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0章 死,而不能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师哥,我这样跟你说吧。宇琪不露面对他是绝对的有好处。慈航门的那个臭娘们梵静庵现在是自然门圣师,我与她已经互相认清了对方是什么身份,宇琪跟着我。不仅是对他的生命存在威胁还会对他的家庭存在潜在的危险。还有拥有武技真气的人如果不经过训练历险这跟废物没有什么区别,就像拥有一个大量宝藏的乞丐不知道怎么用或是找不到地方用这对他而言是很危险的,你让他自己考虑吧。”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住,时间在这一秒停住。呼吸的声音骤然增强………

师哥从椅子上站起来,圆睁双眼的看着楚离:“你说的是真的?梵静庵也重生了,这真是苍天有眼呀,我可以报杀父之仇啊!楚离我也要学《天魔录》,也对以宇琪父母的社会地位他确实不能抛头露面。但是我可以……”杀意在鲍雷的眼里闪烁着摄人的光芒。强悍的胳膊里青筋条条暴露在外。

楚离一阵语塞……

楚离说出了这话显然自己也很后悔,嘴巴怎么这么贱呀。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这女人的功夫比以前更厉害,师哥还是不用跟她正面硬碰,还是让我来吧,我可以教你《天魔录》但是请你帮我对付人魔师徒就好。还有为了防备他们找到这儿连累了宇琪,你就跟我回家住,宇琪可以做为我的同学常去窜门这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楚离转移话题,提出现在就让师哥回自己家,这儿已经被发现了虽然发现的那俩个人已经被楚离灭口,不过不担保老师哥继续住在这儿没有危险。

路上………

葛宇琪略显奇怪的问楚离:“小师叔,你说那个女坏蛋梵静庵是当年的梵静庵,你又跟她相互认出来,她……她为什么不杀了你,还允许你好好的住在这儿。自然门很多非常强悍的门人,你打得过几个?”

楚离回头看了这个师侄一眼。

“回头我在跟你慢慢说吧,这里面的事多着呢?回去后看见清湛要叫姐姐,听没?我有好几个老婆也就是说你有好几个姐姐都要叫而且不许起色心。听没?除了小瑾和清湛功夫不如你之外,其她的个个都在你之上,起色心惹恼了她们挨了痛揍我不会管,知道不?”一路上楚离免不了要给葛宇琪打预防针。这小子……如果他真是好小子,教他一些功夫也是可以的。

“小师叔你杀了多少人,你刚才在我家别墅里说的像我这样拥有绝世武技如同乞丐一样不知道怎么用会有危险,要出去历练,是不是会杀人?”

面对着葛宇琪不停的问这问那,楚离有点烦了,因为他每次刚要说话就被宇琪给搅乱了,不由的有点烦他了。

“是啊!会杀人啊,你怕呀。”

“杀第一个人当然会怕,可是杀多了就不会怕了,小师叔给我讲讲你们当年的事包括我祖师爷爷的爷爷的事都讲讲吧,,我爱听…………”

楚离一个头两个大,还真不知道从哪儿跟他说…………

“楚离,这房子是你买的,你干吗这么有钱。”师哥站在高大气派的别墅外,不用进去就知道里面的豪华程度。不由的惊叹小师弟的聪明用到那方面都是最强的。

楚离与葛宇琪之间的变化让所有的同学大为观叹。其中大部分还是流传着那天下雨葛宇琪在暮雨龙若家的阳台被楚离狠扁的传言,大都说葛宇琪是被楚离打服了。

一个月以后楚离再次请了长假这回是利用了葛宇琪的关系,至于报酬吗?就是让舅舅将这小子易容术。

自比之后这小子每天跟在高天虎屁股后面勤快的很,在楚离请假之后不到一星期他也请假专心修练易容术。

穿花这片青苹果林就到了番阳湖,湖边有几间小屋很清静,湖水清漾水鸟鸣叫,秋日的艳阳铺在水面形成一条漂亮的钻石带闪闪发亮,偏隅喧闹的城市一角另成一片天地。

一个瘦弱的青年从青苹果树林中走出来到这片广茂的草原湖泊,凌晨的露珠湿了鞋子,朝阳将小屋染成金色,门前发黄的竹篱笆半隐半藏大片的红白相间的笑胭花之间。

他走到离竹篱笆不足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这真块好地方,好风景能在这儿住一辈子是件好事。

“能在这儿养老是不错的选择。”青年昂的头朝小屋高喊。

竹屋内走出一个身高约有一米七八左右五十余岁的男人,瘦高的身材马长脸浓眉煞眼,双眼如炬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悍气,尤其看着青年的眼神更是杀意十足。

“楚离,真没有想到你会找到这儿来。看样子你的功力进了很大一步。即使是这样你照样是来送死。”他边说边从篱笆园子里走出来,谁也想不到像他这种人会选择如此清雅的地方居住,在一般的人的概念里住在这田园水间的不是老翁就是美女或隐士。可这里偏偏出来这么一个浑身透着煞气的凶神。

楚离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说:“我来是取东西,对死不感兴趣,如果你想死我倒是可是送你一程让你早去地狱当条狗。地狱狗,听说这东西还很稀奇只是不会被轻易放出来,这样一样你就要永远的呆在那儿,不过这样更好,对这个太平朗朗乾坤的世界少了很多的威胁。”

