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2章 试飞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才是怂包!”

“哦你个头啊!”

葛宇琪和楚离同时开口说话只是对像不一样。葛宇琪十分满楚离的作法觉得他不公平。甚至还有点小心眼的以为小师叔偏向林翔,想送他秘籍但又不好意思,所以才弄出来这一堆事。

又见林翔嘲讽自己是怂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打就打小爷还怕你不成刚准备抬脚走入比武场地,脑门就被小师叔拍了一下。还被怕了一句。随后后颈脖子就给小师叔揪住往后拖。

“你个笨蛋你可是我正儿巴经的师侄,我会弃你而顾别人?人魔的意思就是说人入魔道而不是单指魔教。笨。”楚离前面说的话直接出现在葛宇琪的大脑内,后面说的话才是用口告诉葛宇琪。

说完楚离一把将他扔回比武场地。

“你小师叔说给你什么?”林翔冰冷的脸上绽开一丝轻视的笑意。让葛宇琪看着就气上来了,话也不说一句冲着林翔那张让他看着有气的脸就呼的轰上一拳。

气势刚劲直冲林翔的鼻梁骨,林翔脚尖一点整个人如风中的飘絮轻盈而萧洒的后退到比武场地边缘,脚劲一转蜂腰扭动从侧边滑过凌厉的拳势,出右掌向葛宇琪臂膀拍下。

葛宇琪相比林翔的轻盈而言,他的武风显得沉著稳扎看着林翔躲过自己这一拳就注意到他的下一个动作,右大腿肌和腰肌用力往后一扭躲过林翔的掌风,另一条腿朝着林翔的小肚子踹去。林翔一个后空翻,人跳到半空呼啸的双腿如剪刀般向葛宇琪脖颈而来………

“小子,闷着头打架,怎么怕说话就分心输给我了吗?”林翔眼见自己的剪刀腿落空,整个人从地上旋至半空,俊美的脸上嘴角上弯,在葛宇琪看来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变掏出来个长三尺黑乎乎的东西向自己抛过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葛宇琪看着林翔扔过来一件这么长的物件,也不敢硬挺着用劲接,而且黑东西里冒出来大片的黑雾向葛宇琪周围笼罩过来,气味也相当难闻。只想到了躲眼见黑雾弥漫在自己一圈那就只有上去喽。

想着楚离教自己的飞术,周身运气脚下用力,整个人像火箭炮一样冲云而上。他这个举动不但自己没有想到会飞这么高,就连对手林翔也被他搞蒙了。以为他要下什么厉害的杀招。立刻双手连连结印身体被罩在一个透明的防御罩内。

等了半天也没见葛宇琪再次下来。楚离抬头看着天空云层里有一个小黑点兀自站着不动,而身边的云气却不断翻湧。楚离眯着眼睛想了会儿就明白了这小子可能上去了但下不来了,此时他正运足全身清灵源力想下来可是下不来反而让自身的气流影响了周围的云气,所以他的周围的云气越来越浓烈。

“这小子在上面干吗?”林翔站在半空眯着眼睛看着也不知道葛宇琪在干吗?

“你赢了,林翔。”楚离说着人就消失不见了。

这场比武出现这种局面简直可以说是前所未有。输的也不丢人。至少很多人不明所以然。赢的也并不风光至少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赢了,不过呢对于林翔而言也许多想一会儿就会明白过来。不过他懒得去废那个脑仁。

正当葛宇琪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心里想着这一掉下去就成肉饼了,所以就拼命的运转周身清灵源气,以为这样就可以下去了,可是越是运转的真元滔天可越是下不去,相反不明白为什么周边的云彩怎么会越聚越多,他以为要下雨了。万一打雷怎么办?轰到自己怎么办?焚尸吗?后悔死了也不明白自己就是那么一跳只想躲过林翔抛过来的物件就可以了,怎么想到会跳的这么高。

小师叔说了一定要周身运转真元才行,可是这真元是运起来了可人还是下不去。这且不说更糟糕的是这儿的云彩越积越厚说不定一会儿就要有雷劈了。跑个地方吧……葛宇琪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害怕一抬脚说不定就掉下去了。

那天夜里小师叔也没有说明白,自己为什么就不问呢?下去的时候好像是小师叔楚离带着自己就那么非常自然的下去了。

正当葛宇琪独自一人站在高空嘿咻嘿咻的累得气喘嘘嘘的运气,这边楚离就来到他的身后。看着葛宇琪这副傻样即好笑又好气更有一种替他担忧的情绪,这小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魔道仙术所带来的各种感觉,更莫说与人撕斗。这让楚离想到了妙若儿在天宫花园里发生的事情。那次是妙若儿面对的都是普通人。

