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1章 地下瀑布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因洞口很小又偏向北方向,阳光很少照进来,刚走几步就觉得里面阴森森,洞越走越宽……

“楚离,你来过?”唐兴龙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高天虎去世之后,他怎么胆子变得小了,不是畏惧死亡而是一种对天然事物的敬畏。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而且人也觉得老了很多。

看着越来越阴暗深遂的洞,他好怕看见高天虎在油锅里翻腾。唐兴龙走着走着这种感觉可以用见而明视来形容。

“唐伯,怎么不走了?”楚离没有听见唐兴龙的问话,只是看见他突然停住,两眼看着黑沁沁的前方愣神。

“我看见天虎在油锅里滚炸。”唐兴龙的声音发着颤音,他此时对异人族并不是很了解,只是从书上看到得知而已。

楚离真是非常敬佩唐兴龙对舅舅的感情,以及他在这方面的天赋灵感。

“是的,你看到的是真的,唐伯,你还能往事情发展以后看吗?结果!”楚离拿出一颗夜明幻意珠,月白色的珠光驱走一切阴森。

每经历一次伤痛,楚离的心就变得强大一次,虽然他知道现在高天虎的魂魄在忍受着怎么样的折磨。可是他已经没有最初知道的时候那般痛。一种沉敛的气息胀满他的内心,扩张他的心壁让他可以容纳更多的痛楚伤感。

“小离,来扶着伯伯。”唐兴龙向楚离伸出手。他的不知道自己是来对了还是还错了,人死后,无论是否进入六道轮回,对于以前的唐兴龙而言都是阴阳相隔,不能相互干扰。可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他想来看看高天虎,既然能看到为什么不看。可是看了又如何?看他那么痛苦,自己又帮不上忙,唐兴龙的内心此时无比煎熬。

大约走了二里多地,唐兴龙隐隐约约看见前方有台阶的阴影。

走过去一看,是窄而弯曲的台阶上面布满青苔。

“小离,你来过吗?这台阶?”

“我没有来过,只是听斯冰说过,至于这台阶是不是自然天成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上去有很多年了,看这上面的苔藓都绿绿的一层。这洞里的水份很重,唐伯伯,我背你下去吧。”楚离走到唐兴龙前面弯下腰。

“不,我想走下去,这苔藓还不算什么。你再给一掌风刮掉了我们走下去。”唐兴龙呵呵…的笑了,笑的很苦涩。他很想开个玩笑冲淡一下浓重忧郁气氛。

楚离嘴咧了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隐藏在黑暗里的眼睛湿润泪水顺颊而落。

楚离一把搂住唐兴龙的腰部,周身运功只听耳边风响,过了一会儿才落到实地,耳边听见哗哗的水流声。

“就是这条河底?”唐兴龙举着夜明幻意珠,走到河边,这里是处断崖层,河水冲流声很大,激流拍打着黑乎乎的岩石,冲起的浪花溅到二人脸上。楚离看着唐兴龙的身体摇了下,觉得不妙一把抄起他背对着河流。

“没事,你只是看河水太久有些晕眩。没事了,走吧我们往上游走。”楚离说完扶着唐兴龙一步步往上游而去。为了让唐兴龙更好的休整身心。楚离往他体内输注了些清灵源力。

过了好一会儿,唐兴龙的体力才休整过来,举目环视了一番周围的情形:“这地下和地上其实是很相似,除了没有树木植物和野生动物,这河流,川貌都是极其相似。”

“这地下也有生物,而且源于人类对它们的未知性,所以它们一旦出现,在心灵上反而给人类造成更大的恐惧,慌乱中以致失去最佳制服它们的时机。”楚离漫不经心的讲述着这地底生态。

“很多吗?”唐兴龙停下步子抬头四处看。

“不在这里,这里离地面还很近,还不会出现那种离奇的生物。唐伯,你往那个方向看,那里是我们刚刚坐陆地上走过的。”楚离指着前方左边远处一片荒地。

“那里吗?怎么是那么一大片平整的地貌,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块巨大无比,无比平滑的石面呢?”唐兴龙拉着楚离往那个方向走,边走边说:“走吧,我有个感觉从那里过去可能会走近些。”

“唐伯,那边是个更大的断层崖,不信你看。”楚离将夜明幻意珠举得更高前了些。远处地下空间出现一层密集的雨雾,不用说那是地下河冲激岩石所至,二人慢慢走近一些就感觉到脚下的阵颤及澎湃声。

从这里往上游看,河床越来越宽,河水的流动性下趋大………“楚离,哪儿是个地下瀑布吗?去看看吧。不能从那儿下去吗?你不是说河床底就可以了吗?”

