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5章 密集的鱼尸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葛宇琪没有防备的被候强拎着后衣领拉出车。他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好友这么暴怒过,这是什么了这是?葛宇琪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还没等葛宇琪说什么就被候强推得老远,然而他自己弱小的身体挡在前面指着不明所义然刚走下车的楚离:“你到底是谁?葛宇琪还是个小孩子请你放过他,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出来。你不要过来。”

汽车歪在路边的茅草丛中,秋风带着彻骨的寒冷,时过中午晴转阴天,天上的云层铺成一片灰。已经进入山峦峡谷河床渐显怪石突兀,浪花冲涮着两岸的河堤两边的山峦金红相逢枯黄……

候强出乎意料的举动让楚离和葛宇琪都莫名其妙,但是楚离看出来候强眼中的抗拒,提防还有敌意及恐怯,却不是太慌张。

葛宇琪被好友推得几乎跌倒,如果不是练了功夫肯定会摔倒,这一推葛宇琪感觉到他用尽了力量。

“干什么你?”毕竟是从小到大的哥们太熟悉彼此的性情,从来没有见过他过样,葛宇琪也不敢再玩笑下去,更不愿意……他看见好友对小师叔楚离剑拔弩张。这他倒不在乎,葛宇琪现在在乎的是怕楚离无意的伤害了候强。这可是除却骨肉亲情跟自己感情最好的哥们啦。

“小师叔,你不要动手不要急让我来,我来。看看他是怎么回事?”葛宇琪从草丛中站稳了身体,急忙的跑过来,还没有跑到跟前就重新被候强推过去并朝他一个劲的使眼色,意思是让他赶紧到车里面去。趁着推葛宇琪的当口候强急得低着嗓子说:“我引开他的注意力,你赶紧把车往回开到我身边…听我的我不会害你,这个人有问题。”

“他是我小师叔,车对他来说算个屁呀。你到底怎么了?你从来不这样的?”葛宇琪把候强拖到自己身后,这样师叔攻击他,自己也好有个防范。

“你到底怎么了?怕我 什么?”楚离往前走了几步。

看见葛宇琪不听自己的话,候强急得跟什么一样,又看见楚离走了过来吃不准他到底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往前走两步,我…我就死给你看,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想伤害宇琪和美玦,你只能从我身上踏过去。不要以为你会变脸,老子就怕你。告诉你老子可是学过跆拳道五段的人。”

“哦!”原来是这样呀。

“呃!”这么细小的变化他居然能看出来。葛宇琪看看楚离的脸。

这哥们不愧是学了十几年的美术。认人从来没有走眼过。这么细小的脸部变化,换了别人根本就不会发现,哪像他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难得他对我这么好,在“危险”面前还顾及到我。想到这儿葛宇琪简直被这个童年好友的行为感动死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干脆就跟他和盘托出吧。这个念头冲进葛宇琪的脑海。

“哥们,别误会他是我师尊的小师弟上古武学传承者。这不是变脸更不是魔术这是易容术而且是比电影武打片里面要高级很多的易容术,可是改变人的相貌身高气质,相信吧他真的不是坏人。请你相信你哥们我也不是傻子。”葛宇琪的伸出猿臂抓住候强不足一米七的瘦小身体控制得他不能动弹。

明显,眼前的五毒俱全的傻哥们葛宇琪已经被眼前这个叫楚离的洗脑了,什么叫上古武学传承者?三个人,候强明显感到自己处于弱势。

“随便怎么变都行是吧?你照我的样子变个出来。”候强心想要是你变不出来就是骗子,到时候就算是傻小子还帮着你,老子也让警察找你晦气,候强回头死死瞪了这个五毒俱全的死党一眼。五毒俱全也算了,泡妞**也算了,可这会子招上一个不明不白的还什么上古武学传承者,害自己不说还想纠合着我害美玦妹妹,真是脑袋凹坑没救了。

沉沉的从葛宇琪脸上收回眼光再次看向楚离………候强彻底呆住了,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太不符合科学了。

候强看见了刚刚楚离的地方现在站着一个无论身高,长相,气质…这完全活脱脱的是又一个自己。候强的嘴巴无形中张口无法再次合上。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这样 的话,那世上有多少小偷可以不用破门而入搜刮别人的财产,有多少淫贼可以强人良女?这太可怕了,这傻小子是在哪儿招惹上这样的人?候强觉得嗓子发干想说话可是不知道怎么说。却看见楚离又恢复原状这速度完全就在眨眼之间……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我怎么能够认定站在我面前的是不是真的楚离?我又怎么知道他找美玦妹妹到底是干什么?不对,他已经知道我可以随便进苏家教堂。如果我拒绝,他完全可以击晕我,自己进去。从开始到现在我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恶意。

