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0章 第二种河流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过了一个多星期,小寒还是没有起色,甚至连自我医疗都时不时的会中断,灵气从她身上正一点点消失,如果还不赶紧的治疗。楚离担心她会出大问题。

“绿龙叔叔,你看你要不要呼唤四象神君,以他们的力量来医治小寒。”楚离想到上次这样做不但医治成功而且还助小寒从蓝鸾期升达青鸾期。

“有什么危险吗?”高云赐看着幽暗绿龙面有难色。

“危险到没有,只是怕惊动她的父皇,到时候恐怕……”幽暗绿龙欲言又止,其实他也不知道凤皇会对小寒是什么态度。这么多年了,幽暗绿龙都已经忘记凤皇的模样了。

“她父皇会杀了她?”高云赐颤声问?

“那到不一定。”幽暗绿龙看着小赐那憔悴的样子。张口说道:“怕那个小心眼的老东西会拆散你们。”

“没关系,只要小寒能好起来,我只要小寒可以健康起来,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知道小寒心里有我,她心里有我。”高云赐的声音嘶哑的吓人,楚离几乎可以感觉到血液从他那痛苦的音带上穿透滴出。

“绿龙叔叔,上次不是没有吗?”

“伤势不同,朱雀位置也会略有不同,总之,既然小赐可以释然,那我就没有什么好犹豫……趁这个月的十六号就开始吧!十五不行,十五是极阴之期,阴极反伤,十六为阴融圆阳之夜极适合。”幽暗绿龙说完就准备回转身去准备一切事宜。

“龙叔,如果惊唤到凤皇来,一………”

“如果真正惊唤到他,可能就在我们作法的中途,他就会过来……放心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好了,必竟他为朱雀宫之主,他的能量肯定比楚力大很多。”一番话说出,绿龙觉得内心似有所堵,闷得让他似乎喘不过气来。

脚下一软,高云赐坐在床沿上默默无语,刚刚经历了父丧,如果小寒再离去,他真的觉得生无所恋,活着对他只是出口气而已。

“表哥,”楚离走过去搀扶高云赐。

高云赐下意识的闪了闪,抬头看楚离的眼光即陌生又迷惘。

楚离看着表哥的眼神游离而迷芒,除了小寒,这家里所有的一切好像都与他无关。他能够感受到表哥现在的心情。

那日美玦和瑾儿突然离去,他就是这种心境,所有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身外,而自己就如同这世界上多余的一个。不是无处安身而是物居及避,世上所有的一切包括这具肉身都是可有可无,灵魂已经走到了流浪的前端,流浪被远远抛弃在身后………

“表哥!”楚离感觉到自己喊的声音很无力,很空洞。

“表哥,小寒需要你,护法的时候,只有你和小雪及福照,你不要这样。”此时的那些,“求你了,都是我不对”这些话显得非常苍白无力,甚至连偷偷溜出楚离的口的胆量都没有,只能蜗居在楚离的舌尖俯首认罪。这种感觉楚离感到非常难受,负疚感像座大山一样压着自己。

血醒魔吻时舅舅提醒自己看云海……还有云姜最后的一击,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安排好的吗?仿佛……如果……楚离突然觉得心中一阵强烈的绞痛。他感觉到呼吸好困难,楚离慢慢的蹲下身弯腰……上代爱情和这代爱情相互纠缠。

楚离觉得大脑昏沉事件断断续续浮现在脑海中……,舅舅为什么要来?唐兴龙为什么要告诉他?只有他来了才能阻止寒绡。寒绡被阻局势发生变化。仓云海仅仅是因为吐了一口血吗?不!楚离使劲的甩甩头,思绪回到当场,我的内力再强悍也不可能震断由‘梦阑衫’相辅仓云海的气脉神剑。………思绪变得一团麻糟……天魔眼从心脉深处而出………仓云海的气脉神剑凌迟进天魔眼那刻……楚离从地上站起来用力撑着头部,扶着床沿慢慢站起来………

“主人,主人,小赐哥……”床上的小寒低声呓喃,嘴角开始流血,她的血很冷并且让房间的温度瞬间降低,随着血液流出的时间,卧室墙面开始结霜。

“小寒。”

“小寒”仓云海从室外走进,手里拿着那件‘梦阑衫’交给楚离让他给小寒披上。

仓云海面色稍有血色但是还很虚弱:“我没事,你给小寒穿上吧,虽然不能治伤但是可以阻止伤情恶化………”

“云海,到……”

仓云海打断楚离的话,主动说:“放心吧,我会和福照好好的为她护法。不会让她受到伤害。”仓云海转过身抚摸了下小寒清瘦的脸颊。看着一边不吃不喝的小赐。伸出手想握住他的肩膀但是就快要握住的时候又缩了回来。