“我是哪儿都没问题,主要是想给你找个水流平缓的地方而已。”楚离看着一把年纪的唐兴龙,以前看着他是个中年人,自从舅舅去世之后,明显老多了。他是家里唯一的老人,可别能因为来这一趟把他给弄折了。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去看看那个瀑布吧!”本来情绪很压抑的唐兴龙听着这如雷的河水声,心里顿觉得这如雷贯耳的轰隆声将心里的那股忧郁给冲淡了许多。

楚离看他执意要去,也就依了他,更重要的是回来不会再走这条路。

“真平坦啊!这是一整块石头吗?太奇异了,陆地上这块山川地貌崎岖不平茅草从生,怪石拦阻,可这里却如此平整,空旷。”唐兴龙抬头看这黑暗的地下世界,只有水的光影能映照出周围依稀的影子。

“飞流直下三千尺”也不过如此,断崖峭壁,尤其是前面不远出有块飞出去的巨石,楚离和唐兴龙都感到非常奇怪低头看见岩石最深处一棵枯虬盘龙树从崖内探出半身而那方巨石就长在它状似手掌的树杈之间。真是奇迹天地间居然有如此造物。

轰隆炸耳的声音让人站在高崖上有种晕眩的感觉。楚离不得不承认唐伯真的是老了,无论是体制机能或是心态都出现衰退。

“我们走了多久了小离?”

“有一天了吧!”

“不用寻找平缓的河床面,就从这里下吧,我身子骨还是可以的。”这里地处地下河中段,水流争湍。

“再往前走走吧,唐伯。我背你。”

……………………“就这儿吧。”河床很宽但水流很浅,此时正值水流低峰期再过半天河水就会涨开。水底的河床可以看见大小不一的鹅卵石。细小的浮游生物肉眼可见。

“要脱衣服吗?”

“不用,进了河岸世界自然会干爽。”

“小离,我为什么摸着还是石头,你不是说是整块的琉璃河床吗?”唐兴龙伸手进水里捡起一块石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楚离。

“唐伯,”楚离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泛起一股苦涩心疼的情绪。

“唐伯,你把石头拿进一些放在眼前。”

手掌中心握鹅卵石的地方照出唐兴龙那憔悴不堪的容颜。

“下来吧,跟我走。”

河水很浅,不及胸口,水在身边流动,冲着衣服和肌体。冰凉刺骨,慢慢走着河水就慢慢的离开身体,衣服身体湿溚溚滴离开河水的身体更加寒冷。楚离拉住唐兴龙的手,从手心渐次输入清灵源力给他,护住他的心脉让血液更迅速的循环于他周身。唐兴龙有些分不清是不是在河水里走。因为眼及之处还是在这条河里。

而身体却进入另外一个地方,干爽而曲折。与,唐兴龙眼睛所见到的河流完全不同。

慢慢的周围渐次亮了起来,隐约有阳光透进来。我们又走到地面了吗?唐兴龙有些恍惚………

“好了,唐伯,已经到了河岸世界,要进去了,你把眼睛闭上再睁开。”

紧闭了好一会儿,唐兴龙再次睁开。发现眼前的世界完全变了。

眼前的如同巧克力奶液的色彩,四周头顶,脚底全是如此用手抚摸四壁光滑,更可奇的是原来看着很窄的通道居然可以顺着胳膊的伸出而随意宽窄。前方不远射进来若隐若现的阳光……

“有贵客到。”

唐兴龙听着这个声音心里想着我都没有看见他们,怎么他们能看见自己,难道这里面有摄像头?正仔细想着就觉得胸前被一股引力向外拽去。

阳光如金斗,光线罗织万物。天空是那么蔚蓝,浮云犹如绢丝一般轻柔,环绕村落的溪流泉水清澈的能看到下方鹅卵石的纹痕,古树高达数百米,那斑斑驳驳的纹路上留着岁月的痕迹。

“真是一方好居所,比妖妇峰强多了。”楚离禁不住赞叹眼前的自然风景。

“房子建设的真漂亮。简直跟古代官阺有的一比了。”

“羡慕吗?那就留下来住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莫珂耶男从背后走过来,收敛的气息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楚离抬头看看这位俊美人极的王者。有着一分震摄人心的王者气质。虽然面带微笑却有种睥睨众生的傲气,这点与绿龙叔叔很相似。一头黑发以白玉簪而束,白色长袍,襟胸皆以宽大的宝石蓝为底,绣上花纹,腰间束着一条宽七寸左右的襦旗腰带华丽中不失雅致。

“谢谢王的好意,我这次来是有要事。”为了表示诚意,楚离主动将腰间的钥匙拿出来。

“不忙这一时,请。”莫珂耶男非常高兴的请楚离和唐兴龙走进自已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