候强面对着楚离的上前,自己一步步后退。

楚离站住前面不足五步的地方开口:“很恐怖是吗?是不是绝得我这种人干什么坏事都不可能被抓住,都可以堂而皇之是吗?甚至怀疑我是谁?我到底是不是楚离本人?怀疑我找美玦的最终目的?好吧,我告诉你,美玦是我的爱人,你一定不相信。可是你一定听说过为什么教父不让一个男孩来找美玦,我就是那个男孩,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有很多保镖保护着美玦目的就是杜绝我去见她。”

“你一定再想既然我有这么多本事见美玦应该是很容易,是的,我见她比什么都容易,可是你跟美玦接触这么久,你应该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对吗?她让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见她。听见光明正大你也一定想我干了什么坏事?”

“听说过自然门吗?虽然你祖父创业地位也挤身于世界百强之列,可是你们家却难得跟政界挂上勾,你知道为什么吗?”

候强看着楚离,心里隐隐约约猜出这事是不是跟自然门有关,他不是没听祖父们提到过,这是一个神秘的组织。

“你是自然门的叛徒?不管如何我都不能带你去见美玦妹妹,当然你也可以把我击晕变成我的模样去见他。”候强仰头看着眼前这个目光忧郁冷静的男孩。男孩?他突然想起最开始葛宇琪说他有上千岁了呢?难道他真的近千岁只是相貌如是男孩?

“你是怎么认识葛宇琪放过他好吗?他父母公私分明不可能背叛国家…你杀了他也没用。”不知道为什么候强突然吼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被身边这个死小子害死了。死到临头还看不清是非对错。

葛宇琪难得如此严肃的走到哥们身边,非常正经的问他:“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从市场带回家的老头吗?腿残疾。”

“记得,怎么啦!小时候他还变过很多小把戏给我们看。”

“四年前我已经拜他为师,这个是他的师弟。他们都是活了近千岁的人,你不相信是吗?你不相信他们是上古武学传承者,好!我打给你看。看了你就知道。”

“打?打什么?”候强随着葛宇琪转过身体面向河流。

“看我的手掌。”在 候强的注视下,一股不知道是什么从死党掌中喷出。

“轰!哗!”

平静的河面尤如被什么炸开,河床的水全部喷射到天空像暴雨一样落下,随之而落的还有大小不一的鱼虾全翻了白肚密密麻麻超过一里多长的河床尸首。

候强再一次被惊吓到,这次是完完全全的被惊吓到。小时候捡回家的老人居然是活了千岁的上古武者。从小光腚长大的死党突然一掌就让河流暴涨。跟着一起的年轻男孩居然也是………

候强一下子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死去活来!哭个天昏地暗!这是什么事啊!太让人出乎意料了。所有的一切完全让他糊涂了,他现在几乎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死党,还要信不信他是自小光腚长大的死党。那个老头自己是认识的。四年!四年有多长,四年自己跟葛宇琪个王八蛋见过多少次面,怪不得这几年他这么反常。他为什么这么反常?反常的**,对特别**,难道跟他练功有关?

“别嚎了,天都快黑了。现在你就送我们过去,利用你的熟络帮帮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楚离的一声沉喝把候强从地上吓得跳起来。愣愣的看着楚离,又看看天空,夕阳西落。落霞半边天。河里的鱼尸已经流走的差不多了。

秋风寒黄草枯,自己的心境更不知道如何形容。算了就照他们说的做吧。如果楚离要是对自己不利,哪有自己还手的份?还是不让葛宇琪这小子为难了。至于美玦妹妹,看楚离眼中的情意就明白不会假。

候强慢腾腾的从地上站好了身体朝自己那辆车走过去爬进后车座。

“谁开车?我要一个人坐后面。”

车重开不久就融进黑暗。夜暮笼罩山林。这对楚离和葛宇琪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前面的山路恍如白天一样清晰分明车速反开得快多了。

夜深时分开达目的地,苏氏教堂。车停在山底,仰面望两百多级的蹋吸,隐隐望见教堂肃穆的十字架和那青瓦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