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7章 黑色河流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完美玦回来后,大家都认识了候强并且在他的帮助下其余的姐妹也陆陆续续与美玦相见。时间很快就过了一个多月。

浮游岛这次出现的地方是在大西密海洋靠近尼尔厄附近。据历史记载这次的出现期最长也不过是在半个月左右。这是个非常短的时间,在地球这片偌大的海洋区域里,有很多不同时期出现的浮游岛。可是那座才是自然门训练精英弟子的岛屿呢?这也只有瞎猫碰死耗子啦!

“扇舞姐,这次只有你和楚离两个人去一定要小心啊!”小寒微蹙秀眉看着楚离,这个男孩比初遇到他时,要成熟很多,尤其这近段时间出其的精进及奋斗让她心里安慰不少。

楚离握住小寒的手,轻语说:“放心吧,替我照顾瑾儿她们。等我们走了之后再告诉她们吧。估计这次的危险不是太大。”

楚离和扇舞上了飞机还看小寒站在那儿。想到初次遇到她时,她求着要跟着自己在一起时的那副可怜相。当真是无家可归。一路跟自己回到东海即尽职又听话。虽说是嘴巴啰嗦了些,可是那都是为了自己好。包括现在报仇,原本她可以以表哥为托词不用再管自己。可是却表现出比自己还热忱的态度。

正如她曾经所说的那些话。自从认了我这个主人之后,主人的事情就是她一生中的头等大事。

“小寒对你可是真好。”

“是的,没有她的帮助我会忙乱很多。”

飞机上都坐满了,机舱内的温度调至到人体最适合的状态。这是秋季。飞机目的地是普斯利亚得港口。

可是楚离他们只需要在位于普斯利亚得港口一千海里的大海上,所以在夜里他就要和扇舞趁人不备时出机舱直接落入大海中的那个浮游岛。据历史记载这个状若火焰的浮游岛每隔二十年都会在大西密这片海域出现,这次的方位则是在距离普斯利亚得港口一千海里左右的海面。这里是有大片珊瑚暗礁貌似平静的海域。

夜里,秋日的高空没有多么云彩一片晴朗,飞机好似在星子间穿梭,下面深海没有灯光只有月光折射出一片蕴蓝,海洋深处各色发光的浮游物种五颜六色闪闪亮亮非常漂亮。

机舱里面所有的人都进入睡眠状态,均匀的呼吸声。楚离和扇舞走到机舱门口透过舱门往下看。

“就是这里了。”

“是的,再等等吧,快了。”

平静的海面上一无所有,水气开始由无到聚慢慢聚积形成一片海雾。

“差不多了下去吧。”

两道人影穿过机舱门直接向大海坠下。落脚点—-那片海雾。

“扇舞!”

“我在你身边。”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楚离的胳膊被一只温柔的小手捏住。

楚离站的地方在逐渐升高,他明确的感觉到一些杂嘈。是人声。

“是人声,很多人。楚离我有一种感觉。”

“扇舞姐,听你一说,我突然也有了感觉。”

岛子在慢慢形成的过程中………楚离拉着扇舞。同时开启天魔眼。迷雾中,礁石,湖泊,山峰。

楚离和扇舞慢慢的在这上面走,那忽而在闻的人声却分明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这里没有活的气息,没有植物,甚至没有活物,湖泊里除了石头什么也没有。山还是不断往上张,其形成的过程,速度让人非常惊讶,这里的空气非常稀薄但特别的纯灵。非但如此而且还在无以复加的程度递增。

楚离以天魔眼洞穿。惊喜的发现这里的灵石矿脉布置非常发达。这怎么可能呢简直超乎自然常规。灵石矿脉通常都在数以千万上亿的山脉里,可是这里的一切都在以飞快的速度往上张,而这些矿脉都好似迅速成形。迅速成形?这太不可能。

楚离对这里奇异的现像所惊到,突然想到身边的扇舞是来自另一个靠近帝星星系的克拉西娜星球。

“扇舞姐,你是怎么看这些山脉矿石?”

扇舞抬头微笑着看楚离,微微点头:“我知道。浮游岛的一切生物不同于地球是长在表层,所以这里的生物时间钟也与外界不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逆生长期,我们所看到的形成,其实早已形成,浮游岛就像一个精致的储物手镯,它的每次浮出都不过是将事先已经有的再次以缩短时间的功率重复一遍而已………。”

走出峻峰险崖最后来到一条黑色的河流。楚离快速的将扇舞拉到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躲起来。

从一上岛就闻到越来越大的人声,始而不见其强烈的气息从面前这条黑色河流里传出来。

“扇舞姐,我刚才不是告诉你,我有一个感觉吗?”

“嗯!”

“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岛子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岛子,这是其一。

其二,这个岛子每隔二三十年才浮现一次是不是自然门那些人早就掌握了这里的规律或秘密,在事先把人带过来进入这里,利用这里的天时地利强化训练,下次岛子浮出时他们再出……。”

“不要说话。”扇舞挤了下眉头往前下方河流看去。

“啊!”楚离的下巴差点儿惊掉了。

沧澜的河水往后退,从里面走出五个年青人年约均不超过二十岁。其中一个竟然是与上次在泫流铭岛见到的绛衣长老,长得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楚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绛衣长老从来未曾露面,也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老而不死看上去总是那么年轻。这条河流有返老还童的效果!

