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7章 高景天死亡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的话完全震惊了小雪的心灵,她早就听说过寒绡这个人,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自己她是飘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婆婆!对了,婆婆在临死之时曾经跟自己说过“寒绡是……”没有说完就死了。当时自己因为不认识寒绡所以也没往心里想。可是楚离今日骤然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小雪睁着晶若晨星的双眸看着付离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付离珂长老。期望听到他的答复。

“臭小子,放你妈的屁,寒绡二十年前被老夫救上来时,她告诉老夫她叫寒绡,本来还有个婆婆可以做证,不料却被你小子给杀了。你要老子去哪儿再找证人给你?”付离珂听到楚离说自己心仪寒绡就被气的又羞又怒,急忙辩解那寒绡已经被他收做干女儿。

楚离听着这老小子急得面红耳赤的辩白,真是好笑的很:“你救下她的时候,你可好好的看了她肚子是圆是扁,你凭什么说人家没怀孕?没生下小雪。她当时跳下悬崖衣衫早已被丛蕀乱枝挂破,难道是你借相救为理由偷看了人家……”

“放你祖宗的屁,我当时救下她时,交给那个婆婆照顾她。老子没看清楚。老子救下她的时候,她是长的……”稍一停顿,稍一思索注意力稍一分神,这对于战斗中的高手而言即是致命。楚离等的就是这一刻。

将他那未说完的一句:她是长的身材不同于其她女人。毙杀于喉中。

澎湃的清灵源力驾驭着晨暴星诀电光 火石之击,楚离藏干将于拳头夹缝之内,带着刺破空气的尖啸声。

“卜卜卜卜!”鲜血像水管朝天喷射而出,从左喉颈一直刺穿到右喉颈,披散着长发的头颅与颈部仅仅撑着喉骨。付离珂睁着难以置信的双眼轰然倒地。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死在楚离手中。

空气中铺天盖地浓聚着让人胆寒心颤绝杀的寒气。一个女人凄声惨厉的声音回荡在四野空中:“义父!。”白色的身影如鬼魅般飘忽而至。

楚离在忙乱中迅速拉起往这边直扑过来的小雪,脚尖一点飞身后退。

“寒绡!”楚离惊见来人正是寒绡。

小雪扭头看了眼楚离,重新凝聚目光看着满头黑发遮面跪在地上抱着付离珂哭泣的女子。心里打了个大 大的问号?这就是寒绡?心里禁不住蹦蹦乱跳,此时的战场再与她无关,她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来人正是寒绡,这次自然门大会就是针对楚离以及他手下的魔众而开。因为寒绡留在泫流铭岛还要布置一些事宜,所以晚了一天才到。正好看见楚离杀死付离珂。

“啊~~~!”可怖而凄厉的尖叫响彻云霄,寒绡仰面狂呼。满头黑发飞舞凌乱。泪水凝成的晶珠狂乱的洒落在付离珂喉间。

这一点看得小雪泪眼迷蒙,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母亲,原来母亲真的没有死,只有母亲和自己的眼泪有医疗世间万物之患的作用

寒绡全身激荡的幻天正气让楚离震惊不已。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真气可以达到如此高的程度。几乎可以与自己相比并论。而且以前听舅舅说的意思,她跳崖之前也只是个普通女子,短短二十余年就能习练得如此高深的幻天正气,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除了说她是天才中的天才,没有别的解释。

“绡!替义父维护自然门。”残留一口气的付离珂将毕生功力点脉成气输于寒绡体内。

周围的空气激厉震荡并裂开无数小的空间裂缝。周围的人全部都停下动作,保持原有的动作,仿佛时间在这一妙定格,没有人敢动,那怕是微动,生怕被这浩荡的真气卷进空间裂缝死无全尸。

“啪!啪!啪!”寒绡的脸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接着是身体以及白色的裙裳被雄厚的幻天正气涨炸碎裂如同白雪飞撒天空。

“原来这才是她原有的容貌。”被长发遮住的半边脸与小雪有着惊人的相似,却比小雪更加美丽。

瞬间!只是眼皮眨动的瞬间。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幻天正气炸毁了寒绡身上所有的一切,她美丽的胴体在瞬间披满花瓣。

“寒绡,不要再浪费你的眼泪,给予一切需要的人吧,义父真的不行了。”付离珂活了千年的生命在此嘎然而止。

泼天盖地的寒意让整座山林被笼罩在一股凝固不化的血腥味里。寒绡的寒冷不同于小寒及明珠舅妈。明珠舅妈是阴寒暗沌,小寒的玄寒冰气是清冽冰严。而寒绡的浑身散发出的寒气却是凝固着弥漫不散的血腥……