十六号还有五天。

天阴沉的很厉害,风刮得也很大,几乎是像钝刀一样砍在万物之身,痛而冰凉。楚离陪着清湛买完菜之后,站在门外。园子里有个萧索的背影,让人看着几乎流出泪来。

楚离慢慢的走过去。

“唐伯,起这么早。”

唐伯孤身一人漂零在外,舅舅的遗言里有,如果自己先于唐兴龙亡,嘱咐小赐和小离要好好善待唐兴龙。

“我要是不告诉他就好了,至少他能多活几天是几天。”反反复复唐兴龙这几天嘴里就是这句话。

“别这样,唐伯,人吗?生离死别都这样,舅舅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至少和舅妈在一起。”楚离说着禁不住流下眼泪。其实他心里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舅舅和舅妈的魂魄此去将会受到比炼狱更可怕。虽说是结果可喜,可中间的那长达六个月的炼冶。

楚离无法原谅自己。

“小离,我一直在想我可不可以帮助他们,让他们早一点离开。”

楚离嘴角划出一痕凄凉的笑容。

“唐伯你知道了?也好,我也想见他们最后一面。或许这本《苍海修亦》可以帮助他们。”楚离低头看看腰间的软钥带。

………………还有五天就是小寒的疗伤日,趁这五日赶去异人族应该没有问题,以楚离的速度。哪怕再带个唐伯最多也是一日可到达。

楚离和唐兴龙降落在莽莽深原,这里可以说是林木蔽日,走兽聚集,蚊虫盘足。毒虫蛇蚁奇大无比,一只蚂蚁就有半个拇指粗细,叮一口可晕疼过去。

裸露阳光的地方茅草丛生,过膝而长。叶脉锋利而韧性十足。楚离和唐兴龙走到这里面,可谓是步步险机。楚离只有设置防御将自己和唐兴龙包裹在内。

“咝………咝……”一条井花蟒蛇从旁边树桠子上“嗖!”的一下窜到二人面前瞪着这个透明球体里面的俩个人。贪婪的眼神,慑于阳光的猛厉眯逢着眼睛冒出诡冷的碧幽寒光。张开血盆大口朝防御猛咬过来。

楚离明显的感觉到唐兴龙的悸动。伸手扶着他的胳膊轻声说:“没事”

一声惊响。眼前一条巨大的长影恍动。唐兴龙看见远处山石上刚才还威猛的蟒蛇此时已经挂了,那张血盆大口连着半颗脑袋已经不知去向。

“小离,还有多远。真是惊险!”唐兴龙心里想如果碰上一群狼,就小离一人就搞定了,只是自己被这层透明膜包着,反而刚才失去了信心。

“唐伯,你是不是忘记你会武功了,刚才?”

“我的功夫只是一般,对付一些江湖道马仔还可以。”

“快到了,前面不远处有个山洞,进去之后会下到一定深度,淌过一条地下河,会进入一个河岸世界。”

“异人族,一般就住在河底吗?”唐兴龙早就听说过这么个族类,好奇很多年了。

“不是河底,世界上有两种河流,”说到这儿,楚离想到浮游岛第三种河流,但是没去过所以也不好说。

“这两种河流一种是我们常见的,有河床,河床里铺着石子或是苔藓等等。还有一种河流下去之后,河床看似铺满大小不一的石头,其实这是对普通人而言的障眼法,如果用手去触摸就会有发现。对异人族而言他们看见的这类河床底则是如同一面平整的琉璃镜,会反照出来另外一个地方及出入口。而异人族就根据这个反照走进去到另外一个河岸世界。其实人类也可以进去,只是人类看不见而已。”

“比如在妖女峰那个地方的河流以前也是地下河,只是经过数万年为类不停的开采而渐渐的显露出来。”

“前面就是吗?”唐兴龙指着前方一排嶙石斑崖,周围没有遮蔽物,摆满了乱七八糟堆放的石头。

别说这里没人,就是有人任谁看了这地方也不愿意进去,看不见路而且大小石头很有可能让人一不留心就摔一跤不死也残。

一个并不大的洞口,从这里看过去里面很黑不知深浅。阳光照着这片裸露的石头上发烫。唐兴龙走近后,摸了摸身边的一块半人高的斑驳巨石,表面的温度有些烫手。

“走过去吗?”楚离看着唐兴龙。

“你想走,把我背过去了你再走,呵呵……”

“背着好累呀!”楚离说完一掌挥出,碎石纷飞如花洒碧空。面前出条一条还算平整的石条路。

唐兴龙看着两边缝隙不平之处全盖上了碎石渣子,看上去平整多了,冲着楚离竖个大拇指:“呵呵……”

“呵呵……小意思。”

“掌风很温柔,没有搞得惊天动地,吓鬼哧神,哈哈……”

“必需温柔,都到人家家门口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