楚离有种想出去杀一回的冲动。他这次没有什么顾忌,以扇舞姐的能力自保那是绝对没有问题,这一点他毫不怀疑。

想到这儿,楚离慢慢从巨石阴暗出走出来来。这一仗在所难免更重要的是楚离更能早一点知道对方的实力。

楚离迅速的以源力周运全身,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出现在他们五个面前。他隐藏了一大半气息。

一人挑战五个,其余四人是他的弟子。

“好重的魔气,敢上浮游岛有胆气,不过再有胆气今日也是你的死气,怪只怪你是魔教。”

靠最边的一个个子稍矮点人偏瘦的男生狂妄的说话:“师尊,这个让我来吧,二十年了没想到一出来就碰上一个真是老天厚待我。哈哈哈……”

左边第二个身穿绛衣长袍的青年怜爱的看着他:“好吧,上去先试试,不过小心点。”

楚离看着这个小个子,心里顿时有了杀意:“既然这么想死就成全你,让你死在你师尊面前,让你的师尊更体面的活在世上,免得带着你个废物到处丢人现眼。”

周围的阴翳慢慢消散,黑色的河流退却一半,露出较大一片的河沙地。

“果然是魔教劣种,死到临头还凭狂妄。健儿不要杀了他,凭他身体内浓厚的魔气,可以看出他是有师承。留下来还有重处。”绛衣长老爱怜的摸着范健的肩膀,嘱咐弟子留眼前这个中年人一命。

“是的,师尊弟子听命。老小子听没?我师尊说让我留你一条狗命,还不谢恩,如果识相的就赶紧爬在地上喊这山上野洞里的野兽爷爷几声,逗小爷高兴,小爷就直接饶了你,否则小心你范祖宗扁残你。到时候你就后悔了。哈………”范健一番话引得五人仰头大笑。

楚离现在是以中年人的外形跟这五个自然门人扯蛋,这五个人中除却了师尊左二这个绛衣长老打不赢之外,其他的三个都还可以拼拼,至于这个范健,老子就让你今晚回姥姥家吧!看你现在猖狂,老王八蛋师尊老子看看你花废心力教了几十年的弟子死在你面前,老子看你还特玛笑,到时候哭丧都来不及。

楚离心里这样想同时嘴角扯出一线邪笑。

“范健是吧!老子看你特玛还真是犯贱,好不容易学业初成由于猖狂今夜就要送命,你说你犯不犯贱!”楚离隐藏起自己的气息,此时不好全部释放出来,以免绛衣长老会有防备,到时候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才是最恰当。

真他妈的废话精,拿命来吧,楚离见范健还自嘀嘀咕咕,懒得跟他扯蛋。决定二招之类送他归西。

楚离全身皮肤流溢出浅紫流光,单脚点地周身旋转,双臂张开清灵源力化做氤氲真气环绕全身,好一招凤迎朝阳,化掌成爪朝还在大声嘲笑的范健头上抓去。

范健没想到他的速度可以这么快,一下子慌神了,像他这种只专心练习武功,从未真正交战的人,第一次遇见敌人并感觉到对方澎湃的杀意,心慌意乱激动愤怒在所难免。

楚离就看准了他的这一点,慌乱愤怒中不会躲开,像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又被自然门挑中,养成的尊贵骄傲非常人能想像。又想师兄师尊在场,自己断然不会吃亏。

本可闪躲的范健不仅没有躲这一爪,仅仅只是头偏了一下随即欺身而上,瞬间从头至脚整个右边身体瞬间如披了一层嶙石防御体。右手突然巨长朝楚离的喉间,距离喉咽时,石拳中突长出数根石梭刺来,范健以为这次一击必中,

所以骄傲而愤怒的他并没有将楚离放在眼中,从始至终都没有。自持骄并傲视楚离为蝼蚁的范健也没有在这唯一的机会全身防御。也失去了他这一生中唯一一次保命的机会。

他太低估楚离的实力,实力被楚离隐藏起来,也怪不得范健。可是楚离的速度他是亲眼目睹,可见他范健就是贱到极至。太过骄傲自大就是愚蠢的表现。

半寸!只差半寸就可以洞穿楚离喉咽。他就死了。不仅范健欣喜就连站在一旁的师尊他们也高兴。

可是还没有等他们的笑意从心中冒出来。闪电的变化结束了这场生死斗。

楚离的清灵源力可以在瞬间易容自己的外形,或者是骨骼肌肉的变化。楚离易容的中年人身高一米八多。可是就在这一刻。范健临死前大大的瞪着眼睛,眼前这个高个子中年人突然变成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少年。

原本差半寸就刺中的喉咽突然凭空消失,而自己的胸前被少年的手掌洞穿心脏就在这妙钟时间被捏得碎,血浆在胸洞滴嗒的声音在耳膜里变得模糊。范健的身体猝然摔倒………两只不甘的眼睛瞪着黑幕天空神彩焕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