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9章高天虎亡.归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找死!”梵静庵看着一个小姑娘从仓云海体内出来,心知有异不寻常没有用脚直接踹而是从脚尖发出一股劲力向云姜的头部射去。

雄厚的罡刚正气正射中小姑娘的头部,只听细微的“卟哧”一声,小姑娘身形俱散成一团呵呼成恍若人形的气。向高天虎飞去。

“天虎哥,天虎哥,天虎哥……”缥缈空灵的声音连续喊了三身,飘浮在高天虎面前的影子飘散而逝。

“云姜!”高天虎陡然看见云姜小时候的模样。内心的悲伤如海翻腾白色思念的泡沫随着眼神的恍惚模糊而将意识中越拉越将。仿佛俱散的木偶吊在背后的主线紧紧的提系生命最后的强性意识

楚离不认识幼年的楚云姜,听见舅舅这一声凄厉情绝的悲呼,这时才恍然大悟怔怔的望着那缕烟最后消失在自己面前。

云姜当然知道那是送死,可是就是为了给仓云海争取时间而已。血腥魔吻,爱在心中。千年爱种一朝醒悟其势由如狂涛海浪。

仓云海抓住时机挣脱梵静庵手掌。并与楚离站成一线。

山顶,明珠,高天虎,仓云海,楚离,寒绡,梵静庵。站人对持。楚离看着形势虽然是敌寡我众,可是自己这边的牵绊也多,首先舅舅及仓云海是俩个极弱。

至于寒绡,楚离根本不知道她向着那一边。虽然从她眼里看不见杀气,可是见不到半点向属这一方的感情。

狂风呼啸,秋尽冬初的气温在这山顶尤其显得萧索冷清。周围的空气呈现出暗闷。似乎感受不到空气的流动,整个空间似乎结成一个大的中空架。这里此时硝火正浓,却没有人想逃出这个令人可以窒息的地方。

仓云海,楚离,明珠,高天虎与梵静庵仇视着对方,目的亦不同,可是心境却是如斯相似。

内心的血液沸腾聚精会神没有人注意到山腰也是以众欺寡。幽暗绿龙与小寒正在力战群枭。

梵静庵恼恨成怒好不容易,如果当即脱下这件梦阑衫,仓云海是不会背叛,自己也会得偿心愿,然而这一切就是那妙钟的时间被楚云姜所损坏,她好恨,当即施展出新修为《玄夜星诀》。第四式浩夜星初。

功力内收齐聚指尖,一道精光从指尖迸出,瞬间白昼变黑夜。这种功夫恰恰与其他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运功时悄无声息,尤其对于她这种绝对的绝顶高手而言。在仓云海他们面前就像一个小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突然被袭击。这种袭击毫无气息性,甚至感觉不到对方的力道,速度。

她的速度快到让所有的人不知所措,却没有逃过楚离鹰一样锐利的双眼。

以楚离的速度而言看见梵静庵那对星晨眼眸原本精光四射的眼睛突然变得深遂,就知道要发生不一样的事情。

速度比视觉更快一拍,

楚离速以《辰暴诀》第五式髓海求精,一道玄奥深妙的气流由楚离心脉处冲出与宇宙东位面二十六道星体相接如同撒开了一张无形的网向梵庵当头罩下。千百万道闪电向大地劈至,刹那间,闪电将栖霞山诸多山峦峡谷劈出深深沟壑。伸开的巨掌成爪形向梵静庵抓来。

梵静庵两只袍袖如同磨利的软刀片上下翻转速度如飓风扫向楚离,脚下即不停的转换方向闪避那从天而降的闪电。

眼见梦阑衫不能到手。梵静庵怒极成狂,狂暴的气息在周身运行震裂身上的袍袖尤如两把利刀旋转带着千斤重力同时向明珠及楚离杀去。一头乌发全部散开,并崩直从中震断如同千把匕首直直插向仓云海,梵静庵太恨她了,誓要将仓云海万剑穿心。

此时的仓云海因与楚离那一战,尽被毁一脉神剑导至重伤,正倒在一旁休息……。

一声震天轰鸣。

梵静庵被闪电轰炸后背皮开肉烂冒出一股黑烟,此来绝世容颜此时怒成戾尸恶鬼。好像这副身体不是她的一般,丝毫不感觉痛苦,反而嘴角划出一道诡异的笑意。

身形如趁飓风,向高天虎抓去。

“啊~~~”凄厉的长啸穿破云层与梵静庵的‘浩夜星初’碰撞发生了惊天劈地的绝响。竟然破了梵静庵的‘受敛内息’功法。天地一片灰沉。

极度悲伤的高天虎,悲愤的感情酝酿很久,随着他仰天一声厉叫。整个人迅速站起来恍若疯狂谁也不认识,从他身上又分离出一个高天虎,眼睛变成赤焰色。分体突然像蛇一样盘绕主体—–赤红色火焰从高天虎分体之上燃烧起来,速度包裹了高天虎主体………

“舅舅,你怎么了……”枉是楚离反应再多快 ,这一刻也傻眼了完全怔住。

“天虎哥……”明珠发出一声凄楚,痛不欲生的娇唤。

“天虎……”寒绡从知道明珠是瞳媒之时就陷入一种自责或是想去改变的情绪中,还没等她做出反应,继而云姜的出现消失,到现在高天虎………她刚要动就被明珠死死的拉住。这里只有她知道高天虎的秘密。