背后,杀气腾腾,楚离回头一看是:梵静庵。

“楚离,你居然杀了我师叔,而且还是利用了寒绡和小雪,我让你亲眼再次目睹你的亲人朋友死在你今生的眼前。”梵静庵绝美的脸上阴气沉坠,寒意森然。

“你敢!”楚离放下小雪的手,反身直扑梵静庵,这个臭婆娘居然敢说要杀了我今生的亲人和朋友。老子要她死,老子不但要她死,老子还要她在死之前让所有的男人都欢乐一遍。

俩人双掌在空中来了个硬碰硬的相撞,天地绝响,天空变色,地壤裂陷。二人的功力旗鼓相当。

今日的梵静庵看见陪伴自己,帮助自己度过难关的师叔死在楚离手上,一一时间狂性大发却不完全失去理智。整个人的身体犹如干尸中的灵魂,只知道攻击连防御都不曾有。

整个自然门总部掩没在一片血海之中。巨烈的碰撞声不时响起,惨叫哀嚎声是那些没有躲进天然幻阵的弟子们所发出,这些弟子从来没有见过这血腥雾海的正式高手战斗,由于太过于自负及没有战斗经验,虽然他们个个都是高手可是……漫天的雪雾中断臂,断足纷纷被抛上半空。狂热而血腥伴着轰隆的爆炸声,大地裂陷,天空变色所有的一切都宣告着这场战斗前所未有的可怕………

“呀~~~~”梵静庵突然嘶吼起来。脸孔变得惨白如雪,仿佛白骨透过皮肤根根可见,血肉衬在其中显得非常恐怖。双臂一震不知道从那儿就多了两条白风带。尤若旋风朝手臂两边肆意挥舞。发出可怕的“呜呜呜”之声。

同时,一根根噬血牙针直接从梵静庵身体朝四面八方射出如漫天飞蝗,此刻的梵静庵没有丝毫留手………。

琼都市东林别墅内,唐兴龙对着高天虎欲言又止。

“唐大哥,你怎么啦?想说什么就说吧。大家都是多年的兄弟了。”高天虎看见唐兴龙这个样子,不由的心也慌了起来。自己生死早看开,可就是为了家人安危着想。可别是家人出了什么事了。

“天虎,回去吧,高老爷子不在了。而且是不得善终。”唐兴龙对于高天虎没有隐瞒。眼睛深底带着更多的是对高天虎的担忧。他不想说可是天命不可违……

楚离放弃攻击梵静庵闪电般回转身去扶起高景天,已然不行,全身透着仿若被烧过的枯黑……

看着楚离的背影,梵静庵长发飞舞,脸色可怖:“楚离,看到了吗?今天我让你带来的人全部都死在这里,包括那个阴灵瞳媒,要让她灰飞烟灭。哈哈哈哈……”

“不要管我,赶紧下山迟了你舅舅会赶来。快走!”高景山现在已经是一条腿踏出阳世,他与高天虎之间的情谊让他此时的感觉无比清晰,几缕魂魄飘浮在空中已经看到高天虎此刻正往栖霞山而来。

楚离回头看着眼前狂笑不止的梵静庵。内心充满了仇恨。舅舅会来?他不相信。可是眼前的梵静庵要被他杀死。他却是要知道!

皮肉枯化一块块从高景山身上掉下来,真正应了唐兴龙的那句话:他不得善终。因为楚离的任何一个决定,都牵引着他周围人的际遇不再寻常。

天色已经大亮,明媚的太阳照着山野间遍地尸骸,血流成河。

此时,山顶红枫的叶锋划开冬日的清晨,寒风吹着山顶上的四个人长发如云衣衫飞舞。三个女子呈半圆形围着楚离。她们是梵静庵,仓云海,寒绡。

“楚离,你忘恩负义的东西亏我还放了你们三个,你居然回过头来杀我义父,你必死无疑。”寒绡的衣裳被震碎,此时**的幻天正气在她表层皮肤下溢流使她整个人看上去雾影蒙蒙加上披了一层花瓣更使她看上去不似人间女。

仓云海对楚离的感觉很特殊,虽有历久千年的恨意却不是自己当初想像的那么浓烈。

梵静庵算是他唯一一个今生不灭除,死都不能自我原谅的女人。无论梵静庵有多漂亮,可是在楚离眼里都是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楚离邪笑答复寒绡:“寒绡,你是正,,我为魔,魔为求生不耍点手段如何才能杀死你那个修为功力都在我之上的义父。话在说回来,你再多恨我舅舅高天虎,小雪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能不认她吗?”

还没等到楚离将话说完,仓云海的剑,寒绡的白飘带,梵静庵的广袖都带着强横无比的力量向楚离上,中,下盘功而来。

一时间,只见影子不见人,四个人杀得天昏地暗,气流在山顶的空间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电光火石之际的白光。

狂风肆舞的飘带舞出花影。

长剑贯虹的杀气。

广袖长袍甩出天花流影。

刚刚走到山下,高天虎就嗅出空气中的血腥味道,常年纵身江湖,他太熟悉这种味道。

楚离,小寒,明珠个个都是高手中的超高手,可是为什么老爷子要跟来呢?高天虎挪开大步向山上跑去,一路上遇到自然门弟子,高天虎再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把所有学到的功夫全拿出来,一时间上山也是遇神杀神,遇鬼扼鬼。畅通无阻。等一路拼杀上来时高天虎已经成了个鲜血横流的血人。举目一看只看见三个是自己人,楚离呢?

“天虎哥,”追寻着高天虎的气息,明珠一脚踢翻面前的五首席将军之一的‘逆风’抽身以闪电的速度向高天虎跑过来。没有双瞳的眼眶滴着乳白色泪珠:“天虎哥,爸爸已经不在了,你又跑来干吗?快走,,我送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