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4章 候强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美玦的目光看着头上方那根檐前柱梁,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一枚系在这里的布偶……美玦摇摇头不明白这种感觉为什么在今天会这么强烈。

…………………

“顺着这条河往上上面走就没错,你们看见没前方不远就有山的轮廓,火红的一遍看没?”开车的是葛宇琪一个好哥们,他可是苏美玦的追求者,当然那是以前。自从吃过她的冰冻弹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喜欢热情点的姑娘。只特别的好奇一向温柔雅娴的苏美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小时候自己可是对她的印象特别好,她可是被列在自己追求的对象中前几位。

葛宇琪回头看了眼坐在身边一声不吭的小师叔。上来就一拳打在他这位从上车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好哥们身上,张口就骂:“亏你他妈的不要脸还说的出口,还把美玦姐姐列为你追求对像的前几位,你的意思是你有很多追求对象?有很多美女正等着你追,瞧你长的猴孙子样,不如老子的千分之一。人家美玦姐会看得上你?”

“呸!就你长的帅有屁用,美玦那妞可不是个粗鄙肤浅的粉美人,不仅她长的是粉雕玉琢国色天香,就连她的内在素质也是与长相并驾齐驱。你以为就跟你小子在琼都市抱的那些粉美人,一个个看着漂亮哪个不是脸上涂得跟泥墙一样厚的粉,三丈之外就闻到刺鼻的粉脂味,亏你妈的抱得紧也不怕把鼻嗅觉给刺激出毛病了。还有,老子除了比你矮之外,是个近视眼还有那点不如你。别他妈的成天猴孙子猴孙子的喊,再喊老子跟你绝交。”

看见哥们两眼喷火的冲着自己发怒,葛宇琪顿时乐了,他这人还有一点恶好就是喜欢拿人家的短处取乐。

其实这哥们长得真不丑,除了姓候,个矮,近视眼之外还真是个俊秀的男仔。一双大眼睛被镜片挡着,弯弯的月牙儿似的眉毛让原本标致的五官更增加了一分秀气。

“笑个鬼,真你妈的个逗比。跟你后面的哥们好好学学,看看人家…看看你自己整一逗比。”候强甩甩头发示意让葛宇琪收敛一下自己的燥性。

“我当然不能跟他比了,他是这个。”葛宇琪冲候强伸出大拇指。“这位可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

“是吗?”候强回头看看后座上面的楚离,五官帅气个儿也高。只是目光冷冽了些,眼光沉著中透出锐利。候强的目光从楚离身上移回葛宇琪的脸上,这俩人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层次的人儿。怎么就跟葛宇琪混上了。难道是黑道老大?不对,这男孩身上有霸气却没有枭悍的匪气,像这个年纪的道上混的男人那个一个横着鼻子眼睛,别的不说就是装也要装出几分。可是他身上分明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男孩看上去很纯净,纯粹的干净。

“你比我大吧!叫你哥,楚哥。一个劲的跟这小子扯淡都没怎么跟你怎么说话。对不住啊冷落你了。来抽只烟。”候强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伸过脑后朝楚离递根烟,却被葛宇琪拦截。

“他不抽烟,我抽。”

“呃?……………”不抽烟?那更不可能是黑社会了,葛宇琪这小子五毒俱全仅跟一些烂人交朋友。除去我这类光屁股腚长大的以外。

“哥们,……”候强回头看了一眼楚离,发现他的神色隐藏忧伤。这又增加了他对楚离的几分好奇。

停车。

“什么破车,车坏了?”

“坏你的头我们俩换换我都特玛开老久了,换你来开我熄会儿。”候强决定跟楚离好好聊会儿。看看这位让小混蛋葛宇琪都能在他面前倍儿加老实的人是怎么个人?

窗外秋色迷人河流潺潺波光粼粼,被雨水浸洗后的杨柳虽然不再鲜翠怡人却沉绿葱葱。背着阳光的地方有些发黄的叶子……车子停了,候强硬不顾葛宇琪的阻拦猴似的钻到车后座坐在楚离身边。

楚离示意微笑在候强还没有开口。

“你跟我讲讲苏美玦这两年的事好吗?”楚离很想知道美玦这两年是怎么过的。

候强又掏出根烟:“哥们真不抽?那我抽了啊!可以谈谈美玦吗!问我就对了我知道的比谁都详细。要谈美玦就先讲讲我家………”

“放你妈的个屁,美玦姐跟你家个屁关系?”葛宇琪又在前前咋呼开了,让哥们闭嘴说闲话直奔主题。

“宇琪你开车,没事你说吧。”楚离说话声音不大却透着令人心悸的感觉。

让坐在旁边的候强也不由自主的放下纨绔之气直奔主题。

“还是先从你家谈起吧,你家是经商的吗?候氏集团的公子?”楚离的话让候强开心,嘿!他的本意也就是想结交一下楚离所以才要借着美玦把家族报导一下。既然楚离知道,那就最好了,只是不知道楚离是何许人也?能把葛宇琪训服的服服帖帖,还有他说话的气势内威威赫这可不是一般人尤其是他最大也应该比我小啊!。

“楚公子今年多大?”