寒绡只觉得内心满满的胆怯,不是对这场面或生死的胆怯而是面对这所有一切让她无法接受……她感到绝望,这绝望比当年她自杀时的绝望还要绝望多少倍。

…………梵静庵的速度极快,高天虎的速度更快。楚离在这一秒扑向梵静庵,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不管舅舅自身发生了什么?他都要救下舅舅。

速度快到让时间在这一秒定格。

“啊!”高天虎的分身直接跳上梵静庵的身上,赤红的火焰熊熊将她包围。………

……………………“小赐,快回来你父亲不行了,快跟我走,我在你公司楼下。”唐兴龙泪流满面的仰头向天,这幢楼第24层就是曾经高天虎办公的地方。

“舅舅~~”泪眼模糊一片看不清前面雾景。

一声高亢的鸟鸣,在不远处的小寒受到楚离的心灵意念从天空俯冲向下,向梵静庵双肩抓去,梵静庵变掌成刃将小寒击成重伤。

“呀!”梵静庵一声惨呼!

高天虎分身将她胸前烧毁,主身从她烧毁的地方抓进去撕开半胸的皮肉鲜血淋淋。

“啊!”楚离的双掌拍在梵静庵背部在她这被闪电炸毁的部位变掌为爪,仇人!怎么杀你都不为过。

梵静庵忍住背后楚离的暴虐毁身。暴出一声怒天毁地的长啸……高天虎从她的掌中飞出去。

梵静庵此时也不惧怕这副身躯被毁,被残,新修为很快会将这些伤口恢复成原样,痛!对她而言没什么。只是没有得到‘梦阑衫’就比要了她的命还让她愤恨无经复加。

楚离看着舅舅摔下去的地方,此时他更加快了速度快到可以与疾风同步,在高天虎即将落地的瞬间抱住高天虎。此时,他也顾不上小寒。

…………整个自然门满目仓夷,血流成河,尸身遍地。残脚乱扔,这些都让那些从天然幻阵里 出来的弟子看得心惊肉跳,几乎要跪下来谢谢天地当时听话进去了。满山野的血腥味让人呕吐不止……………

栖霞山下七公里之外的河流对岸。

高天虎平躺在草地上,唐兴龙为他续命。在家里逆天而行摆下的法台仍然救不下高天虎时,唐兴龙就知道他这回真的完了。只能在他弥留之际带着小赐快速赶来。希望能延续他的生机。

“舅舅……”楚离拼命的往他体内输送清灵源力,可是都如同打在石板上。楚离恨死了唐兴龙为什么要告诉舅舅,天机又怎么样?应劫又怎么样?

“爸爸,爸!”高云赐哭成个泪人,恨透了楚离,害了他一家人。左边是至亲的父亲,右边是至爱的小寒都是被楚离连累。

“小赐,不要哭,人在世都有一死,不要怨小离,要和他好好相处。小雪的妈妈以后就是你的母亲。”

“爸,”皓雪跪在高天虎面前,泪流满面。此时她再也不是自然门弟子,刚才已经被母亲送过河并告诉了她一切事情。自此自然门五大弟子便少了两位。但军部的身份还是存在。

……阴诡的气息,凌驾一切之上的王者。长发飞舞深紫长袍,俊美至无经比拟的容颜。避于阴冷而刚猛的王者。

“我还是来晚了一步,但也不算晚。”来人莫珂耳男异人族王者。

高天虎朝他伸出手。

唐兴龙看着莫珂耶男一愣,他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但是从高天虎莫测幽深诡异异常的命理里,有个人即是他的灾星又是他的救星,灾于生救于亡。看来就是这个人了。

“你是谁?”眼神奇好的高云赐看出这男人跟斯冰出奇的相似。

“莫珂耶男,我求你救我舅舅~”楚离泣不成声,悲痛欲绝的他现在见谁都会求救。

劲风抬起楚离准备下跪的双膝。

“我与他们的事与你无关,明珠,你的父亲已经过世,跟我走吧!天虎,吃下这个。”口气很温和却不容拒绝。

“记住我的话,小赐,你要照顾姐姐小雪,孝顺飘娘妈妈。和小离互爱互助。”说完,高天虎的身体内抽出两个高天虎的影子。

楚离明白了………无声的跪下来朝着高天虎磕头。小雪不明所以的看着楚离,非常伤心之余潜意识的觉得楚离应该知道点什么。也随着他磕头送高天虎走。只要小赐还去拉明珠和高天虎。

……………被唐兴龙劝阻拉住。唐兴龙明白了即然高天虎与明珠在一起那就证明他们不会进六道轮回,那这个男人必然对他们会有安排,只是这生生死死的事情很多人看不透而已。

楚离心里即是在想,这对命格特异不能轮回的人而言可能是最好的结局。

高天虎的身体没有经过火化自然化成粉末,唐兴龙将做好的盒子给装殓了进去也没有办丧事直接将骨灰埋在以前订好的墓坑里。

晚上,楚离来看小寒,给她输了些清灵源力,稍微好了些却仍不见什么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