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6章 小寒疗伤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珊瑚粼光纹封禁受到猛烈的震荡后,消失的无踪。十余人站在绿草地的边缘,虎视眈眈的看着绿地中心数人。

“小雪,仓云海你们俩个叛徒,如果你们此时迷途知返,我还可以留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龙诀看着眼前这两个绝色美女,心想杀了挺可惜呀。

“师尊,你不是说杀无赦吗?”旁边的一位弟子凑上前问师尊到底要怎么样?

“你懂个屁,就算她们迷途知返我也不会放过她们,不过是表面做的好看更免去无谓的争斗而已,师尊这么做都是为你们着想,以你们的修为可能是她们俩的对手吗?笨蛋。”龙诀对着弟子一番用心良苦,让弟子们颇为感动。这些弟子们如同龙玄的弟子,都是从民间挑选的一些根骨奇佳的上好苗子,能进自然门对他们来说是几生修来的福气,这会子哪会还想着师尊肚子里有卑鄙的念头。

“多谢师尊处处为我们着想,我们一定会奋力杀敌让他们今天全死在我们手里。”所有弟子都以仰慕的眼光看着他们敬爱的师尊,心里有着对仓云海,高云赐等人莫大的仇恨巴不得将他们扒皮抽骨才算了恨。

“龙诀,你好大的口气,你让这些平民弟子前来送死可想也多数是为了掩盖你们丢人的丑行,不过是借刀杀人而已。所有人听着,今日你们侥幸过了封禁,不表示你们可以活着回去,如果你们弃暗投明我念在以往同门一场放你们活命速速下山去。否则刀剑无眼,败时龙诀,龙墨可以飞天你们只是炮灰而已。”

小雪一身素白衣袂飘飘手提小花蓝,战势凌人挺身上前,她早就听楚离说过龙玄的丑事,刚才在毒气障内所发生的一切,小雪也都看在眼里,想着这些都是精挑细选来的好根苗又苦学了这么多年,实在是不应该死在这里。所以提醒他们不要听信龙墨兄弟的话,这样一来也许能救他们一条性命。

十余个弟子听后,面面相觑心里想着小雪的话及毒气障内所发生的一切。可是现在能跑吗?跑了还能回自然门吗?不能回自然门那么自己及家庭的荣耀不就荡然无存了吗?再者刚才师尊不是还为了我们免受小雪,仓云海的杀戮而劝降她们吗?她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要我们临阵脱逃丢师尊的脸而已。师尊是不会丢下我们独自逃命……

其中一个弟子上前指着仓云海及小雪说:“你们休要口出狂言离间我们和师尊的感情,你们俩个在自然门长大却背叛师门罪无可恕,废话少说拿命来。”说完挺身上前,他当然不敢向小雪和仓云海杀去。而是直接冲边上的姚清湛而去。

桃红色的雾烟向姚清湛全身罩去细小的声音突破空气发出尖利的:“嗖!嗖!叟!”声,红雾里暗藏细小的金针朝清湛射出………

战斗拉开了帷幕:

仓云海的气脉神剑已经被楚离震断,此时只能靠双掌迎向龙诀,一条鹅黄色飘带劲风一气亦朝龙诀下盘抽来。黄凌儿的突然出现让小雪和仓云海不知她是敌还是友,不过看她聚神凝气的朝龙诀唰唰 唰抽去,觉得暂时是友。

飘带由于凌儿的内力使然,一时软缠一时硬抽加上仓云海的双掌凌越其身,一时间龙诀竟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龙诀脸上丝毫不见痛楚,仿佛那血肉不是他的一般,仓云海一记翻云掌将他后背皮肉刮去一片。背后血流如注逼得他手忙脚乱。

“笨蛋!”声音宏亮而严森。音波聚成一束向仓云海及黄凌儿冲撞过来,逼得二女不禁都往后退了一步。这一退龙诀就有了机会,双掌推出排山倒海的力量手中多了一把梅花錂。劈头盖脸的向黄凌儿砸去,最开始就是太大意了才让这二女钻了空子。

尤其是这个穿黄衣服的女孩,双肩披帛,瞬间长出数米如蛟龙出海向自己纠缠抽来,浑厚的内力使得她左右飘带亦软亦韧如同两条蛟龙将自己团团困缚,加上仓云海这个臭女人见逢插针的双掌起发,害得老子浑身是伤。这回龙诀再也不敢小瞧二女,一把梅花錂舞起凌厉之势……

龙墨独自一人与小雪单打独斗。漫山的植物成为小雪使用不完的武器,草叶,山果,野花纷纷绕绕从四周而来向龙墨以千百斤的力量压下,砸下……

龙墨不是龙诀,他的功力远远超过龙诀排行龙氏第二。即使被漫山遍野之密集势,风卷云涌所罩依然可以分心观察周围的形势。看见八弟手忙脚乱连兵器都拿不出来,就知道他又心生狂傲瞧不起才变成如此结果。

碍于和小雪战斗分不开身,只能一声长龙吟以声势冲撞二女这才为八弟龙诀赢得片刻时间扭转局势。

“小雪,你母亲可是寒绡?”龙墨此时与小雪争斗只用了六成功力。

“关你么事?”小雪闻听此言发现危机感,她虽然从来没有和龙氏兄弟动过手,可是也知道他们是梵静庵的八个师叔。现在这个龙墨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母亲,他们要对付妈妈?因为自己?

