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8章 青灵灵符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天虎看见左侧白胡子老头“龙显”面目狰狞地向明珠打来。脚下以鬼化神的速度将明珠遮在身后,忙乱之际挺起左臂硬生生的挡了一次。只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鲜血从高天虎的肘肩部位冒出来……

高天虎英脸色变,忍住疼痛目光上扫,看清楚龙显武器前端喷出酱色汁液。心知不好!急切中抱着明珠就地一滚。但是速度还是慢了一拍。酱色汁液洒在明珠身上,痛的明珠浑身一哆嗦,背部部位冒出一阵浓烈的清烟。

高天虎明白了,这汁液是专为明珠所设定,而这个老头子龙显,高天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简直就是巨人与蝼蚁的对比,情形紧张之际。想起唐兴龙交给自己的青灵色灵符。

“天虎,如果你非要去的话就把这张灵符带上,关健时刻可以保你一命,但是你是记住切不可太过,否则……你的下场与老爷子同样。 ”唐兴龙交给高天虎这道灵符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结果。唐兴龙送高天虎出门后,就在家中设下法坛准备为了朋友逆天而行。

刺眼的阳光让高天虎不能睁开双眼,眯着眼睛看见龙显从貌似手杖中抽出一根三棱锏朝自己头上砸下。一旦被砸上肯定是必死无疑。

高天虎抽出这道青灵灵符速速念着唐兴龙教自己的咒语并朝着太阳的方向扔出这道救命青灵灵符。

阳光的炙热照在青灵灵符中央。从中央燃烧一道极亮的白光穿出,一道可以耀瞎人双眼的白光以极快的速度覆盖照耀整座山林,所有的人在这一刻被迫闭上双眼,停止争斗。

山顶。看不见人,只看见风的速度在狂彪。白光覆盖而来,风各自停留一方。

四人停止拼杀,楚离浑身是血,自己的血或是她们的血而不知。

仓云海云髻纷乱。已经进入杀红眼的状态。

寒绡功力发至巅峰满头黑发变紫,面目白似雪。

梵静庵胸前已被楚离狠狠的挖下一块肉,流下的鲜血可以看见白骨森森……………

白光比太阳还要刺目千倍,无物可抵挡。其威势凌驾于苍穹之上。

时间逆行,时空倒转……杀戮,情意只在片刻之间转换……

当太阳光聚照在青灵灵符的那一瞬间,高天虎看见了昔日的飘娘,今日满头紫发带着浓重的杀伐气焰与楚离打斗。

“飘娘!”

“不要否认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恨我,你想让我不得善终。我来了你放过他们。”高天虎出现在栖霞山顶,飘娘(寒绡)愣住了。

只是瞬间,不到眨间的十分之一的时间。

寒绡仰天长笑,笑中带着无比的怒气,怨气,戾气……她花了二十余的的时间想要忘记这个男人,用心二十余年的时间刻苦练功只为忘记这个男人,甚至不见女儿,可是他—高天虎今天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还向她提出要求,放了他们,放过杀自己义父的仇人。世界上唯一对自己好的人。他?高天虎算什么?凭什么要我放了我的仇人,就因为他—楚离是你的亲人?呵呵……亲人,几曾何时她也有亲人,爱她的大哥大嫂,可是为了爱情。她背叛了亲人。换来的却是绝望跳崖。

我的爱,我的情,我的付出只能换来你对我的要求……凭什么?哈哈哈……寒绡狂笑的声音震荡山谷。可惜呀,我现在不是飘娘,我是寒绡,天寒地寒,情寒意寒。哈哈哈……………

“高天虎,你好!你好啊!,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放过他们这群魔种,魔教余孽吗?你不是想洗白吗!看在昔日我与你有一女的份上你把他给杀了从此之后你就是自然门弟子在琼都大陆拥有无上的光荣。”寒绡手指着楚离,让高天虎杀了他。

寒绡看着高天虎不动。不由得上前几步目光昧冷,幽幽侧侧的问:“怎么,你怕你的云姜伤心吗?楚离是云姜一手带大的。你为什么不娶了云姜,明珠死了吗?她为什么还不死。我为什么还活着……啊!……哈哈哈嗬嗬,多讽刺啊!”

寒绡仰头向天,好不甘心!好不痛苦!好不嫉妒!为什么时隔二十余年她还是将自己紧缚于对高天虎的爱意中。她不甘心啊!………

自己到了今天即使是占在自然门最高位置名列绛衣长老第二。在琼都大陆拥有高上的地位。

自己跟他有过一个女儿,温温柔柔,清清灵灵的皓雪。

为什么他不问问她,一来就是让自己放过他们。哈哈!…她是魔鬼吗?在他高天虎的眼里,她就是个魔鬼,那个可以出场亲兄长的魔鬼。那个黑社会无人能敌的黑道公主。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高天虎都不会信任,对她只有鄙视……这种感觉在他心里从来都不曾变,始至今日……

楚云姜养的孩子是魔教魔尊,他都可以容纳。为什么不能容纳自己,不过是爱乌及乌。我对他高天虎而言算什么?魔鬼!

熟悉的脸,锥心刺骨的回忆,刻骨铭心的感情将寒绡彻底摧毁,狂暴的幻天正气在她体内爆发,强大的气流摧枯拉朽般轰动着周围的所有!

雪山,崩裂!

树林,枯摧!

日光,变色!

天地,动容!

