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3章 雏燕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美玦是楚离第一个女朋友也是跟她最有爱的一个,最粘他的一个。楚离那时候想都没有想过最粘他的女孩会因为父母家人而离开自己。他好想她,想她的细心,想她的温柔,想她的多情甚至想她的小心眼。想她吃醋时的眼神满满的痛深深的恨相互纠结着更有沉沉的爱让她倔强着不许楚离离开自己半步。

“瑾儿说的对,我们可以去找她。通过别的路径总会找到她。”楚离转头看着斯冰,他知道斯冰会一种秘法一旦实施出来即使找不到这个人确切的位置也能准确的把握方向。

斯冰的心一咯噔,看情况蓝启把我的一切秘密都告诉楚离了,这个该死的不知道我施秘法会短寿吗?该死的巴不得我早点死他再出去爱一个吗?担心我活长了影响到他吖。

斯冰回避了楚离的眼光看着窗外的花园景色,略想了想:“好吧,我有个方法可以帮你们找到美玦,不过时间长了点。”斯冰心里想根据美玦的心念加上她这儿有这么多留有她气息的物件,找起来会很容易,说不定可以通过‘风语’直接得之她的住处。到时候可要好好的敲诈楚离一笔。

蓝启的防御实在是太丢人了,这回可要让楚离好好的补偿给蓝启。

“不过我有个要求。”斯冰回头正视楚离,她觉得这是个谈条件的机会。

楚离一看斯冰答应了,至于要求吗?不是问答,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

没有谁看见蓝启从三楼下来都以为他上班去了。“她没什么要求,是她为了缓和情绪跟你们闹着玩呢。”

斯冰一见蓝启就知道这事没戏了,蓝启才不会让她敲诈楚离。对他而言,楚离就是神对神明只有付出,不谈回报。即使如此斯冰仍然回头死死的瞪了男友一眼,觉得他是块呆木头,有便宜赚的时候不赚,楚离又不差这点。

蓝启回翻了斯冰一眼,走过来搂着楚离的肩膀说:“只需要在有风的清晨将美玦的物品拿出来放在空旷没有污染的地方就可以。花草树木多的地方也不行,是这样吗冰儿。”蓝启回头看着女友以证实自己的记忆力没有出错。

附近空旷的地方只有奶牛场,那里一大片绿地周围也没有遮挡物。应该是最适合的地方,可是奶牛场能随便进吗?当然是要花费了也顺便买好多各种牛奶制品回家除了自家用之外,其余的大部分都拿到表哥公司去犒劳广大员工了。

清晨,大约在凌晨五点的时候,大家都出发了。秘法的需要不多,只是不要在近处干扰到斯冰就好。

所有关于美玦气息的物件摆放在一起,空气中散发着肉眼看不见的气息弥漫在风中,这儿的风真的很大。

今儿个选了个最好的风日,秋季的风散掉了夏季的心情提早裹上了北方的外套。在这样一个特别好的风日驰骋在这奶牛场里。斯冰家祖传的另一项秘技“风语”在这里发挥了特别好的作用。

楚离远远的看着斯冰,这时候他原是可以站在斯冰身边,可是他不愿意打扰她所以就离斯冰很远的距离。脚下的绿草在秋风白露的摧残下已经变得枯黄,再过一个月这儿恐怕又将迎来满天大雪,今儿个是个风日,只有少部分奶牛在外面,大部分都关进了暖房。

这已经是向梵静庵复仇的最后一段准备时间了。前方肯定是一场激战无论后果输赢,楚离都想见美玦一面,,也许是最后一面,如果她真的不爱自己了,对她还说是最好的前途。从广阔的天际里收回思绪………

远方,斯冰念着咒语双手连连结印,一串串青色文字符号从她嘴里说出来。融进周围的空间随着她的语言周围的风变得温柔而友好。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斯冰朝两里外的楚离招招手。

看着斯冰微微流汗的表情就知道是好事。

俩人刚回到家里,就冲来个葛宇琪兴奋的脸涨的通红,今天他有个大好的消息要告诉楚离。

前几天他跟林翔交谈时听说自己还有个叫苏美玦的姐姐,对于这个姐姐,宇琪真是太熟悉不过了。真没有想到看她面若冰霜拒异性于千里之外的苏家小美女居然已经是小师叔的第一个女友,这太好了。这可是个大大的拍马屁的好机会。

“你说的这话是真的?”楚离简直有意外的惊喜,刚才跟斯冰还在车上商量如何通过正常渠道见美玦。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风……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气息,而每种气息都会在风这个庞大的气流元素里占有属于自己的一丁点地方。而这点地方就是风语里,可以被直接招唤的。比如有一千个叫杨凡的人,可是只有一个杨凡有某种指纹,而这种指纹在指纹系里就有属于自己的位置,当别人要找时不用喊名字,只通过指纹库来查找。