“到底是不是?”龙墨杀机隐现,如果这丫头是寒绡的女儿,无论如何还杀不得。寒绡这个女人如今位列绛衣执法长老。杀了这小丫头不是明摆着跟寒绡为敌吗?付离珂临死前将所有的功力全输给她,她又得付离珂真传一身功夫诡异莫测还真不好对付。可若不是……老夫今日就要宰了这小丫头也杀杀那几个首席将军的锐气。好教他们平时自以为授官于军部目中无人所付出的代价。

看见刚才龙墨大喝一声就可扭转局势,小雪心里想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他问这话的目的?依妈妈如今在自然门的地位,他十之八九就有些忌惮所以………

“对,寒绡是我妈妈!高天虎是我爸爸。”清冽的气势从小雪体内发出,附近所有的水珠,空气里的水分子都向她双掌而去,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能量水球,说话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龙墨当头扔去。

龙墨非常鄙视的奸笑,身形不动仅凭手中的权杖朝能量水球一抵挡“轰”的一声空气里陡然融进太多的水份让这方圆数里的人顿时觉得湿气沾黏鼻腔一时间呼吸不顺畅。

“弟子们不要与他们缠斗,朝中间的小妖女冲杀过去,捣毁阵图,让上面的混蛋能量随之大伤。”龙墨看出这是四神君的“星疗阵”上下两个阵图是对应,一损俱伤。于是这才呼唤弟子们冲进阵图,毁阵杀人。

云朵之上的星月灵气顺着四柱光华注入下界分别向小寒体内涌去。

楚离坐朱雀位,由于他本人是暗昧魔尊身上的焰炙太少,此时全身贯以二十七位虚影行星,分别向其中三处星核为火灵的娆矫,霹凌,旱焱三行星取火以此来支撑小寒内部心脉的高焰灵体。

小寒深深呼吸着四方星月灵气运行经络血脉吸取里面的水,火,土,木,金,风,雷,电各种属性巩固自己的身体。此时的小寒化做原形一只青色鸾凤与“凤傲九天”的金乌相对。金乌的体积比青鸾凤刚好大一圈。

楚离从天上看下来,就像小寒全身披着金色火焰,星月的灵力及四像神光的引力让小寒全身升腾着团团围雾华光影……

外界的一切杀戮声响完全在四注神光中被隔离,小寒一星半点都听不见。

“臭丫头,既然你死不悔悟,老夫只有将你毙杀在此。”龙墨胸中的怨念滔天,两眼炽红的看着小雪非但在他的劝说下毫无退战之意,反而周身的气势越来越强烈。如果不将她毙杀。

她绝对是最大的防碍,小雪的眼泪有一切治愈功能,而且能随意念转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姚清湛,福照,黄凌儿,早就重伤在身或死亡怎么可能还杀得生龙虎虎。

而自己的弟子们都已死伤过半。真叫人气恨。看着此等场景,龙墨怨恨的看着小雪,杀机猛现,周身的气势变得强硬而凌厉起来。天罡正气在体内疯狂的转动,双脚悬空,长袍无风自舞,发须根根崩直,杀小雪不需要十分功力,可是怨恨却使龙墨对小雪产生了刻骨铭心的仇恨,他要将小雪杀得惨不忍睹,方能泄心中大恨。

守着小寒的高云赐仔细的看着小寒疗伤,突然觉得心脏‘咚’的一声巨跳。沉闷的痛让他脖子猛地一抽,陡然回头……看到了让他惊心动魄的一面。

“姐………”撕心裂肺的痛呼直直的从高云赐咽喉中冲出,自此时从父亲死亡,小寒受伤的痛苦中惊醒这个世上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来不及多想,随着‘姐’字未呼出之际,以夜明幻意珠的能量让他飞上半空,随手甩出了干将神器直插龙墨左手。这是楚离听了异人王的话想想不放心又将自己的神兵利器交给表哥,以便使他最大程度上不受伤害。

突出其来的神器令龙墨左手一闪,攻击小雪的力道位置有了偏差错位。即使如此小雪仍旧权杖顶端击中上腹部,闷哼一声从高空跌落。小赐从后面牢牢的抱住小雪姐姐受到重创的身体。

龙墨受此一击,恼怒的看见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伤了自己,顿时怨恨加恼怒,再一看这年轻人身驭两件奇宝更让他突然之间增添了贪婪之心。

像这么个东西手持两件奇宝,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找死。”龙墨朝着高云赐就势冲来,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小寒正在接受四神星君“星疗阵”想着这几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先把阵图毁坏杀了小寒再说。阵图一毁,天上那四个冒充四神星君的家伙肯定会受到重创,到时候,其他的俩个兄弟也来了,正好将他们这帮魔众一起歼灭。想到这儿龙墨大喜过望,放弃高云赐有小雪,朝着“星疗图”中心正卧的小寒闪电般飞去。

高云赐抱着姐姐却依然留意着小寒在‘凤傲九天’四神星疗图里接受治疗。眼见着龙墨在空中的短暂的神思就猜出他的去向,高云赐轻轻的放下姐姐对她说了句:“对不起,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