“飘娘,求你不要这样,我很心疼。”高天虎泪目模糊的看着寒绡,昔日的飘娘温柔聪慧对自己更是体贴照顾。当年辜负了她的深情,在以后的日子里总是逼迫自己忘记却在深夜里想起独望星辰到天亮。

这句穿心肺腑的我很心疼,对寒绡而言却是无比的嘲讽。

“心疼?那你就去死。”寒绡展开狂暴的攻势对付心中的爱人。电光火石之间,明珠以更快的速度挡在高天虎前面。

寒绡一掌拍下正中明珠胸口。明珠虽是天阴瞳媒却也经不住这崩天骇地的幻天正气,整个身形剧烈的震荡之下形容虚散,这跟她没有实际的修习武技有绝大关系。

寒绡还准备发第二掌时,恶狠狠的看着明珠的脸顿时—愣了,呆了,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了。

“明珠!”早就知道魔教有个千年难遇的瞳媒。可是没有想到,完全不可置信怎么会是明珠?寒绡无法信任眼前的一切。义父曾经说过瞳媒意为孤苦,漂零,痛苦,寒冷。

眼前这个让她寒绡疯狂嫉妒的女人居然是瞳媒。那就意味着明珠已经逝世多年了。

楚离在她出手的同时亦向她攻上,敢伤我舅舅!我要你死。滔天的怒气让楚离在这一刻对寒绡起了杀意。

仓云海就在寒绡身边,见楚离身动,自己也跟着动,疾风身影仗着比离寒绡近很多的仗势,飞剑刺向冲寒绡扑身而致的楚离。

《流虹气脉》九九八十一剑式宛如流云疾风在仓云海的意念之中向楚离刷!刷!刷!刺过去剑式如行云流水,剑气如虹光披照没有死角亦也没有生路。

“贱婆娘!你敢咒我姑姑死,傻女人!她咒你死,你还拦着老子去修理她,你当真是疯了!”楚离展开浑身武技挡挡这《流虹气脉》当年就是源始魔尊死在这《流虹气脉》之下,所以不得小看这仙派武技。

寒绡听着楚离这样骂仓云海,惊的回头看去,眼前的仓云海是有几分相似楚云姜,但却不是她。只是眼前的明珠让她心里有一种触电的痛楚。

说良心话她不恨明珠甚至感激她,明珠并不排斥她,甚至曾多次劝高天虎收下她。如果不是明珠,自己不可能跟天虎生下小雪。可是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相信明珠就是天阴瞳媒,这太凄惨了。

女人就是如此因为爱情嫉妒无端生起滔天的恨意,那怕你对她有恩,她也会找任何理由说明那是你阴谋的一部分,更是她可以随意杀你剁你的理由。可是当你一下变得无比凄惨,又触动她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可以牵动她内心的愧疚但是有一点,你不能再与她抢爱人,你的凄惨便是她急于施恩的对像。

可是这却是事实由不得她不信。这二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寒绡的眼神变得茫然,杀意顿无……

一声轰天巨响。《流虹气脉》最终没有困住楚离。楚离亦以意念辅之武技不仅逃出生天,更将仓云海的一脉神剑震得粉碎。

仓云海从空中落下,张口喷出一口明亮的鲜血。高天虎看见她身穿那件“梦阑衫”气蕴沸沸素颜雪色上面显现出一行字。

顿时明白了仓云海与楚离的缘份,而自己深爱的楚云姜只是一个载体一个铺垫而已。

栖霞山腰,天然幻阵外亦也是一片打斗,那些没来得及进入幻阵内的狂妄弟子们此时皆是满地尸骸,无一全尸,惨不忍睹、

原始莾林内与幽暗绿龙拼斗的梵静庵时刻注意着这边的变化,此刻,她也见到这件道家圣宝“梦阑衫”上面的这行字。

梵梵哞音 苍茫万世

虹魔相因 血醒魔吻

魔生两际 神生一脉

屠魔卫道假人世,神清一脉虚中显。

梵静庵见行字显露即知,楚离和仓云海要续千年情缘,她怎么可能让二人得到这件绝世道家圣 宝。已种贪心的梵静庵不顾警世妙语,只想着这件衣裳可助自己做得宏图霸业。遂虚晃一招,待幽暗绿龙顾及小寒之际,她迎身而上……

高天虎睁眼直直的看着这显而即灭的文字。此刻恍若醒悟一切。机缘就在这一刻,错过机缘将永生不寻。然而楚离和仓云海却一个恨生怨念,一个恼生烦感互不对眼。

“楚离,看仓云海。云海茫茫星石有变。”高天虎大喊一声震得楚离不知所以然,回头看着仓云海。

仓云海听得高天虎说的这后一句,心中陡然醒憣:曾经欲死不活之际,祖师尊神言有警“云海茫茫星石有变。机缘无穷……”

“机缘无穷情御狭生”这边楚离呓唁喃喃的接了一句。

仓云海只觉得头痛欲裂双手扶在山石上,猝不及防梵静庵从身后掠来一手拽开梦阑衫后狂笑:“我不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走到一起。污了我自然门的名誉。”

一个纤瘦的女孩随着拽开的梦阑衫滚落出来。回头看着仓云海悲伤的说:“云海,我曾承诺过你,护你至血醒之日,你亦当尊承旧诺,佑我之爱。”

这一切都发生在大家完全没有预料之际,连想都没有想到。楚云姜居然变成了个小女孩从仓云海的身体内出来,并以灵巧的身形疾风闪电的速度攻击梵静庵。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Gc6unL'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