离,你也真是,挨骂了吧。”幽暗绿龙觉得甚是好笑。

“谁他妈的只会吃,老子帮你救人耗损了很大的修为。”异人王莫珂耶男最后是说给火凰听的。

火凰听着却冷着一张脸,暗,哼了一声。实在是不想跟这个家伙说话。如果不是见他今日救了小女一命,坐都懒得跟他坐。

“小寒跟父王回家吧。”火凰摸着小寒瘦弱的身体,饱含愧疚的温柔的说话。

小寒的心定了定,回头看着小赐疲惫的脸颊心里紧紧的心疼。伸手拉过高云赐的手,一同走到火凰身边:“父王,我有小赐哥了。”意思很明白,不能回去。

“他不行,配不上你小寒,跟父王回去凤檀林你看不上,父王可以去仙界给你找,何必要这个生命只有数十载,青春转眼而逝的人呢。”

火凰心疼的看着女儿,想着刚才这个男人连保护女儿的能力都没有,虽然很勇敢,很聪明,可是用自己的命去换敌人的一双眼睛,仅仅只为争取几分钟,如果不是自己赶到,他怕是早死了,他的生命如此脆弱怎么配得上小寒。

“不,天上人间的好男人有很多,可是能对女儿好的,只有小赐哥一人。女儿不求男人有多好,只求他对女儿的心有多真。”小寒想着自己在人间的经历,想着和高云赐的好。她更想到的是火凰有多么优秀,可是对母亲……的不信任,想到一系列家事。小寒心如刀绞。由此她的内心更加只坚定如铁,小赐是她的唯一。

“楚离,谢谢你多次救我女儿。可是我想说的是如果不是我适时赶到,这个男人早已命赴黄泉,小寒,当你伤好后,你见到的只是他的尸体,你要怎么样?就算今天他不死,几十年后他还是死,你又要怎么样?人类的青春易逝,人类的自卑易生,

当他皱纹满脸见你青春如花,看你跟别的男人说话聊天,他会因自卑而生嫉妒,因嫉妒而疑心。”火凰说的这儿,金色的瞳仁里闪出浓烈的悔恨,泪水从眼底溢出。

“你陪伴的高云赐晚年,只有他的仇恨猜忌狭隘。寒儿你要如何自处?这些你都想过吗?百年后,他过世了,你难道要陪着他去死吗?寒儿。”火凰情绪有些激动,看着女儿小寒这张颇似爱妻的模样。他心好痛。只因当年错听他人一席话,害得爱妻对自己心灰意冷,女儿被封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