“人家可是一千多岁了。”葛宇琪在前面接下话头。

楚离在后面微笑着说:“比你小三岁。别听宇琪胡说。”

意料之中。

“那我比你大就喊你……小离吧。”候强本想喊他弟弟可是想了还是喊名字好。

“好。”

“不行,怎么也得喊叔叔。楚叔叔。”葛宇琪再一次伸过头冲着候强嚷嚷。当接触到楚离目光的时候头一缩回去了目视前方再也不多话半句。

“人小辈份高,好吧,我随宇琪喊你叔叔。”候强心里这小子亲戚里面啥时候蹦出来这么叔叔?

“楚叔叔是什么职业是警察吧!”候强脑袋里转着十七八个圈圈想着什么职业可以炼就如此强大的气势。

“算是吧!你先跟我讲讲美玦的事情,,至于我的事情以后再慢慢的告诉你。”楚离的话让大家重新把话头放在美玦身上。

“好吧!就在前面那时候还很小妈妈带我来见苏伯母,在前面河流转过那个山头的地方我遇到了小美玦,那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美丽的小姑娘就在前面河流转弯的地方。”候强指着前方那座火红枫叶山。

“她比我小四岁,我是少年她是童年她很骄傲但是很温柔,说话得体为人落落大方有度。出口成章在同龄女孩里显得多才多艺,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很漂亮,漂亮的就像这群山里的一朵最惹人羡的花朵,可是她很孤独,族内的女孩除了一琅没有别的女孩跟她玩。”

“一琅!”楚离喃喃自语,眼前浮现那个刁蛮胸大的女孩。好久没有看到她了自从她上次替美玦来通知我,听说也被家族处罚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看见楚离听到一琅的名字,候强愣了一下随即问道:“你也认识一琅?”

楚离微微点头:“你继续说吧!”

“我这人什么都不好就是性格好,也许是性格好的原因,她们姐妹俩都跟我相片的比较融洽。直到两年前我从国外回家,听说美玦要出家住天主教堂。……”

“出家!”楚离觉得心好像被割破了,肯定是因为自己。因为父母,即不原因服从父母的安排又不能忘记我所以才会选择这里。美玦,你等我,我就来了……楚离恨不能飞快的奔跑过去,这点路程对自己而言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可是为了正大光明的走进去通过教父的签证才能去见美玦。

他跟苏美玦有关系?候强心里这么想。

“美玦,我见到她的第一面时以为她也一样见到我会很高兴,结果让我大失所望,她冷若冰雕。嘴里唱的全是圣经。看我就像是空气,无论我跟她说什么,她张嘴就不离天主,闭口就是天堂,我在教堂住了一个星期最后就离开了,临走时我总感觉到她心里有极重的心事而且是她承受不了的。我试着想打开她的心扉,可是却被她堵在门外,她的眼神里是一片浓浓的‘无我’境地。好像她全身心都奉献给天主。可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她好像是想忘记什么人或是什么事情。如果一个人真的全身心投入天主。那她的言行举止绝对不是美玦这般寡情冷绝。对!就是这四个字,不只对我而是针对这个世界。楚叔叔,幸亏我每年回家都去看望她一次,渐渐的她的态度对我有所好转,但是话仍然不多。可是这对于我而言对于我们这次去却是有极大的帮助。因为教父认识我了解我的一切。”

“以彼此熟络的关系带你进去看美玦应该不是问题,但是这叔叔这个称呼会引起教父的怀疑,,我想我还是叫你哥吧!”候强诚挚的看着楚离。

楚离当然不会计较他称呼自己什么!候强不过是宇琪的朋友而已再说叔叔这个称呼的确影起教父的怀疑,这么年轻的叔叔一通电话就问出来了。再说楚离估计不错的话教父那儿应该有自己的照片。想到这儿楚离拿出镜子仔细照了照。这张脸…嗯,很像楚离却不是………

候强看着楚离……他虽然是个近视但是看人很准,在同龄人中间算上等,再者他是学了十几年的美术,对物体结构或是人物面容只要是看了一眼就会牢牢记下绝对不会出错。

可是现在,他却大为惊奇的发现,这个名叫楚离的男生跟刚认识上车那会儿是两个人!就是一个小时前这张脸也不是眼前这张脸,虽然非常相似但绝对不是同一张脸。

为什么?他一直坐在我身边,就算前面停车他也一直没有下来过。候强从来不怀疑自己的审物视觉,这个男仔有问题?就算是会变魔术的人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容颜,他到底是谁?

候强突然有种强烈的危机感,他可不像好友葛宇琪那样五毒不全牛马不分,这是有碍葛宇琪没有将秘密告诉他的结果,所以他会有这样的误会,还有他一直将美玦当成妹妹绝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否则自己一生都难以释然。

一声晴天劈厉在车里爆响:“停车。”候强突然迅速的从后座上站起身来一巴掌将方向盘打番过去,汽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车身猛的向右边草丛里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