“放你妈的屁,楚离,老子这儿没有你要的东西,老子也不欠你东西,除了你欠老子一条命之处,老子什么也给不了你。”他愤怒的像只喷火的狮子对着楚离的头就一拳轰来。

楚离早就注意着他的动作,早在他出拳的同时楚离身形飘开腾起一脚踹去他小腹。嘴里并说:“琅野暴,看谁找死。”

楚离之所以会这么着急的找琅野暴,主要是看着斯冰的胳膊没有了,心里过意不去没有把她照好,在修练达到辰暴第二重时,开启了天魔眼最后瞳精仁看到里面有记载:人魔之臂可御。接他人之身即完初。宜,顺。

所以楚离才会来找琅野暴。一定要让他顺复自己,并心甘心愿将手臂奉上。接在斯冰的身上会长出来跟斯冰原臂一般无二。再者琅野暴是人魔,为什么他的弟子会跟五大首席将军在一起。况且他们还互知身份,这样一来肯定是对楚离这方不利。还有他们之间的利益合作是什么?梵静庵是独自跟他合作?还是四大绛衣天老都知道?楚离的思考还是否定的,如果四大天老知道自己的存在那么那天在泫流铭岛就不可能全身而退肯定会受伤。一个天老就这么难对付那四个合在一起?为什么梵静庵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师叔辈,那原因只有一个梵静庵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秘密跟人魔不谋而合有相互共同利用的地方。所以二者就狼狈为奸。

“呼呼呼呼”琅野暴双拳夹风指缝之间闪出深蓝色的光圈拳拳都往楚离的要害处砸去,丝毫不给楚离喘息的机会。

楚离小腿一屈全身猛缩倒翻转身不但躲过琅野暴的拳影包围,而且双脚迅猛而犀利的直接轰在琅野暴的胸口。楚离停在不远处看见琅野暴被自己踹出十几米远并倒在地上吐出鲜血。

只见他双眼黑气狂涌,浑身从内向外流出阵阵黑雾周围的风元素疯狂的向他那边裹去,他整个人就像笼罩在暴风中的妖怪一样。十指抽出每根指头都比原先长出一寸长并呈现黑蓝色上面闪烁着黑色的光流。楚离想如果被这十个手指头戳进身体那不戳成蜂窝才怪。

“小子,老子让你尝尝老子的蚀风镇枭指。老子让你死得不仅难看而且痛苦。”琅野暴的双眼成为血红色,面目狰狞十分可怕。

楚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危险的气息向楚离一股脑的笼罩过来。让楚离更震惊的是这老小子的指头下还弯张着状似镰刀的指甲,他从来没有见过指甲有如他这般长在指肚之地。这十指一捅一扒不死也半条命。

楚离这才聚笼心神的跟他打斗。

一道道黑色的光流伴着刺耳欲聋尖冽的手指划破风响的声音,狂风流包裹住楚离全身无论从那个方位看楚离都必输难以逃过此劫。

“差不多了”楚离心想这就是他所有的路数。好了归我打了。楚离身型一晃,顿时从琅野暴视野中失去了方位。

当琅野暴正在纳闷楚离去地儿了或者是不是被自己戳成了烂肉时。只见眼前星光闪耀,两面黑色的盾牌猛烈的相碰撞激荡的气流将围绕着楚离的黑风震散。琅野暴还没有看见这两块盾牌是啥么样就迎面闪出数以千计的星体蜂涌而来直接爆炸在他身上。

数声的惨嚎声中,琅野暴摔下地来。双臂血流全身肉沫飞溅白骨嶙嶙。满地翻滚。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楚离你够狠你终于做到了,原以为你是个懦夫是个蠢蛋,可是现在你够资格称魔了。杀了我吧。”翻滚中琅野暴这才发现真元力全失此刻就算是个小孩也能将他杀死。他活了上千年修练的真元力一下子没了,这真是让他生不如死。

他恨透了楚离,更恨透了自己为什么修了这么多年,却不如一个重生的小娃儿,他不甘心啊,更恨的是现在连自杀的能力都失去了。滔天的愤怒仇恨让他毫无办法,遍体的痛楚只能让他像条蛇一样满地打滚。

楚离看他翻滚的身体腐肉还在继续烂着,血腥肉沫一层层掉下,白骨上缠绕着遍地青草,听着他的哀嚎。无动于衷。

“楚楚…楚……离,你到底要什么?”他痛苦的爬到楚离身边仰着头问楚离。因为他没有看见楚离去茅屋取任何东西,他受不了啦,他要求饶。

“怎么?求饶了吗?人魔不是很高傲吗?怎么也会因为痛苦而求饶,不认为求饶是侮辱了自己吗?再说你过不了多长时间全身的肉器官都会烂掉,那时候不死也要死了。为什么不等到那一刻,就差一会儿的时间了。你就这样迫不及待的要将自己的高贵亲手送给我这个仇人来践蹋吗?再等一会吧就快要过去了。”楚离面无表情的脸上话像寒九天的冰刀一样闪着刺人血肉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