在秘技“风语”里每个人的气息就是这个人的指纹。而这个气息今日被招唤而来时告诉斯冰一些话,里面就有苏美玦希望看见楚离以正大光明的方式去见自己。而葛宇琪的到来,让这个困扰楚离的正大光明的方式变得容易了很多。

苏美玦的妈妈就是自然门内大家族弟子。所以受到门内规定是不能子女和楚离扯上关系,尤其是恋爱更加不容许。所以正大光明对楚离而言变得很难,很难。

葛宇琪虽然是世家弟子可是并没有进入自然门,只是一个他并不知道的远亲进入自然门而已,这与他何干!所以他并不在被约束之内,虽然他很有天赋让自然门十分看中,可是他却是个烂泥扶不上墙铁死也不愿意进入自然门这种千年传承的名门正派。用一句世间话可以说是人叫不走,鬼叫飞跑。纵使是个天才也是个天之邪才。如果让自然门各大长老得知他葛宇琪另可拜在魔教也不愿意加入自然门,这恐怕是要让他们那群老混蛋活活的气死了。

这是后话,在此之前宇琪也不会蠢到让他们来知道自己的底细。

“宇琪,说吧,除了参预计划你什么都可以开口。”

楚离的话让葛宇琪的心一蔫。他就是想来求这个的,可是话没开口,事就死了没余地了。葛宇琪倒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更加高兴的说:“我早把这事给忘记了,我是想求小师叔多让这些哥哥姐姐们带带我,你也说过空拥有功夫而没有实斗经验以后说不定会死的更惨。所以呵呵……小师叔我想历验历验。”

听着葛宇琪的话,楚离笑了,这小子还真不笨拐弯抹角的说,还带稍上我的话以让我不能拒绝他。

“行,这个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得给我准备好了。否则一切免谈。”楚离故作严肃的说。葛宇琪当然知道这所谓的准备就是学好易容,可以做到随刻改变气质容貌身高等外形。

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这些天正在练习熟悉这们技巧。

这是一处教堂,苏美玦每天在这里上课,自从离开了楚离,学校美玦再也没有心情上课了,为了控制不让思念楚离的情绪继续控制自己的思绪,苏美玦选择了来教堂上课转移自己的思维。这里是一家私人教堂,可以说是私人,因为来这里上课的都是自己族内人。

这间教学建筑在一座山上,山下有一条小河蜿蜒而流过教堂门前。满山遍野的枫叶乔木现在正是景色最好的时候,满山一片火红。

苏美玦手捧着一本书籍坐在窗下阅读,这是她在这间教堂里的独居室,她选择了顶层阁楼,面积不大,一人住刚好。木质地板坚硬而实在,原本只有一扇小窗,因为她要来长住被修改成四扇窗。在人群里她把自己封锁可是在面对自然时,她是完全敞开胸怀,甚至幻想能将自己融入每立方空气里。

有了四扇窗户不但目际辽阔而且最接近天空。在她的梦里有好多次楚离都是从空中降下站在窗口对她微笑。虽然总是做梦可是好歹这里给了她一个最安静最适合做梦的地方。旁边的小桌上放着电脑,今天阳光大好白鸽全飞走了。听不见唱歌的白鸽,音乐就成了她最好的伴侣。

舒缓的钢琴区让她逐字逐字的阅读思考,快一天的时间她还没有看到多少页。今天从凌晨在梦中她就被一阵心悸惊醒,自那就没有再睡着,醒来后一天都懒洋洋的最大的活动范围就是走出去阳台上晒晒太阳。看看天空自由的白云,听听风在吟唱,从来没有像这么心不在焉过,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好像再不属于自己。如同挂在风雨檐下的布偶。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去不了哪里总有根线固定,想好好的呆着,可是风雨总是让她不能如愿,摇摇摆摆像挂上檐前的布偶。

苏美玦想到这儿下意识的抬头看看檐前,是的,这有个檐。教堂顶端覆盖着质地很好的青瓦,这间教堂庄重而肃穆。不应该胡思乱想,这里有天主。

……可是苏美玦的思绪仿佛被一根线牵着,刚想到天主。又被这根线猛的拖走……她依旧望着檐前,惊喜,这儿什么时候居然多了只巢窝,是燕子。两只雏燕。可是这眼下到了冬季怎么会有燕子,还是两只雏燕?它们的妈妈呢?美玦捏碎了零食放进巢内,这个巢建的不高。美玦搬来张小椅子站在上面正好够得着往里面放。摸到那毛绒绒脆弱的身骨。她将它们轻轻握住放在手心。

它们很幼小需要保护。美玦抬头看看天空,总感觉楚离站在那儿,如果有他在,养着两只燕子多好。没有他在有俩只小燕子陪着也好。……如果有一天楚离找来了,让他带起它们……可是好久了有两年了吧!为什么楚离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