楚离决定了要好好教他。

突然见到楚离站在自己身边,葛宇琪就觉得大救星来了心里一激动散尽真元,人就直线掉下云层。

楚离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并教他如何运气,如何下行,如何在空中飞行等等方法。

“怎么样,宇琪,学会了吗?只要是把握好了周身运气的窍门海阔天空都是你的啦。这可比开车快多了。”楚离放开宇琪看他一个人颤颤悠悠的在空中飞行,楚离在一边跟着,他带着葛宇琪即不能太低这样会被人发现,也不敢太高这样会被卫星雷达发现。只能在云层厚积的地方教试他,让他好好的把握各种飞行技巧。

“师尊我可以了,啊!爸爸妈妈我好想带你们飞啊!耶!我好棒啊!”葛宇琪兴奋的在天空狂飞忘乎所以,如果不是楚离管束着他,还不知道跑那儿去了呢。天空可是没有地图的………

夜里,玩的还不够尽兴的葛宇琪被楚离逼着下来。突然才想到自己输了这场比赛。心情立马郁闷到家。

“闭嘴不要跟我说话,就你这样参加什么都没份,好好的将易容术练好,我找人多带你出去找人实斗,增加到一定的实力再跟我张口。好了,到你家了回去吧。”楚离看着葛家别墅那银灰色大门内还亮着灯光。推着葛宇琪往里走。自己站在远处看着他进门这才走过街道招了辆的士回家。

楚离紧密行施着自己的计划,自从上一次去泫流铭岛之后,楚离就回来反复思考觉得自己准备的不够至少自身还不是特别的强大,虽然自己拥有得天独厚的功夫秘籍可是由于懒惰的原因并好没好好的练习,更没有好好的仔细去了解对方的情况,以至于伤了斯冰。而这次去浮游岛楚离更觉得自己要准备停当。浮游岛的险境比起泫流铭岛更加恐怖,时刻会在时间或空间的交接点脱离这个世间的视线。

在去之前这几月里的准备期,楚离想去看看美玦,一直让斯冰感受美玦的气息以此来探出她在什么地方,。可是总会因一些事情而耽搁。

斯冰很少买衣服穿,穿的衣服大多是美玦留下来,斯冰很喜欢这种花色的衣服,在感受上也可以时刻感受到美玦的存在感,可是总在某些细节中出现一些淡白地带的断层。

“为什么会这样?”楚离非常不解的问斯冰,希望从她这儿得到答案。

“我想了很久,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她不想你,或许是她的心变了没有你的存在感在她的意识你。”斯冰的回答让楚离不能接受,怎么可能会这样,他太了解美玦的用情专一,说到美玦会不要他,怎么他都不会相信。由于经历了上一次林瑾事事件,楚离的心一阵阵的抽搐的痛,他害怕美玦也会承受这种痛苦。但他的话很快就得到了斯冰的否决。

“绝对不可能,如果美玦受到这样的外力折磨而束手无策,那么她的内心会更加的想念你,只有你才是她绝望的生命里的唯一支柱。如果这样的话我应该在第一时间就能够感应到她的方向。”斯冰看着楚离急烁而不信任的眼光看着自己。心里微微一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以。

“我感应到的美玦妹妹对你的想念是在一种固念的意识形态中产生的思念。这说明也许有人用另外一种方式控制她对你的思念,再也许就是她受伤或生病了一直在沉睡却有间断的清醒。”

“你刚才说的是另外的一种方式控制她对我的思念。对的,美玦非常的孝顺,如果她知道爱我,会给父母带来压力承受不了的压力,她会放弃我……”压抑而深沉的哭泣让楚离蒙住脸转过身体。

他想到离别的那天,正是美玦在医院和她妈妈在一起,不知道她妈妈跟她说了什么。她选择了和母亲一起离开自己。楚离一直都记得当初离别的时候美玦的眼神是多么的不舍和坚决。她说让他等,她会回来。可是这都多长的时间了,也许终究的一战,楚离想到死。但在一瞬间楚离抬起头对着斯冰说:“我不能死,我还有美玦还有瑾儿,清湛和你们,我一定要活着好好的跟你们过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那时候将没有仇恨也不会再每天急着修炼。你们是我生命中的一切,没有你们在我身边我的生命是不完整的。”

“小离,我们找美玦吧,根本斯冰的细微线索我想以我们的能力可以找到美玦妹妹。”清湛和林瑾从楼下走上来,认真的看着楚离。清湛难得穿着一条长长的编织裙,刚洗过的头发柔软的披在双肩,纤长的脖颈露在外面戴着一条精致孔雀石项链。显得高雅而脱俗。林瑾还是成熟的知性打扮。想当年三个都在东海市高中,那个时候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明彼此的身份情感,可是因为楚离,在潜意识里都把对方当成最好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